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py差不多走遍整個新界北村張貼街招。同時,靠着 facebook的神力,讓尋犬信息傳播開來。 

至得寵

烏龍尋犬記

Ads by Google

如果大家有留意狗狗資訊的話,可能都會對「馬會會員會所內愛犬被偷」這宗新聞有印象。 Pappy便是當事人,失去兩愛犬,她隨即展開網上和「洗村式」尋犬,過程就像電影情節般曲折。最終緣分讓人犬在失散 3個月後重遇,卻因狗狗生氣不回應主人呼喚,主人亦因認不得眼前變了樣的愛犬,遇上了卻未能團聚。雖然命運最終把人犬拉回一起,卻令 Pappy感受到生命的吊詭,亦對愛有全新的體會。

 

貴婦犬兄妹 Latte(奇奇)和 Mocha(毛毛)是 Pappy的心肝寶貝。有天 Pappy帶兩犬到馬會上水會所玩樂兼吃飯,因餐廳不准狗進入,會所周到地設了狗舍讓主人存放狗狗,因是大型會所 Pappy亦放心留下狗狗,怎料一頓飯後狗不見了!
「好驚,即時報警,才驚覺狗舍沒有職員看管也沒安裝閉路電視,是否追究已是後話,當時只想盡快尋回愛犬。首先在上水找,但沒消息,便嘗試借 facebook力量,只要與狗有關的群組我都加入, post尋犬啟事,信息很快傳遍狗友,但一星期後還是沒消息。於是我向傳媒報料,報道刊出,立即得到回應,奇奇於 8日後被送回。」不過很奇怪,奇奇是在元朗被找到。 Pappy於是轉到元朗搜尋,當時她心裏充滿希望,覺得毛毛亦會很快被找到。但一個月又一個月過去,毛毛還是沒消息。
Pappy覺得毛毛是被賊人藏起,因毛毛個性乖巧,奇奇則會發脾氣四處小便,賊人可能因此只放奇奇而保留毛毛。又過了一個月,「好」消息來了,賊人被捕,但對 Pappy來說卻是個壞消息。「賊人原來沒將毛毛藏起,尋犬消息傳了兩個多月,加上我願付重賞,若有人找到一定會交回。沒人找到,又不在賊人手上,代表毛毛很大機會遇上意外。」


「今次事件還令我反思跟媽媽的相處。我愛毛毛當牠如女兒般痛錫,牠回家後需要悉心照顧,對寵物我可以任勞任怨。媽媽對孩子的愛都一樣,但我又可為媽媽做甚麼?假如有天媽媽要我照顧,我可以像對寵物一般無微不至、毫無怨言嗎?」 

毛毛流浪 3個月,之前之後兩個樣。「貴婦犬這類小狗很難在街上生存,但在尋找毛毛的過程中,我見到不少這類小狗被棄街頭,毛毛和奇奇我都是買回來的,但以後有機會我希望可領養狗,太多狗沒家了。」 

愛犬變了流浪狗?


尋回毛毛的時候,毛緊緊結成一綑,需全鏟掉。「本來長毛飄飄又鬆軟,我重遇牠時見牠毛這麼短,幾個月沒剪毛理應長了才是,所以不認為是自己的狗。」

希望幻滅,但 Pappy並沒放棄,又過了一個月,消息來了,「不約而同有餵流浪貓的義工和市民聯絡我,在大棠一村內看到疑似毛毛的小狗,但都說在半夜見到,於是我便與家姐結伴每晚半夜出動。有晚我終於看到牠,牠也看到我,但當我喚牠的名字,牠卻轉身跑掉。另一晚再見到牠,情況一樣,當時我心裏便想,牠不是毛毛,毛毛不會不認得我的。」如是者,家住沙田的 Pappy每晚驅車到元朗餵這流浪小狗,慢慢起了憐惜之心,希望可救牠回家。
「我聯絡了擅於捉狗的義工幫手,正打算捉牠。在行動前有一晚我們如常去餵牠,但這晚牠表現卻不同,一向牠叼了糧便跑走,那晚沒有,叼了糧走了又回來徘徊。我便嘗試接近牠,跟牠溝通,牠開始吠,一邊吠,一邊望着背後的山,又望望我,像在訴苦。吠足廿分鐘後開始悲鳴,我伸手給牠,牠亦伸出手,我便一手捉着牠。」不過烏龍的 Pappy還未發現這懷中流浪小狗便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愛犬,回家後只一味掛着替狗清潔,沒留意奇奇跟小狗的熟絡,亦沒因小狗對家裏環境瞭如指掌而起疑心。

查核晶片始揭盅

第二天 Pappy聯絡相熟獸醫替小狗檢查,還為小狗起了「棠棠」這個名字,以紀念在大棠找到牠。「我告訴獸醫這小狗是撿回來的,想查晶片聯絡主人,若主人不認領我便打算收養。而晶片只有編號沒有主人資料,獸醫亦不以為意,只顧聯絡漁護署查資料。就在查核資料期間,我開始起疑心,因為『牠』的小動作跟毛毛實在太相似:飲水會嗆喉、當我用手機時又愛撥我的手,但我不敢說出口,怕『食詐糊』。第三日去獸醫處覆診,獸醫其實早一晚已知結果,但一樣不敢肯定,想再核實確認。我們在診所『嘟』了好多次晶片,大家都不敢相信,驚喜得哭了。」
大團圓結局,但歷盡辛酸的毛毛,眼、鼻和身體多處都受了嚴重外傷,體重只剩 2.7公斤,還長了滿肚子蟲,「今後我再也不會隨便放低和離開牠們身邊,現在我去街最多也只會去幾小時。可幸的是動物好簡單,心靈創傷,只要主人付出愛一定可修補。我信佛,我信這是因果,緣分讓我們再遇。」人與狗,彼此都像重生,一段愛的關係重新起步。


第一晚團聚,奇奇讓毛毛睡在自己的牀,「我是頭一次養狗,不熟悉狗的習性,後來有狗友告訴我,狗不會讓陌生狗佔自己地盤,所以奇奇一定認得毛毛,反而我沒細心觀察留意。」 

Pappy說,奇奇回家後一直都悶悶不樂,直至毛毛回家牠才回復笑容。「奇奇一向都好錫妹妹,出街會保護牠,但毛毛卻經常欺負奇奇,就像公主。」 

Pappy的遭遇有幸也有不幸,她說在過程中遇到不少無私的人,包括兩位義務幫手尋犬的義工,還有餵流浪貓的市民。一些上水和元朗村落的村民亦受 Pappy愛犬的心感動合力尋犬,警方亦出了不少力,甚至替 Pappy到屋苑內派傳單,網友的功勞更不可少。「社會上原來還有好多熱心人,很感恩。」 


撰文:黃文英
攝影:周芝瑩(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錄像:周昭強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