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上拳套的黎志偉,上週六晚在灣仔修頓室內場館表演了一場輪椅拳擊比賽,輪椅固定在擂台上,與也是傷殘人士的對手作賽,短短兩分鐘的賽事,二人都全力以赴,拳拳到肉,全場報以熱烈歡呼聲。 

壹週人物

絕地進擊 黎志偉

Ads by Google

「問我歡呼聲有幾多,問我悲哭聲有幾多,我如何能夠,一一去數清楚……」
這首《問我》已是七十年代的作品,至今依然道出很多人的心聲,對於三十二歲的黎志偉,更是百般滋味在心頭。
志偉在二十八歲前,已成就一番事業,擅長攀石的他,是香港搶包山王,香港攀石隊教練,攞過亞洲賽事冠軍,世界攀石精英前十名,可謂英雄出少年。
三年前,他在屯門公路遇到一次車禍,雖然不至車毀人亡,但比死亡更難承受的是,他下半身癱瘓,一夜之間,變成了傷殘人士。
那時太太剛誕下兒子,一家人都要等他開飯,他卻覺得生命彷彿已去到絕望的盡頭。
在冰冷的病床上,他不斷問自己:點解係我?
萬事都有定期,上天沒有丟棄他不理,這三年裡,他又活過來,而且比以前活得更好更精彩。
上週六,他更戴上拳套,參加別開生面的輪椅拳擊比賽,推廣傷健共融,笑容又再次掛在臉上,只是多了一分滄桑。
看着他的臉,聽他的談話,你會看到一個新的黎志偉,點解係我?
他開始慢慢明白過來,而且義無反顧,絕地反擊。

 


香港大大小小的高山,志偉在二十八歲前都一一成功攀登過了,癱瘓後,他要征服另一座為生存而奮鬥下去的高山。 

訪問一開始,記者與志偉先談夢,不是夢想的夢,而是夜間的夢,很多時候,在夢裡,你會更清楚看到自己的心理狀況。
「癱瘓後頭半年至九個月,瞓得唔好,特別在醫院時,發咗好多唔知咩嘅夢,見到有啲人個頭放到好大,貼住你床邊,同你講嘢,唔知係乜……」
時間倒流到一一年十二月九日晚上,志偉駕着電單車,在屯門公路被兩架私家車撞倒,脊椎第十一及十二節移位,神經線壞死,下半身癱瘓,他在屯門醫院接受治療,為了固定脊椎,醫生在他體內安裝了六粒螺絲釘,大小二便都要靠導管解決。

生日受難


志偉(白衫者)和家人都住屯門,未受傷前經常聚會,他很重視家人的感受,坦言:「好想話俾佢哋知,我可以過得好好。」 

「我在聖誕節出世,在醫院我度過了生日。」不用說,這年生日絲毫也不普世歡騰,而是受苦受難。
家人都來探他,父母看着這個仔,一夜之間由英雄變成廢人,心底裡有說不出的難過與失望,「我知阿爸阿媽好難受,佢哋做粗工出身(爸爸做地盤散工,媽媽做樓面),無乜受過教育,無乜錢,平凡普通市民一個,生咗我同三個細佬妹,成家人,得我最叻最標青,做運動員做到亞洲冠軍,搶包山冠軍喎,成日上鏡見報,好多親戚街坊都知道,佢哋(父母)為我感到好自豪。
「但突然間,見到我半身癱瘓搞成咁,佢哋好難接受,唔知點樣面對人哋,好唔開心。」
太太也來探他,面對這樣一個「走晒樣」的老公,唯有忍着淚死頂,「當時佢有咗 BB,就快生得,我以前擁有自己的攀石訓練公司,收入穩定,我哋對未來生活都好有信心,出事後,我無晒收入,得佢一個在銀行工作,仲要養多一個,壓力好大,但對住我又唔忍心抱怨咁多,我亦唔知點面對佢。大家都喺度死頂。」
萬念俱灰,每個晚上,那個「大頭怪」就出現在他的夢境裡,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我問自己:點解係我?之後點算好?」
換作其他人,就可能會認命地躺在床上,「醫生同我講,你可以住喺醫院,住多幾個月都冇問題。」
事實上,很多類似他情況的傷殘病人,一般都可以在醫院長住,慢慢地,就會自覺或不自覺地變成「院霸」,一切都依賴醫院的供應和照顧。
志偉不是這類人,他生來就是運動員的構造,有着運動員的思維,「我以前沒有可能不可能這些概念,覺得咩事都可行,做唔做到只是時間問題,只要目標清楚,計劃得好,就可以做得到。
「我點解要做運動員?就是不想走父母那條舊路,好想改變自己的生活,我讀小學已經夢想做運動員,但呢條路好奢侈,屋企又無支持,一定要努力做出成績攞獎學金。」

不走舊路


為了準備比賽,志偉不停的鍛鍊,把自己和輪椅都一併舉起,簡直是力的表現,記者問他係咪扮嘢,他笑說:「梗係唔係,坐住上,唔使人幫手上落輪椅咁麻煩呀!」 

志偉在屯門譚李麗芬紀念中學就讀,該校校風自由,鼓勵學生多動腦多運動,造就一班追夢的學子,星之子陳易希也是該校舊生。
結果志偉在中四時已是全校田徑及攀石代表,每年都考到獎學金,畢業後更把興趣變成事業,成立攀石公司,入學校教學生攀石,又不停參加公開比賽爭取獎盃和獎金,「獎金一半俾家用,一半儲起,就係咁樣支持我做了十一年的全職運動員生涯。」
昔日這種潛藏在他細胞裡的運動員 DNA,在他感到最絕望的時候,再次甦醒起來,喚醒他萬萬不要自暴自棄。

剃頭重生


私家車經過改裝,方便出入,他說初時重學駕駛,確實有難度,「我性格好心急,坐住輪椅所有嘢都要慢慢來,始終都係傷殘人士。」 

「有日瞓醒時諗,一係就瞓喺度做個廢人,一係就起身。」
一念之間,改變一切,「我決定要重生。」
坐言起行,他馬上叫醫生把頭髮剪短,回復以前運動員精神爽利 look,又叫物理治療師教他怎樣操作輪椅,有日太太作動入院生仔,產房與他的病房只隔一道橋,「我坐住輪椅轆過去產房見個仔同太太,同佢哋講我要重新做人。」
有了目標,加上鬥志,他成個人也生猛起來,住了三個月他就出院回家,出院後有一段時間,他發了另一種夢,大頭怪人不見了。
「夢見自己一個人在公園扶住樹邊,可以企喺度行路。」
「又夢到自己變成機械人,變成高達咁行。」
記者覺得此夢很特別,問他夢從何來,他娓娓道來:「當時睇咗好多有關機械義肢嘅資料,日本做咗好多呢方面嘅研究,傷殘人士穿上盔甲,就好似 Iron Man咁,可以即刻行得同攀石。我曾經寫信去日本,希望可以參與,不過無回音。我諗住明年自己喺香港做土炮研究,希望找到人支持,在一兩年內做出成績來。」
矢志脫胎換骨的他,亦拒絕領傷殘津貼過活,「我可以每月領一千多元的傷殘津貼,但我仲係二十幾歲(受傷時他二十八歲),唔使咁快倚靠呢啲,我無諗過要東山再起,只想可以有番自力更生嘅能力。」

翻越高牆


他現在充滿正能量,很少再發噩夢。 

由學習怎樣用輪椅去廁所,坐巴士地鐵和駕車,志偉都在半年內逐一達成,當時他有很多念頭,想過考的士牌專接載傷殘人士,「因為好多的士司機唔肯載傷殘人士,嫌佢哋上落麻煩。」車牌考到了,但最後都做不成的士司機,「後來香港奧委會介紹我入去做文職,朝九晚六,有專用車位,對面就係霍震霆個車位,又有傷殘廁所,工作地方有好多空間俾我走動。」
做了半年,他覺得不適合自己,「覺得日日坐 office做文件工作好悶,我好好動,鍾意周圍郁,雖然奧委會對我好好,好多人支持我,但我唔想就咁困住自己一世。」
說到這裡,記者和攝影師都不期然的大聲讚好,攝影師興奮地說:「脫困,好!」志偉也附和起來:「要問自己,係咪真係鍾意做呢份工。」
取捨之間,令他更清楚前路,志偉決定重投攀石培訓的工作,並把癱瘓後的心路歷程寫成書,取名《翻越生命的高牆》,講述自己如何走出谷底,反應甚佳,「有人想自殺,睇完本書後覺得生命有希望,打消尋死念頭,有病人原本病到無晒鬥志,見到我重新振作,又爬番起身。」他更獲邀到中小學及不同機構做講座,「全港保險公司我差不多去勻晒,保險經紀成日俾人拒絕,覺得我故事好勵志,幫到佢哋。」很多學校亦請他再教攀石,他的攀石公司重新投入運作。

犀利老豆


這夜太太和三歲的兒子都來場館替他打氣。 

他笑說現在比受傷前更忙,「每日朝九晚十一,九至六就做公司工作,安排訓練課程同講座,星期一、三、五晚教港隊攀石,二、四、六晚做針灸,氣功同跌打。」訪問前一晚,他才做了拔罐,臉上明顯有點疲累。
「最近已好少發夢,呢一兩年太忙太攰啦,一上床已經瞓着。」
去年他更獲選十大傑青,他說對他和家人都有很大很大的意義,「阿爸阿媽又再次為我自豪起來,我個仔大咗可以周圍同人講,爹哋係傑青,好犀利,雖然坐輪椅,唔係一個廢人。」說時雙眼露出喜悅的光芒。
經歷過人生的高峰,人生的低位,志偉的內心世界,有着說不盡的故事,又豈止和記者所說的這些點點滴滴,「我點解無端端坐輪椅?我無信仰,但而家都開始相信生命是有安排,幾好呀!」生命真的充滿奇妙。


撰文:黎明輝
攝影:黃雲慶
mailto:news@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