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味世界

美麗 哀愁 滇越鐵路

Ads by Google

火車緩慢移動,走過原野,走過高山,走過河川,走過鄉郊,走過鬧市……

荒蕪與繁華交替,風景轉換如流水,一瞬即逝,見證着鐵路的前世今生。
滇越鐵路,中國第一條通往國外的鐵路,百多年前為沿路落後村寨帶來繁華,百多年後的今天,舊軌徐徐老矣,新軌接力,和諧中尚有一份揮之不去的幽怨。

我們由越南出發,坐上開往中國的火車,在一張張擦身而過的陌生面孔陪伴下,穿越滇越,展開鐵道時光之旅。


美麗 哀愁 滇越鐵路

楔子

喜歡鐵路之旅,特別是滿載百年歷史的軌道;糾結在鏽色平衡線上的美麗與哀愁,隨着汽笛嗚嗚,引擎隆隆,彷彿是記憶的嚮導,帶人回到過去。
滇越鐵路是中國第一條通往國外的鐵路,連接中國昆明與越南海防,沿途風光[!86D0]旎,穿過平原田野、雲南高地、山中城寨……然而美麗背後,卻是無盡的血與汗。
19世紀末,中國受外敵入侵,積弱的清廷早於 1885年已被逼跟法國簽訂條約,讓外人在越北開闢道路,到中國通商。 1903年,受法國佔領的越南建成了由海防至邊境老街的鐵路,殖民者為了把勢力進一步深入到中亞,逼使中國簽訂不平等條約,讓法國人在中國境內興建由河口至昆明的鐵路,並擁有 80年的經營權。浩大工程在 1903年展開,於全國各地招募了二、三十萬勞工,至鐵路完工時,死亡人數高達六、七萬。 1910年 3月 31日,越滇鐵路全線通車,中國第一條國際鐵路正式誕生。一方面,鐵路被視為恥辱,是中國被逼開放門戶、喪失路權的沉痛傷疤;另一方面,鐵路卻讓中國窺探到外國的工程技術,加上與外國頻繁的商業活動,連帶沿軌的地方都發展起來;抗戰期間,鐵路亦肩負起運送國際救援物資到中國的重任。中國人對滇越鐵路,又愛又恨。
滇越鐵路全長 854公里,分為越段及滇段,前者長 389公里,由海防至老街,後者長 465公里,由河口至昆明。從河內起行,半天即可到達中越邊境,我們決定由此出發,讓百年前的路軌,緩慢的車輪,送我們到遠方。

黎明之前

河內,旅程的起點。我們提早一小時到車站等候上車。河內火車站是法殖時代產物,中間部分在越南戰爭中被炸毀,重建時改為蒼白的現代建築,不過上車的 Tran Quy Cap側翼則保存原好,奶黃色牆身配上不浮誇的拱門,一派簡約的法式風情。踏上梯級走進售票廳,竟有種到舊式戲院的感覺,買票的人不多,更多的是腳旁放滿大包小袋、坐在候車室的椅子,或乾脆席地而睡等待上車的人。漸漸,身邊多了一班由旅行社帶領前來的客人、外國背包客、操着普通話的乘客,全神貫注傾聽車站的廣播。時間一到,大家開始動身,提着行裝往列車的方向去。白板上掛着發車時間表,確認一下細節,便拖着行李穿過車軌,抵達月台。火車一切準備就緒,安靜地等待乘客上車,紅白藍的車身令人想起法國國旗,車卡內籠亦不脫歐洲味,木牆木門木地板,沒有多餘裝飾,乾淨簡潔,舒坦自然。河內開往老街的客運列車行駛時間約 8.5小時,周日至周五,每天六趟,當中兩趟為白天列車,其餘皆要在黑夜中行走,因此晚間多為躺臥鋪位,好讓乘客有一夜安眠。我們住的車廂未算頂級豪華,但也算精緻,床鋪枕頭柔軟舒適,偌大的車窗幾乎佔據牆的一半,兩邊掛着遮光窗簾,形成一個漂亮的對稱「人」字。可惜窗外漆黑一片,沒有可觀的風景,惟枱頭一支套上古典罩燈的黃光燈,照得一室柔和溫暖,是漫漫長夜視覺上的小甜頭。火車起步,法語在車廂迴盪,從臥室探頭張望,見鄰近的老外乘客拿着紅酒在窄小通道上來來往往——他們原來正準備一場列車派對!這群法國遊客把膠杯塞到我們手中,徐徐添上紅酒,並準備了購自街頭的粉卷春卷作下酒小吃。紅酒配越式小吃雖不搭調,但與一夜同路人分享旅途中的種種,這場派對,是個奇遇。酒瓶空,人已散,各人意興闌珊回到臥室休息。
然而,丁點酒精召喚了睡意,卻不足夠使人安眠,列車顛簸,整晚嗚叫的汽笛,黎明之前,半夢半醒的狀態維持了好一段時間。到意識回來時,窗戶已滲進陽光,打開窗簾,夜色已落幕,取而代之,是一片又一片青葱的田園,車上人亦開始為下車做好準備。

 




河內至老街路途遠,乘客一般都大包小袋,行李又多又重。


當地人習慣乘火車穿省過市工作探親,也不介意在候車大堂席地而睡。


在日間的硬座車廂,可觀察到當地人最真實一面。


臥鋪車廂小巧精緻,但洗手間就要往外面找了。


對抗失眠的列車派對,齊齊高舉酒杯大叫 Santé!


火車站保留法殖時期色彩,夜幕之下更見浪漫。


晚間北上的乘客,多為旅客,一覺醒來便繼續探索景點行程。


盡忠職守的列車乘務員,每天在城市與邊境來來回回。


偌大的車廂可以看風景,也可讓好奇的車外人窺探車內情況。


車上洗碗秘技,只限可以打開窗戶的火車,港鐵乘客切勿模仿。 載情列車

火車隆隆前行,窗外是山脈,是稻田,是一處處沒名字的景點——大概過去也有無數乘客欣賞過面前的風光吧。
今天,車子停停開開;每個站頭,乘客上上落落。這條滇越鐵路至今仍然是北越地區主要交通樞紐,載客量大,不少貧窮村民靠這輛火車去邊境地區工作或買貨。
可能是火車路經的都是落後地區,一切尚未開發,人的情感比較單純直接;上車下車,都負載了不少人的情感,令車廂內外,滿是美麗動人的畫面——孩子隔着車窗跟爸爸揮手道別,小手揮累了,穿過窗網抓住大手;母親緊緊抱着孩子,雙雙睡在硬木座椅上,手臂繞過孩子的頸項,以皮膚的柔軟令孩子安睡;小女孩把媽媽當枕頭,母親則一臉溫柔地看着腿上的小頭顱……腦海突然出現一種溫度的記憶:曾幾何時,在那一卡還被喚作「火車」的九廣鐵路列車中,我就這樣把臉靠在媽媽大腿上,軟軟的,暖暖的,讓人忘記車廂的顛簸……敢肯定,待眼前孩子長大成人,這些火車上的觸感,會成為他們最窩心的回憶。
在交通網絡發達的城市,人來人往,車來車去,速度削薄了幾分人情,深沉的離愁別緒,該是只有這輛穿越小鎮的列車,始能承載。

 







小女孩跟爸爸道別後,不但沒有哭,還逗我們玩!雖語言不通,肢體動作卻夠我們玩足一程車。媽媽請我們吃小餅乾,我們就跟小女孩一同牙牙學越語—— Cá m on(感謝)!


小添的爸爸媽媽在城中打工,爺爺知道孫子喜歡火車,便帶他遊火車河,一坐便是大半天,是給孫子的消遣,也是對昔日的緬懷。





這位吃雞爪的李姨姨,乘幾個小時的火車,只為看小孫子,每每提起孩子及孫兒,總是一臉幸福。李姨姨還客氣地請我們吃她的米糕,那種鬆軟甜蜜,仍然在心頭。


邊城風光


鞦韆蕩到高處,她們笑了,笑容純真無邪,善良美麗。

滇越鐵路途經越南最高山峰番西邦峰(Fansipan)的山腳處,這兒是美麗的中途站,我們決定跳下車,鑽進山區沙壩(Sapa),欣賞大自然風光。

沙壩山林環抱,氣候怡人,因此在百多年前修築鐵路時起,已是著名的避暑勝地,法國人在山城中建造的教堂等建築物,大都保存完好。這裏也是少數民族的聚居地,傳統的牲畜市集、工藝品市場,乃至求愛的風土習俗,都吸引着獵奇遊客的眼球。

我們剛抵達沙壩,即往山中村落 Cat Cat Village進發。小村落是當地著名的行山路線,三公里的路程,溪流瀑布,竹林梯田,山明水秀,遇上雲海繚繞,更仿恍如仙景。不過更令人感興趣的,是村落還保留了黑苗少數民族風貌:沿山而建的房子就地取材,以小石子、木頭及竹枝搭建,密密麻麻,建構出一個小山城;豬及雞等牲畜在房子周邊團團轉,見到路人也不會逃走;有房子開放讓人參觀,低頭穿過窄小的入口,發現建築內竟然分成兩層,以木梯連結,黃黃紫紫的風乾玉米從閣樓垂吊下來,略懂英語的女孩跟我們說「這是我的家」,接着還請祖母過來跟我們打招呼,還遞上自家製的手工藝品向我們推銷……在村子裏可以找到大量民族工藝品,不少民居更改為前鋪後居,售賣傳統藍染及紡織品——看來村民深明自身文化價值,逐漸由傳統農業經濟,轉向旅遊業發展。

雖然一路上的梯田都躲在濃霧中,但當雙腳走到山谷底瀑布,眼前美景總算值回票價!此時,耳邊更傳來一串清脆笑聲——河床上有一座竹槓製的鞦韆在搖晃,走近看,是四位黑苗族女孩在嘻哈嬉戲,畫面純潔得有點超現實!她們初時對我們並沒有特別在意,只是其中一位突然想起甚麼,跑到我們跟前,同伴亦不執輸,紛紛從隨身的小布袋拿出一串串的布織工藝品向我們兜售——前後左右各一句「 buy from me」,我等凡夫俗子自覺打擾了仙界的秩序,一邊掀起衣袖展示沿路已買過的民族手繩一邊後退,此時女孩們意識到生意做不成,便收起小售貨員的嘴臉,轉頭返回她們的遊樂場——鞦韆依然蕩得很高,笑聲依然純真動人。
我始舒一口氣——列車為邊城載來商機,可幸,並沒有完全載走居民的快樂。

 




村落谷底有一個瀑布,不算壯麗,但與周遭的清幽環境相當配合。


村民習慣涉水而行,與大自然打成一片。


民房多以木材及石頭搭建,門常開,售賣着各式手工藝品。


天氣好時,層層梯田順着坡勢環繞村落,仿如仙景。


每逢周六晚,廣場上,有少數民族的求愛舞上演。


村童一般不太理會絡繹不絕的遊客,但當發現有相機對準自己時,便會「 Money, Money」地反擊。 河內>老街>河口>昆明

這邊的終點,是那邊的起點。起點,終點,其實,都是過程。
車子把我們送到越南段的終點,邊境省會老街。
在老街的出入境口岸,遠望前方,一河之隔,不到二百米,便是雲南的河口,中國段的起點。
邊境大橋上兩地居民推着比他們還要高的貨物,準備到鄰國通商叫賣。
延綿不斷的鐵路,是縫起兩地的紅線,火車打破了越南與中國的隔閡,隨着兩地人民頻繁交流,邊境線漸趨模糊。
鐵路鼓勵了兩地通商,外國人藉此進入中國,對雲南的發展起着不可忽視的作用,沿線的貧困農村因此出現新氣象;在抗戰時期,多少國外的援助物資,經鐵路運送到中國,是輸送營養液的救命管;鐵路也是兩地民眾的紅娘,情牽一軌,思念,因為鐵路加深,距離,因為鐵路變得更近……
窗外風光無限,即使火車再緩慢,還是覺得很多東西未看夠,就要跟越南說再見。
下車,過關。準備新的開始。
Goodbye Vietnam.
Hello China.

 




背着河口口岸,在老街邊境石碑前拍照,是常識。


兩地民眾經口岸往來通商,橋上載貨的單車多不勝數。


Câu Hô Kiêu,又名河口橋,是穿越中越的通道。 新列車來臨

//今生//
昆玉河鐵路
過了中越邊境,來到屬於雲南省河口市的火車站,方發現滇越鐵路已成過去的名字。河口開到昆明的載客火車,已開闢了一條新的路線,名為昆玉河鐵路,取道屏邊、蒙自、建水、通海及玉溪。鐵路於 2014年 12月 1日全線通車,因為採用軌距 1.435米的標準路軌,大家都稱它為「準軌」。
新火車卡環境舒適了,到站離開從不誤點,時速最快可達 200公里,由河口出發,只需 5.5小時便到達昆明,比起舊米軌的 18小時,快足足三倍。也因為彎路少,列車行駛時比舊鐵路更穩定。
坐上新火車,一下子來到昆明,然而高速和舒適的車卡卻不能換來愜意,甚至令人有點若有所失。



//前世//
滇越鐵路(滇段)
到達昆明,還是忘不了那條埋沒在歷史中的滇越鐵路。她是否尚在人間?一路打聽,得知滇越鐵路還在,仍有載貨列車行走,每天約八至十趟,從昆明經呈貢、陽宗海、盤溪、宜良、開遠、芷村、屏邊、蒙自等地一路南下。因為舊鐵路採用軌距一米的路軌,當地人便以「米軌」稱之,跟新鐵路的「準軌」作區別。
說起「米軌」,上年紀的雲南人總能輕易說出一兩件歷史事件——哪條橋在戰中屹立不倒,哪個車站躲過了轟炸。也難怪, 465公里的路線,沿途便有 175座橋樑、 155條隧道、 3247個涵洞,工程浩大,作為中國第一條國際鐵路,當然值得自豪。雖然「米軌」在 2003年停止客運,但她的傳奇色彩半點不減。我們決定包一輛車子,走山路,找回舊路軌,尋找她的光輝過去。

褪色車站碧色寨

走了幾段顛簸的路,我們來到發展中的三線城市蒙自,於市中心換輛小車,即可到達滇越鐵路其中一個重要的車站——碧色寨。

對這車站有幻想,因碧色寨曾有「小巴黎」之稱。那時候,雲南仍是個貧窮落後的地方,建造鐵路的法國人不但帶來高端技術,更為沿線地方帶來繁榮。
她是滇段鐵路的中間點,聚居了很多法國人,他們把胭脂水粉塗刷在這位村寨姑娘的粉臉上,搖身一變成為魅力非凡的交際花——酒窖、酒樓、茶館、咖啡館,法國人在這裏重現老家的浪漫氣息。
來到碧色寨,驚訝車站還在,黃牆赤瓦,一派法國風情,然而走近一看,斑駁牆身透露歲月無情。車站月台上掛了一個寫着「 Paris」字樣的三面鐘,時分針沒有了,留下空洞的小圓心,時間失格,無力向前行——聽居民說,這鐘只是複製品,真品都成為古董,放在昆明市的雲南鐵路博物館了;北回歸線被刻寫在車站大樓大門下的牆身,不知從哪一年起已停止更新;車站後有小路通往法國建築群——希臘商人哥臚士酒店、亞細亞水火油公司倉庫、法國洋行加波公司,破落磚瓦仿如幽靈,建構出一個廢墟;還有村口那個網球場,兩側邊界豎立着歪斜的籃球架供村童玩樂,在風和日麗的日子,更會化身曬穀場……
一切皆因鐵路中斷,過去的繁華熱鬧盡成泡影:在抗日戰爭中,日軍沿鐵路入侵,逼使中國政府拆除河口至碧色寨一段 117公里的鐵路,車站一帶從此失去活力。雖然民國政府在戰後多次修築,鐵道於 1958年恢復,但伊人已玉殞香消,不復當年,今天仍能保留着一個荒廢車站,已是難得。

再細看車站,雖是年華老去,但仍有漂亮的輪廓,散發着一種經年的頹廢美。蒙自市政府近年也把碧色寨定位為重要旅遊開發項目,據附近村裏的人說,有關部門現在正規劃重開由碧色寨至五家寨人字橋一段約 65公里的米軌火車,讓人體驗昔日的鐵道情懷。

我摸一摸鼻上的灰——難怪,面前的車站總是紅土飛揚,風塵僕僕。願這位姑娘東山再起時,能繼續美麗。

 




這個立於 1993年的石碑,相對建於 1903年的鐵路,算非常年青。


月台是村童的遊樂場。


廢棄車站成為老人的最佳社交場所。


北回歸線在某年某月再沒有更新,與車站一同凝結在昔日時光。 峽谷人字
五家寨鐵道橋

探訪過滇越的遲暮美人,傳奇繼續,這回我們要登上峽谷,尋找鐵道上的巨人。
舊鐵路取道有中國阿爾卑斯山之稱的雲南高地,山巒風景雖然秀麗,但峽谷山脈地勢險要,以百多年前的技術讓列車穿插於山脈中,近乎是奇蹟。當中最艱巨的工程,是位於屏邊的五家寨鐵路鋼樑橋。
要去,真不容易。由蒙自市出發,經過三小時半的崎嶇山路,來到五家寨四岔河大峽谷的山腳處。抬頭,鐵路橋就在頭上,遠看結構就如一件小模型,兩山之中,竟可搭出一條鐵橋,當年人到底如何辦到呢?經過近一小時烈日下步行,其間走過溪澗、叢林,嘗過山水的甜、野果之美,穿越漆黑的隧道,最後終於抵達人字橋——雖然汗流浹背,腳底也因踏過太多碎石而痠痛,但山腳的「模型」如今已成架在峽谷中的巨大鋼樑,即使經歷一世紀之久,鋼樑仍然發出強韌金屬獨有的冰冷光芒!
我們走上橋頭,極疲累,可想而知當年建橋時的難度。五家寨鐵路鋼樑橋處於峽谷之間,橋長 67.15米,重 179.5噸,橋面離谷底逾 100米!因為橋底成人字拱形,故通稱「人字橋」。設計來自著名法國工程師 Paul Bodin,部件在法國訂造,運到中國後再由苦力背負運載上山。有一段 355米長的鐵鏈,就動用了 200名勞工,每人相隔三米,形成一條 600米長的隊伍,平均背負 25公斤,花三天時間,揹到 30公里的深山中。一年半的建橋過程中,共犧牲了勞工及工程師 800人之多——平均每一米的橋樑,就以 12條生命換來。
今天站在宏偉鐵路橋上,仍有一份頂天立地的氣勢,卑微的我們,一時半刻的勞累,實在是太太太渺小了。離開時,望着長長的回頭路,在為自己雙腳嘆息時,不禁對從前背負着建材上山的勞動者們,深深的敬了一個禮。

 




鐵路歷久常新,全靠一班默默守護它的巡路員。


人字橋有公安駐守,他說:「曾經有一個 80多歲的法國男人來過,他的祖父當年有份興建這條鐵路!」


鐵道橋於 2006年成為重點保護文物,橋的兩端因此每日 24小時都有公安守候,橋下卻是附近村民的嬉水地。 鐵道尋蹤

尾站,我來到宜良縣的水晶坡,這段舊鐵路,滿有風情,路軌穿插在沉積岩溶地貌中。

車站早已荒廢,月台上的站名已經褪色,留下灰色影子。失修的建築物以紅色漆油寫着「不准在鐵路上坐臥鋼軌,乘涼」的警告字語,但在村民眼中,它們只屬最乏味的裝飾而已——此段軌道每天只有八至十班運貨列車經過,火車的時間表都印在村民腦海裏,他們早已習慣配合,巧妙地避開火車來使用鐵路,在其上散步活動。

真是鐵道迷的喜訊!可以跟着當地人一樣,用雙腳親身走一段滇越鐵路。沿着鏽色的路軌前行,先走過長而直、看似無盡頭的路,然後進入黑暗隧道,走到深處,伸手不見五指,一邊顧慮會被小石絆倒,一邊擔心列車會突然駛至……膽戰心驚走完逾百米的隧道,接着那些都是相對短小的,一個又一個柳暗花明,每每重見光明,都是瑰麗的岩溶地貌——當年艱辛開鑿鐵道的勞動者,可有餘閒感受這個地方的美麗?
鐵路大概因為人迹罕至,兩旁植物大膽地伸開枝葉,地衣也肆無忌憚地在岩石上成片生長。岩石隔開了下方公路的吵鬧,背着陽光的陰影處,顯得特別清冷幽靜。然而就在一片寧靜之中,突然,哪裏傳來鬼魅的一聲羊叫——咩——接着,成群山羊在牧人帶領下,穿越隧道,在路軌上行走!帶頭的女孩害羞又好奇,表示羊兒急着要吃草。來不及聽聽羊兒的故事,牠們就消失在下一個隧道口,連回音也沒有一聲,整個過程,猶如夢境。

走在路軌上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聽聽碎石磨擦的聲音,感受足弓踏着路軌的觸感,觀察軌道上村民的活動。近尾站了,忽然看見對面山頭有另一段鐵路,原來是新的南昆鐵路,踏着舊路軌,望着新鐵道;這麼近,那麼遠。




水晶坡路段以隧道多見稱,走出黑暗,總是一片新的風景。


毋須催促,山羊自會沿着路軌前行,遇彎轉彎,洞過洞。

 




逾百米的隧道內有兩個彎位,走到深處時伸手不見五指!


路人懶理警告標語,自有一套與車軌共存的方式。


路軌無遮無檔,當地人習慣走在路軌上,有時與火車僅身位之隔。


鐵路沿山而建,人工的隧道配合自然的岩熔地貌,像走時光隧道。


印有「米昆」字樣的道床,是活文物。


新軌(上)跟舊軌(下)交錯,形成有趣的空間。 十字路上

從舊鐵道的世界,回到人間。在昆明市郊外,發現舊軌和新軌,竟有相遇的一刻。
雲南政府有感滇越鐵路有其歷史價值,特別將王家營至石咀的一段舊米軌火車重現人前,新舊鐵路在往石咀的路上,更會十字重疊。原來當地政府一直為百年米軌謀求出路,有意把鐵路車站轉化成旅遊路線,像碧色寨已經有一整套發展藍圖;又例如五家寨,向當地人問路時,得知人字橋所處峽谷正進行修路工程,方便日後遊客來坐車看橋,同時更開發橋下的溶洞,各種旅遊配套,一應俱備。
此刻的滇越鐵路,就仿如在十字路上的列車;將來,還處於一片未知。
一方面,我對米軌重回歷史舞台感到欣慰,但另一方面,卻又不禁浮出各種憂慮——但願米軌旅遊開發有度,捱得過百年風雨。

實用資料

航班
越南航空每周提供 14班直航班次往來香港及越南河內。飛行時間兩小時,特選優惠雙程票價$1,200起。
查詢: http://www.vietnamairlines.com/ 

出入境
使用特區護照或 BNO入境越南均需簽證,費用$640。由老街進入河口,需使用回鄉卡。
查詢電話: 2591 4517/ 2591 4510

交通
河內往老街火車
河內往老街的火車,每天共六班, SP為夜間車, LC為日間車。
列車有不同的承辦商管理不同車卡,價錢不一,臥鋪車廂一般為四床,也有六及兩床選擇。最豪華的為 Victoria Express Train,但必須是營運酒店的住客才可享用服務,車票連一晚酒店住宿約$2,098;另外由 Sapaly酒店營運的 Sapaly Express Train則無此限制,更有單程車票選擇,單程車票約$374。其他如 Orient Express Train、 Pumpkin Express Train及 Fanxipan Express Train等是較便宜之選,單程票價約$304。需提早一小時到車站取票,提早半小時上車。
參考網站: http://www.hanoisapatrain.com 
河口北往昆明火車
河口北往昆明火車,每天四班,途經屏邊、蒙自、蒙自北、建水、通海、玉溪。列車開出前兩小時始有櫃枱辦理票務。入閘前有保安檢查,宜提早半小時到達。

天氣
河內五月氣溫約攝氏 25度至 30度;邊境地區則氣溫稍涼,早晚溫差大;昆明氣溫約攝氏 15度至 28度,早晚較涼,宜帶薄外套保暖。

時差
越南慢香港一小時,中國大陸跟香港無時差,因此由老街過境河口,記得把手錶調快一小時。在計劃火車班次時,謹記把時差也計算在內。







撰文:溫曉嵐
攝影:王嘉豪
鳴謝:越南航空
註:文中所列價錢已折算為港幣(VND2804=HKD1; RMB1.2=HKD1)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