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鐵車廂內,視障人士阿 Joe帶着導盲犬 Walker找到位置坐下, Walker安心趴在阿 Joe兩腳中間,身旁兩小學生對這個情景十分好奇,忍不住看着討論起來。 

壹些事壹些情

金勞導盲犬

Ads by Google

導盲犬既是視障人士的眼睛,也是他們在漆黑路上的伴,聰明、忠心、可靠。
提起導盲犬,不少人都會想起○四年一齣日本電影《導盲犬小 Q》,當時很多導盲犬,都來自日本關西,要申請牠們來港,往往需時又困難。
本港目前有十七萬失明人士,需要導盲犬的大約佔百分之一,政府對他們的資助不多,最近有民間團體便自發度新橋,發展本地導盲犬服務,繁殖兼培訓導盲犬,一胎四千金的導盲犬 BB剛剛出世,更大搞捐款命名,透過愛狗人士或商業機構的捐款,向視障人士提供支援。
患有視網膜退化症的阿 Joe,四個多月前開始與在本地受訓的導盲犬 Walker相依為命,用了手杖多年的他,坦言有了 Walker之後,心靈頓覺安心,拖着牠出街,無論是搭巴士,坐地鐵,或者在路上,不再孤單,「好似戴咗好貴嘅勞力士出街!」

 


導盲鞍是導盲犬工作的標誌,導盲犬一套上這個鞍就知道要認真工作,上面寫上的字眼正要提醒途人不要干擾導盲犬工作,上面亦有中心標誌,以及贊助商狗糧公司 Royal Canin的商標。 

大清早七時多,導盲犬 Walker整裝待發,帶主人阿 Joe上班。
五十五歲的阿 Joe,住藍田居屋,理應不能養狗,容得下 Walker這隻黃金色拉布拉多犬,全因牠是合資格導盲犬。牠所屬的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向房屋署申請,才得到批准飼養,房署亦劃出屋苑附近的「樹頭」(即有些樹木連着泥土的地方)予 Walker大小二便。
方便完畢後, Walker便兩次坐下,向主人示意已經去完廁所。時間尚早,牠打了一個呵欠,但當阿 Joe把寫上「導盲犬工作中請勿干擾」導盲鞍套在牠的背上,就立即打醒十二分精神,因為知道要開工了。

開工前先方便

身為傳道人的阿 Joe,每天要由藍田到北角教會上班,一出家門,首先要坐程接駁巴士到港鐵站,他跟 Walker說「 bus stop」, Walker就把 Joe帶到巴士站等車,因牠受訓練時已走過這條到巴士站的路,此後幾乎每天都走一遍,所以知道怎麼走。
上了巴士,阿 Joe得替 Walker找一個靠牆位置,可以趴下瑟縮一角,再用腳攔住牠,以保護這位「隊友」, Walker全程把頭放在 Joe的腳背上,十分聽話。
入到港鐵站內,阿 Joe會說「 find the gate」,由於導盲犬會有找尋地標的訓練,所以 Walker知道這個指令是要找閘口。入閘後要上扶手電梯才可到月台,說聲「 escalator」, Walker就引領 Joe前往。車廂人不多的時候, Walker更可以幫主人找座位,不過上班時間人太多,阿 Joe通常會選車頭或是車尾上車,好讓 Walker可以有所依靠,貼埋牆防止有人踩到尾巴及四肢。

吸引途人目光


本土自行繁殖的導盲犬四千金今年三月出世,到七至八個星期大,就會送到寄養家庭,訓練員會定期去探望,並帶小狗去街,了解寄養家庭對小狗的評價,從而評估小狗有沒有潛質可以成為工作導盲犬。 

在北角出閘後,阿 Joe跟 Walker說「 church」,牠也知道怎麼走, Joe笑言:「呢個指令係新加嘅,佢點知 church係咩呀?不過同佢行幾次,佢就有概念知點行。」 Walker工作時甚少左顧右盼,只是遇障礙時,就會停下或是避開。
Walker行走時時常吸引途人的目光,有師奶會讚嘆:「嗰啲狗好馴呀。」幼稚園學生會興奮大叫:「好大隻汪汪狗呀。」有些好奇的更會行埋 Walker身,這天電梯內便有個叔叔不斷拍打牠的背,但 Walker仍是不為所動,稍為探頭望一下,就繼續帶主人行路。回到教會,阿 Joe便解開 Walker的導盲鞍及頸繩,幫牠抹身,給牠喝水,再獎牠吃一、兩粒乾糧,牠亦乖乖地趴下休息,耐心地等主人放工,阿 Joe也佩服牠的專業:「無諗過導盲犬真係可以乖成咁。」
阿 Joe三十年前發現視網膜退化,他回想:「醫生話冇得醫喇,八五年我嘅視力少於一成。以前做核數,開始電腦化,醫生叫我唔好再做,話就算考到個牌,人哋俾盤數你都做唔到,當時覺得好挫敗。」坦言患了弱視後,感到很自卑,連手杖也不願拿:「以前我唔敢或者唔願意話我有弱視,出街好多時都淨係帶把遮,好多時我會撞到人,自己都覺得好危險。因為怕用手杖打到人唔吉利。」

世界不一樣


早上繁忙時間, Walker與 Joe在北角站出閘,不少途人都不禁對 Walker望多兩眼,有些人更會問 Joe有沒有需要幫忙。 

自從有了 Walker相伴後,覺得人生充滿新希望,「 Walker真係帶我避咗好多嘢,揸住呢個鞍嘅時候,就好信佢,搭巴士就算我企埋一邊,啲人都叫我上車先,喺地鐵都係,油塘轉車好逼人,啲人直情半推我上車。突然覺得呢個世界好有溫情。」最開心是經常聽到途人,甚至港鐵職員讚 Walker好乖好聽話,「好似戴咗好貴嘅勞力士出街,嘩,靚嘢喎,限量版喎,就會好願意同人傾偈。」
與 Walker的相遇,全因去年底阿 Joe路過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所擺的街站,認識了中心主席張偉民,他憶述:「佢一睇就知我眼有事,叫我留低個名,睇吓之後有冇機會用導盲犬。」但阿 Joe當時不以為意,甚至對導盲犬抗拒,「我衣食住行都唔能夠照顧到自己,點可以照顧多隻狗呢?」加上早年養狗有不快經歷,對狗心存芥蒂,「當年兩個女仲細,買咗隻獵犬返嚟養,周圍走唔停,咬爛晒啲嘢,最後要送俾人,所以我對狗嘅印象一直係唔好。」
但之後有日在元朗經過輕鐵總站,他不知該處有路軌,一個不小心,整個人向前傾,趴在路軌上,幸好當時輕鐵還未開出,才保住性命,他想起猶有餘悸:「我話俾太太知,太太好驚,話不如試吓導盲犬。」

本土導盲犬


一回到教會, Walker卸下導盲鞍及狗繩後, Joe就會幫牠抹身, Walker會企定定享受這一刻,因為牠最愛乾淨,之後牠就可以趴下休息。 

張偉民得知他的情況後,就帶了多隻導盲犬到阿 Joe的家,做些簡單的測試,包括人與狗的步速是否一致、性格是否相近、磅數是否成一個比例等(如使用者太瘦削,就不可以選擇太大頭的導盲犬),又行商場試驗,終發現兩歲的 Walker最適合。 Walker來自日本關西盲導犬協會,性格文靜,去年十二月就住進阿 Joe的家,人狗進行為期二十八日的配對訓練,大小便處理等,費用全部由中心負責。
現時中心有四隻導盲犬正在服務視障人士,再加上香港導盲犬協會、心光盲人院暨學校與香港盲人輔導會亦有提供導盲犬服務,合共有十隻工作中的導盲犬。每隻導盲犬工作壽命大約八到十年,退役之後就要由另一隻補上,「退咗役嘅導盲犬,要睇主人屋企有冇人可以照顧佢,如果照顧唔到就要搵寄養家庭。」張說。
阿 Joe就說已當 Walker是家人,會養牠終老,「成日覺得佢好似 BB咁,太太都嗌佢囝囝或者乖仔,兩個女嗌佢細佬。有時有啲嘢我自己同自己講,佢都好似知道咁,例如有次佢以為我出街,我話我唔係出街呀,我攞啲嘢咋,佢自己走返入個竇度,心諗乜佢識聽廣東話,可能係一種默契。」此時正在休息的 Walker又將頭放在 Joe的腳背上,認真皺眉,真的好像知道別人在說什麼。

人工受孕自給自足


張偉民是第一位香港本土的導盲犬訓練員,現時有兩名學生跟隨他學習。 

以往經營寵物生意,曾在澳洲及紐西蘭修讀訓練導盲犬課程的張偉民,甚有商業頭腦,他一二年成立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去年獲稅務局批准成為慈善機構後,開始積極做推廣,包括在商場搞展覽,入學校宣傳,並透過義賣產品如雨遮、快勞等籌款。根據中心年報,有不少商業機構如 SONY及 Royal Canin等,都支持並贊助中心活動,去年中心獲導盲犬聯盟頒發獎學金,學習犬隻人工受孕及繁殖技術。
中心與台灣及日本的導盲犬組織有密切聯繫。去年台灣導盲犬協會便贈送中心 Billy及 YoYo做種犬,今年三月更誕下四千金,他說:「自行繁殖係必經之路,過去香港嘅導盲犬都係由外國送,求人俾狗我哋好難,長貧難顧,如果可以持續繁殖高質素嘅導盲犬,就可以自給自足。」四隻初生導盲犬現時未有名字,正等待贊助命名,企業或個人可用最低五萬元捐款,就可以為幼犬改名,名字要以代表 Hong Kong的英文字母 H字頭命名,綽頭十足。


撰文:林丹霞
攝影:羅國輝、王偉洪
mailto:news@nextmedia.com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