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追擊

土炮洗頭水扮日貨

Ads by Google

源源不絕的強國人來港「鳩嗚」,令影射貨橫行兼大有市場,唔單止藥物當災,如今連洗頭水都要睇真啲先買得落手。由美國最大日用品廠商寶潔( P&G)生產及代理的三隻洗頭水: Rejoice、 VS( Vidal Sassoon)、 Head& Shoulders,本港藥房先後出現與其樽裝相似的「美國莊士」版本、以及印有大量看似是日文的「日系」進化版,兩者都由同一個集團經手,零售價竟然都比正貨昂貴,更聲言香港製造。但其中「日系版」聲稱由不同「日本株式會社」監製代理,網上卻找不到相關公司的地址網頁,有日本研究系教授更踢爆,洗頭水樽上的所謂「日文」用詞文法全部都錯。寶潔香港向本刊指,已通報海關跟進,保留法律追訴權。

 

1.綠色弧形樽,背面列明原產地及製造商的地址、查詢電話等聯絡資料
2.綠色弧形樽,背面註明總代理是「美國莊士有限公司」,但無提供聯絡資料
3.藍框「日文」意思不明
發行商 CHRRASIN LTD,網上找不到資料
4.暗紅色流線型樽,色澤光亮,背面列明製造商及進口商資料
5.紅色圓厚瓶。背面註明由 U-Shampoo Inc. U.S.A.生產,但找不到公司在香港或美國資料
6.藍框「日文」意思不明
指由一間日本株式會社監製,又寫有「香港製造」,但無提供相關聯絡
7.白色長身樽,背面列明製造商及進口商資料
8.白色圓厚瓶。背面註明總代理是「美國莊士有限公司」,又指「香港製造」,但無聯絡資料
9.藍框「日文」意思不明
發行商日本宏治株式會社,網上沒有資料, Google地圖未能顯示地址

 


工人將一箱箱 Rightcare洗頭水,從荃灣運送到大圍一個天橋底停車場,再混合其他貨品送到各區藥房。 Rightcare紙箱上,並無列明產地和廠商資料。 

旺角、上水、元朗一帶,強國客最愛幫襯的藥房,當眼貨架放滿洗頭水,驟眼看支支熟口熟面,樽形幾乎一樣,綠色的看似 Rejoice、白色的以為是 Head& Shoulders、紅色像 VS( Vidal Sassoon),但攞上手睇真啲就發現:綠色的原來叫「 Rightcare」、白色是「 Health Shadow Scalp」、紅色乃「 US( U-Shampoo)理想」。這三支洗頭水,屬「美國莊士」出品。嗱,千祈唔好搞錯,是「莊士」,唔係由細聽到大的「美國莊臣」。莊士洗頭水樽上寫住「香港製造」,但無列明廠房地址。
生產「美國莊士」洗頭水的集團,非常與時並進,近期摒棄「美國」賣點,推出日文「進化版」,綠、白、紅三色樽上,印有大量「日文」,其中綠色的,卻又有個唔知乜嘢文的名字「 Joie De Vivrz」(字典找不到意思,法文 Joie De Vivre解作「生活樂趣」),樽上用中文列明「新配方防脫去屑含高麗人參精華」,但其餘產品資料,包括:使用方法、原料、注意事項、代理資料等,都是「日文」。發行商名叫 Chrrasin Ltd,但網上卻搜尋不到任何資料。
另一支白色的,力銷「鮮檸控油平衡分泌去屑洗髮露」,但樽上的品牌及資料同樣看似日文。樽的底部提及代理是日本宏治株式會社,網上亦找不到這間公司,記者按地址搜尋, Google地圖亦顯示不出位置。至於紅色的就變成「 WS Japan」,由另一間日本株式會社監製,但之後又有一行字列出「香港製造 信心保證」。究竟係日貨定港貨定係乜東東,愈睇就愈一嚿雲。
中大日本研究學系教授何志明,看過三支「日系」版上的文字後指出,無論文法還是詞彙都有多項錯處、意思不通並非正確日文,日本人從來不會這樣寫。

「美國莊士」荃灣落腳


記者以買家身份到「美國莊士」辦公室,獲職員稱呼做老闆的張曉接見。他吩咐下屬取出多款洗頭水晒冷,指「日系」產品最好賣,又聲稱貨品全在香港生產。 

最吊詭的,是不論「美國莊士」 2.0版本,還是日文錯晒的「日本株式會社」 3.0進化版,在藥房的零售價,原來都比 P&G正貨,賣貴數元至十多元不等。它們的包裝設計亦絕不馬虎,例如 3.0版就附加日本美容產品常用的銀色閃閃貼紙,十分搶眼。
記者講普通話扮強國客到旺角藥房,查問綠色 2.0與 3.0版本是否「 Rejoice」、「飄柔」,店員大多非常謹慎,不敢胡亂推銷:「你拿到什麼就是什麼」、「一隻美國牌子、一隻 P&G代理,佢有中文,冇寫住飄柔,係另一個牌子。」只有一間藥房店員話:「呢隻美國(指美國莊士)好出名, Rejoice嗰啲細牌子咋嘛,呢隻好賣過 Rejoice,之後我哋入呢隻唔入嗰隻。」也有上水藥房店員聲稱, 3.0版本屬「日本版飄柔」,由於功效好,所以賣得貴。
這間「美國莊士」,英文名是 Chongs USA Company Limited,網上搜尋不到它的美國足跡,卻在香港公司註冊處有登記,地址位於荃灣榮豐工業大廈。記者以買家身份,到這間位處舊式工廈的「美國」公司,獲職員安排見老闆,他遞上名片,自稱張曉。
張曉邊招呼記者飲雲南老樹普洱,邊吩咐下屬把倉內的洗頭水通通拿出來晒冷,轉眼就鋪滿大半張枱,問他旗下有幾多款洗頭水,張曉一時間卻答不出:「唔知呀,總之洗頭水都幾廿種啦。」

「日本公司」香港註冊


張曉旗下的「 Dorekeen護爾膚」面霜,盒身印有「 Switzerland」、「 Swiss Formulae」字眼。 

琳瑯滿目的洗頭水當中,竟然不見 2.0版本「 Rightcare」、「 Health Shadow Scalp」、「 US」,張曉話它們已成絕版:「嗰隻好耐啦喎,因為賣得一般般,就冇出。」他稱,目前最得強國客歡心,是他的「日系」貨、即由不同「日本株式會社」發行監製、日文亂晒龍的 3.0版本。
張曉晒冷的洗頭水中,其中一支黑色樽的,印有「日本和漢堂」字樣,記者問日本和漢堂是否日本公司時,張曉竟答:「香港註冊係唔需要話日本公司,正如你要整個法國咩咩牌,一樣唔需要,你自己註冊間有限公司(就得)。」
張曉聲稱,他的洗頭水廠房設於香港,但不論記者如何多番追問,他都拒絕透露廠房具體地址。記者質問洗頭水可是大陸製造,張答:「大陸生產無保障呀,我哋試過喺大陸交貨,做做吓啲客都死晒,冇保障。」
張曉開出的洗頭水批發價,每支三十至三十五元,而藥房零售價,可賣到四十八至六十八元不等。張曉直言,其洗頭水主要在幾個自由行重點區的藥房出售,「上水、元朗最多,因為呢兩區近關口,一拖就過去。依家我哋上水,每個月洗頭水都係一兩個貨櫃左右啦。有啲十零廿箱咁同我哋攞,一個月可能攞兩、三轉。」他說,兩三年前最好景時,單是沙頭角中英街的藥房,「一攞就係攞一、兩個貨櫃」,但經過幾輪反水貨客行動之後,生意愈趨淡靜。

「瑞士公司」產面霜


「 Dorekeen護爾膚」面霜沒有寫明產地,只印有「 Product by Switzerland Dorekeen Cosmetic& Skincare Limited」,張曉稱是香港製造,「香港要做嘅嘢,咩款都做到。」 

除了力谷「日系」版,張曉又推銷另一隻「 Dorekeen護爾膚」面霜,盒面寫着「 Product by Switzerland Dorekeen Cosmetic& Skincare Limited」,張曉稱它是香港製造,每盒批發價七十元,「香港要做嘅嘢,咩款都做到。」他更擺明車馬食大茶飯,透露有意開拓上海自貿區及深圳前海的「港貨」商機。
張曉推介的面霜,公司 Switzerland Dorekeen Cosmetic& Skincare Limited,同樣在網上找不到與瑞士相關連繫,只見到公司註冊處有登記,公司中文名是瑞士護爾膚化妝品有限公司,唯一董事及股東,叫張春曉。
這個張春曉,也是張曉名片上列出的兩間公司(永勝國際藥業、永盛行(德國)藥業)唯一董事及股東,他也是食肆台正燒牛涮鍋的老闆之一、香港寧德市同鄉總會董事。張春曉另外兩間公司的生意拍檔江懷平,則是美國莊士的唯一董事及股東。
江懷平另外持有日本和漢藥研究社、巴黎飛人有限公司等企業,名字熟口熟面,在政府商標註冊處的系統搜尋,就發現江懷平的公司,是在二○一三年起、即水貨客自由行來港購物高峰期,註冊他的「 Rightcare」、「 Health Shadow Scalp」、「 UScare理想」商標。其中「 Rightcare」的商標註冊申請,雖然被政府拒絕,但江懷平依然照用又照生產照賣。
江懷平旗下公司,又成功註冊「 Qualy」、「 H2O軟」兩個商標。此外,又曾申請註冊「 Roclae/ Paris Roclae飛人/巴黎飛人」商標,卻被反對,但同樣地商標照用。本刊早前接獲讀者投訴,指買入疑似法國雙飛人藥水,記者調查發現與江懷平的公司有關,但他的產品由包裝盒、樽身以至說明書,都沒有列出產地、代理或製造商資料,只在盒面寫着「 Origin of France」,而雙飛人正貨寫的是「 Produce of France」。

註冊多款商標中藥


強國客慕名來港購物,無非為了安心選購正貨,但如今影射商品在各區藥房橫行,動搖香港「正貨天堂」的金漆招牌。 

江懷平及張春曉兩人的公司,先後向知識產權署申請註冊超過四十個商標,其他包括:「 D&H迪賽爾」、「立時挺」、「倍耐挺」、「培陽雄精」等疑似壯陽產品。
記者放蛇期間,張曉亦自爆他背後是一檔中成藥大生意:「我哋呢度做藥,呢啲(洗頭水)係順帶。」他指,做洗頭水生意「利潤好薄」,「好老實咁講,一支嘢俾盡你批發賺到幾錢呀?幾蚊。真真正正賺錢嘅,就賣藥。」
「我哋做中成藥,就係大陸最鍾意嘅白鳳丸、保嬰丹、猴棗散,維生素有六、七條 lines。」張春曉及江懷平,原來早於一九九四年共同創辦永盛保健食品有限公司,過渡性註冊了廿六種中成藥,不屬正式註冊。其中賣六十八元的藥油「日本和漢藥濕痛靈精」、近四百元的「強力龍牌心丹」,包裝上同樣印有「日本和漢研究株式会社」發行。記者購買時,藥房職員說它是「日本藥」、「日本生產」,但仔細看包裝就發現,藥油有細字標明「澳門製造」,心丹就沒列明產地。

賣影射貨利潤較多


「美國莊士」股東及董事江懷平,一聽見記者查問他的洗頭水,激動得拿起白色樽遮臉,聲言貨品「並非影射」、「商標有註冊」。 

部分藥房之所以大力推銷影射貨,皆因相比正貨,它們落袋的利潤更高。港九藥房總商會理事長劉愛國估計,影射產品較正貨的來貨價,便宜一半。有藥房店員透露,他們一般以四十多元購入 Rejoice等大牌子洗頭水(一千毫克),再以五十至六十元零售價賣出,即每支賺二十多元。相比之下,影射貨每支只須以三十元左右買入,零售價則可抬高至七十元,以提高逼真度,故每支可賺三至四十元,難怪一些藥房落力推銷影射貨。
週一,記者表明身份致電張曉查問他的洗頭水,他支吾以對:「我哋冇咩……嗰啲我哋冇咩做」,明顯與之前對住買家時的高談闊論態度不同,其後他聽到莊士更劃清界線,「莊士唔「係我,你哋搞番清楚,產品唔係我哋,唔好搞錯。」當記者再追問他與江懷平的關係時,張曉立即掛線。
記者同日目睹江懷平,駕駛美國莊氏有限公司持有的一架五十多萬元、二○一一年出廠的 Land Rover到荃灣上班。記者向他查問其洗頭水,他表現激動,一邊用白色樽遮面,一邊對記者手指指道:「咩叫影射呀?我想你搞番清楚,我啲商標有註冊,你唔好話影射啦。」之後極速衝入辦公室。本刊要求兩人以書面回應,但不獲回覆。

涉違《商品說明條例》

強國人紛紛來港購物,原因之一是對香港這法治之都銷售正貨有信心,但如今影射貨橫行,有人意圖「撈油水」搶佔強國客消費市場,結果造成惡性循環,令香港不再是購物的信心保證。問題的核心,其實是政府監管不力。
以今次「美國莊士」的個案為例,即使向政府註冊的「 Rightcare」及「 Roclae」商標被拒,但商標依然可以照用、產品照賣,原來按現行《商標條例》,註冊商標僅屬自願性質,不註冊的亦可照用在產品上。即使被當局「拒絕註冊」,申請人仍有長達一年的修正期,在此期間貨品可繼續出售。至於正貨的原商標持有人,雖可作涉嫌侵權指控,循民事方式追討損失,惟蒐證、興訟等法律程序耗時耗費,要同時面對數十件影射貨,勞心勞力。
大律師陸偉雄指,所謂影射,英文叫「 Passing off」(仿冒商品),外形、包裝、文字設計與正牌相似,都有可能違反《商品說明條例》:「個樽綠色、圓形嘅,有啲人就取巧整成長方形,辯解成冇抄襲,係獨立設計。但無論係顏色、字體都一樣或者接近,明顯係想人相信係同一個品牌出咗唔同產品,即使形狀唔同,都唔可以話冇罪。」
至於影射貨品標籤,遺漏或涉嫌虛報產地、生產商、廠房地址、本港代理等資料,陸偉雄指也可能違反《商品說明條例》,一經定罪最高可被判罰款五十萬元及監禁五年。他又指,藥房店員若刻意將影射產品說成是正貨產品,或涉虛假商品說明,當局可檢控藥房。海關去年及今年首季,分別只成功檢控八宗及兩宗涉違法仿冒真品個案。


撰文:吳婉英、吳嘉裕
攝影:李育明、胡智堅、高仲明
資料:鄭詠欣、莫志樑
插圖:劉志誠
mailto:news@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