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奇紋身替客人紋下一輩子印記,盧沃勤的身影亦永遠存留於盧太與兩個兒子、孫女(後排右)及盧沃勤弟弟(後排左)心中,永不磨滅。 

城市打游擊

再見龍紋身

Ads by Google

「新奇紋身」——光聽名字已知是上世紀的產物。新奇是本地老字號的紋身店,原創的龍紋身獨步江湖,成為行內經典。人稱「肥佬」的老闆盧沃勤,入行逾五十年,是全港首個被邀搞展覽的紋身師,電影《古惑仔》系列、《一個好爸爸》等專誠找他替演員畫紋身,時至今日仍有外地遊客慕名而來。
萬物有時,三年多前七十七歲的盧沃勤病逝,同樣是紋身師的長子放下一切,從美國回流返港接手老鋪,守護老父的心血,可惜最終仍敵不過地產商收購重建,屹立半世紀的老店上週終結業。創辦人與老店皆湮滅,家人決定無償送出部分畫作,見證時代的紋身手稿、老舊的水兵和古惑仔女照片,盼望在有心人手上長留下來。

 


龍形紋身是盧沃勤的得意之作,店鋪門外掛着的正是他最滿意作品之一,龍的鱗片、龍鬚甚至是龍爪上的幾根毛,都由他精雕細琢,活靈活現。 

新奇紋身位於燈紅酒綠的灣仔駱克道,同一街道全是酒吧夜店,唯獨新奇位處的舊樓烏燈黑火,地下的夜總會亦已人去樓空,大廈入口只剩下新奇的陳舊燈箱,孤零零迎接客人。
新奇屹立了近半個世紀,八一年由地下搬到樓上鋪,甫入店內,恍如時光倒流,暗紅色的皮梳化、發黃鋪塵的天花吊扇、變得混濁的鏡子……但最矚目的仍是店內黃澄澄的「牆紙」,那是由盧沃勤多年來紋身手稿組成,全部徒手勾勒填色。
眾多作品中,龍形圖案是他的得意之作,不同形態的龍,氣勢及動作亦有不同,包括雲中龍、蟠龍、火龍、水龍均自成一格,還有日本風的鯉魚、武士,西洋風的飛鷹、美女,間中還有幾隻史努比及米奇老鼠。

自學變老行尊


盧沃勤是本地紋身界老行尊,其手繪的圖案風靡了數代外國及本地支持者,○八年他獲邀搞紋身展,展出飛龍及鯉魚等代表作。 

「佢一得閒就畫,開工時有時間又畫,收咗工又畫,佢畫龍係一流!新奇『肥佬』嘛,係人都識佢。」與老伴相依數十年的盧太,回憶丈夫時眼神閃閃發亮,不斷向記者重複「佢真係好叻」:「呢啲龍係佢自己創,無人教㗎!以前佢唔俾人影啲畫㗎,唔想傳咗出去。但而家要拆樓,我哋都拎唔晒咁多,惟有留低……最好唔好收我間鋪,但都收咗都無辦法。」
坐在她身旁的細仔 Delta提議免費送出畫作,以免埋沒了老父心血,記者代為在網上發布,短短半日,已吸引了不少紋身師、舊客上門取畫留念,還有修讀設計的大學生專誠到來,向繼承新奇的長子 David討教。
盧沃勤其中一個徒弟阿朝,這天帶着自己的徒弟到來取畫,「呢啲 old school風格係好有味道,你要知道,當年係無電腦,呢啲圖全部係佢自己諗自己畫,好珍貴。」阿朝叮囑徒弟小心拆畫,每張圖都細心存放:「我叫啲行家,拎咗返去要裱起佢,寫明喺邊度嚟。」細仔樂見有心人接收,落手落腳拆畫送人;繼承老店的大仔看着,卻依依不捨。

水兵的護身符


五、六十年代於香港短暫停留的水兵都喜歡光顧新奇紋身,胸前紋飛鷹及耶穌像等是指定動作。 

盧沃勤的紋身事業始於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當時來自上海的紋身師甄秉堃 Pinky看到盧閒暇時畫的龍靈氣活現,遂招攬入行。五十至七十年代爆發韓戰及越戰,經常有外國戰艦停泊香港,當時的灣仔正是《蘇絲黃的世界》所描繪的一片紙醉金迷,「嗰時啲鬼佬水兵一落船,一係搵夜總會,一係搵地方紋身,當時碼頭嘅人已經識得叫佢哋搵我先生。」
那是香港紋身業最鼎盛的年代,盧沃勤學滿師後,七十年代自立門戶,全盛時期聘請了十個伙記,替水兵紋上耶穌、聖母等保佑自己,亦有人紋家鄉親人愛侶或陣亡戰友的名字。「佢哋好多都好有禮貌,都有啲會要求紋啲敏感位置,有個仲紋到下面(性器官)全部黑色……啲伙記唔肯做㗎,我先生份人無乜所謂,咪又係我先生自己搞囉!」
盧太拿出貼滿了水兵照片的舊相簿,他們都樂於展示身上的紋身,個個挺胸微笑毫不彆扭,絲毫看不出將赴戰場的恐懼。只是美好時光後,盧沃勤的紋身便隨水兵們上戰場去,若遭逢厄運屍骨不全,這些紋身將成為他們的身份憑記。

龍蛇混雜古惑仔

盧沃勤日復日替人紋身,原來自己卻沒有「真正」紋身,他曾說過受不了紋身槍的機械聲,結果只草草在前臂紋了一個比指甲還小的心形圖案,遇到有客人詢問,他便這樣答:「佢會話紋咗喺睇唔到的地方,其實佢就係無紋的,哈哈。」盧太也沒有紋身,「佢幫我紋眉。」她回憶中的丈夫,總是無微不至,處處為她着想。「當年鋪頭好雜,佢直頭唔俾我落嚟。」
七、八十年代,本地江湖中人開始興起紋身,他們與水兵一樣愛紋龍虎鳳等猛獸,只是耶穌、聖母變成了關帝及觀音,背後的意義卻不變,古惑仔和水兵都希望保住性命。
當年更常有深信「食完忽得紋身唔痛」的古惑仔女,迷迷懵懵的摸上門來找盧沃勤紋身,每每有二、三十個計時炸彈共處一室,醉酒打架隔日上演,盧的兩個女兒及妻子因此被「禁足」。「門口個招牌都被人踢爛好幾次,啲人食咗忽得搞事,都係我先生拖出去囉!招牌爛咗咪整過之嘛,佢又無嘢㗎喎。」倒是那些江湖兒女翌日清醒了,竟折返道歉,「有啲人紋完無錢俾,我先生都由佢㗎,所以收埋收埋好多契仔契女。」
紋身店藏有十數本相簿,其中一本特別寫着「美女相簿」,我們的攝影師看得津津有味。原來相中全是古惑女,梳着蓬鬆短卷髮,塗上艷紅唇膏,活脫脫是當時電影《𡃁妹仔》的溫碧霞,女主角獨愛紋紅心及玫瑰,作風大膽的更紋在乳頭。那些年雙十年華的女主角,今天也許當了別人的祖母。
紋身店龍蛇混雜,盧沃勤只准兩名兒子逗留店內。在細仔 Delta眼中,爸爸從來不是嚴父,反而「循循善誘」:「佢畫咗一張有好多老虎嘅圖,叫我填色,又教吓點加橙色,唔好成隻用黃色咁,我油完成張佢就俾五百蚊我!嗰時五百蚊好犀利㗎!」


老店內有一本「美女相簿」,內有大量發黃的「𡃁妹仔」留影,在相對保守的七、八十年代,原來不乏思想開放的𡃁妹,不介意赤裸上身拍照展示紋身。 

新奇以龍紋身獨步江湖,很多電影人找盧沃勤替飾演古惑仔的演員畫紋身,劉德華八九年參演《第一繭》的龍紋身造型正是由盧操刀。 

一個好爸爸

踏入九十年代,一幅龍紋身收費由千多元至數千元不等,但因停泊香港的戰艦所剩無幾,加上紋身漸成了黑社會代名詞,紋身業風光不再。盧沃勤不望子承父業,只望子女都好好讀書,並保送他們到美國讀書及生活,但耳濡目染之下,兩兄弟在美國落地生根,更開設了紋身店,雙雙做了紋身師。
盧沃勤則一直獨守老店,少了水兵及古惑仔,他另闢戰線,幫黑幫電影演員畫紋身,劉德華、張學友、劉嘉玲均是紋身椅的座上客,較近期的則有古天樂參演的《一個好爸爸》,更在新奇實地取景拍攝。《新古惑仔之少年激鬥篇》中最後一幕,盧沃勤更粉墨登場,在謝霆鋒右臂畫上龍紋身,盧還客串了幾句對白,「唔好咁緊張,好快咋,唔係幾痛。」
近年紋身熱潮再現,更昇華至藝術層面,盧卻無法親歷,三年前因病去世,「佢個病係捱出嚟,肝有事,兩個月就去咗,佢走咗之後我有一排都唔敢落鋪頭。」盧太眼眶的淚水一直打轉,在滑落之前已急急拭走。
上週四是老店最後一天營業,盧沃勤多名徒弟及熱心市民,親自來收集畫作,緬懷一代紋身巨匠的作品,盧沃勤的妻子、弟弟、兩名兒子及孫女則在老店聚首,三代同堂拍攝全家福,盧沃勤的手藝及畫作將傳承下去。


在港大讀圖像設計的 MM,得悉新奇紋身上週結業,即登門收集盧沃勤的畫作,又向盧的長子請教本地紋身歷史,搜集資料撰寫論文。 

上週四晚,新奇紋身的廣告燈箱從此熄滅,長子 David說仍會努力找地方復業,只是同區租金難以負擔,灣仔新奇紋身將成為歷史。 

撰文:陳凱敏
攝影:羅國輝、郭永強
mailto:news@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