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慢性腦積血的患者,都有持續頭痛,甚至痛到扎醒的經驗,若你同樣有這些病徵,就要小心,應盡快求醫! 

頭號健康

忽然腦積血 頭痛難眠

Ads by Google

講起腦積血,很多人會立即聯想到,一定是頭顱受過重創!想法正路,但卻非百分百全對。事實上,有一撮人,就算頭部無受襲擊,而是稍為輕微碰一碰,都可以搞到腦出血,咪話唔得人驚。
假如閣下人到中年,又或者經常飲酒的話,就更加要識驚,事關你分分鐘就是這「一撮人」!原來年紀愈大,或受酒精影響,腦組織會逐漸萎縮,並與腦硬膜之間形成空隙,血管亦會變得脆弱,只要有輕微震盪,都隨時撕裂滲血。
慶幸要清除這類腦積血的手術,風險不算高,但必須及早發現,醫生話,其中最明顯病徵,正是往往被都市人忽略的——頭痛!

 

正確來說,腦積血是指腦硬膜內出血( subdural haematoma),分急性和慢性兩種。舉例,新聞中常見的車禍、墮崖等傷者,頭部受重創,導致大靜脈斷裂,形成大量血塊,這是急性腦硬膜內出血,傷者肯定不會猶豫,第一時間往醫院求醫;相反,因輕微頭部碰撞而導致小靜脈撕裂滲血,就屬於慢性腦硬膜內出血,因為不會立刻有症狀,所以很容易被忽視。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外科學系名譽臨床副教授梁嘉銘醫生指出︰「小靜脈撕裂,通常啲血唔會『叭叭聲』咁流,而係慢慢咁滲出嚟,當呢啲血水累積兩、三個星期以上,就會漸漸壓住腦組織,令到腦壓升高,嗰時症狀先開始浮現。」

食藥運動無助止痛


白色位置(箭嘴)正是招先生積血的地方,範圍也相當大。 

四十五歲公司老闆招先生,是典型慢性腦硬膜內出血個案,中伏了也不自知。「上年十月中開始,唔知點解,我經常覺得頭痛,但因為不至於劇痛,感覺同平時頭赤赤差唔多,所以無特別在意。」
吃過幾天止痛成藥後,招先生見成效不大,開始懷疑是工作壓力大導致頭痛,於是狂做運動減壓,「咁啱嗰排工作好忙,應酬多又唔夠瞓,心諗可能係因為咁先搞到頭痛,所以我去跑步。以前我係朝早六點去跑嘅,嗰排就專登改為夜晚跑,跑完嗰晚瞓覺又好似真係舒服啲。」
不過,翌日一覺醒來,頭痛又再復現,如是者,持續了接近兩星期,令招先生大受困擾。「分分秒秒個頭都係赤赤痛,嗰種感覺好懨悶,連返工都無精神。平時我最少喺公司逗留十二至十五個鐘,永遠係最早返、最遲走嘅,但嗰排真係頂唔順,勉強撐住十個鐘就收工,連啲員工都覺得好奇怪。」

症狀睇真啲

慢性腦硬膜內出血有時防不勝防,誰會中招亦難以預料,唯有對症狀多些了解,懂得及時求醫最重要。

成因︰腦硬膜和腦組織之間有空隙,小靜脈被拉長扯薄,故容易受損出血。
發生率︰約 1%

好發一族︰
腦部未發育完成的嬰幼兒;中老年人;經常飲酒人士;先天性腦發育不全。

病徵︰
持續不停的頭痛;服用止痛藥也無效;躺下更痛甚至扎醒;頭痛到嘔吐;單側手腳無力;失憶;詞不達意。

記性強人 突然斷片


手術後的 Karen,仍然要定期覆診,醫生每次都要測試她四肢力量,確保腦部運作正常,沒有出現神經功能障礙。 

除了頭痛,平日自認記性好過電腦的招先生,更出現「 hang機」斷片的情況。「試過有幾次重複報價,同事提番我,話我知之前已經報咗,但我竟然一啲印象都無。哈,好彩我無欠人錢,唔係還完又還就死火!」
如今大步𨂾過的招先生,懂得跟記者輕鬆開玩笑,但當日卻嚇壞老婆,急急捉他看醫生。「當時家庭醫生認為,我已經頭痛咗兩個星期,可能唔係咁簡單,建議我去照腦。」結果透過磁力共振,發現招先生的左腦竟有大笪積血!
梁嘉銘醫生表示,從磁力共振的掃描影像顯示,招先生的積血範圍頗大,面積好比成年人手掌般大小,而血水是由腦硬膜和腦組織之間滲透出來的,「其實佢入院時,情況都幾嚴重,呢大笪積血,已經影響到佢腦部顳葉負責掌管記憶嘅海馬體,所以有『斷片』情況,而語言區亦有受影響,開始有啲詞不達意。」
招先生事後不斷「重組案情」,希望推敲出腦部受傷的原因,經他再三思量,想起頭痛發作前兩、三星期發生的三件事,可能性最大,「第一,我曾經喺屋企浴室仆倒,但當時無撼到頭,只係整親膝頭哥;第二,我落的士時,試過唔小心撼親左邊頭;第三,嗰排成日打羽毛球,我俾球板擊中過兩次。」

經常飲酒腦部萎縮


腦硬膜與腦組織之間有很多小靜脈,即使撕裂滲血也不會即時感到不適,往往累積兩、三星期,症狀才浮現。 

事實上,超過一半的慢性腦硬膜內出血病人,都像招先生一樣,無明顯的創傷史,梁嘉銘醫生說,這正好解釋,慢性腦硬膜內出血的受傷機制,並非來自直接撞擊,「往往只係好輕微嘅碰撞、震盪,輕微到轉頭已經唔記得,或者連皮外傷都無,咁先至難察覺。」
不過,以招先生的個案,受傷原因並不重要,成因才是關鍵!其實正常情況下,腦硬膜和腦組織之間是緊貼的,幾乎不存在空間,但有幾類人士,包括嬰兒、步入中年或愛飲酒的,他們的腦硬膜和腦組織之間較易有空隙,生意人招先生,顯然是後者。
招先生坦承︰「我經常見客應酬,飲酒在所難免,以前飲威士忌都飲得幾癲㗎,不過,而家做完手術就收斂咗好多,好彩啲客都體諒。」但梁嘉銘醫生提醒,酒精會導致腦組織萎縮,只會令空隙愈變愈大、靜脈血管愈來愈脆弱,所以患者應盡量避免飲酒,避免下一波再來。

滑雪之旅噩夢連場


Karen每年都到外地滑雪,料不到去年竟因此造成腦積血。(相片由 Karen提供) 

現懷有五個月身孕,正歡歡喜喜準備迎接新生命的 Karen,講起去年四月尾忽然要開腦做手術,仍猶有餘悸,而整個故事要由一場滑雪之旅說起。
「上年二月尾,我同老公及一大班朋友,去咗加拿大滑雪,嗰次係我第一次學玩 snowboard,所以都好穩陣,著晒全套保護裝備,雖然跌過無數次,但都玩得好開心。」
不過,開心過後, Karen卻付上沉重代價,她返港後開始感到有點不妥,「四月尾左右,經常頭痛。最初都唔為意,因為我以前久不久都會頭痛,所以無第一時間去睇醫生。」
最初一兩天, Karen的頭痛是痛一陣子,停一陣子的,但往後幾天,變為持續地疼痛,令她倍覺辛苦,「平時頭痛,瞓低會舒服啲,但當時我瞓低係仲辛苦,夜晚瞓覺時,晚晚都痛到扎醒。」

頭痛扎醒腦壓飆升


為替 Karen清除左腦的積血,醫生在她的頭骨鑽了兩個窿,其中一個在左前額,幸好傷口很細,不足一厘米,頭髮可完全遮蓋。 

Karen前後看過三名家庭醫生,統統也診斷她是偏頭痛,「其實我無偏頭痛病歷,亦唔知偏頭痛病徵係點,但既然每個醫生都話我係偏頭痛,又開藥叫我返屋企休息,我咪照食囉。但食晒佢哋啲藥,頭痛都係無紓緩到,一樣係好痛。」
直至有一天, Karen在上班途中差點暈倒,她於是立刻去私家醫院求醫,院方立即安排她做電腦掃描,而頭痛的謎團亦隨即解開!
梁嘉銘醫生稱, Karen的左腦腦硬膜之下有一大塊積血,中線已被壓迫得偏移往右腦,由於當時她腦壓甚高,因此出現劇烈頭痛,而躺下來亦會比站起來更辛苦,「當腦裡面有積血或病變時,腦裡面嘅空間被佔據,因為頭骨唔識得跟住佔據物膨脹,腦裡面嘅壓迫感變得好大,壓力就自然提升。如果再瞓低,體液、血液會集中流向腦部,腦壓會再進一步升高,個頭就會好痛。」

拖延治理可致奪命

只有三十多歲、不嗜酒的 Karen,之所以同樣出現慢性腦硬膜內出血,全因她腦硬膜和腦組織之間有一個先天性蛛膜網水囊,加上滑雪這條導火線,導致靜脈血管受損傷流血。當日她入院後,同晚隨即被安排接受頭骨開孔( burrhole)手術,以清除血水。
梁嘉銘醫生說︰「手術可以話係唯一嘅治療方法,而手術風險亦好低。醫生只需要喺病人頭骨鑽兩個窿,放走積血,再用生理鹽水沖乾淨就可以,歷時大約一個鐘。」
但他強調,這個病若不及早治理,一樣可以攞命!「如果持續出血,腦壓再突然升高,去到一個地步,身體負荷唔到時,病人就會抽筋、昏迷,甚至有生命危險。所以,當發現有唔尋常嘅頭痛,例如食止痛藥都無用、瞓覺都會痛醒嘅,就應該盡快睇醫生,唔好拖!」

腦的疑惑

問︰頭顱究竟可承受多少撞擊力?
答︰頭骨在不同位置,有不同的厚度,例如前額最厚、太陽穴附近是最薄,兩個位置可承受的撞擊力也不同。但一般而言,有研究指,十六至二十磅的撞擊力,足以令頭骨出現裂痕。

問︰為什麼很少聽聞運動員會腦出血?
答︰那要視乎是什麼形式的腦出血。如果是極大的直接撞擊,出現急性腦硬膜內出血的機會是有的;但如說的是慢性腦硬膜內出血,因受傷機制不是來自直接撞擊,加上運動員多屬年輕人,理論上腦組織不會出現萎縮,機會率便較小。

問︰如果人到中年就會有腦萎縮,那麼年紀一大,便人人難避免腦出血?
答︰不一定。每個人萎縮的速度不同,有快有慢,而靜脈血管脆弱程序亦有分別,所以未必人人都會出現慢性腦硬膜內出血的情況。

話你知

要確切地量度腦壓,需要進行介入性檢查,包括在腦部放入一個監察儀器。但其實在臨床上,也可以推估得到,只要使用眼底鏡,觀察雙眼視覺神經,如有水腫情況,即代表腦壓升高了。

想知道腦部是否存在積血,最簡單、快捷的診斷方法是做電腦斷層掃描(簡稱 CT),不一定要入院,現時很多醫療中心都有提供這項檢查服務,收費約一千多元。


撰文:沈雅詩
攝影:徐柏然、張國慶
插圖:詹震寰
mailto:features@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