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有九成國民信奉印度教,在油麻地窩打老道,也有一所印度教廟,設於唐樓單位,祭司 Upadhyaya Harihar(右)及信徒 Hem Chandra居於此。教廟在大地震發生後,變成臨時物資中心,集合各界捐輸再運返家鄉。 

圖片故事

喜馬拉雅的微笑

Ads by Google

尼泊爾國歌最後一句「 Jaya Jaya Nepal」,意指「願神保佑尼泊爾」。
近日,居港尼泊爾人,心裡都哼起這句歌詞。
上週尼泊爾發生八十年來最嚴重的 7.9級大地震,數千人死亡,香港兩萬多個尼泊爾人,心痛天災摧毀家鄉。
是上天要尼泊爾人,一直走着崎嶇山路。
正如他們由細到大,擁抱白雲與喜馬拉雅山跑上跑落,雖然山路多麼曲折,但一路走着走着,就由加德滿都辛辛苦苦走到香港。
他們多是駐港英軍啹喀兵(尼泊爾僱傭兵)的後代,童年家鄉連場內戰,求生必須離鄉別井。苦等多年來港與家人團聚,卻因語言文化教育障礙,在港搵食要做保安、地盤工,瑟縮於佐敦唐樓或錦田村屋,但他們很滿足,一直微笑過日子。「縱使傷痛,人生還有希望。」
Jaya Nepal。

 

上海街唐樓五百呎單位內,住了 Dinesh Subba一家四口,家中擺滿電子琴、結他、 Sarangi(尼泊爾小提琴),電腦前還有一台混音用的控制台。五十二歲的 Dinesh,是一名音樂教師,每個星期到不同小學,教尼泊爾裔學生傳統音樂。他來自首都加德滿都,太太來自加德滿都西部城鎮 Dhading──同樣是這次大地震的災區。 Dinesh的故居倒塌,七十多歲的母親幸免於難,現時於加德滿都暫避,岳母及幾位親戚卻閃避不及,活埋於瓦礫之中,死了。
「太太心情很差,我亦很擔心我媽媽,因災區的食物很短缺。」 Dinesh說,尼泊爾人自小生活貧乏,培養出堅韌個性,他一家遭逢巨劫,太太翌日還是照常上班。他則作了一曲《 Aama》,解作母親,也用來比喻家鄉,「今天我們的母親沒了笑容,我希望這首歌,能為幸存者帶來希望。」


Sunita與丈夫來自加德滿都東部,並非重災區,家人暫時安全。她來港十一年,思念故鄉,在港感恩。「這裡沒天災,一家都平安。」 

Sabi(左)及 Vikky(右)夫婦,都是啹喀兵後代,兩年前來港落地生根,男方是建築工人,女方剛為人母,他們來自尼泊爾山區部落,來港希望下一代能在發達地區過較好的生活。 

年長一輩的尼泊爾女人,中英皆不靈光,她們近日在尼泊爾廟,用最純熟的家鄉話,為地震死難者誦經。

尼泊爾人常說一句話:「佛出生在尼泊爾。」在上海街的唐樓,也有一所尼泊爾佛廟,喇嘛正誦經為國民祈福。 

Gurung Thakur(右一)一家四口,燃起燭光,為死難同胞默禱。 

 

Dinesh在印度出生,年少時在當地讀音樂,畢業後返尼泊爾成為音樂家,拿過很多獎,亦執起教鞭教音樂,月薪五千尼泊爾盧比(約港幣三百八十元)。他太太則是香港出生的啹喀後代,回歸前夕,港英政府修例,八四年之前在港出生的啹喀子女享有居港權,於是她九五年來港,一年後, Dinesh也來港跟她團聚,打開報紙搵工先知搵食艱難:「份份都要識中文啊。」經鄉里介紹,他到了淺水灣一座豪宅當雜務管理,一做便是十年,人工比在老家好啊,感恩。
後來 Dinesh發現,兩個在港長大的兒子,只識講、唔識寫唔識睇尼泊爾文,他便辭了工,把家變為音樂教室,取名 Himalayan Tones Music Academy,教第三代居港尼泊爾人故鄉文化,認清自己身份,希望他們記得:「喜馬拉雅山下的人,團結、忍耐、助人。」


Dinesh家中大廳是他的錄音室,擺滿電子琴、結他、 Sarangi(尼泊爾小提琴,掛於左邊牆上)、混音控制台,牆上是他覺得人生最重要的一個字: Family。 

尼泊爾祖屋倒塌、岳母及幾位親戚閃避不及被活埋, Dinesh心中傷痛,靠一把結他暫時麻醉,並祝願家人安息。 

Sunita在廟街開設尼泊爾餐廳,指着餐牌逐一介紹:「 Momo(餃子)、 Aloo Dum(香辣薯仔),這些食物都代表歡迎朋友。」

Sunita是印度教徒,但她的餐廳滿天神佛,有佛祖、壽星公、印度教濕婆神等,祈求眾神保佑國民都平安。 

尼泊爾裔學生、二十歲的 Sneha Thapa(左二)現於城大就讀英文系,她和數名南亞裔同學,正和尼國非政府組織 Solidarity Nepal合作籌款。 

 

啹喀兵後代,還包括三十六歲的 Dev Rej Rai。他在元朗八鄉一間小學教尼泊爾文,工餘辦了香港唯一的尼泊爾文網上電台,採訪、剪接一腳踢。
啹喀是尼國一個城鎮,位於加德滿都西邊,十九世紀初,英軍入侵尼泊爾,在啹喀兵頑強力戰下,英軍傷亡慘重,也令英軍留下深刻印象,此後英屬東印度公司便聘用啹喀兵打仗。但啹喀兵驍勇善戰背後,命運從來不由自主,「人生就似喜馬拉雅山,有高有低,雖然我們長時間都在山腳。」
Dev說,他們的祖先,參與過一戰二戰,屍骨遍布全世界,何嘗不是一路走來。
「你看到嗎?尼泊爾人雖然仍在傷痛之中,但他們仍會微笑,因尼泊爾是一個很有希望、很勇敢的民族。」
他們都知道啹喀兵的格言:
「 If someone tells you he is never afraid, he is a liar or he is a Gurkha.」(如有人跟你說,他從來不膽怯,他是個大話精,或者,他是個啹喀兵。)


Dev(左)在尼泊爾當記者十八年,來港搞了一個尼泊爾文網上電台,他的家就是直播室,太太 Sweta(右)則從旁打點。 

尼泊爾有最高最壯觀的喜馬拉雅山,山谷好比人生高低,縱使在山腳,尼泊爾人面上,仍帶有充滿希望的微笑。 

攝影:高仲明
撰文:莫志樑
mailto:news@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