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海底隧道旁的香港遊艇會,屹立香江超過一百年,抵得住風浪,回歸後誓不低頭,依然保留了 Royal的名銜,會所及對出避風塘內泊滿名人遊艇。 

大城小品

香港最後 Royal

Ads by Google

回歸前,香港有十間政府部門及社會構機,中英文名稱上都有「皇家」( Royal)兩個字,包括「皇家香港警察」、「英皇御准香港賽馬會」及「皇家哥爾夫球會」等,這是當年英女皇「事頭婆」所賜的榮譽。只是九七後,大部分都已經自動識做搣柴了。
只有一個機構企硬,英文名依然保留有 Royal,這就是「香港遊艇會」( Royal Hong Kong Yacht Club)。
堅持背後有個小故事,足以令這個有逾百年歷史的會所,充滿自豪。

 


遊艇會於一八九○年建於奇力島上,自成一隅,七十年代填海興建海隧後才與港島區連成一體。 

有沒有留意,每次由香港坐車過海底隧道去九龍,入口的左邊,有一條特別幽靜的小路,通往一個不太起眼,但隱隱然感覺有點架勢的地方。
這地方叫做香港遊艇會,沒有隧道以前,它就已經存在了。
記者去過遊艇會兩次,有一次更在這裡遇上前新地主席郭炳湘,當時他的遊艇剛回程泊岸。
每逢假日,這裡就會很熱鬧,你想得到的名人商賈,都會出現。現任遊艇會副贊助人,東亞銀行家族後人,年屆九十一歲的老頑童李福慶,依然會來這裡揚帆出海玩番夠本,有心有力。

敢說不


遊艇會長情會員、寶刀未老的李福慶(紅衫者)經常出海。(于港民攝) 

前香港私家醫院聯會會長,有條辮仔的劉國霖醫生,更當這裡是他的第二個家,他在○二年便擔任過遊艇會會長。當年灣仔填海計劃,政府曾想過打遊艇會主意,把填海範圍擴大到會所附近的海岸線,劉代表遊艇會極力反對,結果捍衞成功。
遊艇會一直以來都很低調,但它可以凝聚的力量,從來都不小;可能大家都出慣海,經得起風浪。
回歸前,遊艇會要面對搣柴的風浪和壓力。
他們把整本《基本法》前前後後都翻一遍,發現沒有明文規定要改名換姓,或者一定要把皇家這個字移除。
當年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心臟科醫生鄔維庸,負責為去名的事向「有皇氣」的機構接觸,傳遞中央信息,表明不能再保留皇家這個字,否則事情不好辦。

特許狀


入口處依然見到 Royal,是一種架勢。名稱下面的龍,是遊艇會的徽號。 

皇家不能亂認,這些部門及機構,都有一張由英國皇室所「賜」的,相傳由羊皮所寫的文件,代表一種宗教的莊嚴儀式,名叫皇室特許狀( Royal Charter),是一種榮譽與地位的象徵,而港督就成了這些機構的當然贊助人( Patron),負責向國際推廣組織理念。
由一八四二年到一九九七年,英國皇室共頒了十張特許狀給本港,成立於一八九○年的遊艇會,是最早享有 Royal的機構之一。
遊艇會外籍會員佔約五成半,其餘為華人,當中不少人都希望回歸後繼續擁有皇家的銜頭,當然亦有不少人覺得搣柴是大勢所趨,無可避免要趨炎附勢。他們也有實際的憂慮:若果仍保留皇家,那麼新任特首會願意做贊助人嗎?他們亦希望與新政權保持良好關係。
九六年,遊艇會開了兩次會員大會,公投表態,結果兩次投贊成去名搣柴的人數,都不足總數的三分之二,未能通過去名議決。當年會長、前香港廉政專員 Tony Scott說過,第一次投票的票數,離三分之二只差兩票。第二次投票,超過六百名會員出席,亦只有六成人贊同,不足以通過議案。
僵持不下,怎樣才是一個較為兩全其美的方法?

新華社

透過中間人的安排,遊艇會於九七年初派出三個代表,當中包括有律師身份的,與當年負責香港事務的新華社(即現時的中聯辦)三名代表見面,來一個最後談判。
與會者不願公開姓名,會面地點是港島區一個私人地方,不是遊艇會,亦不是新華社。
會談以廣東話進行,遊艇會表達了會員的立場及意願,擺明車馬來統戰的新華社,其實一早已有立場,做足準備,但三名代表仍細心聆聽。
當年的新華社,態度沒有現時中聯辦的人那麼囂張,態度較為溫和,他們聽完了,首先直截了當的說:「中文名不能保留皇家。」
之後便說:「英文我哋唔識,你哋可以用 Royal的英文名稱。」謙虛之中還帶點幽默,沒有劍拔弩張的場面,氣氛算是友好。
遊艇會代表回去把消息告訴會員,他們都接受這安排,覺得可以保留了會所的尊嚴。 Royal Hong Kong Yacht Club五隻字,在大閘門口和會所內的牌匾上,依舊有吉士地掛起來。
每次經過海底隧道,依然可以隱約看得見此老牌會所的氣勢和力量,只是小氣的行政長官都一直沒有擔任這會的贊助人吧了。


撰文:黎明輝
攝影:羅國輝
mailto:news@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