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和建制派,一方面說終於有一人一票是皇恩浩蕩吾等蟻民要快快跪謝,但另一方面同一班人又說一千二百人的選委是防止民粹必不可少的機關。 

壹擋專政

權力痴漢的政改爭議( 2015/5/7)

Ads by Google

戀和愛,是兩碼子事。戀是痴,是執迷,是控制慾,是失心瘋。
專政獨裁制度的出現,起初都是得到群眾的錯愛。先是有人以為可以改變世界,整天都在幻想自己擁有權力之後會怎樣轟轟烈烈幹一場,口裡卻說權力歸於人民。不,或許這些權力痴漢真的以為自己就是人民的化身,可以代表所有人。

 

群眾中愈來愈多人相信將權力集中在一起,可以令世界天翻地覆;當人數到達某個臨界點,自稱大多數的信徒,會無視少數人的意願,並且認為多數等於正確,少數人就是錯誤,這就是為多數人暴政的始源。
對權力的痴,是一輩子的;權力痴漢執着於改變別人,何謂正確,意義大於他們對身邊的人的關懷。權力痴漢,總有諸多理由去肯定自己的所作所為。他們會說自己的犧牲是值得的,所以其他人也要跟他們一起作出犧牲。
諷刺是,許多極權痴漢根本沒有沾上半點真正的權力,但他們仍然相信權力在強人手上是理所當然的道德。就算是大權在握的,他們甚至連堂堂正正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也沒有自由。可是社會上永遠有群人相信,權力是解決問題的唯一方法;他們認為財富集中在少數人手上是天下第一等問題,可是同一班人卻從來都不會去思考,權力集中在少數人手上,才是問題的根源;而且他們會無所不用其極地去剝奪個人自主的權利,轉移到少數政治特權階級的手上。
民主本來的意義,就是要制約政府。可是在一群權力痴漢的眼中,一人一票是個造王的過程;所謂的選舉洗禮說得好聽,但當選的一刻,站到台上的那人感覺是黃袍加身。請恕我未見過真正謙卑的政客,在選舉中愈成功的,就愈不可一世。
在特區政府的組織架構圖的頂尖,行政長官的權力最大,可是無論在法律上抑或道德上,對行政長官的各種制約卻最小。香港政制最大的缺陷,只靠五年一度的選舉,改變不了問題。特首權力和制約不相稱的根本問題不解決,對一人一票的信任,恐怕只是種錯愛。說到底,我們不知道最終是哪套意識形態可以得到 50%加一票的支持。政壇中人可能認為大不了賭一局,話雖如此,原則上我並不反對普選是民主政制中重要的一環。
歷時兩年多的 2017行政長官,爭議重點一直寃魂不散地纏擾於提名方法。北京和建制派,一方面說終於有一人一票是皇恩浩蕩吾等蟻民要快快跪謝,但另一方面同一班人又說一千二百人的選委是防止民粹必不可少的機關。要是怕民粹盲動選出一個行政長官,乾脆將這個權位的權力下放?至於那千二個特權階級,我不知道北京憑什麼信他們,也找不到理由香港人要賦予他們特權。
政改根本沒有對症下藥,讚成的和反對的,其實都只是執迷於誰掌權;兩方權力痴漢都沒有理智去質疑最根本的問題,他們只會執迷於怎樣改造世界,卻沒有量度去接受一樣米養百樣人的事實。

李兆富

公共事務顧問及時事評論員,自由市場智庫獅子山學會創會成員。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