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y閒來無事會在營地附近食草,可以食足一個鐘。

寵物家

大嶼山雙牛保衞戰

Ads by Google

近年興露營,山系男女、親子團都趁夏天去親親大自然。不過大自然並唔係只有人類,仲有好多昆蟲、狗、野豬同牛。貝澳就有一隻特別親近人的黃牛 Billy,每逢週末見營地人多,就忍不住走過去湊熱鬧兼搵食。有人跟牠自拍,有人卻用報紙、樹枝打牠。
牛脾氣叫極唔走,點好?一直關心當地水牛和黃牛生存權利的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主席何來決定組織巡守隊守護 Billy。去年協會更向聯合國成功申請,將香港的牛科動物錄入「人文價值景觀遺產」,證明水牛是「濕地天使」,誓要保護大嶼山牛群!

黃牛 Billy黐住水牛

Billy幾個月大時,牛媽媽被車撞死了,小 Billy沒有媽媽照顧,被牛群排擠,流落街頭,又遭野狗襲擊,耳仔和屁股被咬到重傷,差點死掉。幸好遇上何來和其協會的獸醫,救起 Billy,花了好幾個月為牠療傷。 Billy現在常於貝澳沙灘附近漫步食草。更神奇是 Billy長大後不再回到黃牛群,卻走到水牛群中,教小水牛玩角觝角遊戲,與水牛群愈來愈好感情。「簡直係世界奇景,你去第二度都唔會搵到隻咁嘅黃牛。同水牛住係佢嘅選擇,我哋唔會趕佢返去黃牛群。」貝澳村民都愛錫 Billy,行過時總會摸摸牠又跟牠聊天。「大家好似一齊湊大 Billy,所以 Billy特別親近人。可能習慣同人類接觸,佢見營地多人,就忍唔住八卦走過去。」




對人類食物上了癮, Billy常趁營地人多熱鬧時走去營前偷食,有時連膠袋也一併吞下,其實非常影響牠的健康。





要令水牛群接受自己, Billy主動與小水牛玩黃牛最愛的角觝角遊戲。


露營人士打牛

來紮營的人見到 Billy,問得最多的問題是:「佢係咩牛呀?水牛呀?」足見香港人對大自然和動物一竅不通。大部分人對 Billy好奇又友善,不停和 Billy自拍,摸牠甚至餵牠。「 Billy因為咁而對人嘅食物上癮,而家會不能自制地去營度偷嘢食。」可惜無論幾多人錫 Billy,只要有一人不喜歡牠,向康文署或漁護署投訴, Billy生命就會受威脅,可能會被捉走,最後人道毀滅。「唔係人人對 Billy友善,有啲人會打佢趕佢走。前排好多內地人嚟紮營,見到 Billy直情用遮打佢,又用石仔掟佢。我喝停佢哋,話會犯香港虐待動物法例,佢先停手。」
「負責管理營地的康文署職員都好頭痛,有時連救生員都要幫忙趕開 Billy。我哋協會同相關政府部門商討過不同解決方法,我建議由協會為營地前線員工提供訓練,但他們不大感興趣。」何來於是印製宣傳單張和隊衣,組織巡守隊向遊人講解如何與牛相處。「最緊要係將食物掛起,同保持冷靜。 Billy好和善,俾人打唔會還手。希望大家假日可以入來幫手守護 Billy。」




大部分人見到 Billy會興奮地跟牠拍照,但少有主動了解現時大嶼山牛群的情況。


傳單上寫了 Billy的故事,也講解露營人士該如何與牛相處。


救生員不太忙碌時,會幫忙看管 Billy。巡守隊亦盡量令牠遠離人群,同時向遊人解釋 Billy的行為。如果 Billy偷食情況太嚴重,引起露營友不滿,巡守隊便要向牠潑水,趕牠離開。


踩出 angel ring

黃牛 Billy的好朋友,是一群水牛。原本貝澳並沒有水牛,是四十年前這裡的農民從元朗買來,用來耕作。滄海桑田,貝澳大部分農地都已荒廢,家養水牛也變成流浪水牛。「不過佢哋仍然在棄耕地一帶生活,地點非常接近人類,即是說牛牛仍然選擇與人為伴,沒有隱居深山成為野牛。」
正因為水牛群留在荒廢的田野生活,才令棄耕地不至於沙漠化。水牛群有一個習慣,會在地上不停地踩和掘,三四年會踩出一個個圓形淺坑,七至十年或以上就變成一個水塘甚至沼澤的濕地。濕地可養活不少動植物如浮萍、蛙類等,其生態價值非常重要。「由水牛踩出來的濕地,比起自然形成的有所不同,前者的水流比較慢,可養到更多動植物,生物多樣性更豐富,叫做漫活水區,水牛可說是濕地天使。」那水牛踩出的圓形坑洞可說是保育的 angel ring!




由水牛踩出來的濕地,水流緩慢,適合水性植物生長。現時在大嶼山就錄得五種浮萍,超過 50種水草。浮萍的根有吸污作用,能淨化流向大海的水。





多得特首話要發展大嶼山,發展商正對這塊地虎視眈眈。在保育地上非法傾倒泥頭很常見,就算定罪都只是罰款$2,000元,毫無阻嚇作用。 囤地威脅水牛群

水牛每天的生活很有規律,早上會到樹蔭下由牛群踩出來的泥沼區,浸三五小時泥漿浴,待太陽不太猛烈時就在附近吃草,黃昏到貝澳沙灘,遠離人群的最末端游水。水牛浸 spa除了降溫,將泥塗在身上,可以防蝨防牛蜱等昆蟲,大象、河馬都會這樣做。但泥土的鹼性會侵害牠們的皮膚,令其變乾和脆弱,若受傷會容易感染。牛愈老,浸 spa的時間愈長。
不過近年大嶼山發展議題已進入如火如荼階段,政府有意將大嶼山南邊、貝澳一帶開放予所有車輛駛進,勢必影響現時環境。何來更擔心發展商磨拳擦掌不斷囤地及在保育地內傾倒泥頭。「一旦廢料垃圾的污水滲進濕地,濕地物種死亡,就會降低其生態價值,到時發展商想改變土地用途就更容易。另一方面,水牛怕醜又怕事,當佢哋發現住開的地方被人破壞,會寧願自己離開。但水牛每日都要浸泥漿浴,如濕地受到破壞,牛群要開墾新的濕地要相當長時間,這對牛群傷害非常大。」保育態度要從小培養,何來會帶團講解水牛情況,歡迎小朋友參加。「最希望政府可以買起整片保育地,周詳考慮如何保育。」




何來認為城市人住在高樓大廈,又少接觸大自然,牛群會被城市人的氣味所嚇怕。探訪水牛前,要先脫鞋,踩吓草地「接地氣」。


執牛屎是水牛生態遊的餘興節目,讓小朋友了解到牛屎可作堆肥之用。


水牛每日在草地或棄耕地上又踩又掘,十幾年後形成了這個泥沼區,水牛就日日在這裡浸 spa護膚。


點解水牛附近常出現雀仔?呢隻雀叫牛背露,專啄食水牛身上的寄生蟲。正好體現水牛能為生態帶來物種多樣性。

大嶼山假日護牛巡守隊
日期: 11/7(其餘月份日子未定)
查詢: http://www.facebook.com/events/379307862272950/ 

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生態遊
日期:待定(可以團體形式報名,$150/人)
查詢: http://www.facebook.com/LantauBuffaloAssociation 

撰文:吳韻菁
攝影: Woody、陳陶鈞
攝錄:梁炳權、胡春暉
mailto:hotpot@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