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兩個事業,一個剛,一個柔;一個雪中送炭,一個錦上添花。問她喜歡哪一個多啲?「兩個都鍾意,一個給我名,一個給我利。」

話你知

乜都得師奶 陳飛比

Ads by Google

人到中年,還在渾渾噩噩,一事無成的人,通街都係。
偏偏陳飛比半世人,已經成就了兩大事業: 19歲落地盤做管工, 26歲開全港首間私人的建築學校,教人搭棚、揸起重機, 15年間,全港有超過 5萬個建築工人,因為她搵到啖食。 6年前,她因為興趣學扭波,竟又扭出國際, 2012年在美國拿了氣球藝術家新人獎,劉德華找她為演唱會做「波衫」,連葉劉也找她扭波,賀新民黨成立。
人到中年又渾渾噩噩的我,真心想請教她的成功之道。




她不是每部機都識揸,但一定落場了解每個課程的難處。「雖然是私人營辦,但都要好認真,始終同安全有關,所以考試一樣會肥佬。」若考試合格,其證書會得到政府認可。

好多人認識陳飛比都因為扭波,連巴西傳媒都知香港有個 Pheobe Chan。「有次個工人發高燒,我送佢上救護車時,連救護員都認得我係扭波師奶。」
很少人提及她的建築事業,其實一樣咁傳奇:一個當年讀設計出身,本來乜 Q都唔識嘅廿幾歲𡃁妹,無啦啦走去開建築課程學校,在男人堆中搵飯食。
採訪當日,她在工地跟師傅了解如何操作一部成架坦克咁大的履帶式起重機。「呢部機好少人識揸,因為好少地方有得學,新手日薪都近二千蚊,有經驗的師傅就二千七至三千,一個月可以搵八萬。你試唔試下?」攝影師起初都「叮」了一聲,但一小時後他已投降:「曬到命都無。」

唔圖得

她的故事,應該由 94年剛讀完理工大學設計文憑課程講起。那年,全班同學都能升讀室內設計學位,得佢一個升唔到。
「個主考問我 Times Square同 Pacific Place邊個設計好啲,我話鍾意 Times Square多啲, Pacific Place成日搵唔到條電梯,點知個主考原來有份設計 Pacific Place!」「瀨嘢」之後,當時有教授建議她先讀一年 product design,之後才轉讀室內設計。「為啖氣,我寧願唔讀。」
做針織衫生意的爸爸也反對她升學。「我本來打算去美國升學,佢話讀完又係咁上下,不如俾錢我買樓好過。佢話讀 design搵唔到食,又話我啲衫得一兩個人着,佢啲衫就成千上萬的人着。」
畢業後她去室內設計公司工作,卻被同事笑她讀 design連裝修都唔識睇。把幾火,得 19歲的她劈炮,轉去地盤做管工,她的人生就係咁被人激出來。




培訓會的導師。她終日在男人堆中打滾。


因為語言不通,少數族裔如尼泊爾人好難學習建築安全,她特意將課程譯成尼泊爾文,連尼泊爾領事館都寫信嘉許佢。 唔吹得

不知天高地厚的她,當年在地盤差點被架挖泥機輾死。「我在前面,部機突然轉彎,如果我行慢少少,就似成 pat果 jam咁。」
既然你乜都唔識,你管得掂班麻甩佬咩?「管到,我好惡㗎!惡到連判頭都話要落地盤見識下,邊條女咁惡!那時有老闆想撬我走,仲讚我:『得啦你, PR work做得好好呀,上下都搞得掂,我哋就係要請啲咁嘅人之嘛!』」
陳飛比自言最叻係把口,天生 PR,乜人都吹得一餐。中學時不單被選為學生會會長,跟老師更可以 friend到上上下堂,叫她一起去茶餐廳食早餐。「有老師仲找我合資開琴行,只係後來搞唔成。」長大後連婚姻都係靠吹,識了賣魚(觀賞魚)的老公。「有日去金魚街睇魚,佢企隔籬傾傾下就識咗。」
99年開始,政府強制性要建築工人讀安全訓練課程,她當時已在建築公司做緊註冊安全主任。「因為工作關係我識勞工處副處長,多口問佢私人搞學校教得唔得?佢話只要課程根據勞工處安全指南就可以,我咪拿八千蚊出來自己搞。」就這樣她開了全港首間私人營辦的建築學校,叫香港安全培訓會,地方則借用爸爸的辦公室。
「其實我只不過係中間人,寫課程我當交 proposal,將導師和學員 link up,租個地方教書,都係 PR work。」
爸爸今次難得也支持她。「佢話呢行夠冷門,有得做。」




她 2012年曾幫劉德華演唱會做了一件「波衫」。據聞劉華要求好高!「都係㗎!試身都試了兩次。不過佢人好 nice,叫我放膽試。」


新民黨成立,找她訂製香檳氣球。


歷年來不少壯漢來上過堂。全港得佢一間私辦的學校有咁多課程讀。「政府機構都有得讀,不過需求的人實在太多,政府都想民間團體幫手教。」連防止被狗咬都有得讀。「通常都係保安公司想我們專設個班俾佢哋員工。」 捱得

陳飛比定下目標,就往前衝。「當年我同自己講,要 15年內有間建築學校。」她由一個課程教起,到今日有 50多個課程,普通如燒焊、吊車,偏門到如爆破品督導員課程都有。「好似 7-Eleven儲公仔咁,逐個牌仔儲番來,有些課程等政府審批都要等幾年。」
幾十個課程都是由她編寫。「有些課程好偏,好似隧道用的挖掘機,要有個課程教學生點操作。無人寫過,我咪睇下機廠個 menu,再上網搵資料,同參考下其他隧道的挖掘機囉!」她又勝在識得人多,唔少建築公司都肯借出機械給她上課用。為了增進認識,她修讀西雪梨大學跟理大合辦的安全管理碩士遙距課程,又親身去學揸鏟車,控制吊機。
03年沙士市道環境差,但她的課堂卻爆滿,那時很多失業壯漢來上堂。「有學生讀完搵到份工,寫信多謝我,話我係佢呢生一個好重要的女人,喊到我死。」
近幾年學校總算上了軌道,她陪仔女時間多了,因為女兒愛扭波,她便自學,重拾設計樂趣。即使興趣她一樣拼搏,去外國參賽,自創氣球婚紗,不少公司婚宴都找她設計,難度愈高愈要挑戰。「設計嘅嘢,你話唔得即係唔使做。唔得就用自己方法,諗到佢得。」
其實做人也一樣。乜嘢都唔得,即係乜嘢都唔使做。




她有一仔一女,分別升小三及小四。女兒細個愛扭波,現在女兒只愛拉大提琴,對扭波已無甚興趣。


外表跟一個師奶無異,所以她也有個外號,叫「扭波師奶」。全港只有 4個有國際認可的氣球藝術師,她是其中一個。自問認真做每個扭波,揀色要揀到啱為止。「好似人的皮膚是肉色,我接受唔到外面啲人用粉紅色代替。」


一條婚紗大約用 1,200至 1,600個波整成,視乎款式幾千至幾萬不等。「其他人扭波要 funny,但我要認真,着得上身要真係似婚紗,有前有後又有修腰。」


不少公司找她設計波衫,像最近德福廣場就找她做一件紅色波裙, 7月 11日會俾 Jesscia C穿着在商場行 catwalk。「我專登整低胸啲 show佢身材。」條裙更在商場一期展覽一星期。「啲波會縮,就算打啫喱入波都只擺到幾日,通常起貨前一日才開始做,有時要通宵趕工。」 撰文:阮淑賢
攝影:周義安、部分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錄像:蔡政峰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