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爺木頭相機拍照時,影像會倒轉,鏡框捕捉過不同人物風情。此刻已被蓋上紅布,猶如劇場閉幕。

圖片故事

咔嚓獵人

Ads by Google

香港曾經有一間街知巷聞的照相館叫尖尖,最出名是影見工相,電視還播着粵語長片的歲月,莘莘學子來影畢業相,除低四方帽就順便影埋見工相,皆因在那個沒有 Photoshop的年代,尖尖的人手執相服務最出位。
這間老相館,曾經為香港人咔嚓咔嚓,如獵人般捕捉人生的每個章節。
老相館的故事,如今在人人手握智能電話的日子,原來不知不覺間,已變成我城的一卷卷黑白菲林。

回歸後再沒有聽到尖尖,但其實它一直沒有離開我們,只是改了名叫善美,老闆林國盛也不是當年的東主。「尖尖老闆叫 Jim,好奄尖。他要影樓天花板有路軌燈、執相鉛筆要有十多款,來影相的客人頭髮太長, Jim會叫佢飛個髮先再嚟。」
林國盛當年幫 Jim打工,直至九七,「回歸前,呢度好多生意,個個臨走前都嚟影全家福。點知有一日,連影嗰個都話要走,去咗加拿大。」 Jim臨走前以八千元月租,將間鋪平租予林國盛,他繼承了 Jim的奄尖,還有他的大客:張家輝、曾鈺成、長毛、汪明荃、羅家英等,「羅家英當日唔俾錢就走,但阿姐之後有幫佢找番條數。」
六十六歲的林國盛最記得的,是小市民來找他的故事。有個後生女因意外離世,媽媽遺憾沒一張「四正」全家福,只能找來教會唯一一張家庭合照底片,請林國盛放大,「曬好之後,媽媽對住張相講:『阿女,返屋企啦。』張原相背景印咗四個字『普世歡騰』,唉。」
還有一位愁眉不展的中年婦人跟他說:「我背脊俾人劈咗幾刀,肺癌啊。」林國盛安慰她:「當中六合彩囉,咁難中都中到。」然後用他的鏡頭,為婦人留下世上最美回憶。另一位癌病爸爸,平日不修邊幅,化療前一天,西裝骨骨,來拍車頭照,也讓子女留念,「過咗一排,佢個女嚟攞相,一睇相就感觸到喊。」
攝影,不單是拍攝一幅相片,而是書寫生命,「影樓,是記錄人與人之間,相聚的價值。」




前稱尖尖的善美影室,五十多年來一直沿用菲林,不少舊客特意重回舊地影全家福。老闆林國盛說:「我想客人嚟影相有返屋企嘅感覺。人生聚少離多,其實每個客人都在等待,和家人影全家福時相聚的一刻。」


菲林式微,執相底更面臨失傳,功夫猶如塗遮瑕膏,林國盛教路:「唔會好似 Photoshop咁,執過頭靚過頭,可以保持自然和人物立體感。」

上水原子攝影院內,掛滿一張張新界鄉紳的黑白照,和圍村人的結婚相,庭中有一鎮店國產珠江牌木頭相機,駁上德國蔡司( Carl Zeiss)鏡頭。六十四歲的黃紀港,五十年代隨父親,在上水街邊鐵皮屋內,推着木頭機替客人拍照,風光之時,影過舊新界王張人龍,還有當年守邊境的啹喀兵。
二戰之後,人人都忘不了令日本投降的原子彈,原子攝影院卻非因「原子彈」而得名,「鐵皮屋上有個窿,用嚟收原始天然光,『原始』諧音咪原子囉。」
「以前圍村人,生好多仔女,好注重家庭氣氛。過時過節,大宅門前影相好大陣仗,所以呢一帶啲影樓都好好生意,而家幾乎只剩我一家。」




善美有不少名人幫襯影證件相,林國盛最記得「短毛」(中排右一):「嗰時佢第一次坐完監出嚟,同喺電視一樣,都係著捷古華拉 T恤。」


未有數碼相機時,善美有十個員工,現在剩下「一個半」。林國盛記得:「而家負責執相嗰個,朝早執藥,夜晚去韓國餐廳執食材,晏晝先嚟呢度兼職。」

圍村人愛稱他父親做原子黃,又用客家話叫他「笑笑哋」。「我哋係客家人,家父影相成日叫人笑笑哋,慢慢變咗佢花名。」黃紀港就被人叫做原子粒,昔日他和爸爸推着的木頭機,因所用的英國依爾福( Ilford)黑白底片不再出,已蓋上紅布正式退役,但原子粒卻不捨得棄掉它。
如今人人用 iPhone影相,原子粒的影樓搵唔到食,上個月只接了三單影證件相生意,由於唐樓鋪是他的家,是祖傳物業,大門也就一直打開。但為搵食,原子粒也轉用 Nikon單反外出幫人影婚照,還學曉 Photoshop,他向記者展示得意之作:「有一對新人的婆婆走不動,來不了婚宴,我便去老人院替婆婆拍照,再將她的頭像 key落婚禮大合照,還了他們一家的心願。」原子粒與時並進,因為他明白,相片攝入相簿,人生原是千樣好。




林國盛沖曬相片後,會用畫筆補色。相中人是他太太,他自然分外用心。兩人姻緣也因相片而起,「我教佢沖曬黑白相,佢請我食番碗上海麵,我就係咁落疊囉。」


原子攝影院內都是新界人的生活足跡,由黑白到彩色,老闆「原子粒」昔日賺到笑,「而家成個月先得兩、三單生意。」


原子攝影院的退役木頭機,鏡頭用德國蔡司,影像夠 sharp。黑白底片用英國依爾福,效果自然,「但古老底片已不出,機不能用了。」

八十一歲的譚增棠,十七歲入行,六十年代與太太自立門戶,在元朗開設元朗照相,不少元朗人都找他影畢業相。
他影相佬生涯最難忘的一幕,是救了一個少女:「她來自水上人家庭,十八廿二,有男朋友,但俾阿嫲強迫嫁俾一個佢唔鍾意嘅男人,上到嚟影相,喊晒唔肯走,我老婆放低影樓工作,幫手說服佢阿嫲,點知真係搞得掂。」
當日的「苦瓜乾」少女最後嫁得心上人,每當譚增棠憶起三十年前他「英雄救美」,心想:「阿妹,你開心就好。」




元朗照相老闆譚增棠,八十有一。他和太太半生經營影樓,樂此不疲。新世代攝影學生,閒時會登門向他請教攝影之道。


昔日老香港,小朋友被父母帶到照相館影學生相,穿過唐樓的樓梯,十多年後又再踏階梯來影畢業相。老相館是他們人生的見證。 攝影:胡智堅、李育明、李子健
撰文:莫志樑
mailto:news@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