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製造。簡單幾個字,時代意義巨大。 

綠色生活

那些年 那些香港製造

Ads by Google

歐陽偉航(Vincent)的工作室,像一家隱在工廈的民間博物館。過千呎地方,堆放大量上世紀舊物:絕版紅 A膠品、陪伴幾代人成長的玩具、手繪茶冰廳海報、花枝招展的玻璃水杯、公共告示招牌、老店結業後的遺物等等,家用的商店的,有的沒的,比歷史博物館的展品還要豐富。

 

Vincent是設計師,另一身份是收藏家,由藝術品級數的銀器、刺繡,到平民常用的家品,他一概都儲;但數量最驚人、情意結最深的,要說到標明「香港製造」的產物。
儲舊物不全因為懷香港的舊──真正着眼點,是物品藏着的設計小節,代表某個年代的美學和智慧。
他隨便挑出一把小梳,已有故事可說:「你看這把『飛仔梳』,《阿飛正傳》梁朝偉就是用它梳頭,梳齒做得特別細密,因為六十年代飛仔會搽頭蠟,要這樣的梳才夠貼服。」
留神看,梳的末端還有額外功能:開瓶器!「梳完頭,連隨開一支汽水,動作乾脆利落。」
更好玩是另一把摺合式的梳,拉直後活像小刀;「雙手拋來拋去,唔打得都嚇得嘛。」


古惑飛仔梳一物二用,既是口袋梳,也是開瓶器。另有一款摺合設計,張開可以扮成小刀。 

 

數當年精彩設計,怎能遺漏花多眼亂的塑膠製品:香港早在 1949年已有紅A塑膠,但初時並未大流行;直到六十年代人口急劇膨脹,加上制水這催化劑,膠水桶突然成為必需品,繼而帶動整個塑膠行業,「穿膠花」時代正式光臨。 1969年的塑膠出口總額,較 1959年升幅超過十倍。
「那時塑膠是很新很潮的物料,人人趨之若鶩,廠商爭先用它模仿不同物料,例如水晶、金屬或玻璃,製成玩具、食器、文具等,概念大膽,甚麼也會倒模去試,而且造功不差。」


摺合式桌燈頸部可以屈曲,用完後整個摺合,顏色在今天看來相當前衞。 


野餐百寶箱七十年代某品牌贈品。一個手提膠盒,神奇地放得下幾十件餐具,連醬油瓶都有!但用完後怎樣收納,才是最大挑戰。



太空牙籤筒駱駝牌出品。造型為飛船,拉起牙籤即彈出,按下便密封。

掌上議價器這款議價器,握在手心,手指便能靈活調整價格。上面刻有「元」、「毫」等英文,估計為當年不諳英語的華人商戶而設。 

偽水晶噴壺切割成水晶模樣,讓窮人想望奢華生活。壺嘴和泵水位也有巧思,手指更易發力。 

塑膠龍鳳托飲宴酒席常用的龍鳳托,當年曾曇花一現塑膠版本,細緻度幾可亂真,見證塑膠業巔峰。

 

Vincent端出一盒七十年代的塑膠製吊燈,裏面一顆顆水滴形膠片,得自己逐塊嵌砌成燈罩,好玩新奇;想像亮燈時閃亮亮地,真有幾分水晶吊飾的貴氣。
「膠品在那年代好緊要,可塑性高,又不似玻璃易碎,小康之家就靠這些來點綴家居,培養生活品味。」
他形容,當年分庭抗禮的紅 A和駱駝牌,地位跟今時今日的 IKEA不相上下。

要令平凡家居添上氣質,以前的人也會放一台「菊花鐘」:插電後鐘面緩緩轉動,借助剪裁上的錯覺,就會看見一朵綻放的小花,那畫面好不優雅!
「原理簡單,但很有效果。想想這是五十年代的設計,多犀利。」 Vincent語氣輕輕的,卻聽得出有種激動:「這鐘由香港廠家設計,流行一時,在外國拿過設計獎呢,不過現在認識的人好像不多。」
這樣一種莫名失落,成為他二十多年來收集香港舊物的動力──帶人回到過去,重溫這城的黃金年代。


一櫥櫃紅 A膠品,都屬絕版設計。 

透明波子出現前,小孩子玩的是實心版本。「物料較重,彈波子時較受力。」 Vincent說。 

工作室像夜冷店,翻翻找找,處處寶藏。 

舊時茶冰廳海報,盡展當年美學。 

舊器物 重塑身份認同


五十年代出產的菊花鐘,印有 EMPIRE MADE,叨英國人的光。 

每一件陳年舊物,在 Vincent眼中,都在記錄香港的美麗。
他形容自己較許多人幸福,在最理想地點,見證過最好時光──七八十年代的中上環。
當年其父在結志街開茶冰廳,媽媽在中環街市賣蝦,整個成長期就在中西區度過。
「二年級由大埔搬到中環,完全鄉下仔出城。」還是小學生的他,對這英殖山城入迷,天天流連嘉咸街、政府山、堅道、荷李活道等,「下午去文華酒店大堂坐,夜晚就去置地,逐個櫥窗看;有同學仔阿媽開古董店,我又經常去玩。」

 


Vincent正努力把舊物資料整理,留下記錄。 

耳濡目染下,華洋雜處的精緻優雅,張開了他的視野;中學畢業後攻讀設計,了解本地輕工業品牌發展,加速開竅:「記得那時研究『雙妹嘜』,驚訝原來香港人的設計,一點不失禮。」
而從前的老闆胸襟很廣,會讓設計師放膽設計,一件貨做出十隻顏色,多誇張也願放手去試;「不似現在的公司,寧可先花錢做市場調查,選定最受歡迎的幾種顏色投產,穩陣,卻少了化學作用,也主導不了消費者。」

 

九十年代初,他開始收集香港生產的物品,有空便泡雜貨鋪、古董店、夜冷、地攤等,漸漸成為收藏家;時間一久,東西自動添上價值和意義。
近年但凡有傳媒訪問紅 A,或者借絕版貨拍照,品牌總會反過來着他們找 Vincent:他的藏品比我們更多!
儲物不純為私欲,也會找方法分享──曾經在家人開設的茶冰廳、西港城和藍屋等地辦過不同展覽,幾年前亦在中環斜坡租過綠色鐵皮檔,售賣懷舊玩具。
兩年前,他把上環工作室搬到葵芳工廈,命名「熊貓舊貨百貨」,不定期對外開放,讓同樣喜愛香港製造的人預約參觀,交流為主,也會把少部分家品和餐具出售。


香港出口的玩具,是歐美上一代人的回憶。 

家人曾在嘉咸街市經營茶冰廳( 2010年結業), Vincent曾破格地在店內擺舊物展覽。 

 

可以想像,來的人大概都是老香港?
「來懷舊的固然多,但陳列室原意是為後生仔而設。」 Vincent希望撇開老生常談的集體回憶,用設計角度去告訴年輕人,香港有過許多傲人出品,不讓外國專美──事實上,八十年代初本地玩具業就曾超越日本,出口量全球第一。
「老外看見我的玩具,無不大呼小叫:細個玩的都是 Made in Hong Kong!」
但不是太多人知道,輕工業走向國際殿堂前,「香港製造」幾個字根本沒有分量,欠自信的廠商還得避重就輕,印上 Empire Made或 British Hong Kong,借英國人的名字沾光哩。

當年的本地製作,成功締造過歷史,今天退下來,仍能讓人重溫一種身份認同。
「我們那代人,經歷過工業最輝煌時間,為香港人這身份感到光榮,對這地方有複雜感情。」 Vincent這麼認為:「香港算甚麼,細到連地圖上也看不到,但它製造的東西,竟然能夠在世界吃重。」


芬達原名發達汽水,當年曾推出現在很流行的便攜複合式膠杯套裝。 

以往生果店常用的膠籃,按扁後方便存放,設計智慧又一例。 

五十年代的啤酒杯,質地不是玻璃而是鋁,保冷效果更好,而喝光一杯就會見到廣告,鬼馬!

 

然而,懂這心意的人未必很多:籌備中的西九博物館,曾派人向他購入一批家品,打算將來放入展館;「那年輕買手來到,只看見最為人熟悉的紅 A,還嫌別的東西太殘舊,問我為甚麼沒有新的。」
這令他更加肯定,自己有種抱負去負責傳道,讓文化保留。
「在這裏長大,總得做點甚麼……要不然待到下一代,甚麼都散掉,沒人記得了。」
近日他正和保育團體洽談合作,為舊物逐一拍照,予以整理和進行文字分析,預計今年內出版成書,為香港製造留下印證。


港英年代,政府部門的專屬茶具。 

部分藏品拿出來發售,包括大量六七十年代的漂亮膠品,每件$100起。 

酒杯$380/對當年本地生產的玻璃酒杯,精雕細琢。

 

熊貓舊貨百貨開放日
日期: 5月 1日至 3日
時間: 12:30pm-6:30pm
地址:葵芳葵豐街 33-39號華豐工業中心二座四樓 E室
專頁: facebook. Pandavintage
註:其他日子參觀陳列室,需另行於網上預約。


撰文:陳俊傑
攝影:陳榮輝
鳴謝:部分照片由被訪者提供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