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騷

小人物的大道理  50歲林雪:失敗咗,你仲生存緊!

Ads by Google

不久前剛訪問過永遠的娃娃臉楊羚,不說沒人知道,她今年快將 50歲。
這個星期,輪到永遠的小人物林雪,不說也沒人知道,他竟然也才 50歲。

小小的眼睛、胖胖的臉,再挺着 47吋的大肚子,就像我們在電影裡看到的一模一樣,論論盡盡,倒在椅子裡,總是一副還沒睡醒的樣子。
事實上雪哥真的累透了,北上拍戲已經兩年,訪問前一天,半夜才從廣州片場趕回來,第二天朝九晚六無間斷為新戲《壹獄壹世界》做訪問,然後再上直通車回去繼續拍。
「過年前已經喺廣州開緊杜琪峯套《三人行》,都係嗰啲嘢,做個論論盡盡累街坊嘅老差骨,其實佢 casting過好多人,最後都係搵我返嚟做,似我吖嘛!」
從果欄苦力做到電影場務,再從電影場務做到金像最佳男配角,大家都說沒有杜琪峯就沒有林雪,當年拿完獎後一度沉淪,推戲爛賭輸清身家,直到《黑社會》開拍,林雪才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回到杜琪峯身邊求翻身。肥厚、市井、閱歷豐富,這就是為甚麼人人以為林雪廿年前初入行看起來就像 50歲。
這一天,林雪話當年反而神情自若,倒是說起將來時,慢慢垂下頭、靜靜玩起胸前的領帶角,不是說着說着走了神,是因為眼角悄悄掉出來的淚珠讓他難為情:「其實我喺屋企都係論論盡盡,老婆成日笑我論盡得嚟次次過到骨,做人最難、最應該珍惜,就係無論咩境地都有一個伴。呢兩年返屋企唔超過一個月,我係得一個奮鬥目標啫,我成日同老婆講,俾我捱到仔女讀晒大學,就可以同佢坐喺度,朝夕相對。」
說完,他抬起頭,用右手大拇指輕輕抿走那滴淚,又再露出那個又傻又論盡的招牌笑容,說起他的小人物大道理:「失敗唔緊要,最緊要係失敗咗,你仲生存緊……」

話我唔專業仲難聽過粗口

幾耐冇返香港?
都頗耐……年幾兩年,加埋返咗香港唔夠一個月,拍完《壹獄》,拍緊杜琪峯《三人行》,之前仲有一套戲,係做劉德華戰友。

拍《三人行》嘅角色係?
都係嗰啲囉……警察,論論盡盡嗰啲有啲累事嗰啲。

第二個導演拍你,又係唔係咁論論盡盡累街坊?
唔係㗎,劉德華嗰套我好人嚟㗎,辦到事好有義氣,劉德華淨係信我一個人咋。拍《壹獄》我係做個監獄廚師,最有油水就係呢個位,有權有勢。

點解一去到杜琪峯度,就係論盡友,成日唔見槍、週身債又累街坊?
佢費事煩吖嘛,見我幾十歲人,叫我做番自己就得喇。本來呢個角色佢喺出面 casting咗好多人,最好都係覺得我最啱做。

你拍杜琪峯係唔係好快收貨?最知佢心?
唔係喎,次次我最多 take,因為我衰多事。杜生成日話:唔好搞!唔好搞咁多嘢!……佢嘅劇本已經好清晰,做番劇本叫你做嘅已經夠,一加,就多咗。

但係鬧你、最 hurt你嘅唔係杜琪峯?
冇人唔想好嘅呢個世界,不過你要俾時間我做好。我嘅格言唔係明天會更好,係今天要做好,演員多數都係一個層次行到另一個層次,但係我唔同,由場務做起。我喺場務見到嘅世界,同對人嘅方法,同我做演員時嘅攞嚟用,完全錯晒。因為大家瓣數唔同,演員叫我攞個橙、買盒飯,我只係需要做就得喇。但係我做演員,會影響佢哋,磨擦就喺度喇……我唔係讀專科出身,第一次做戲就係《槍火》,我同人 timing唔同,我唔識做戲應該有咩節奏……

有冇演員喺片場鬧過你?
梗係有啦,演員有,導演都有。一個 take拍完,我擰頭走,佢喺度話:「原來係杜琪峯勁咋!」所以有一段時間我心理好唔平衡( 03至 05年間曾經推戲又爛賭)……唉,嗰啲衰嘢我唔講喇!有啲演員就話:你專業啲啦!知唔知自己做緊乜㗎?

叫你專業啲,係唔係仲難聽過粗口?
一定係啦。

當年又推戲又爛賭成年,之後係唔係真係喊晒返去搵杜琪峯?
邊個話你知?我嗰陣時係頂唔順!做咩要做戲?做咩要受呢啲壓力?返去做場務咪好囉,日日有工開……杜琪峯係要由得我跌一跌,但佢一定唔會放棄我。

鬧過我嘅人已經唔喺呢行

壓力嚟自邊度?
大家都係演員、做緊同一樣嘢,但係待遇唔同囉!啲人嘅面口由第一日開工已經見到爭幾遠,我又新,未面對過呢啲?我又唔識幫人挽鞋,如果識,可能唔會覺得咁羞辱。𠵱家我去到邊都話劉青雲先生係好人,佢同我講過一句說話:「電影嘅世界我哋都有份,就算我喺角落頭,呢個世界都有我份,我唔使對其他人負責、唔需要理任何人面色,淨係做好自己角色就得。」呢個係青雲講㗎,我到今時今日仲記得。咁多年,我證明到我唔係冇咗邊個就唔得,只不過要俾時間我,邊有人坐上飛機就識揸?抹個屎忽都係,都要學,先至抹得乾淨㗎!又因為當初我唔舒服過,𠵱家去到邊我都希望大家舒舒服服,見到新人,會俾支持佢。

鬧過你嗰啲人,𠵱家仲喺唔喺呢行?
梗係冇!心胸狹窄嘅人,一定做唔到大器嘅事!曇花一現咋嘛……我以前唔舒服,係因為我唔知自己嘅位置,唔係同佢哋執着,要執着,我個人晨早唔喺度。

所以 91年拍戲到𠵱家,你學識嘅係如何立足?
唔係立足、唔係搵自己嘅位置,而係做人點樣可以對呢個世界圓滑。但係我覺得做人可以圓滑,心唔可以圓滑,如果心都圓滑,呢個人做事再唔會有挑戰性、冇火花。



捱過苦力、場務之後做演員又經歷過高低,你學到嘅嘢點樣教兒女?
點同你講,我一樣係咁教佢哋,每一樣事嘅成與敗,無需執着,每個人有得嘅時候,唔得嘅時候,失敗唔緊要,最緊要係失敗咗,你仲生存緊。我嘅生存之道係,除咗呼吸,其他再俾我嘅已經係苛求。整唔死我,我就有將來,今日一定會過去。
喺電影裡面你係小人物,返到屋企呢?
我都係個小人物,我覺得小物可以反映大人物嘅好多嘢。講嘢唔一定要企喺大人物嘅角度講,我覺得咁樣別人仲容易接受。

拍《壹獄》齊集監獄惡人,拍完何家駒就過世,有冇好唏噓?
拍呢套戲見到好多好朋友,我哋做演員,拍嘅時候一齊,拍完講句:江湖再見。冇話唏噓,慣咗……大咪哥走埋添,身邊一個人都冇。做演員就係咁,東奔西走、食四方飯,我𠵱家冇咩驚,係驚自己身體,老婆仔女見親我就係話:食少支煙、瞓多啲覺。

最難係行到邊都有個伴

但係呢轉返香港一日宣傳,見唔見到佢哋?
我就係特登琴晚坐直通車返嚟返一轉屋企,幾唔得閒都要見一見,陣間六點又要再上返去,係辛苦啲,返到去小朋友都瞓晒覺,朝早又要返學, say咗聲 hello咁大把。

做演員就係咁,停落嚟會唔安落,但忙起上嚟就屋企都唔得閒返?
一定唔想停,好耐唔見,咪仲珍惜屋企囉,淨係會分享開心嘢。一有時間我就會捉佢哋傾下偈,我冇讀過書,我希望佢哋可以讀好啲書。兩個都 ok㗎,阿女等緊入大學,阿仔就由 80幾名進步到 40幾,以前唔知自己想做乜,前排見佢,同我講想做律師,佢細個話想揸巴士。我搵食都係為仔女,等上晒大學,個世界就係佢哋㗎喇。我係出邊忙,好彩屋企有老婆打理,咁好嘅老婆,真係搵唔到第二個!
我覺得最難得係,你最爛賭最潦倒時,佢都仲係話拍戲壓力大,應該俾你玩下。
佢從來都係咁,唔會變,唔會走佬又唔會埋怨。我覺得呢個世界最難得,最珍貴就係呢樣,行到去邊,都有呢個伴。

平時會點樣氹下太太?
會㗎,成日心血來潮就帶佢出街食下飯……

去邊度食?
茶餐廳囉!



拍戲角色係論盡小人物,喺太太心目中呢?
都係咁論盡,不過論盡得嚟,佢覺得我次次過到骨,咁就係我嘅過人之處。

捱得咁辛苦,捱大兩個仔女後呢?打算同太太做啲咩?
有喎……只係諗……淨係諗下啫,有一日等到仔女大,我哋兩個就真係可以坐喺度,你對住我、我對住你,講下往事、朝夕相對。我覺得我哋兩個可以有排講……

就係咁簡單?
就係咁簡單……我成日同佢講,就係唔使再勞碌,可以同佢朝夕相對,呢個就係我嘅奮鬥目標。

小人物的小動作

訪問對象有很多種,有一種,聲線響亮,字字鏗鏘,每次一開口都說是真心話,其實說出來不痛不癢,像在讀稿。
林雪完全相反,不太刻意,從不修飾,卻能在無聲無息感染人。我淚點不算低,聽到最後,卻也有點鼻子變酸。
尤其是看到他想用大拇指偷偷抿掉眼角的淚,果然是,大人物和大道理太泛濫,有時候,小人物的小心願和小動作才最讓人感動。




《捉鬼合家歡》


《旺角黑夜》


《黑社會》


《再說一次我愛你》


《新宿事件》


《鍾無艷》


《瘦身男女》


《功夫》


《怪物》


《放.逐》


《鎗王之王》


《迷離夜》


《 2004新紮師兄》


《壹獄壹世界:高登闊少踎監日記》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 Van》


《鐵三角》 撰文:朱小博
攝影:范仲良
形象: Bryan@the Flaming
服裝: Marks& Spencer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