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前,許麗明努力裝作堅強,還堅持到太子始創中心,了解被趕出工廈劏房居民的需要。人後,她坦言已被打壓至遍體鱗傷,無力招架。 

壹週人物

被辭職的黃絲社工:我想過自殺

Ads by Google

佔領運動結束後五個月,四月底爆出一名支持真普選、曾參加佔中民主商討日的社工許麗明,在其任職的鄉事派學校「被辭職」。
基於政見不同,許麗明慘遭一班教育工作者欺凌,同事向校方及家長發放她參與佔中的訊息,校長更「聽聞」校方收到中聯辦指示,要求許辭職,甚至祭出「入境黑名單」作藉口,稱許不能返大陸為學生進行家訪;亦有人冒認家長向教育局投訴學生被打。維穩部隊四方八面湧至,就是要把異見人士掃出校門。
一個在佔領區舉過黃傘的「小薯」,卻成為中央整治批鬥的目標,許麗明這一年來飽受同事排斥,上月辭職後情緒波動,有時獨個兒鑽牛角尖,曾經想過自殺。打壓事件大概是冰山一角,這年頭即使是普通市民要說真話、行公義,代價愈來愈大。

 


上週三出席記者會,阿 Ming突然失聲痛哭,原來是惦念校內的學生。(曾春南攝) 

許麗明(阿 Ming)上週三在香港社會工作者總會陪同下,召開記者會交代「被辭職」事件,其間突然「爆喊」,瓦解了她練習已久、在人前的堅強武裝,「當時諗起有個學生,知道我要走嗰時攬住我喊,我就忍唔住。以前我教佢哋凡事都要問點解,但今次我無辦法答佢點解我要走。」
政治打壓,實在無從解釋。四十多歲的阿 Ming,當了十多年中、小學教師,擁有輔導碩士專業資格的她,四年多前成為註冊社工,在近年的大規模社運中亦擔當輔導支援角色。

參與商討日做糾察

兩年半前她到沙頭角中心小學任職社工,去年她參與過佔中商討日,也曾在佔中糾察名單之內,但佔領行動與原先的佔領中環有別,她沒有如計劃般當糾察,在佔領區變成行行企企的閒人。也許她曾接受媒體訪問,又或者佔中糾察名單被外洩,甚或爭取真普選就有「原罪」,結果惹來維穩部隊的招呼。
校方初期對於她參與政治並無干涉,但去年政局風起雲變,人人歸邊,學校管理層及家長無形的公審,令阿 Ming的意志幾近殆盡,「我同校長講過,但佢叫我以和為貴。幾十個同事一齊開會討論我應唔應該留喺度。有時我頂唔順,就閂埋門喺社工房度喊。我晚晚都瞓唔到覺,好辛苦,我覺得好驚,點解同事會咁惡,我問自己做錯咗乜嘢,但冇人俾到答案我。(有冇試過睇唔開想自殺?)梗係有啦,但諗諗吓,我點同我嘅學生交代?我一直教佢哋要堅強,而且又會諗到屋企人……於是我會好想『消失』,唔再出現喺呢個世界,但又唔係我自殺。」

鄉事派民建聯夾擊


自稱民建聯成員的陳思敏(右),喜歡與官員合照並放上社交網絡。 

阿 Ming飽受壓力,從校方管理層及同事的背景或可解釋一二。該校校監是沙頭角梅子林村長曾玉安,校董會主席是沙頭角鄉事委員會主席李冠洪,也是特首選舉「小桃園飯局」的貴賓。一三年八月,一名自稱民建聯成員的課程發展主任陳思敏入職後,學校從此不再平靜,「佢會喺同事面前揶揄我係民主女神。」
「被辭職」事件曝光後,曾玉安及李冠洪並沒回應傳媒查詢,校董會發出聲明指許的健康狀況導致她缺勤嚴重,又稱辭職是由許自行提出。陳思敏亦無回覆本刊電話留言及 WhatsApp查詢。
其實,在鄉事派主導的學校工作,許入職前也有猶豫,「不過我有一個好宏大嘅理想,呢班喺內地居住嘅香港學生,家境唔差,亦係社會未來主人翁,我好想將平等、公義帶俾佢哋,希望佢哋知道乜嘢係合理嘅社會環境。」

救人前須先懂自救


學生送上字條畫作給阿 Ming留念,談起學生,阿 Ming才會展露一絲久違的笑容。 

但事與願違,現更飽受情緒煎熬,慶幸她懂得求醫並獲優先排期下月約見公立醫院精神科醫生。公開個人病況,可會擔心讓人看不起?「做社工,要救人,必先自救。咁大嘅壓力,我都頂咗成年啦。」
為了一份工,有人委曲求全而噤聲,但阿 Ming明言這不是她的本質:「哈哈,依家都應該冇人請啦。其實我哋走得去邊?學校有民建聯嘅人,由鄉事派話事,又會受中聯辦壓力,同香港依家情況咪一樣,香港有民建聯、愛字頭,由梁振英話事,一樣會有中聯辦壓力。呢個時候唔講真話,我哋只係會一齊死得快啲。」


撰文:袁慧妍
攝影:王偉洪
mailto:news@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