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想到,牛糞可以變成天然蚊香? 

綠色生活

一篤飄香

Ads by Google

夏天來了,惱人蚊子跟着來;急不及待翻出蚊香,點火,煙霧升起,怡人香氣徐徐飄散。
始料未及是,跟前這蚊香,原材料跟「香」徹底沾不上邊,甚至叫人皺眉掩鼻──來自大嶼山梅窩的一篤牛糞。
「其實新界農夫一直懂得燒牛屎和雜草來驅蚊,不出奇啊。」
研發這產品的歐瑞麟( Dick)如是說。
他是梅窩土生土長的居民,從事廣告;製作蚊香並非工餘鬧玩的小實驗,現正進入最後測試階段,預計今年內正式投產,推出市場發售。

牛屎變蚊香

這天 Dick帶我們入梅窩,找尋牛群蹤迹──以及牠們的新鮮便便。
「正午天氣熱,牛牛通常會找樹蔭躲曬。」
果然,距離碼頭十數分鐘步程的小村,十數頭黃牛正聚在一幅草地上,或坐或睡,慵懶地自在。
遠遠看見藏在草叢的大大團「牛金」,內心難免猶豫:起碼應該戴個口罩?
「有手套就行,新鮮牛屎不臭的,臭是因為待久了,開始發酵,滋生蚊蟲和細菌。」
Dick失笑:「而且牛屎含有『香蘭素』,抽取出來可以當香料,印度人甚至用牛屎製成牙膏呢。」


Dick不時到黃牛群出沒的地方,撿拾牛糞。 

牛糞蚊香經過大學測試,屬 A級程度,和香茅的驅蚊功效不相伯仲。 

 

說罷,他隨手把一餅軟腍腍的牛糞撈起,放入膠筒,動作熟練。
湊近果然沒甚麼氣味,不是想像中的惡臭。
「梅窩牛很幸福,不像大澳和西貢牛那樣被迫『雜食』,這裏不愁沒草吃,牛牛腸胃也較健康。」
但牛糞不能隨意撿,愈新鮮,蟲子和細菌便愈少;而黃牛糞又比水牛(梅窩有少量水牛出沒)的適用,因為水分較少,處理上較為方便。
「黃牛屎好靚好結實,水牛屎散開一攤稀稀的,踩單車輾過它可慘了,好黏好難洗。」 Dick解釋。


上圖為黃牛糞便,質地較結實,適合做蚊香;相反水牛糞(下圖)水分太重,亦較多蟲子,不太合用。 

牛糞蚊香製法

 


1.牛糞放置戶外曬乾一星期,借助紫外線殺菌。 

2.加水下鑊,以柴火煮成糊狀,徹底消毒。 

3.隔水,同時篩走雜質。

4.把牛糞炒乾。 

5.混入香料、酒精、植物黏粉等,搓成團狀。 

6.塞入模具,倒模成塔香。 

7.風乾三至四日即成。 

 

有了牛糞,就可動手製蚊香。
Dick嫲嫲在山上有一間祖屋,設有一所小小的柴房,平日用來煲湯,現在正好借來做蚊香工房。
柴火製蚊香,聽來有點做菜的況味──實際過程真和下廚沒兩樣:曬乾牛糞後下鑊,燒開水煮散殺菌,隔水後「回鑊」明火快炒至乾身,這就可以磨碎成粉末,倒模成小山一般的塔狀蚊香,每顆可以燃燒十分鐘左右。
你大概好奇:牛糞蚊香,燒起來氣味怎樣?
答案就是淡淡然的青草味,嗅起來似五花茶;為顧及市場需要, Dick特地加入嫲嫲自家種植的香茅,增添清香;另有一款加入花椒八角和果皮,帶點印度香料風味,「可以做瑜伽和看書時使用,當香薰也成。」他說。
氣味吸引,驅蚊功能也有驚喜:這蚊香經過國家標準測試,達 A級成效,即能在五分鐘內把庫蚊(東南亞最常出沒的蚊子)迷暈;相對一般用艾草做的 B級蚊香,還要快三分鐘。
由於沒加入任何化學物質,很適合在戶外燃點,用完後只消把灰燼埋入泥土,就是天然肥料,不會對環境構成污染──除了迷你塔香, Dick打算設計一款特大 size的,讓人野餐露營時使用,還考慮幽默地捲成一堆糞便模樣!
這樣一個創新而環保的產品,可說意外得來,概念源自一份畢業功課。
背後除有助改善牛糞帶來的衞生和市容問題,還有另一任務:排解關於牛與人之間的長期紛爭。


距離梅窩市中心不遠處,一群黃牛正在草地休息。 

嫲嫲在山上的柴房,成為處理牛糞的工場。 

高溫消毒後的牛糞,有股微微草青味。

滋擾變滋養

年多前的 Dick,仍是理工大學廣告設計系學生,預備投身廣告界;其時一份畢業功課,為他帶來另一些機遇。
那功課是一條廣告片,內容頗新奇:牛屎的各種用途。
「當時動機很簡單,想用對我最切身,但其他人未必估到的東西作題材。」結果他選取了近在身邊、從小到大也在梅窩見到的牛糞。
為了交功課,他上網做資料搜集,大嚇一跳:原來牛糞好有用!
比如可當肥料、做草紙,也能作為發電燃料,加壓後可製成硬淨花盆,當然亦包括做成天然蚊香。
這些點子,一一變成廣告內容;當中的牛糞蚊香,意外地獲賽馬會社會創新設計院看中,摘下社會設計學生大獎,資助他十六萬元研發,附帶一個條件:把構思製成產品,推出市面。
創業固然是難得機會,但 Dick想做的還有更多──借助牛糞作引子,解決梅窩牛帶來的社會問題。
「梅窩現在有二十一頭黃牛,七十年代前曾幫忙務農,後來農民棄耕,牠們就成為流浪牛。」
本來人牛之間相安無事,直到近年大嶼山發展,綠地失守,牛隻活動空間收窄,問題出現:有的走進民居花園或農地,把作物吃掉,撞倒圍欄;亦不時在市中心或馬路休息,阻塞交通。
2013年六月大嶼山就曾發生交通意外,八頭黃牛遭撞死,激起軒然大波。


牛和人,怎樣才能和平共活?答案可能是一份尊重。 

於梅窩長大的 Dick,因為製作蚊香,意外地跟牛群建立關係。 

 

而政府的處理方法,傾向眼不見為淨──過去三年,漁護署共捕獲 409頭流浪牛,其中 122隻遭人道毀滅。
政府也曾試行牛隻跨區遷移計劃,將大嶼山牛跟西貢的互調,令牠們沒能認得回家的路;然而有牛隻因而失蹤和受傷,令愛護動物組織群起抗議。
Dick坦言經常聽見街坊熱烈討論,區內保育組織也意見紛紜:「梅窩牛牛關注組」建議放牛歸山,設法讓牠們留在山上生活,遠離市區,回復野生狀態。
「老一輩農民春耕插秧後,也會把牛隻趕上山,到初冬才帶狗上山,成竇牛接回家。」關注組成員 Simon說。
另一組織「梅窩牛牛之友」就有不同意見,主張人牛共融,興建牛棚:
「牛牛怕曬怕落雨,出市中心是為了有瓦遮頭,才會佔用公園休憩亭。」
該會主席何詩敏解釋,牛隻上山生活,未必有足夠食物和水源,而且整個大嶼山已蠢蠢欲動要發展,要找平原恐怕不易。


牛糞蚊香已進入最後測試階段,預計夏天便能投產。 

畢業功課是一段關於牛糞功用的廣告片,為 Dick帶來製作蚊香的機遇。 

除了蚊香,牛糞在加壓後還可製成可分解花盆。 

廣告人本色:另一款蚊香設計為倒流式,燃點後煙往下飄,瀑布般漂亮。 

 

作為梅窩人, Dick希望自己能夠當起中間橋樑,收集各方意見,跟政府商討。
「我較支持建牛棚,但必須是設計簡單的開放式,因為牛牛太擠會生病;最理想是有看牛人駐守,負責提供乾淨清水和照料。」
他正積極收集數據,讓政府明白若不妥善處理流浪牛,就會帶來管理成本:食環署清理牛糞花費多少?康文署種回被牛隻吃掉的公園花草,開支大嗎?
還有漁護署用於捕捉、絕育方面的經費?


工作室叫「滋擾分解研究所」,用設計去排解人牛之間的紛擾。 

Dick心目中的牛棚,設計非常簡單,為牛隻提供遮蔭擋雨之處,並設有乾淨水源。 

 

他相信,一個可持續發展的牛棚,可達至三贏局面:牛有棲息地,居民免卻不便,政府也可收集牛糞開發副產品,補貼牛棚營運。
因牛糞蚊香而成立的工作室,名叫「滋擾分解研究所」:牛隻對人的滋擾,能不能倒過來成為祝福,滋養人們生活?
最近他已辭掉廣告工作,先專心製作蚊香和處理牛棚議題──有人因此把他認定為愛牛人,他笑說因果關係調轉了:「我不是出於愛牛而去做蚊香,反而研究牛屎後,慢慢了解牛的習性,又覺得牠們其實蠻可愛。」
他坦言以前一直對梅窩牛這「街坊」視而不見,現在終於唸得出名字:十仔、九哥、牛王……
而黃牛家族也認得出他,初生小牛見他前來,會主動湊近撒嬌,來回舔他的手掌。

滋擾分解研究所

Facebook•滋擾分解研究所
註:研究所最近正在尖沙咀河內道 18號 K11廣場地下舉行展覽,展期至 5月 3日。


撰文:陳俊傑
攝影:陸羽勝、鄧廣基
鳴謝:部分照片由被訪者提供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