老字號

賣仔摸頭 永生行

Ads by Google

時代洪流滾滾,滄海一粟,或是順勢捲進而同化,或是奮力抵禦,直至被沒頂。
草藥批發老大哥永生行,開業已逾半世紀。熟客在店內走一圈,依舊是張張熟悉面孔,賣的西土、北藥依舊價錢公道,品質享譽同行。
一切彷彿如故,其實老店近年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大財團入主,一下子把老店推進時代洪流。
創辦人陸文蓮深信改變是好的:「如果唔追上時代,始終會被淘汰。」
再問一遍,老人家無奈一笑:「我已經八十幾歲,唔通要做到九十歲?」
賣仔摸頭,這位淡出江湖的老人家,依然天天坐鎮老店,勤奮如昔,外人看來,頗像送子遠行的父親,該有很多不捨吧?
老人家到底豁達:「個仔始終要長大、結婚,唔通想佢永遠十六歲?」

生子

「煲山楂烏梅茶,係咪好似煲中藥咁翻渣?」「倒咗煲茶湯出嚟,啲渣再煲第二次第三次,幾碗茶湯,撈埋一齊。」陸文蓮年屆八十五,但仍堅持每天到店內打點一切。這位個子矮小的老人,腰子板直,站在玻璃藥櫃後,笑容可親地招呼客人。午飯,習慣跟已退休的老臣子米叔飲茶,然而他總是吃不夠半句鐘便匆匆結賬,獨自回店。其實這位勤奮老人不必如此操心。因為近兩、三年,有位財力雄厚的生意人入股永生行,家庭生意變成集團業務,讓制度管理一切。然而永生行的意義,對於陸文蓮而言,遠遠超越一間公司。因為永生如像他提攜捧負、一手湊大的兒子。
陸文蓮祖籍廣東南海,生於上海。 1946年, 16歲南下香港,投靠同鄉叔父,在上環買賣西土(中草藥主要分為西土及北藥,西土多用作涼茶)。「送貨、煮飯、倒痰盂做起。」浸淫多年,漸漸累積了草藥買賣的經驗, 1958年,陸文蓮跟同行楊先生在高陞街辦了永生號,做涼茶配料批發。






所謂做老闆,其實十分卑微。鋪子在三樓,只是一個三百呎房仔,事事一腳踢,秤貨、執貨、買賣、埋數。陸文蓮跟楊先生及老臣子米叔,白天不是到附近的農業副產品市場採購大陸運來的山草藥,像崗梅根、相思藤、鬼羽箭等,就是四處「抄單」,十分頻撲。抄單,即是批發商發貨給零售商時,有些草藥缺貨,未能供應。那他們便記下缺貨草藥名稱,如自己鋪子有貨,便賣給這個批發商,互惠互利。米叔說:「力不到不為財,你唔去抄,就人哋抄。你去,都有多少留畀你。」又會到深水埗、油麻地等地逐間藥材鋪、涼茶鋪叩門,找生意。米叔說:「都要摟吓佢買,去到唔係死咕咕,要講佢聽有咩藥材跌價,有咩起價。問佢使唔使要番啲。」晚上不是埋數,便是處理貨品,把原條草藥,像茅根、竹葉、蘆根、金錢草等切片斬細,「阿文日日喺天棚撈茶(處理涼茶配料)撈到三更半夜,包畀王老吉。斬到手起晒泡。搵得到幾多錢?做到心灰意冷。」雖然如此勤奮,但永生初年經營得十分艱難,一來店小,難以取得信任,二來涼茶配料屬廉價草藥,利潤有限。資金周轉不靈,苦無出路,陸文蓮甚至要專程到索罟灣找一位豬農朋友,待他賣掉豬後,才借得六千元。過年尤其顯得寒酸淒涼,米叔說:「返屋企沖個涼,食碗飯就瞓,年初四開工。無錢出街做咩?」




陸文蓮很有耐性,查詢細細碎碎,無不用心解答。


草藥批發公司,崗位一般分雜務、買賣手、會計等。


近年為了擴張業務,亦賣參茸海味。


1958年成立的永生行,是草藥批發的老大哥。 育子

六十年代,正當三人為生意一籌莫展之際,香港爆發了一場流行性感冒,人人爭相購藥治病。一時間,永生的存貨也供不應求,賺了三萬元,從此翻身。永生得以擴展,再租用二樓、地下空間,及賢居里的鉅發源米倉。其中三千元便成為北上廣州交易會置貨資本。採購得的草藥數量增加,做的生意便愈來愈大。隨後更易名作永生行。
陸文蓮的時間都投放在工作中,「除咗全情投入工作,都無做其他,想睇場戲都無機會。嗰時自己咩都無,感覺好徬徨,仲有老母喺廣州要養」,沒有機會,亦沒有膽量娶妻。致使步入中年,依然孤家寡人。四十歲時,永生已經發展成一家大行,時日累積下來,有名的涼茶店都是其顧客,像清河堂、春和堂(單眼佬涼茶)、王碧山、惠隆號(東莞佬涼茶)等,還逐步建立海外莊口,把草藥轉售到台灣、朝鮮等地。得人青睞,因為陸文蓮作風老實,堅持賣正貨,像黨參,一定選品質較佳的甘肅貨,不會選次等的朝鮮貨,「收得人哋錢就要畀番好嘢人哋食」。上環公利,跟永生行合作了二十多年。老闆崔志新說:「其他字號交嘅貨,畀唔到我想要嘅效果。」好像煲五花茶的雞蛋花,永生供應較優質的印尼貨,其他字號多取大陸貨。命根子茁壯成長,陸文蓮才籌謀人生,得人介紹,娶了個比他年輕二十歲的妻子。




年輕時的陸文蓮(左)及米叔,情同手足,互呼花名。一個叫牛油,一個叫米斗。米叔說:「牛油,呀,做嘢慢。」陸文蓮解釋:「又無錢,又輸唔起,樣樣都怕錯,樣樣都睇定啲。」


1996年的永生行,門面樸素低調。


永生行有多款涼茶方,慷慨分享予涼茶店。


大財團入主,家庭生意變集團式經營,陸文蓮寄望此改變能為老店注入生命力。

2002年永生更在廣州設廠,專門存貨包裝,香港鋪子加入零售生意,買賣的草藥亦愈來愈豐富,如今買賣的西土、北藥,共二千多種。陸文蓮輕輕帶過營商之道:「我哋做嘢好笨,人哋話幾多錢咪幾多錢,返到嚟,做到生意有錢賺就算。」其實經營這門生意一點也不簡單。買賣手謝煖新說,入貨講耳聰目明,先要能鑑別各種草藥優劣,認識其特性,「客人一入到嚟,千幾種藥材,黃耳幾錢?果皮幾錢?要答得清清楚楚,好似電腦咁」。剛剛有人寄來土茯苓貨辦,謝煖新搖頭說:「批貨唔得。」原來他以水烹煮,發現難以起膠,證明品質不達標。買賣手每天接電話,與人交流時,要保持靈活腦筋,「聽吓最近咩草藥多人查詢」,心中才有譜,才知道該入甚麼藥材。他曾經以百多元買入蠐螬,再以八百多元賣出。他留意到當時有不少人查詢此貨,便知道有需求,原來在朝鮮此貨曾經需求殷切。謝煖新作為買賣手,喜歡穩中求勝,入貨原則是「未算買先算賣,要先諗呢批草藥點先可以賣出,有咩人會要」,賣出時不以賺盡為目標,「價起時,我哋唔好咁快起。人哋一碗涼茶賣幾蚊,草藥賣太貴佢哋賺唔到。做得耐,大家都講感情。」




陸文蓮每天下午跟退休夥計米叔飲茶。幾十年友誼,埋單從不計較。


午飯由女工烹調,圍坐一起,聊天說笑,頗有情味。


阿勁自小在三水鄉下長大,二十多年前來港定居,跟隨父親米叔加入草藥行業。


陸文蓮長子新抱林燕儀,入行才七、八年。


買賣手謝煖新,負責入貨賣貨,耳聰目明才能為公司賺到錢。 送子

永生在行內已站穩腳步,但兩、三年前,陸文蓮竟決定把約一半股份賣給大財團,猶如放下親手育成的孩子。這個決定原來關係另一些孩子。
原來十年前,老拍檔楊先生父子退出永生,陸文蓮已感氣餒,深感年紀漸長,擔心無法把永生發展下去。其實陸文蓮育有三子,長子一直幫忙打理,但七、八年前患病,要退出永生養病,由本來當股票經紀的次子陸定全補上。他負責在廣州採購草藥,間中回港協助門市。
可是陸文蓮一直覺得兒子火候未足,難擔大旗。陸文蓮慨嘆:「做老竇嘅邊有滿意?」何不父教子?「做生意使咩教?要教嘅就唔係做生意。」為父的恨鐵未成鋼:「最弊係又蠢又懶……」
後輩未有能力接棒,時代的洪流洶湧而來,陸文蓮覺得只有革新改變,注入新力量,才可在行業中生存,於是決定引入新股東,集團式、制度化管理:「環境不斷轉變,無話永遠,買同賣都係,日日變,好似棵樹每日成長緊,睇你點適應,唔可以永遠咁樣。」




時代洪流中,老店洗刷一遍後,會否面目全非。


清河堂,涼茶老店,兩店老闆份屬老友。


感冒茶,$9。


公利與永生合作多年,老闆崔志新認為永生供應的涼茶配料如雞骨草、雞蛋花比較優質。


五花茶,$9。


陸定全,陸文蓮次子,長駐廣州,採購草藥,間中回港協助門市。老父一直恨鐵未成鋼。

其實陸定全一直知道永生是父親畢生心血:「好辛苦㗎。以前好少見到佢。我哋返學佢就出門口,我哋放學,晚上食完飯,佢先返嚟,有時做到十一二點。好深感情㗎。佢無時無刻都諗緊公司,去旅行,去邊度都係諗緊公司嘢。佢係全情投入呢個事業。」原來父子心意頗通,陸定全也是這樣說:「做老竇嘅邊會滿意個仔㗎!(咁你認唔認同爸爸咁諗?)係㗎,我都覺得係㗎。呢行要浸好耐,我都係做咗幾年……」與其說一切改變,為了永生,不如說,其實為了真正的孩子……










黃岑($45/斤)


防風($50/斤)


丹皮片($40/斤)


秘魯瑪卡,有秘魯人參的美名,能消除疲勞。$40/両。


辣木籽,印度出品。不同人吃出甜酸苦澀等不同味,吃出甜味證明身體健康。$480/斤。


長白山野生人參,$20,000。十分名貴藥材,可以瘦肉炖煮,有助調理身體。 五花茶配料

 

外感茶配料

1.旱蓮草($16/斤)
2.金沙藤($16/斤)
3.正蛇舌草($35/斤)
4.相思藤($24/斤)
5.香茹草($18/斤)
6.白紙扇($30/斤)
7.徐長卿($48/斤)
8.涼粉草($35/斤)
9.青蒿($20/斤)
10.仙鶴草($16/斤)
11.大頭陳($20/斤)
12.白薇草($28/斤)
13.紫蘇葉($30/斤)
註:以上為零售價

永生行中藥材批發有限公司
地址:上環高陞街 48-66號高陞大廈地下 B-C座
電話: 2548 0862
營業時間:周一至周六 9am-6pm

撰文:周燕
攝影:王嘉豪、陳秉謙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