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語錄

四個港大孩子的家長 吳浣儀

Ads by Google

《五個小孩的校長》戲裡霞姨姨,現實裡四名兒女都畢業於 HKU。甘做村校校長固然難得;但做到這種家長,難過中四重彩。
尤其,當你知道吳浣儀中年喪夫,獨力持家,便不只是炫耀,是她配得的榮耀。
難怪擅演慈母角色……
「才不是呢,我性急、嚴厲。」即係,比較似怪獸家長。
想想自有道理,大家去睇票房奇跡,睇得窩心感動,但窩心完感動完,回家會讓貴子女放下課本、從此回歸大自然嗎?溫少日書都頭痕呀!夢想很夢想,現實很現實。
吳浣儀說:「教育,畢竟要谷。」她足夠資格咁講。
惡媽媽萬歲!

少奶


究竟有沒有少女過?「有,做吓丫鬟囉。」 

化妝師替浣儀姐搽脂抹粉,她說:「演員做了幾十年通常自己識化,我就好渣。」笑了笑續道:「個心不在嘛。」
浣讀「碗」,不算僻字,銅鑼灣有條浣紗街。鬼知大家硬係叫我吳「院」儀,是但啦。初入行八八卦卦,璇姐(蘇杏璇)帶我去改藝名,話我五行欠水喎。
我十九歲演《朱門怨》少奶,把本身巴辣性格揮灑出來。少奶的年齡層其實很闊,但一出道便這種深入民心,很難做花旦了。花旦,應該像汪阿姐臉尖尖、修修長長嘅;我晨早死了心。我說的心不在是指扮靚,我只心在演戲。
我屬馬,坐唔定,跳槽佳視,做到佢執笠,又做過亞視和 HKTV,老闆請着我,哎吔真係電視台剋星。

擁抱


路得番一條,我家冇得返轉頭。 

演藝歷程斷斷續續,由佳視執笠到回歸無綫拍《季節》期間,停工十幾年相夫教子,一生便三女一子,幸福家庭。吳浣儀這天點頭說:「對,整體還是幸福的,就算喪偶,兩夫妻總有一個要行先。」
三個女兒都讀聖保祿,小兒子讀英皇,我碌盡人事方法送入去嘅。咁講好似同《五個小孩的校長》唱反調,但名校真的很重要。
丈夫做貿易,衰運一齊來,生意不順鬱出個肺癌,醫窮醫倔離世。孩子們口裡不講,但不約而同自生人性。小六以後的功課,我基本上幫不上了,要請補習老師嗎?他們說:「靠補習好渣。」路得番一條,我家冇得返轉頭。
大女兒做社工,爸爸走時,只有她已出身,幫輕家計。
二女兒現在是港龍飛機師,這個傻女,考五次考到才告訴我;買車也是,搵埋對面街的車位泊下來,先至帶我去給我驚喜,她知道媽媽喜歡駕駛。

 


《朱門怨》是嗌交戲,家庭關係疏離,有是非講也難。 

三女兒嫁得最早,講起有段故,她愛小動物,想做獸醫,香港冇呢科,我話:「屋企實在供不到你去外國。」於是她入港大讀生物,交個男朋友是紐西蘭籍的,男朋友說:「不如你早啲嫁俾我,紐西蘭有獸醫系。」咁都得,她入籍領津貼進修,又俾佢達成到志願。
細仔今年港大英文系畢業,幾天前才去過港台見工。
抱孫呢,我暫不奢求嘞,你以為咁樣湊大四個孩子不辛苦嗎?我講笑咁講:「咪使再旨意我呀!」
戲裡楊千嬅教吳耀漢:「你攬吓個女啦。」係喎,中國人父母不來這套,我自己也少。在我的處境,唯有嚴厲、紀律。
整定嘅,如果他不走得早,孩子諗住爸爸有錢,未必肯勤力。唉,他把福氣都留給我享了。

感恩


成材的「好兒子」,還包括張衞健。 

兒女成就是母親的榮耀,影劇亦然——葉德嫻個仔係劉德華(《獵鷹》),蘇杏璇個仔係梁朝偉(《新紮師兄》),吳浣儀個仔係劉青雲和周星馳(《孖仔孖心肝》),都成為彼此的代表作,母憑子貴,子也憑母貴。
在連續劇,男主角與媽媽的互動可以帶出很多內心戲;近年劇集沒落,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忽視了媽媽角色。或者說,具實力的年輕小生買少見少,於是母子劇情也求求其其。
你說我戥得起青雲和星仔,傾續約應該有叫價能力?係啩,但加加埋埋,總唔及亞視出兩三倍人工撬我,我的環境怎會不需要錢呢?無綫某高層竟然說:「份糧並非公司出俾你,是你賺了知名度,外快出俾你。」
轉做亞視自然少人睇,觀眾直頭以為吳浣儀收咗山,但感激亞視監製楊紹鴻,安排我拍處境劇,收入和時間都穩定,每天頻頻撲撲去醫院探病,回家打點,時間對我太重要。
我除了演戲未做過其他行業,演員很被動,並非肯𢱑撈便多勞多得,入行時汪明荃已經在化妝間教我:「千祈咪俾公司知道你唔掂,只會更加壓你價。」
羅蘭姐幫過我,她是世交,我介紹過一個世叔伯給她,雖然沒成事(羅蘭一直獨身),羅蘭姐說:「還是做好朋友算吧。」結果也是好朋友。鮑姐(鮑起靜)借錢給我應急,後來我還清了,但感恩是還不完的。
你問我敢咁講無綫不留後路?哎吔,我九○年離職,至今十五年……不,廿五年,廿五年冇再搵我的人,還對他抱期望嗎?

經理人

吳浣儀讀過上兩期《豪語錄》,她奇怪陳志雲說人在春風得意時會信佛,失意時則會信耶穌。「我便是因失意信佛。」
我臭脾氣,皈依之後才懂得自開自解。丈夫走了,當然傷心,但家庭擔子讓我冇時間傷心,做阿媽要硬淨。有對朋友很恩愛,無兒無女,一個行先了,留低的一個,錢卻大把,那種苦反而講唔出。
我鍾意揸車,載小狗去兜風。有次連環遇正盞盞都紅燈,計起來阻了起碼五分鐘,點會唔㷫?但天曉得,俾我快五分鐘會撞什麼意外?發生了的,自有安排。
我喜歡笑,最愛睇卡通片,卡通人物的喜劇感,是從人身上學習不到的。
朋友讚我今後進軍電影界,我六十二歲了,大計?我的經理人是觀音菩薩。
筆者小心翼翼再叫她一聲「碗」儀姐,她笑道:「是但啦,其實我出世原名就係吳婉儀。」即係,兜兜轉轉,人逃唔過整定嘅,存在,便是合理。


戲裡的霞姨姨也惡。「她惡是因為唔識教,我識教。」 

我冇時間傷心,做阿媽要硬淨。 

浣溪紗

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髮唱黃雞。
——蘇東坡《浣溪紗》
捱過苦,但吳浣儀自言總是樂觀者。談到藝人生涯斷斷續續,怕不怕丟疏演技?「我不像有些人效忠同一機構幾十年,為了家計常常坐唔定,但怎說呢,我唔留戀過去,別動不動話以前點好點好,任我 keep住做,如果仍沿用《朱門怨》那一套,應該悶死觀眾。要吸取新方法,便沒有所謂丟唔丟疏。」
向前看,世事未必一江春水向東流般無奈,蘇東坡曾經發現一條向西流的小河,寫成上述《浣溪紗》。
浣(記得嘞吳浣儀的浣)溪紗,是詞牌,典故源自西施——點解大美人許多風流韻事,反而定格在溪邊洗紗布咁簡單?人長大才明白,日常生活便是美,禪理也在砍柴燒飯。
今晚回家,好好愛錫那個為你洗衫煮飯的女人,別錫錯菲傭就得。


撰文:余家強
攝影:梁炳權 
協力:高瑞英
髮型、化妝: Tiffany Tau
服裝: Marks& Spencer
mailto:nextb@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