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語錄

清湯 Paco 黃栢高

Ads by Google

估不到黃栢高近日才開火鍋店,那種生張熟李同撈同煲,其實最配合他作風。
他倒先搞意大利餐廳。西餐比較靜態。
「幾年前我人都靜態啦,直接講就係霉。」
霉,指娛樂圈本業;飲食從來只是與朋友夾夾吓。
Paco向我推介牛骨湯底,讚到眉飛色舞,卻 order來一鍋滿是芫荽的清水,邊撈邊說:「但我戒牛肉嘅,灑幾粒鹽就夠,哎吔,唔記得叫連馬蹄都唔使落。」
叱咤風雲的經理人便是如此,一方面很 hard sell很 colourful,願講真心話時,卻清澈見底。
灼熟鴕鳥肉後, Paco教路,豉油也別沾。「年紀大了,醬料有配額,留番食真味道。」
他的故事,由三上三落說起。

 


打不死


湯可清,酒仍是要喝的。侍者依照 Paco指示,將單一純麥以室溫水考究地 1:1稀釋。
——你不是獨創了威士忌溝綠茶的飲法嗎?
「唏,俾人搵笨嘅,我向公眾道歉。知道更好方法就要改。」
錯就要認。離開國際名牌華納公司,創辦正東唱片和金牌經理人,之後遭削權,沉寂數年,現替賭業猛人周焯華主理太陽娛樂,事業如坐過山車。
一頭白髮,他坦言憂出來的。「早年要諗好多嘢,一星期內白晒。」
黃栢高一時軍裝 look,一時愛執到正。「任職國際公司時,著到乞兒咁都唔怕冇人俾面;到搞正東,外間起初看不起是細公司,我便日日老西,愈唔可以衰俾人睇。」他笑道:「現在做番自己。」
這晚,黃栢高和我不約而同穿皮褸。
「飲杯啦!」
——六十開外了,怎能每次都保持鬥志?
「也是我幸運。搞正東,我引入經理人制度,因為早看通單靠印唱片冇得做。最失意時,我涉足電影,我敢說我係第一個勇於轉型,其他行家通常不熟不做。現在年紀大,但太陽娛樂的 IT概念刺激到我。如果不是每一次都創新,我反而未必有咁大動力。」
流水宴

對我不好的人,我會對他特別好,好到令佢措手不及。

黃栢高衰不怕認;威,更加要認。
但怎說呢?起起落落,拉勻可能正如威士忌溝水般 1:1打和,其他著名經理人專攻一兩位巨星較合乎經濟效益,例如小美便不諱言成世幫郭富城已夠。黃栢高經手的巨星數唔晒,但總是進進出出,何況百足咁多爪,其實幾攰。
「過程過癮嘛。」他攪拌着火鍋語帶雙關說:「打邊爐有樣好, anytime歡迎加入,冇話要等齊邊個開席,永遠新鮮熱辣,後來者也不是吃餸頭餸尾。
「鄭秀文曾經提出,想我專做她一個,我話我喜歡開放式。我喜歡做新人,先不說新人有機會爆出驚喜利潤,行業需要延續,到一天班巨星退休,巨星的經理人同時退休,如何延續下去?我們要對行業作交代。」
天下有不散之筵席,方法是流水宴。他團隊台前幕後便有以舊帶新,有離過場又重投(例如許志安)。
「飲杯啦,朋友多。」
——總有合作不來吧?
「目標不同,他要太陽,太陽我都俾到佢,點知佢要宇宙,就冇辦法。」
心領神會了。
「對我不好的人,我會對他特別好,好到令佢措手不及。以眼還眼,他反而知點做。」
——那何以報答真朋友?
黃栢高拍拍胸膛:「講呢度。」
酒醒酒醉
可能不只指心,指胃。吃着作為代替品的鴕鳥肉,黃栢高憶述,第一次戒牛肉是為了昏迷中的陳百強(華納戰友)祈福,那時沒告訴人, Danny一睡不醒,他便食番。
「今次始於三年前,知道有咁好機會搞太陽娛樂,我許下心願。鴕鳥肉的味道當然不及牛肉,我不知幾鍾意食牛,正因為鍾意才戒,否則怎稱得上決心?人要 give and take的。」
——兼營飲食,同正業有何關係?
「的確冇乜,除咗慶功宴。但它可以令客戶知道我細心,一個食嘢都精益求精的人,做生意點會唔用力?所以我酒量不用好,吃亦貴精不貴多。失意那一兩年,我愈不讓人見到飲醉,因為醉貓只會更被睇死。
「現在唔怕,飲杯啦。
「我從不摸着酒杯底簽約,最好邊食早餐邊簽,彼此頭腦清醒,有什麼猶豫可以即刻查清楚。飲酒,應該留番 relax、慶祝的晚上,所以我成日話,我黃昏五點講嘅嘢都唔算數。」
筆者看錶,就快七點……

頭髮未變白,也不用戴茶鏡,文青打扮符合他所說做大公司的哲學。

創新好重要。他成立 Cookies比韓國少女組合更早。

與鄭東漢、龐維仁合作金牌,黯然離開。
老土的事
黃栢高想談多些電影,談多些娛樂 IT化, sorry我比較睇淡,甚至覺得他的鴻圖大計,是賭業附屬品。
「太陽城以賭業為主,冇得唔認。但太陽娛樂在兩年內,以最短時間帶起整個集團知名度,這是娛樂事業的長處,永遠有價值。」
我更想問的是淡中之淡,音樂。各項年度頒獎禮剛完結,曾經, Paco號稱劈獎專家,幫歌手們爭取獎項縱橫捭闔,面對今時今日大家鬥唔去攞獎的倒行逆施局面,豈沒一點戚戚然?
「天地良心,我不劈獎的,四大天王時期有劈過,幫劉德華,那時劈得有動力,一首金曲能令產品(唱片)由五萬跳升至廿萬;但現在,頒獎禮已喪失此功能,主辦單位自定了遊戲規則。我叫旗下歌手,常規的《勁歌金曲》照上,去爭獎?咁老土。」
出身自唱片公司倉務部的黃栢高,痛心於老本行,加上酒意上湧,愈來愈多真說話。
「我仍想延續廣東歌文化,係廣東歌,唔係鳩叫!那種鬥嗌破壞了風氣,鄧麗君去比賽都輸。鄧麗君感動了全球二十億華人,你《我是歌手》再厲害,都係二億啫。」

那時劈得有動力。

曾與「宇宙最強」合作。
並非爛 gag


火鍋這晚,我提起第二天會訪問他旗下脫星袁嘉敏(已刊於上期《豪語錄》),黃栢高說:「放膽傾吧,幾複雜的人都有單純一面。」
在說人也像說自己。
我咬着海鮮餃子,弊,未熟透,心仍是冷!
或者,熟透世情如 Paco,反而接近《心仍是冷》的境界:
看透了冷眼,心早慣沒有說感嘆。
冷笑似四散,掩飾我夢裡的燦爛……
——梅艷芳、倫永亮

撰文:余家強
攝影:梁炳權 
場地提供:金牌海鮮火鍋
nextb@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