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慈之家建築充滿歐陸色彩,但原來竟然是一間福音戒毒中心,中心雖然謝絕所有探訪,但記者曾得入其門一陣子,感覺像去到另一個國度,即使當日天氣炎熱,亦有一種舒適的快意。 

壹幢古宅

戒毒古堡

Ads by Google

上週上水一幅近七萬平方呎的地皮截標,共收到十二份標書,反應熾熱,這片臨近大陸邊境的地帶將會陸續變天。
變還變,但上水仍然充滿風光。這裡不單有一代船王許愛周的愛園別墅,有充滿殖民地色彩的香港高爾夫球會,還有一間鮮為人知,被高牆包圍住的福音戒毒中心,名叫恩慈之家( Enchi Lodge)。
恩慈之家所在的地方,竟是一座充滿歐陸色彩的古宅。
這座有近百年歷史的大宅,曾經風光一時,它是昔日怡和洋行員工度假消暑的勝地,粵劇名伶梁醒波曾在這裡拍戲,本港四十年代著名米商、均益倉創辦人張公勇,更是這所大宅的主人,顯赫一時。
張公勇是本港第一代歐亞商人,其繼父冼德芬是法律界專才,與四大家族之首何東有着深厚的姻親關係,賭王何鴻燊便是他的外孫。
往事如煙,後來一班挪威傳教士來到上水宣教,成立了教會得基輔康會,以低價買下了古宅作為戒毒中心。但隨着地產商的入侵,這座古宅的命運亦隨之改變,高牆背後塵封了的歷史往事,將逐一揭開。

 


入住恩慈之家的戒毒人士均為男性,每天都有聚會同唱詩歌。 

恩慈之家就在平日車水馬龍的青山公路旁邊,一牆之隔,就把入面風光與外面世界隔絕起來。
「我們一直都沒有對外宣傳,好多外人,包括戒毒者的父母或者朋友,甚至附近的燕崗村村民,根本不知道這裡是戒毒中心,我們亦拒絕外人隨便來探訪。」恩慈之家聯絡主任趙景良說。
「目的就是希望戒毒者有一個不受外間引誘的環境,可以專心戒除毒癮。」

與世隔絕


中心大門經常關閉,圍牆髹上十字架等福音畫像,高牆入面別有洞天。 

除了戒毒,恩慈之家還有戒酒及戒賭輔導,入住者全部都是男性,年齡由三十歲到六十歲都有,「他們最大的問題,不是吸毒酗酒,這只是顯露於外的行為問題,他們最大的問題是心靈空虛,這才是最根本的癥結。」
趙景良本是中學數學老師,九六年入了恩慈之家,成為戒毒老師,「佢哋入到來,唔係淨係讀《聖經》祈禱,還有書讀,咩科我都教㗎,大家仲要勞動,大宅後面有塊草地,佢哋每日要幫手除草。」現時共有十位戒毒者入住,最少住半年至九個月,與世隔絕。
重門深鎖的恩慈之家,背後有段鮮為人知的故事,很多往事連趙景良也不知,「當初入到來,只係覺得啲磚好厚,建築好有北歐特色,又有個大煙囱。」
古宅建於一九二○年前,最初是怡和洋行的職員會所,二八年以四千四百元賣給歐亞混血兒商人高寶森( John Francis Grose)及張公勇( Samuel Macomber Churn)。

米倉大王

高寶森是當年香港交易所的著名股票經紀,是交易所教父級人馬 Noel Croucher的老死(港大的裘槎基金會便是以他命名),他與張公勇均就讀英皇書院,亦是生意上朋友,後來他把古宅所佔業權轉讓給張。張公勇母親姓張,父親是英國人 Macomber,他英文名留用父親姓名,中文名則跟隨母親姓張。
人稱「大張」的張公勇,來頭不小,他是本港太平紳士,於四十年代創立了著名米倉均益倉( China Provident),亦即現時位於上環均益大廈的前身。四十年代太平洋戰爭爆發,本港米糧短缺,商賈乘機囤積居奇,令米價上漲,政府於是成立穀米局,委任張公勇做董事,負責穀米分類及定價事宜,熟悉行情的張公勇,便將米分為甲、乙、丙、丁、戊及己六種,再加設特種米及衞生米兩種,以應市民需求,當時最優質的甲等米來自暹羅,即現時的泰國香米。
身為穀米局董事,張公勇身負重任,當年報章經常有他的報導,為市民所熟悉,他買了上水古宅後,以其妻 Lena命名,將它名為 Lena Lodge,中文則取名叫太古樓,張氏和太古樓在上水金錢村一帶很出名,採訪當日,記者遇到一位八十歲的金錢村村民詹伯伯,一提起太古樓,他即說:「哦,太古樓,呢度以前係張公勇㗎,佢好出名,金錢村有幾座村屋都係佢起。」之後便指着身後的村屋說。


為紀念妻子,張公勇把大宅命名為 Lena Lodge,大宅亦曾做過怡和洋行會所,給員工度假養番狗享樂。 

繼父猛料


古宅佔地七萬多平方呎,還有一塊大草地,每日戒毒者都要出來幫手除草。 

起米倉買古宅,是張公勇最為人知之威水史,但他最神秘的身份,還是他與冼德芬的「父子」關係。
曾任東華醫院主席及華商會所值理會主席的冼德芬,是賭王何鴻燊的外公,是本港十九世紀赫赫有名的政商界人士,精通本地法律,通曉中英文,他後來娶了張公勇的母親張氏為第四任妾侍,張氏無所出,故冼德芬待張公勇像親生仔般愛護。冼家與本港第一大家族何東家族有密切姻親關係,女兒冼慶雲下嫁何東姪兒何世光,生了何鴻燊,另一女兒冼慶祥則為何東姪兒何世焯的妻子。張公勇的後人亦留在香港發展,兒子 Edwin Churn是建築公司惠保董事,孫兒張鏗曾則曾任美林基金經理,並成立均益倉基金,以顯他對祖父一份懷念之情。
憑着家族的顯赫地位,張公勇在港的生活及工作可謂如魚得水,他上水的古宅亦經常招呼上流社會人士,不過,日治期間,他離開了香港,於五九年逝世,享年七十二歲。後來太古樓交由滙豐託管,於六七年交還其家人,這段期間,太古樓曾租借給外籍人士及商業機構作度假屋,亦租給片商作拍攝之用,梁醒波便曾在此拍戲。
太古樓於七二年公開拍賣,最後以七十八萬元出售予一間投資公司,至九一年,再以一百一十三萬賣給基督教機構得基輔康會,改名恩慈之家。

晶苑收購


由高空望下去,恩慈之家連屋後一大塊地皮都被圍板圍起,面臨發展商的入侵,恩慈之家將搬去沙頭角另建樂土。 

得基輔康會由挪威宣教士鄭重醫生( Dr O.Epegren)創立,趙景良說,鄭醫生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他父母都是傳教士,帶埋兒子來中國及香港傳道,他是精神科醫生,經常接觸吸毒及酗酒導致神經失常的人,所以好想起一間中心,透過福音幫助他們去除毒癮。」年邁的鄭醫生已退休返回挪威,很少回港,現時得基輔康會的董事,全部由本港牧師出任。
近年地產商紛紛入侵新界東北,恩慈所在的燕崗村,亦被晶苑地產集團羅定邦家族後人羅樂風收購,成為大地主,而恩慈之家於○二年為了還銀行貸款,把古宅按給晶苑。由於周圍環境的改變,這所戒毒古宅亦面臨搬遷的命運,得基輔康會已選了位於沙頭角的西流江,另建一所新的戒毒中心,最快明年便會搬入。留下來的恩慈之家,將被列作二級歷史文物。如煙的往事,快將成為古蹟。


撰文:黎明輝
攝影:莫智謙、羅國輝、黃雲慶
資料:李寶瑜、鄭詠欣
mailto:news@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