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生活

與土地重修舊好

Ads by Google

吃新鮮蔬菜,許多人在乎味道、賣相,作物底下一把泥土,卻乏人關注。
不過,有人對泥土惜如珍寶,研究各種方法,讓它們由乾巴枯竭,培養至深褐濕潤,甚至努力將別人眼中的社區垃圾,轉化為資源,給大自然修補養分,建立人與土地的關係。




乾草還可覆蓋瓜苗根部,防止雜草生長,又可保持泥土濕潤。

上水梧桐河旁的有機農田「鄉土學社」, 80後全職農夫胡應手(阿手)正推着手推車,把一堆枯枝枯葉倒進田壢。
他打算把這些重甸甸的乾草,跟社區中回收得來的廚餘混合,製作堆肥。
以往這些乾草得來不易,農友們要到附近棄耕地,用除草機割草才能收集,很花時間。

然而,最近竟然有人把枯枝枯葉免費送來。
說的是園藝工程承建商「中國路橋工程有限責任公司」,主要負責北區斜坡維護,前陣子收到發展局通知,表示堆填區快要填滿,需盡量減少棄置園藝廢料。

同一時間,這承建商得知「鄉土學社」每個月都需要乾草做堆肥,於是在 3月開始,兩者決定合作,每星期把維修斜坡剪下的草堆枯葉,免費運往農場。
負責這計劃的工程部張先生說,為保養斜坡,需要定期修剪雜草;樹木一旦有蟲蛀病患,則需要砍伐修剪。四至九月屬雨季,植物生長速度特別快,加上經常打風,園藝垃圾就更多。

「以往每年足足有約 100噸園藝垃圾運往堆填區,但自從把乾草枯枝捐贈本地農場,終於能找到出路,每個月棄置量減半。」張先生說。

光是捐予學社的園藝垃圾,每星期都有一噸,另外也有捐予粉嶺的馬寶寶社區農場、南涌活耕建養地協會農場,連天水圍的農場也有,只要田地有車路可達,他們都會安排貨車運送,非常有心。




沒有肥沃土壤,哪有纍纍碩果。

雖說堆肥減少了園藝垃圾,堆肥過程卻絕不輕鬆。
眼見阿手在田壢上,先鋪一層厚乾草,再把從果汁店收集的水果渣、豆品廠的豆渣、涼茶鋪棄置的中藥渣、還有素食店捐出的菜頭菜尾,來回鋪上十多層,最後淋水,用帆布蓋好,花了三個小時才鋪好半壢田!

接着還有很多工夫,整個堆肥過程需時三個月:首一個月,每星期翻一次泥,以免缺氧,之後兩個月,泥土漸漸穩定,也要每個月翻泥一次。
說實在,廚餘味道酸酸臭臭,一點不好受,阿手亦笑言,每做一次堆肥,雙手便會臭幾天,氣味揮之不散。

儘管辛苦,他和一眾成員卻從不耽誤,因為土質全靠堆肥修復。
回想三年前,學社剛租下這田,發覺土地因被人傾倒泥頭,導致貧瘠枯黃,每次種番茄都失敗,但做了堆肥之後,土地微生物活躍很多,今年番茄終於成功收成。

「堆肥其實是模仿及加速大自然分解過程,令土壤自給自足。」

堆肥另一好處,是每個月定期回收一噸廚餘,「如果香港多些有機農田一起堆肥,每日幾千噸廚餘問題亦有望解決。」可惜,阿手眼望附近一位老伯伯的菜田,耕作十多年,最近卻被收回,改為放置建築廢料,

「有機耕作令微生物聚集,田地愈種愈靚。恢復養分要花十幾年,可是摧毀一塊土地,卻是幾秒之間的事。」

枯枝草木化作田野春泥

 




園藝工程承建商「路橋」每星期把枯枝落葉集合,運往鄉土學社等多個本地有機農田作堆肥。


農夫阿手說,細碎的乾草容易分解,適合堆肥。


光是一間承建商,定期到斜坡去除雜草,每年的園藝垃圾就過百噸。 由荒草變良田……

 




1.先將枯枝乾草倒進田壢上,鋪平。


2.鋪上果渣、豆腐渣、菜頭菜尾等廚餘濕料。


3.為堆肥淋水,保持濕潤,有助微生物活躍。


4.乾草與廚餘反覆鋪十多層,至一米高,蓋上帆布,保持溫度。


5.首一個月,每星期翻土一次,往後兩個月每個月翻一次,完成。 在家實驗 跟泥土來一場交換


Markuz充滿研究精神,務求善用本地資源,修復泥土健康。

努力給土地修補養分的,不止農夫阿手,在港生活的瑞士籍設計師 Markuz Wernli去得更盡,把家居垃圾和個人大小便收集起來,在家做堆肥。
聽來駭人,但只要去過他家參觀,就發現並不可怕。
Markuz先領我們來到廚房,小方盒收納煮食廚餘,茶包、雞蛋殼、蕉皮、菜莢等,都給剪成碎塊,預備堆肥。

真正重頭戲在廁所!
沖水馬桶旁邊有一個白色圓桶, Markuz說那是用來收集其糞便,聽見後忍不住馬上閉氣,甫打開竟然沒啥氣味,向內瞄,裏面是黑色粉末和菜莢廚餘。
竅妙是黑色的生物碳,那是 Markuz從屯門環保園回收的卡板木屑,放進鐵罐內高溫燃燒後形成,可用作堆肥,有助吸味和消毒,不會有臭味和病菌。




Markuz的泥土實驗,記錄節省了多少水資源、碳排放。

「這是一個乾濕分開的廁所,圓桶內先鋪一個可分解的白膠袋,先撒上一些生物碳,辦大事後,就再撒上廚餘和生物碳,並澆上益生菌液,使用數次,桶子快滿時,就把膠袋紮好密封,放在陰涼位置 4星期,待它發酵就成。」




上排火箭菜是用自家肥土種植,比起用一般有機泥(下排)長得更高,根亦更深長。

Markuz解釋,利用廚餘加益生菌也能堆肥,但排泄物能提供更豐富的氮,令作物長得更好。

大事解決了,那小號呢?他說由於尿液中有亞摩尼亞,產生臭氣,得分開處理,另外用膠樽盛載,之後同樣撒進生物碳、益生菌和水,中和酸鹼度,日後就可用來灌溉。
而益生菌也能自製,來自自家醃漬德國酸菜的汁液,混和蔗糖與清水,拌勻後就是含豐富益生菌的液體了。
不過這旱廁系統暫時只方便男生使用,他正設計另一款方便女生使用的,準備讓他的日籍太太率先試用。




生物碳都是由回收木屑以攝氏約 400度高溫燒成,可以吸味,同時儲存養分。

然而,堆肥實驗不止於此。
Markuz從本地磨米廠回收一堆米糠,混和山邊的貧瘠泥土,及天台收集來的雨水,混合拌勻,四個星期後,將土壤放進種植箱,倒進堆肥,再鋪上土壤,放進蚯蚓幫助繼續分解, 6個月後放進種子,就可種出菜來,在家已可完成整個循環,生生不息。

Markuz把這實驗命名為「酵的城市」,五年前開始進行。
當時他在澳洲從事設計工作,受到一套德國紀錄片啟發,講述亞馬遜地區的土壤專家、建築師等,利用生物碳滋養泥土,於是他嘗試在花園試做,成功種出火箭菜,相比使用一般市面買到的有機泥土,蔬菜長得更壯。

Markuz回想,剛來到香港生活時,發現很多唐樓、大廈的天台都空置,大感可惜,「這種堆肥方法並無臭味,適合在天台或後園製作,如果多些人能自製堆肥,在天台種植,就可以分工合作,分享益生菌水、生物碳等資源了。」他說。

平日他的其中一項活動,就是到處發掘垃圾,看看能否循環再用,例如果汁店的蔗渣可以作為益生菌吸收的糖分,環保園的棄置木卡板可燒成生物碳等,既可減少堆填區負擔,而且節省堆肥成本。

「人們願意付高昂價錢,購買來自外國的有機肥,卻把廚餘、木材這些有用資源扔棄,非常不合理。如果我們能把本地資源整合,不但減少城市污水、堆填區垃圾,更能成為一門可持續發展的生意。」




泥土循環由一餐飯開始,也由此結束。

他仍在研究如何利用最低成本生產堆肥,希望在六個月後,生產第一批肥沃泥土。

別人聞之色變的排泄物, Markuz願意花時間轉化為土壤,只因他看見的,是更遠的目標,「我總提醒自己,所有東西最終都會變成泥土,能夠善用來種出食物,完成生物循環,這才是最重要。」

Markuz的生活資源循環

這個家中的天然旱廁,就是 Markuz的堆肥實驗場,神奇地沒啥氣味。
1.將糞便排進桶內可分解膠袋內。
2.放進廁紙。
3.灑入蔗糖、酸菜水及水混成的益生菌水。
4.灑入生物碳。
5.倒進果皮、蛋殼等廚餘,蓋上蓋子,用滿後紮好膠袋,儲放一個月。







將回收得來的米糠與山邊土壤及雨水混合。


為了令堆肥發酵更活躍,可用米飯和蔗糖培植益生菌,加進泥土中。


每星期翻動泥土,然後用竹蓆遮蓋,方便透氣。


一個月後泥土加入堆肥混和,倒進混合了生物碳、益生菌、水的尿液,就成了灌溉作物的養分。


黑褐色土壤養分充足,幼小菜苗就在此落地生根。

「酵的城市」計劃
Facebook: The Nutrients Recovery Project
Markuz將於六月舉行工作坊,教人在家製作簡易堆肥,詳情將會於 facebook公布。

撰文:陳詠恩
攝影:謝致中
鳴謝:部分照片由訪者提供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