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語錄

感動了,然後呢? 關信輝

Ads by Google

五•一假期,和榮登四千萬票房寶座的關信輝來到元朗某舊校,邊餵蚊邊拍攝訪問,赤腳醫生、農村教師,頗符合他的電影 feel,勞動光榮,真夠應節。

臨場可沒那麼 holy,小學已廢作停車場,還有村民大大聲過來「盤問」,我在諗要不要俾陀地費……

愛心導演關信輝擅拍福音電影,卻並非不通世務,提醒道:
「快快做完好走嘞。」

即係,感動完窩心完,銀幕以外未必咁感動窩心。
勞動節也早變黃金週,講金唔講心。

終於,我們使出絕招,告知村民(大意):
「這位是《五個小孩的校長》導演,都係想為新界出一分力啫……」
態度立刻好轉,紛紛說「啊睇過部戲」,附近士多阿姐笑言是這間廢校的舊生,還有女孩跑來拍照留念。

童話背後很現實,但現實背後也可以人間有情——只要你成咗名。

步兵

使出了絕招,我仍擔心村民以為揸流攤——關信輝太不似大導演排場了,反過來,又不走書生路線,染金毛,橫看豎看平凡中佬。
他跟本刊車來,坦認無車階級。我並非以車取人,但導演不自駕夠怪。「開工坐 crew車,平時做 research我搭公共交通工具。」
翻查其履歷,關信輝是香港少有的福音片導演之一,試過長期停工替貧苦家庭義務拍生活照——淡泊名利,不辯自明。
我被《五》片感動飽了,今次不談感動,談世道——三期前《豪語錄》訪問女配角吳浣儀,她自嘲唱反調,現實裡相信名牌效應,四名子女都唸名校、上港大。演一套做一套,咁關信輝呢?
「我並非新界人,中小學讀九龍區普通學校,在加拿大讀電影,也不算名校。
「想講的是,一班同學總算堂堂正正對社會有貢獻。套戲上畫,我們相約邀請老師來睇、致敬,連家屬共一百二十位,我連小學老師都搵得番,好感恩,八十幾歲了。」
孩子呢?關信輝家裡有個正在唸小學的。
「如果早些知道元崗幼稚園(片中真人真事),我一定會去,親近大自然,學習自理能力。成績證明,由那裡升學也不差。」
答得務實,不亢不卑。


小時候在九龍仔公園留影。 

由《金枝玉葉》的場記入行做起。 

淚眼



有別於警匪片、功夫片,福音片導演沒有按部就班的晉升階梯,做得成,靠狠勁。
「九六年,我做《甜蜜蜜》副導演,黎明和張曼玉在尖沙咀踩單車嗰幕,我衝出彌敦道攔住八條線拍成的,可能車死都唔顧,我是基督徒,覺得像摩西分開紅海般分開車海。
「工作很滿足,家庭很失意。媽媽患末期肺癌,病床前堆滿止痛藥,她在觀看喬宏的信教見證。我一睇,拍得咁渣嘅,剪接又差;媽媽卻很安心。俾我就……係喎,俾我又點拍呢?接觸咁多大片,偏沒一部令人平安喜樂嘅?
「於是我停工做計劃,自置哪些器材都想好了。市道差,有人找我做《人肉×××》副導演,片名別提了,我不幹,連另一部西片我也不幹,因為我預感這次沒決心便永遠做不成。咁有誠意,偏偏諸事不順。
「終於輾轉獲介紹往一間福音影像機構,打開他們的器材櫃,正是我計劃想買的,型號還高一級。你說是不是人算不如天算?原來上帝早有安排。」
關信輝憶述得流淚了,早聽聞他是個易哭的男人……

男人之苦


聽到謝婉雯醫生的事蹟,觸發他找蔡少芬拍《天作之盒》。 

咳咳,筆者說過今次不談感動,繼續談世道。總覺得福音片幾取巧——起用些二三線班底,拍不出大場面,但所謂誠意可嘉,觀眾不忍心苛責,票房又靠班 die hard教友包底,立於不敗之地。
關信輝說:「拍得難睇,一樣會俾教友鬧。
「試過聯絡某巨星——是誰及是否教徒別提了,反正我只接觸到經理人,監製帶我去見的。經理人向監製說:『個故事幾好呀!但我 artist唔會拍囉,呢個導演都唔知係乜誰。』我就在同枱喎,經理人為什麼不等我行開去廁所先至講?
「你以為福音片易拍?係,好似冇票房壓力。有次找某團體投資,對方不問我票房,問我預計可以幫到幾多人感動到幾多人——咁都有得計?我答:『五千人啩。』對方拿起計算機篤篤篤說:『你份 budget除番開,感動一個人豈不是好貴?』」
關信輝不哭了,笑得比哭更苦。
他說,今後暫不拍福音片,拍商業片。
商業片好,貨真價實地證明自己能力。
「每個導演都想至少做一次黑澤明,證明自己有《影武者》、《亂》般駕馭千軍萬馬的能力;但我更想做山田洋次,平平凡凡的好人好事都可連拍幾十套《男人之苦》。
「福音英文 Good News,就是好消息、正能量,我更希望多些拍這種商業片。」

Good News

有正能量而賣座的電影嗎?梗係有!筆者不敢再潑關信輝冷水,一將功成便是硬道理。
正如起用吳耀漢、吳浣儀等諧角,甚至楊千嬅和古天樂亦素具喜劇性,先見之明《五》片加重些笑料將更穩陣,但票房證明不需要。
「我只是把觸動我的實況拍出來。有人以為會控訴官商勾結、地產霸權(殺校收地),結果我沒有。呂校長(楊千嬅原型)的動機很單純,做好心,可以簡簡單單。」
曾獲建議用內地小演員——七情上面神童嗰種,被否決,於是又有事後諸葛讚賞套戲勝在全本土化。
「或者用內地小天才在大陸會更賣座呢,但都不能計算了。我們團隊立意不用拍過戲的,怕太老積。唸對白半生熟便好,因為,真實人生唔會咁流利。
「我和千嬅去分享會,被學生問及有什麼理想,千嬅口啞啞,很好,反映她真情流露,要用心思考過才答,其實難能可貴。
「片中倒有南亞裔小朋友,因為元崗幼稚園本就有。」
即係南亞裔比強國更易受落?
「可以咁講。」關信輝說。
我還是政治化了。
毋須機關算盡和事後諸葛的是,關信輝婚後長居美孚多年,沙士影響業主急讓,關信輝樂於與外母固定地住樓上樓下方便照應,於是轉租為買,升值至今……好女婿果然好報。


呂校長用親近大自然方法教孩子認識花草樹木。 


紅色密碼

上大人 孔乙己
化三千 七十士

小時候描過紅格子嗎?中文系老師告訴我,只要把「己」理解為「已」的誤傳,全段原意是:「偉大的人,孔子一(乙)個而已,教化三千學生,成為『士』的約有七十位。」
古人智慧真千錘百煉,無可再簡的文字,練習基本的書法筆畫,永恒記錄着教育的起源。關導演聽我轉述得神馳物外——有教無類,正是《五》片的精神啊!
但咪先,點解咁重要嘅訊息,要讀中文系才有緣收到?這豈非精英教育?而如果你接受更精英的教育(例如像關信輝讀電影系),乾脆唔會知道添。社會分工愈來愈專業,核心價值愈來愈模糊。
化三千,七十士——即係合格率極低啦,古往今來都是淘汰試。


撰文:余家強
攝影:梁炳權
協力:高瑞英
mailto:nextb@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