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味世界

武夷山 尋茶旅

Ads by Google

怎能忘記,那晨光裏的青芽呢。
四月初。武夷山。我們是來尋茶的,我說。
來得太早了,還沒採茶呢,他們總是說。

雖然早來了,仍是滿山綠意,茶芽一束束忍不住要快高長大,到處都是生機沛然的新綠。
一山茶緣,一山盼望。
山中每吸一口氣,都像喝完武夷茶後,杯裏有餘香氳氤。

其實哪個季節,都是尋茶的時候。茶叢畔的巖山溪流,茶湯裏的巖骨花香,茶人的婉約爾雅,還有每個當地人對茶的熱忱,一直都在。

武夷即茶

一個異常悶熱的上午,揮着汗,登山崗上;窮雙目,盡是一行行綠油油的茶叢,後面是一座座赤峰奇巖。

這就是武夷山。整齊的茶樹,跟蒼松翠柏、青苔野草,一直跟矗然而立的巖山,相依相生。春天的淡霧尚未散盡,但迷人氣息下,是堅固剛勁的巖山。
巖石,讓武夷山成為茶鄉。陸羽《茶經》中,對生長於不同土壤的茶,如此分等級:「上者生爛石,中者生礫壤,下者生黃土。」武夷山舉目是峭峰深壑,土質絕大部分是沙礫巖組成,正是優質茶樹生長的條件;所以武夷山的茶,叫作「巖茶」,講求「巖韻」:
就是那長留在齒頰之間,縈繞不散的回甘。

武夷山「巖巖有茶,非巖不茶」──雜誌和網路如是說。
起初以為是假大空口號,來到這裏,才明白不是誇張。
雖不至於是「石頭裏面爆出來」,但許多茶樹,都生於巖凹和石坡上:早在幾百年前,茶農已經在巖石之間的斜坡上,用石塊堆成一個個台階似的小平台種茶,小塊小塊的,旁邊可能有竹林,有油桐樹。茶人說,有樹木,才有鳥兒;雀鳥會吃蟲子,所以茶樹若在森林附近,也就不必打那麼多農藥。茶與樹,共榮共存。

所以,遊武夷山,並不常見大片大片的茶園,可茶樹卻會幾棵幾棵的,在腳邊石間隨處出現,令人覺得
漫山遍野到處是茶;而每個武夷山人,都與茶有緣。

無處不茶

武夷山人大都從事兩個行業,不是做旅遊的,就是做茶。
在九曲溪當竹筏船夫的,開小商店和客棧的,到採茶的季節,都會變回茶農,採茶做茶。

茶是工作,是生活;喝茶,根本像喝水一樣。
當地人飯前飯後,白天晚上,都是品茶時間。
茶葉都不在景區的大街上買;因為大部分人不是自家做茶,就有親友賣茶,所以只喝自家產品,或透過熟人拿好茶葉。
像我們這樣的遊客,要在武夷山品嘗或者買真/珍品,就得認識一下當地朋友。
結交新朋友時,他們愛邀對方品茶,喝的茶種繁多。外來人只嚷着喝大紅袍,多得那幾株長在崖上的大紅袍母樹,和它們所產、一克值一萬元的茶葉,令「大紅袍」三個字成為巖茶的代名詞;但其實武夷巖茶,何其淵博,大紅袍只是武夷五大名叢之一,還有鐵羅漢、白雞冠、水金龜和半天腰;除了五大名叢,還至少有近 300種茶!
不止博大精深,武夷山原來還影響了全中國,以至全世界人喝茶的習慣。
早在 300多年前,武夷山的茶人發明了製作半發酵、也即是烏龍茶的方法,並傳到中國各地。
安溪的鐵觀音、潮州的鳳凰單叢、台灣的凍頂烏龍,炮製技藝全部可追溯至武夷山。


茶會上,茶人都會帶備茶具爐具以至花草裝飾擺席,與參加者交流飲茶心得。 

「茶」字最常出現在武夷山的書法裏。 

只完成了凋萎和揉捻的茶青,已散發着茶香。

 

天下茶品出武夷,但有趣是這兒找不到茶館,他們要不在家裏自己泡,要不在相熟的茶葉店裏沖。
當地人都喝功夫茶,家裏都有茶具,酒店房也備有沖茶用品和電熱水煲,泡茶不用假手於人。
喝茶的地方,也不局限在店裏家裏,武夷山不時會舉行茶會——所謂茶會,即是一班愛茶之人,聚在一起,互相交流切磋泡茶、擺茶席的心得。我們在武夷山期間,便參加了一次茶會: 27個茶人,在公園擺露天茶席,每個茶席都有設計主題,像「靜待花開」、「茶發芽」、「逍遙一席間」等,席主都穿上優雅的棉麻茶服,帶同配合主題的茶具、花枝、坐墊以至燒水的爐具,即席為訪客泡茶,你可以到不同茶席,喝不同的茶,跟席主聊天。

茶會最後還有個喊山儀式:喊山是武夷山獨有的傳統,每年驚蟄,茶農都會到茶山上呼叫「茶發芽」,祈求茶樹多發春芽,茶葉豐收。
「我們隔個星期就會到戶外泡茶,休閒嘛。」
這是武夷山人的習慣;會喝茶的人,從來都懂得生活。


武夷山中下梅村民常設茶座讓人試飲。 

公園幽深處,總會見到喝茶沏茶的遊人。 

來武夷山,一天沏茶喝茶起碼三、四次。 

坐落馬頭巖下的磊石觀,前面是片開闊的茶園。 

尋茶問道

世上大抵沒有像茶那麼弔詭,那麼玄妙。
天時暑熱,呷一口滾燙的熱茶,不知怎地,卻能讓煩亂的心神定下來,心靜,自然涼。
茶的神奇作用,令它與道、佛,結下因緣。

道教講求順應自然,養生少欲。陸羽在《茶經》亦云,茶屬性寒涼,能助人清心寡欲。茶與禪宗的關係,更加密切。僧人坐禪,以茶提神,修身靜慮,得悟智慧。
所以佛寺自唐朝以來,便在寺院周圍和院中種茶,自製自飲。

武夷山的寧謐山水,自古就吸引道人隱士,設立道觀;至唐代,佛教興起,又開了許多佛寺僧院;這裏更是宋明理學的發源地,朱熹便曾在這裏講學,武夷山一度有近百所儒道佛三教的寺觀學院,但保留下來的,屈指可數。

欲在武夷山,尋得茶之真味,人們都叫我去僅存的佛寺道觀中。它們至今仍在種茶製茶,也歡迎訪客來喝茶、問道;談得興起,甚至會留你吃齋菜午飯。


鑽出巖穴,照面迎來一片新綠。 

武夷山天氣潮濕,石上都滿佈青苔。 

道觀佛寺都靠捐款支持,善信可隨緣樂助。 

尋茶路上,必會看到巖壁上的石刻書法,許多是源自宋代。 

 

我們在風景區馬頭巖下,徒步了半小時以上,遠離遊客喧囂,樂得清靜。雖揮了許多汗,但所看的,是絕佳風光:蜿蜒蹊徑,瑩亮新綠,流水淙淙,還有無處不在的茶叢──有一行行的,有一級級的;於石隙之間,在曠地之上。
也許風景愈「難得」,愈是美麗吧。

景象忽爾豁然開朗。眼前是一片開闊的茶園,磊石觀高高站在馬頭巖下。黝黑清瘦的觀主陳道長,過着安貧樂道的生活,吃的瓜菜自己種,茶是自採自製。
他說,道觀有逾千年歷史,現存建築則建於宋末。
道觀前的茶園,卻是江西難民所植:五、六十年代大饑荒時,來了批江西難民,開墾這片土地,陳道長邊沏他的手工茶邊說。山中人路過,可隨便來喝茶,平靜心境。不計金錢,喝多喝少,時間長短,皆是隨緣。
茶湯色溫,啖啖生津,還帶着焙茶的炭火香。不知是這兒夠隱世,涼風習習,還是人心平靜了,總覺那茶香,特別濃郁。

人慢下了,就自在。帶着問題來的人,其實不必從道長僧侶處找答案。不求的時候,自會遇到──就像我找道觀佛寺時,萬沒料到會見到武夷山最清麗的風景一樣。放下,便會得到;那管是好茶,還是好風景。


過一道橋,轉一個彎,總能換一道風景。 

生活清簡的陳道長,總會招呼訪客。喝喝茶,答答他們問題。 

磊石觀的建築,始建於宋朝。

探紅覓綠

春風綠了茶樹,四月,漫山都是採茶人。穀雨過後,近五月時,是採巖茶的季節。我早了點來,清明前後,屬紅茶當道,人們等了一年,已急不及待上山,覓綠。
大部分人不知紅茶源自武夷山。原來吃英式下午茶,那名字彆扭,帶點桂圓香、煙松木味極濃的紅茶,就是正山小種,英文名叫 Lapsang Souchong,完完全全出自武夷山。

英國人第一次喝的茶,便是正山小種。小種茶分正山和外山兩種,只有在武夷山桐木核心區生產的,才能叫「正山」。這種茶在明朝末年,由荷蘭商人從水路帶到歐洲。 1662年英王查理二世,娶葡萄牙公主凱薩琳為妻;她把正山小種茶葉,帶去英國做嫁妝,隨即成為風尚,英國人自此由喝咖啡,改為飲紅茶,並日益普及。豐厚利潤的茶葉貿易,引起兩次英荷戰爭;其後英國透過東印度公司的茶貿易,取得大量稅收,來自茶葉的稅款曾達英國庫房收入十分一之多──也就是說,英國能成為日不落帝國,原來跟茶有關。
因為這段歷史,我特別想去紅茶的發源地桐木。桐木離武夷山風景區約 45分鐘車程,已納入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進入前必須經過保安關卡檢查。


用來煙正山小種茶葉的松木,愈粗大愈香濃。 

武夷山的幽山小徑,風光最美。 

桐木的茶樹不經修剪,只能以人手採茶。

 

「外國人都不能進來的,怕他們偷採植物樣本。」帶我們到桐木的茶廠老闆陳真說。
這裏真的像森林公園── 96.3%都是林木,空山靈雨,山嵐繚繞,放眼只見竹林樹林,一些小茶廠,幾幢三層樓高、用來煙茶葉的煙樓。
茶樹呢?原來長得雜亂無章的那些灌木,都是茶樹。陳真說,茶農不會修剪茶樹,盡量保持天然模樣。「這裏海拔平均有 1,000米,氣溫低,不怎麼長雜草害蟲,所以不必下藥,用茶渣餅發酵做肥料便可。」

高地天氣冷,當低地的茶樹都長了「三葉一心」──即是一顆茶芽、伴三片嫩葉,桐木的茶樹卻才剛冒芽,一片嫩葉都未長,只有一顆嫩芽。但這時採的茶葉最高質,只採嫩芽製造的正山小種茶,人們稱為「金駿眉」,屬武夷山最高級的紅茶,要採六萬顆芽才能做成一斤茶,所以價錢非常高,成本已要$7,500一斤!有幸喝到一泡,茶色淡淡金黃,味帶玉蘭花的幽香,又不失小種紅茶的甜味。

紅茶的製作過程也影響味道,先將茶青稍為「陰乾」,再用機器揉捻成條狀,放在竹簍用濕布蓋住、讓茶葉裏的㩗自行發酵,完全發酵至紅褐色便放進 70℃的烤爐,停止發酵。若要做煙小種紅茶,則在烤茶後以松木柴火煙燻。「中國人不愛煙燻味,煙小種都銷到外國。」沒煙燻過的小種紅葉,橘色的茶湯花香味重,非常甘甜,完全沒有英式紅茶的苦澀。這滋味,獨一無二。


雨水充沛,是種茶一大條件。 

金駿眉茶色淡金,散發玉蘭花香。 

六萬顆茶芽,才夠製造一斤金駿眉茶葉。

煙樓裏,松煙由底層透過磚縫,煙燻架在竹棚上的茶葉。 

下雨天,採茶工仍要趁茶芽仍嫩,採芽頭做金駿眉茶。 

茂密的竹林對開長得雜亂無章的灌木,全是茶樹。

以藝焙茶

茶葉質素的好壞,山場(即茶樹生長環境)很重要,跟葡萄酒一樣,土地差幾步路,茶的質素都不一樣。
若以巖茶論,以產自武夷山中心地帶的正巖茶,山場最好,沒過度開發,茶葉最佳,當中又以「三坑兩澗」,即牛欄坑、倒水坑、慧苑坑、流香澗和悟源澗的最有名。當地人尤對「牛肉」、即牛欄坑肉桂茶趨之若鶩──它的茶樹種在深坑底,旁邊有溪澗,日照時間短,相較名氣稍遜的「馬肉」、即馬頭巖肉桂,沒那麼霸氣,味道較內斂。「牛肉」產量少,一年才產二千多斤,成本價便要$7500一斤,零售價最少過萬!

「好的巖茶葉,條索要清楚完整,泡前呈褐色或寶綠色,泡後葉身軟亮、綠葉紅鑲邊;湯色要剔透金黃,香氣天然,純正悠長,滋味要有分量,口感飽滿。」武夷巖茶研究專家黃賢庚說。他來自茶葉世家,在水簾洞的茶園長大,自小就學做茶,到他兒子那代已是第 12代人。他弟弟黃賢義,自改革開放後,恢復「瑞泉巖茶」的家族老字號,現在仍然會依照傳統技法,親自炮製精品手工茶葉。
他倆深信,山場要緊,但沒用傳統製茶方式,只會糟蹋好茶。
每逢四月底,他們長達兩個月的艱辛就開始了。「茶葉要在 15至 20天採完,天氣熱的話,更要加快速度, 10天內完成採摘。採完要馬上加工,在 24至 30小時內做好茶葉。所以做茶做通宵,是很正常的事。」武夷巖茶通常一年只有春茶一造,怕採得多會令茶葉風味變淡;所以做茶時節,壓力極大,只要有一個工序出錯,便足以斷送一年辛勞。


黃賢義世代種茶做茶,至他一輩已是第十一代。 

搖青後,茶青就拿移到這間房,炒青和揉捻。 

 

茶葉由採摘到裝箱,起碼有廿多道工序:茶芽長至一芽兩至三葉便要採摘,之後倒青晾青,進行凋萎。接着是做青,也是巖茶最獨特的工序:把茶青放在水篩上靜置兩小時,之後搖青,讓葉邊互相碰撞摩擦,促使葉裏的多酚類化合物氧化,啟動發酵過程;搖至青葉發出清香,葉面凸起呈龜背形,紅邊顯現,證明已達適當發酵度,方可炒青。整個做青過程要搖五、六次青,快則 10小時,慢則 16小時才完成,過程中還要保持做青間溫濕度適中,最是費神。

炒青中止發酵後,將茶葉揉捻成條狀,之後以炭火初焙(又稱「走水」),進一步固定茶葉品質,攤晾後要複焙,減少苦澀味,提高醇度,之後才能歸堆篩分。聽黃賢義在瑞泉茶業的手工茶作坊,逐步解說,才知茶師角色的重要。

「要做一年好茶不難,要十年都做到好茶,是要付出許多代價和勞動的。」呷着他手製的素心蘭,邊欣賞它蘭花幽香,味道可堪細味,「巖茶沒有鐵觀音香,卻以味取香,厚重潤滑,回甘明顯,滋味長久,火功更足。」那已不純粹是來自土地的味道,更是喝人的手藝;傳統之味,需要有心人悉心經營。


茶廠展示了 1938年發明的「九一八」號揉茶機。 

好的巖茶,沖泡後可見綠葉紅邊。 

茶青適度發酵後,就要放在鐵鍋上炒,中止發酵。

瑞泉的高級手工茶葉,就在這工作坊製造。 

做青間要保持一定溫、濕度,天氣太冷,便用這炭爐加溫。 

瑞泉茶廠裏,收藏了黃氏族譜。

 

瑞泉茶業
地址:武夷山巿天心村天心街 25號
電話:+86(0)599 520 2666
網頁: http://www.ruiquan51tea.com 
註:只接受顧客參訪

茶路起點


下梅村以當溪為中軸,當年每日都有三百艘竹筏,載着茶葉,沿溪而下。 

武夷山茶葉,在清代走向高峰。
不論是紅茶還是巖茶,都在這個時候大量輸往全國、以至世界各地。
除了經廈門、廣州出口,清代還有一條遠至俄羅斯的萬里茶路,起點就在武夷山的下梅村。
茶葉在下梅村上貨至竹筏,經人工小運河當溪,運至梅溪,北上至湖北漢口、河南洛陽、山西太源、河北張家口、最後到俄羅斯的恰克圖,全長逾 5000公里。

現在來下梅,水鄉古村格局依舊,許多清代建成的府第,仍然屹立。
一進村,便見涓涓的當溪;自是不見《崇安縣志》裏記載「每日行筏三百艘,轉運不絕」的情景,只有零星村民到溪邊洗洗碗盆。全村以當溪為中軸,兩旁盡是茶葉鋪和小商店,遊人不多。
溪畔走廊建了「美人靠」,有人在上面架起竹竿晾衣服,老人憑欄而坐,一坐便是半晌。
這時正是春筍季節,當地人會將筍切片,反覆以鹽水烹煮、曬乾,變成筍乾,剁碎加入紅麯,製成筍餅。從前的商旅,就是帶這些不易變壞的筍餅上路吃。

 

 


木門上剝掉了又補上的祝願,幾百年來都一樣。 

當溪兩旁的走道是下梅村的「幹道」,最易遇上親朋戚友。 

長滿青苔的石刻書法,原是清朝之物。

 

當溪長不過 900多米,一下子便走完,必須走進古宅裏細看,才有意思。
下梅的民居過去多是茶商,房子甚有氣派,多有三間廳房,一層一層遞進,最深、最大一間,屬於父母,長幼有序;由牆身到木門,都有精細的石雕、磚雕和木雕。最具代表性的建築,都是晉商鄒氏所建:鄒家是下梅第一大家族,每年買賣茶葉獲利逾百萬兩銀子,在村裏建有 70多座府宅,現今仍存大夫第、西水別墅、閏秀樓等約 30座。

只是一切盛況都俱往矣!自鴉片戰爭後,清政府被迫開放五口通商,武夷茶改循閩江出口,下梅自此走向衰落。鄒氏的府宅更在土改後分給當地農民,留在下梅的後代已不多了。
茶巿與家族的百年榮景,在悠悠天地裏,也許就是一盞茶的時間而已。


下梅村的名門府第,都有精緻磚雕裝飾。 

當溪邊上,總見老人在「美人靠」上閒坐。 

到訪時正是春筍季,處處都見村民在曬筍餅。

古盞重生


深黑厚重的建盞流行於宋代,因為當時流行鬥茶,深色更能襯托出白色的茶沬。 

雖然茶路起點已成過去,但近年有不少人有意推動品茶文化,將武夷山與茶有關的傳統產業,重現人前。像一度末落的茶器——宋代建盞,亦因有人重新燒製,令古人品茶的風貌,能穿越時空,來到今天。
武夷山和附近的建陽,於宋代曾出產一種名為建盞的茶器,以含豐富鐵質的陶土燒成,特點是釉色深黑,呈碗狀──這跟宋代人喝茶的習慣有關。宋人喜歡「點茶」,將茶打出泡沫,形式類似日本的抹茶;其後更衍生「鬥茶」風俗,以茶泡的顏色和持久度為準則,泡沫愈細白愈持久為之優勝。黑色的建盞能突出茶泡的色澤,深受當時人所歡迎。至元代後人們不再點茶,建盞亦隨之式微。

現存較有名的兩種建盞釉紋,是長芒紋的「兔毫」和斑點圖案的「油滴」,但還有在斑點周圍,形成幻彩光暈的「曜變」。製作兔毫和油滴的方法仍獲保留,但曜變的技法卻早已失傳,中國境內甚至找不到完整的曜變茶碗。世上僅有三件保持完好的曜變建盞,全在日本,稱為「曜變天目碗」,乃日本國寶。近年中國人重新發現「原來日本人那麼珍視的」建盞,便掀起收藏熱潮。

 

 


蘇詩煌把燒好的建盞取出後,逐一檢視成品。 

把松木投進 1,280℃的窰裏,就能造出「油滴」圖案。 

蘇詩煌的工作室本來是個茶廠,佈置儉樸雅致。

 

武夷山建盞店「觀茶器」老闆蘇詩煌,便是於七年前,第一次接觸建盞後,改變了人生路向。「我在廈門大學唸美術教育,畢業後卻在房地產公司上班。直至第一次把親戚收藏的建盞,拿在手中,覺得很好奇,怎麼它這麼黑,這麼厚?」就這樣,他到建盞出產地建陽去學燒製,並由廈門搬到太太的老家武夷山,更開店售賣自己燒的建盞。為了迎合現代人需要,除了做傳統碗口較大的茶碗,也有做用來喝功夫茶的小杯。

到蘇詩煌的工作室參觀,更發現做建盞,像魔術一樣奇妙。他打開昨天才熄火的窰,逐隻杯用鉗子鉗出來──燒建盞,窰溫最少要 1100℃,經一夜冷卻後,溫度仍相當高。「建盞是以高溫,將胎骨裏的鐵分子拉到釉的表面,產生不同花紋。置於窰不同位置,溫度稍有差別,圖案都會不同。」溫度在 1100至 1200℃左右,會產生綠茶粉末的花紋;高 30℃,便是無花紋的紺黑;再熱一點,便是兔毫。要做油滴圖案,就要在 1280℃時,投入松木,木裏的松油揮發到窰內的空氣,就能產生斑點圖紋。一窰百變,每件成品,圖案色彩,都不一樣。

有說建盞能激活水分子,令水質更細滑。這尚待科學證明,但可以肯定的,是它的文化意義──捧起厚重的茶碗,彷彿能感應到宋人在歷史的另一端,同在喝茶、賞器。讓中國人重新珍視自己的文化遺產,已是無量功德。


建盞的陶土含鐵質,燒前呈橙紅色(右),上釉後便變成粉紅色(左)。 

遇林亭保留了兩座宋窰,分別長 73和 112米。 

這件乃蘇詩煌收藏的宋代紺黑建盞,保存得相當完好。

 

觀茶器
地址:武夷山度假區雙利慧苑街 E-1號
電話:+86 150 5996 8269/ 157 1609 0024
網址: http://guanchaqi.com 
營業時間: 8am-11pm

以琴會茶

新一代武夷山人喝茶,已不再只求味道,愈來愈講究一個「雅」字。追求茶器與茶的配合,講究茶席佈置和沖泡過程,不少人甚至開始學習古琴,以茶和琴達至心靈舒恬。

「茶席必須跟整體氛圍配合:聞香、賞花,跟賞器、喝茶一樣重要。」三味茶齋的范霞說。她本身開茶葉店,因為喜歡茶器,便另外開店,專賣來自景德鎮的茶器花器;去年更在蘭湯村開了一間叫修篱的茶室,每月一次辦茶道課程。除了專門由當地找些形態優美、手工繪畫的瓷和陶器,也有度身訂做適合喝武夷巖茶的器皿:像以武夷山風景和茶種為主題的白瓷杯,便專為巖茶而設。「白瓷可以觀色,且不像陶器那樣有泥土味。杯身較高、不撇口,能夠聚香。」

如何泡一杯好巖茶?范霞說,一個蓋碗大概用八克茶葉,水以山泉水為上,亦可以礦泉水取代;水煮至沸騰,便由高處繞着圈注水,激活茶性,焗 5至 10秒便可倒到勻杯,再倒至茶杯中。為何不直接由蓋碗倒到杯中?因為這樣第一杯就會比最後一杯淡得多,所以勻杯又叫「公道杯」。第一泡要倒掉,第二泡才開始喝。「一泡湯,二泡茶,三泡四泡是精華。人生如茶,要再三品味。」

 

 


范霞是新一代茶人,除了開茶器店,也有教授茶道。 

將茶葉置於茶則,再掃進蓋碗,更易於控制茶量。 

三味茶齋改良了景德鎮的白瓷杯,提高杯身,更能凝聚茶香。

 

武夷山近年便流行以雅集,將琴、花、香和書法,配合茶展現──木蓮武嶷派便是這樣的一個空間。
木蓮武嶷派生活館的陳設,相當清秀雅淡。大門右側是偏廳,前方擺了一罐罐茶葉,以及各式茶器;最漂亮是左側的琴室,放了兩張木几,既可擺茶席,亦可奏琴。牆上掛着用毛筆寫成的《梅花三弄》古琴譜:這是創於晚唐的「減字譜」,每字均由漢字減少筆畫後複合而成,標示左右手的動作。

看着非常儒雅的主人黃河,穿起茶服,點一根香,坐在墊上彈琴,附庸風雅。
「因為國家富起來,多了人學習傳統文化。」黃河本身也是做茶葉,三、四年前開始跟閩派大師李禹賢的弟子學古琴,後來索性由福州,搬到有山有水的武夷山。「琴、茶均可達道。不過像我這樣心不靜的人,便要找安靜的地方彈琴。」他笑說。彈琴自娛之餘,也藉生活館,以茶與琴會友。澹泊明志,寧靜致遠。茶與琴的最高境界,其實一樣。


有說「箏悅人,琴娛己」。彈古琴,更重茶般清寂的心境。 

茶席上,用來燒水的水壺,都要夠雅氣。 

黃河身後,貼了《梅花三弄》的減字譜。 

他開生活館,是希望以茶和琴會友。 

 

三味茶齋
地址:武夷山度假區大王峰北路 6-106號
電話:+86 400 0366 513
營業時間: 9:30am-10pm

木蓮武嶷派生活館
地址:武夷山巿三姑度假區福隆巖路 8號
電話: 86(0)599 520 7513/ 137 0600 8160
營業時間: 10am-12midnight

佐茶佳品

武夷山人對茶要求高,對茶食卻不講究,一般只會隨便吃些零食乾果,以防茶醉。
所謂茶醉,其實跟我們喝太多咖啡的反應差不多,徵狀包括心慌、手震、頭暈等。空肚喝太多茶,或者一次過試多款茶,都易得茶醉,可以吃甜食化解。

有見武夷山沒有屬於自己的地道茶食,糕家莊老闆便想到把木印糕子這老味道,推廣作茶食。
木印糕子其實是武夷山鄉間的過年食品:將大米炒至金香,再磨成粉,加入磨好的花生、芝麻、糖漿和油攪勻,填進木刻餅模,把餅敲出來,放進焗爐烤焗便成。

「以前放豬油更香!現在講究健康,便用植物油代替了。」糕家莊老闆張正南回憶道。他說,村裏每逢過年,十多戶人的婦女和孩子,就會聚到其中一家人家裏,一起做糕子。一次過要炒兩、三斤米,不斷炒差不多一個鐘,又要磨米磨花生,既累且花時間。「從前的人平時要顧田,只有過年才有工夫做糕。難得一年吃得上一會,所以小時候每逢做木印糕子,就很高興。」


在木模上重敲一下,糕子就會整塊跌出來。 

以米、花生、芝麻和糖製成的木印糕子,可以佐茶,以防茶醉。 

由農村帶回來的舊餅模,最老的有過百年歷史。 

以武夷山水為題的圖案,是糕家莊自家設計。 

 

 




 

從前家家戶戶都做的糕點,現在變成「瀕危」味道。隨着人們生活改善,都紛紛改買西式點心零食,不再做木印糕子。「現在只是過年偶爾有鄉下的老人,會挑一擔糕子到巿集賣,很多人都快把它忘了。」為了保存這集體回憶,張正南兩年前便開糕家莊,專門炮製這老味道,還在店裏闢了個 DIY作坊,讓人一嘗做糕滋味。

作坊以青磚砌成,還以老餅模、存餅的錫罐、舊石磨裝飾。舊餅模都是張正南由自己老家或鄉親那裏拿的,有的上百年老,多以梨木樟木雕成,夠硬身,不易裂開或起毛;圖案包括花草和魚兒、佛像與福字,都是吉祥象徵,很有樸拙美。試做糕子,以為沒甚麼技巧可言,但餅料壓不實、敲模時用力不夠清脆,糕子都會斷開。張正南說,糕子不烤也可以吃,不過烤了能存放久些。個人認為未烤的更香更好吃,焗好的有點乾。最重要的,還是讓這鄉土味覺回憶,得以承傳下去。


老闆特地把用來磨米做糕的石磨,由鄉下搬到店裏。 

餅料要填得滿填得實,否則敲出來時會斷開。 

店面和工作坊以木窗分隔,頗為古雅。

 

糕家莊鄉土食坊
地址:武夷山三姑度假區武夷宮宋街
電話:+86(0)599 526 1388
營業時間: 8am-9pm
DIY費用:每斤餅$75

茶香旅館


老闆周玲慶(右)和太太(左),都熱愛茶事和花藝。 

來武夷山尋茶,回到旅館,也希望繼續有茶香氳氤環繞,在雅氣的空間,跟老闆學學茶,了解一下還可以去哪裏尋幽探秘。茶香滿屋,就是這樣的一間旅館。

這家去年尾才開幕的旅店,裝潢十分自然舒恬。由大堂到房間,用的都是木傢俬,全由老房子拆下來的老衫木,刨光面層,塗上蠟油製成,亦厚重柔和。「小時候我們住的都是木屋,聞到木的味道,就知道甚麼是自然,跟茶的樸素,非常搭配。」綽號楓楓的老闆周玲慶說。大堂的地磚也是舊物,大小顏色都不一樣,古樸得來又率性。旅館還以不少鮮花裝飾,優雅脫俗,皆出自研習中華花藝的老闆娘之手。每間房間都有個擺了茶席的窗台,讓住客倚窗喝茶。楓楓本身是愛茶之人,也會招呼客人在大堂泡茶聊天。
「我本愛旅行,來武夷山也是因為大學旅行時來過,愛上這個地方。」直到現在,楓楓也還時常到處爬山尋茶。

所以他打算五月推出旅遊行程,帶客人看一般遊客看不見的武夷山:跑茶山,擺戶外茶席;在店裏學茶道、花道和香道;或者到茶農處找好喝的巖茶。記者到馬頭巖磊石觀,去火焰山觀景台看日出雲海,就是由楓楓安排。「就是希望客人可以來舒舒心,明白賺錢的同時,也不忘悠然過生活。」

 

 


酒店傢俬都以老杉木製造,房間還有讓客人泡茶的窗台。 

用作擺設的鮮花,全由研習花藝的老闆娘包辦。 

旅館以茶為主題,茶席也自然成為裝飾之一。

 

茶香滿屋
地址:武夷山度假區慧苑街 B602
電話:+86(0)599 523 8885
網頁: http://www.mapleafinn.cn 
房租:每晚$315起
註:官網不設網上預約,可於攜程網站或致電預訂

實用資料

簽證:港澳居民持有回鄉證入境均毋須簽證。

航班:廈門航空設香港來往武夷山直航航班,逢周一、五出發,五月參考票價約$1,050(未連稅項及附加費)。查詢: http://www.xiamenair.com/hk/tw ; 25298886

機場交通:由武夷山機場可乘的士往風景區,車資約$20,車程約 10分鐘。

巿內交通:武夷山設有多條巴士線路,車資約$1-5;亦可選乘的士,來往風景區內各景點車資一般不超過$20。

天氣:武夷山四季頗分明,冬天平均氣溫在 10℃以下,夏天則可高達 35℃,故春秋二季最適合遊覽。四、五月可賞新綠,十、十一月則可
觀紅葉;惟春天雨水亦較多,須帶雨具。

電壓: 220V兩腳圓或扁插。


撰文:郭瑋瑋
攝影:謝致中
註:文中所列價錢已折算為港幣( HK$100=¥ 80)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