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銘男人未夠四十,外表正經但其實是個搞笑大細路,將自己化身做一隻警犬,撐住他的黃傘,諷刺社會不公。 

坦白講

警犬汪汪汪

Ads by Google

陳嘉銘,中大文化及宗教研究系講師,有博士銜頭,最叻棟篤笑。兩年前,跟香港電台曾志豪合演《國民跣低教育》諷刺國民教育之後,本月尾再踏台板,新騷名叫《警犬自白》,扮警犬講動物權益,其實是講政治。

 

上個禮拜六, 689特登走入上水探警犬,你就知警犬喺當權者心中,屬動物界王者,因有能力按人意思辦事。但我覺得,喺今時今日嘅香港,做隻無牽無掛又有性格嘅流浪貓流浪狗,可能都好過做一隻只識服從嘅警犬。
早排電視新聞話:「反水貨客行動轉戰屯門,大批警員帶同警犬戒備。」聽到有狗吠聲,我即刻望住部電視,睇到有警員同一班唔知係水貨客定係衝擊者對峙緊嘅時候,警犬夾喺中間,差人雖然拉緊條狗繩,但警犬都係咁不斷向前衝,起勢汪汪汪。
呢個情景似曾相識,我舊年喺佔領現場都有見過,警察又係拖埋警犬落嚟想趕班佔領者,警犬夾喺中間,群眾見到啲狗兇神惡煞,情緒都變得激動,連帶警犬都緊張埋一份。
警犬平時做開緝毒和搵爆炸品,我諗佢哋都唔知嗰次被帶落場係執行咩任務,只係一味跟住差佬做嘢,聞到勢色唔對,就一味用把口兇對家。狗最強嘅感官係鼻,嗅覺比人類強千倍,我估佢哋係聞到主人嘅情緒有感應,之後就識做。
但當警犬按主人意思出力係咁吠,差人喺呢個時候就戴上面罩,攞支胡椒噴霧出嚟狂噴,仆心仆命做嘢嘅警犬隊,就要硬食胡椒。
你以為忠心就得?傻仔,你只係一隻狗咋。

靠差佬食飯

依家嘅香港,好多人甘心做一隻警犬,唔似得以前,我哋講緊要做一個人。
唱《獅子山下》嘅七十年代,好多人見到獅子山自 high,以做香港人自豪。到近年政府搞「家是香港」疑似維穩騷,搵咗張學友、陳奕迅唱《同舟之情》,歌詞萬變不離其宗:「一家親親到有時矛盾,不必以敵人自居」,但講嘅其實係中國同香港,就硬係投入唔到,我會質疑係咪香港人嘅故事,定係政府刻意營造和諧。
和諧,就係要你 shut up,好似警犬一樣咁聽話。嗰啲堅離地中產,以為聽話、乖、撐袋住先、乜都 Yes Yes Yes做隻至強警犬,咁就會有好報有民主,咁諗真係 too simple and naive。一旦你甘心做警犬,就永遠都甩唔開嗰條繩,叫你行左你行唔到右,你唔再係一個個體,永遠都要靠住你身邊個差佬先至有飯食,就算俾你識跳火圈或者拉到個大毒販又點,你以為佢哋會真心覺得係你嘅功勞?
我做棟篤笑,將自己化身警犬,講香港人爭真普選嘅被動和無力感。我一面度橋,再望吓我隻十六歲嘅迷你賓莎犬,忍唔住同佢講聲:「阿老哥,你唔使做警犬,不知幾幸福,好似古巨基話齋:『做隻寵物至少可愛迷人。』尤其你有我呢個咁自由奔放嘅老豆。」

由你開講

一切好人好事,壞人壞事,先吐為快。
你敢坦白,我敢講。
電郵: mailto:voice@nextmedia.com


撰文:陳雅欣
攝影:胡智堅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