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朗氣清的日子,蒲台島上,妹婆駕着小舢舨在離岸不遠海域撈海藻,其實不時都有海藻沖上近岸沙灘,但妹婆仍是要堅持出海,她覺得海中的海藻較乾淨及大塊,而且在沙灘要彎腰去撿,遠不及在船上自在。 

圖片故事

小島大苔

Ads by Google

城規會正就蒲台島分區計劃大綱諮詢公眾,擬將碼頭附近半公頃土地劃作低密度住宅發展。
這個香港南極一嶼如果要發展,毋疑趕絕瀕危動物,也破壞了小島寧靜。
在開往蒲台島的街渡上遙望,仍可見漁民出海採海藻,現時只有幾個蒲台阿姐堅持繼續做。
蒲台人採的海藻,其中一種名為「大苔」,不要看大苔曬乾後細細撮,原來從海中採上來是翠綠色的一大塊。
土生土長的原居民妹婆,隔天便坐着奶綠色的小舢舨出海撈大苔,靠海食海,快樂過日辰。
不出海也可以像霞姐一樣,在岸邊拾沙菜自用也好。
旁人實在羨慕不來。

 


妹婆雖然已經是七十歲的老人家,但仍可將四、五箱水托上手推車,運往妹記士多,假日賣予遊客。 

妹婆已是七十歲的老人家,四肢短小,皮膚黝黑,一頭灰白,但仍有點唔認老,喜歡人稱她「妹姐」,不過從她的外形,及在舢舨上的英姿,確確看不出她已到古稀之年,仍有兒時「妹頭」的模樣。
蒲台島海水水流不急,渺無人煙,水質相當清澈,適合海藻生長,採海草也成了妹婆的細藝。這天她帶了支尾端有橫鐵的「 T」形長竹竿、一個大竹籮出海,即使有風有浪,仍可平穩站着或蹲在舢舨上,她把鐵枝那頭伸進水中,用力撐兩撐,就撈起兩行大苔,大塊呈翠綠色沒有黏上髒物的就為之靚,小塊又有雜質的就放回海中,手法非常熟練。

大苔唔易採

旁人看來是悠然自得,妹婆卻笑說:「撈大苔都可以搞成日,又要曬又要洗,攰死人。要好好力,唔係阿媽一生出嚟就曉㗎嘛,要學㗎。」一天之間,她會早上出海撈兩個小時,下午撈個多小時,一天下來都可以撈一整竹籮的大苔。
烈日當空下,在小船上蹲下又站起來,又要用力撈大苔,後期製作功夫也不少:「大苔撈完上嚟,又要揀番走啲污糟嘢,又過海水同淡水,洗三次左右,先會自然變白,好多功夫㗎。」
她自小在蒲台島的船上居住,曬紫菜昆布和捕魚,自用也可出售,亦有在島上經營小士多方便遊人補給。但三十多年前,妹婆因為仔女要上學讀書,蒲台島以往有一間小學,但後來因收生不足而停辦,來往蒲台島至市區的船期又疏落,「我唔識字啫,都唔想啲仔女都唔識呀嗎!」所以決定舉家搬出香港仔。
現在仔大女大,各有生活,丈夫又已經「唔喺度」,一到農曆新年到四月大苔當造期間,妹婆仍會經常回到島上採大苔。大苔在海中俯拾即是,曬乾又可以賣錢,一斤可以賣上三、四百元,一早有左鄰右里及茶客向她訂昆布,親切叫聲妹姐,買她的東西,她已經大樂了。
「喺呢度大有感情,梗係開心喇,做得到咪做,做唔到咪唔做囉,你睇吓香港嗰啲阿婆執紙皮咪仲辛苦,最緊要呢一對角(膝頭哥)唔好痛,係咪咁講呀?」說罷笑到見牙唔見眼,「幾十歲唔好要求咁多,做得幾多得幾多。」採大苔已是生活的一部分,寓工作於娛樂,夫復何求呢?


大苔在陽光底下隱隱透出翠綠色的光,如海中的玉石一樣,純天然無污染,連小蝴蝶都忍不住停留在上面。 

深綠色的大苔,曬乾後多次用海水及淡水洗淨後,便成了白色,妹婆有些客人會要求她不要洗得太乾淨,因為覺得海藻是綠色,才可以保留精華。 

士哥是蒲台島原居民,已搬出鴨脷洲,但仍愛老本行捕魚。妹婆出海的舢舨,便是向他借的。

岸邊摘沙菜

蒲台島是塊福地,即使不出海,也可以在岸邊拾沙菜。沙菜生長在有沙的礁岩上,或攀附在其他海藻之中,潮退的時候,就可以在沿岸沙灘採摘。六十多歲的霞姐剛退休,就回到小時候長大的地方經營士多,祖父輩已經在蒲台島落地生根。閒時在岸邊拾沙菜自用:「沙菜同薏米一齊煲可以止屙祛濕,要買都成千蚊斤。」她手上拿着左揀右揀,笑意盈盈說:「真係要好好心機揀走啲污糟嘢,喺沙堆度生長出嚟,所以多垃圾,黐住啲沙所以就叫沙菜。」
雖然進出蒲台島不太方便,但卻正因如此,為蒲台人保有最好的資源,至少餓唔死,鳥倦都有棲息處。


沙菜生長在有沙的礁岩上,潮退的時候,就可以在沿岸沙灘採摘。 

剛退休不久的霞姐重回蒲台島打理士多,又到岸邊拾沙菜回去處理自用,她笑言外邊買沙菜要上千元一斤,自己採就免費,樂得眉開眼笑。 

行山客沿着岸邊走,就可以見到好像晾衫一樣用衣夾夾起一塊塊昆布,隨風飄揚,城市人難見此奇景。昆布比大苔深色,也比較大塊,要到較深海的地方才可以採摘到。 

126號燈塔是蒲台島一大特色,可以飽覽太平洋景色,以及蒲台島獨有的岩石群,這處更可遠望到擔桿列島。 

攝影:郭永強
撰文:林丹霞
mailto:news@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