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離開了大台 3年,那時還未有「七警打鑊之唔係佢肚裏蟲」事件發生,但已被人罵新聞是是但但。「有些同事想做題材敏感故事(例如六四),上司唔會講唔俾你出,但會拖住製作的進度,唔俾剪片師你,安排在深夜出街,即係無人睇。」

話你知

童顏主播血淚史 陳珍妮

Ads by Google

上星期蓮花襲港,除了 8號波,風都無一滴,大家還討論大台新聞主播鄭萃雯那一聲銷魂「唉」。
不知何時起,新聞主播都變明星。
離開崗位的更走在鎂光燈下,像方健儀、周嘉儀、柳俊江。
還有陳珍妮。那個當年將總理李克強,讀錯李克勤而一鳴驚人的童顏主播。
今年書展,她就出了一本《 TVB新聞部血淚史》。「我預咗呢本書會被人插,仲會插得好厲害。」
陳珍妮說。
自細被父母拋棄,由 8歲開始靠自己,起跑線輸了幾條街。「我手揸一副爛牌,只希望唔好咁快輸。」
她的人生,比在大台更充滿血淚。

矮有罪

陳珍妮曾經因為一條裙而「得罪」了陳志雲。
有天,她跟同事收工一起坐城巴。剛巧陳志雲和他的秘書在車外經過,秘書瞄了她一眼,便出事了。
「陳志雲問我老細(疑似花哥,即大台新聞部主管袁志偉),點解有個主播着得咁暴露,仲打開大髀坐!」陳珍妮堅稱當日條裙由頸封到落膝頭。不過「老細永遠是對的」,她百辭莫辯。「自那天起,我被調通宵更,足足半年。」
這就是大台的文化。




2011年李克強訪港,她因讀了李克勤而爆紅。


小時候孤苦伶仃,乜都靠自己。「啲同事話我英文好,問係咪外國返嚟,我邊有錢去外國讀書?都是靠睇美劇學。」 


她的新書。書展期間還搞簽名會。

很多人認為,主播只係識化妝和着衫(仲有釣金龜),事實大台對儀表確有一定要求:上衣要有袖,不能低胸花巧,連格仔都禁;最好束短髮,上司甚至介紹埋髮型師。「我諗住結個髻都可以,做做下直播,老細叫我即刻拆咗佢。我心諗究竟個髻緊要啲,定報新聞緊要啲?」
她就曾為戴了一對疑似吊吊揈耳環出鏡而要寫道歉信,又因為睇落似「牙罅闊」而被要求整牙。每份工都有它的守則,實在無可厚非。「其實只是上唇個影影響咗外觀。不過以前真係有同事為了無牙罅,脫了幾隻牙戴牙套。」
陳珍妮在芸芸主播中很難跑出,論樣貌她不及周嘉儀標致,論能力又比不上方健儀,講名氣亦贏不過會流淚的黃紫盈。「我都知自己兩頭唔到岸。」
她唯一可以稱后的,就係生得矮。
「上司曾經找我試錄天氣報告,不過試完之後話我矮,無得報。」記者慶幸從無被老細嫌矮。
她 5呎 1吋,略胖(同周嘉儀比),真係得個頭,要站着做的天氣報告,老細覺得不適合。為爭取多點優勢,她在辦公室長期擺放一對 5吋高的高跟鞋以備不時之需。「其實呢啲鞋邊係人着。」

揸爛牌


談到身世,她便淚流不止。多年無見,她坦言跟媽媽關係疏離,亦怪媽媽掉下她不顧。「最慘的一點是,你成為大人之後,你明白佢,但又記得當年的痛苦。」

矮是天生,但可以靠高跟鞋「僭建」;一個人的出身背景,卻無得改。
陳珍妮有個缺陷的童年。她在一個家暴的家庭成長,當她仍在媽媽肚內時,爸爸已有施暴紀錄。「所以我一出世,個胃同對腳都有事。」
小三那年,父母離婚,她從此沒見過爸爸,媽媽亦決定離開傷心地,移民去美國重新生活,留下陳珍妮一個在香港,由外公外婆照顧。
那年,她只有 8歲。
其他小朋友有爸爸護航,她沒有;家長日同學有父母陪,她孤單一個;別人又學小提琴又跳芭蕾舞,她乜都無。升班揀科申請獎學金,都是靠自己。「同學笑我是孤兒仔,我由細被人蝦到大。」說時眼淚不停掉下來,可以想像當年她有幾苦。
由細到大無人幫她 voice out,她渴望長大後,可以倒過來幫人伸張正義。「所以我立志做記者。」
那時她唯一可以做的,是俾心機讀書。「我想話俾人知,我無老竇一樣可以成功。」她用晒時間來溫書,由瑪利諾神父教會學校,升讀中大中文系,再拎埋新聞系碩士學位。

做自己

她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穫。「讀書時已印證到,我希望工作也可以。」在大台做新聞主播,有人選擇做讀稿機器,她主動去跑軟性古仔:找稀有的活字印刷藝術,帶市民看畢加索畫展等。
只是人在江湖,除了識做事,亦要識做人。由細到大無人教佢點做人,於是橫衝直撞。
見到不平事,她問上司:「做新聞唔係有能者居之咩?」點知老細答得仲妙:「就係因為唔係有能者居之,咪點輪到你?」有次仲豬到在公司 intranet(內聯網)跟同事講老細是非:「點解呢隻古仔行先嘅?自我審查?」「老細逼你寫到咁偏頗?」結果被有權限睇到內容的老細發現。
在大台當主播,一朝出錯,就要付出好大代價。像那次陳志雲事件,她就被調去做半年通宵。由李克強變了李克勤更令她走向末路,「我因此失去報讀晚間新聞提要和天氣的機會。」
無父無母在身邊,她多在工作地方找男朋友,好讓心靈多點依靠。「或者在公司就匿埋一邊喊。」臨離開大台前半年,她一直靠安眠藥入眠。「因為我搵唔到出路,亦唔清楚做人意義。」
2012年,她離開了工作 3年半的大台。今日她是公關,是多媒體創作人。做電台 DJ,學跳舞,有個同樣做傳媒的男朋友。「希望可以找到自己的路。」 30歲的她說。
衷心祝福她。




她在 Billboard Radio China做 DJ,訪問陳奕迅。她說現在工作比以往開心。


現在在加洲保險公司當公關,拉埋其他前主播一起拍廣告。左起計黃大鈞、陳珍妮、蔡雪瑩、黃婉曼、周嘉儀、方健儀、趙海珠和伍家謙。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