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jpg


年近三十的李姓內地婦(白褲),一三年與港男假結婚後,翌日即去私家醫院預約排期產子,遂引起入境處懷疑及調查,上年四月她欲兩度來港產子,但被拒入境,至上年九月入境時,被入境處拘捕。入境處前職員許 sir表示,入境處對可疑個案會採拒諸門外措施,免內地孕婦以諸多理由留港不走,甚至搏在監獄內產子。 

封面故事

假結婚借肚破零雙非 強國人生港 B搶福利

Ads by Google

梁振英引以為傲的「零雙非」政策,表面上阻截了每年三萬多名雙非嬰兒在港出世,但強國人早有奇招破局,透過假結婚、借肚、甚至搏大霧衝關模式,繼續強攻入香港生 B,掠奪香港人的資源。
有幾組數字特別驚人,零雙非政策兩年以來,入境處證實,已發現和調查二百六十多宗以假結婚扮單非來港產子個案。
而未被發現成功生 B的個案,則無法計算,相信是被查數字的十倍以上。
而每年屯兵在中港關口,打算以「衝閘入境」方式攻入的強國孕婦,失敗者亦多達五千多人。
另外申請寡佬證(無結婚記錄證明書),更由二○一一年的萬四宗大幅增加至翌年二萬多宗,在港登記註冊的中港婚姻,亦由九七年的二千六百多宗,上升到至今二萬多宗。
情況顯示,強國人從以前被動由港男北上迎娶模式,已轉變成主動來港求婚產子。
假結婚問題日益嚴重,網絡和手機充滿了招聘假新郎廣告,旺角的一些酒樓餐廳,更被假婚集團長期霸佔,作為臨時招聘和辦公場所。
有錢的強國人,更可以高薪聘請港女做代母產子,最終獲得一張香港出世紙,千方百計前來,只為享受港人終身福利。

 

 

「零雙非」政策後,強國人奇招盡出,由最昂貴的借肚,到花十幾萬的假結婚,甚至零成本的「衝關」也有,就是想求一張香港身份證。(《蘋果日報》圖片)

一個家族式的跨境假結婚犯罪集團,上年十二月被搗破,拘捕五十九人,包括五十八歲女主腦、其丈夫與一對年輕子女和另一名親屬。
該集團一二年開始透過 facebook, WhatsApp及朋友圈子,招攬本港居民與內地人假結婚,收取每名內地人平均約十多萬元人民幣,以協助他們取得香港居留權,共涉及八十宗個案約一百六十人,其中七十三宗假結婚案更招攬了八、九十後的香港年輕人成婚。
而該集團過去兩年間賺取約千多萬利錢,入境處助理處長馮伯豪表示,由於還有百多名涉案人士在逃,行動將會繼續及不排除陸續有人被捕。
假結婚真生仔

上年十二月,入境處成功搗破一個假婚集團及起出多本大陸護照和結婚證。(《蘋果日報》圖片)

但這只是冰山一角,據了解,入境處過去五年就調查了七千宗涉及假結婚案件,最後成功檢控的只有九百多人,即成功檢控率僅一成四左右,而去年成功檢控率更低於一成,換言之有九成漏網之魚,其他未被發現的假結婚個案更是難以統計。
同時,自兩年前實施零雙非政策以來,入境處開始調查透過假結婚來港產子情況,當中懷疑個案已多達二百六十四宗,數字上可謂激增。「因為以前根本無大陸人假結婚扮單非來港生仔,喺二○一三年先開始有呢種現象。」一名警察私下告訴記者,假結婚平均要十多廿萬成本,但獲得單程證後,就可名正言順來香港私家醫院產子,兒子出世後就是香港人,阿媽三年後也正式成為香港人,然後終身獲得各種福利,例如綜援、醫療和學位。
真的是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梁振英的零雙非政策,未能制止大陸人湧港產子的「熱情」。
Facebook登廣告
假結婚集團成員阿權向記者爆料,一三年一月實施「零雙非」政策以來,的確多了很多內地人藉假結婚變身成單非婦,這也使假結婚集團生意應接不暇。「所以你見到有二萬幾人申請寡佬證,比之前多近八千個,佢哋未必個個最後都會結婚,但可以見到個市場係幾咁活躍。」
阿權透露為了做成生意,他們有時都不會跟港男說明對方是孕婦,以防港男縮沙。另外,由於生意太多,假結婚集團為了找「老公」,除了透過熟人介紹和在報章登廣告外,近月還會在社交網站登廣告。記者早前便在 facebook上發現了一篇貼文,公然請人假結婚,寫明男女價錢,更有「報價熱線」等,非常高調。
阿權笑瞇瞇說:「富貴險中求,做呢行預咗入境處放蛇,但我做咗十幾年都無事,係行家唔小心先賴嘢,如果雙方夾好晒口供,做足文件,整定晒拍拖證據,一般都好難入罪嘅。」
雖然阿權不肯詳說有什麼絕招來應付入境處的調查,但他說不外乎做好港男及內地婦的出入境記錄,夾定萬一被查問時的口供,以及準備好一些假的電郵及手機通訊記錄,總之令雙方看似是情侶。

由於利錢豐厚,假結婚集團公然在 facebook出 post,更配以大疊千元鈔票,圖吸引年輕一輩參與假結婚。

酒樓快餐店當辦公室
為了解假結婚集團運作,記者根據阿權教路,致電其中一個假婚集團的電話查詢,接電話的男子叫阿文,談不及一分鐘,他便叫記者當日下午到旺角銀行中心對面一間酒樓再詳談,態度相當積極進取。
記者依時到達,發現該酒樓好像變了「婚姻註冊處」,多張枱都被假結婚集團霸佔用來辦公,甚至樓上樓下的其他餐廳,都有人在開工。其間有人更即場拿出大疊金牛,派給準「新郎哥」。
「呢邊呀,過嚟坐低先喇。」一名四眼男子邊手拿電話,邊招手向記者說,原來他便是負責人阿文,同枱還有一個叫珍姐的女人和兩個中年男子,他們都是同一個假結婚集團的成員。
坐低不久,珍姐急不及待向記者解釋收錢次序,「註冊先收一萬,之後返內地(新娘家鄉)做覆查,每次收三千,大概返四次。內地批出單程證時再收一萬五,最後辦離婚收五千,酬勞總數大約四萬幾蚊。但返大陸嘅車錢食宿同離婚費用,都係新娘負責,你咪當去旅行囉。」她說由註冊到批出單程證,他們預計需時三年半,但此期間新娘會獲得雙程證來港探親。
記者問探親期間,新娘會做什麼,會不會來港生個仔出來,珍姐謂不用擔心。「你理得佢做乜呀,又唔使你養。」
記者繼續問如「新娘」將來不肯離婚怎麼辦,阿文即說這情況不會發生,因為整個過程都會受控制。「新娘」拿到身份證後,絕不會恩將仇報,而旁邊的珍姐亦幫口說:「唔會唔離婚㗎,佢哋只係想攞身份證,留住段婚姻做乜喎,佢哋大把錢,自己都仲要再嫁人㗎。」珍姐更補充,香港人出名窮,對方連望多你一眼都費事,比你更心急離婚。

長髮黃裙的大陸女人,與珍姐(短髮,黑碎花衫)及本地假婚集團成員坐在酒樓商討細節。

架眼鏡的假婚集團成員,手拿客人相片及其他證明文件,大剌剌在酒樓內辦公。

大陸女人與阿文等人上了律師樓,辦好有關手續後便急不及待打電話匯報一切。
拖欠尾數

白背心的假婚集團成員,帶間條衫女子,上了旺角律師樓辦理結婚手續。

隨後多天記者到場暗中監視,發覺除了那間酒樓外,附近的快餐店和雅蘭中心一間酒樓,都是假結婚集團的「辦公室」。其中一名曾和記者同枱飲茶的中年男子,是集團的跑腿,因記者發現他經常帶單身男女到銀行中心一間律師樓辦理結婚手續,包括排期及拿俗稱寡佬證的無結婚記錄證明書等。
內地婦透過假結婚來港產子之風,入境處一早已知悉及一直有採取打擊行動,無奈個案太多,未能一一應付到,而入境處發言人更奉勸年輕人莫貪一時為搵快錢而犯法。
剛退休的入境處許 sir指,近一、兩年多了年輕人參與假結婚,因他們誤以為此行為屬輕微罪行及難以被偵破,又即時有現金落袋,賺得輕鬆爽神,「實情完全係兩回事,假婚集團就算應承俾十萬酬金,但分三至四期,當內地客人搞好結婚手續後,假婚集團往往會拖欠尾數,港男收到一半酬金已偷笑,因假婚集團不怕你去告發,因自己都身有屎,無人會這樣做。」
調查可疑個案
另外,入境處只要找到合理證據,就可以檢控當事人,即使被調查人士不合作也能入罪。許 sir舉了一個調查手法,通常港男假結婚都是秘而不宣,連親友也不知情,有些還有正在拍拖的女友,入境處只要一調查就知,此證據足已令法官相信,港男與內地婦的婚姻是虛假,可被判囚一年或以上。
據知,入境處還會抽查所有申請中港結婚個案,如發現當中有人未婚受孕,或者受孕期間,兩夫婦分隔兩地等,懷孕期有可疑者便列為重點調查對象。「不過有人精心安排,搞好所有手續後,先喺大陸大肚,然後來港生仔,咁就好難查。」許 sir承認,調查一般只能捉到那些已大肚,而又心急來港生子的假婚孕婦。

內地代孕網列出香港代母人選,具碩士學歷及智商達 149分,故找香港代母,收費不菲。

內地代孕網出高價找香港代母,記者放蛇期間,負責人直認香港代母要替內地客在港產子。
厚酬找港女代母
除了假結婚一招外,記者更發現有內地代孕網站,以幾十萬高價找香港代母,此舉比假結婚更貴,但卻最安全,因為受孕者是港女,入境處根本無法調查,也無權阻止港女入院生仔。
記者假扮做代母的港女應徵,聯絡上代母網站在深圳的聯絡人劉總,他在深圳一間餐廳與記者見面,劉總很關注記者的生活習慣,如查問有無夜蒲,食煙,飲酒及不良嗜好等習慣,或之前有無生育過及個人病歷等。
之後他遞上兩頁紙,要記者填上有關個人詳細資料,以供大陸客人查看,甚至簽署願意在嬰兒出生後,交出撫養權給內地客人,「放心好了,一切經律師辦理,客人、你及我們中介三方都權責分明,不會出亂子,放胚胎手術在泰國醫院進行,因泰國的技術比內地好,而生產就一定在香港,那客人就可以替子女拿到香港居民身份……」

內地代孕網在 QQ聯絡上,指找港女代母收費一百萬人民幣及剛完成了一宗相關生意,若要港女代母供卵,加收十萬。

不願付錢假結婚的內地孕婦,就會選擇搏大霧衝關,去年有五千五百人嘗試失敗,但仍有二百多人成功突破防線,走入醫院。

落閘後寡佬證申請急升
俗稱寡佬證的無結婚記錄證明, 97年時高達 27,900宗,到 06年下降至 13,100宗,去到 11年都是萬多宗,但至 12年港府落閘禁雙非後,寡佬證申請大幅升高 48.6%,至二萬宗,並持續到去年。
收費加至一百萬
劉總還輕描淡寫說,大陸人並不喜歡香港人的「品種」,只是看重香港人的身份,港女條件都一般。他完全不把本地視為犯法的商業代孕當作一回事,更叫記者只管開價,當記者隨口說要八萬人民幣酬勞,他隨即不屑地大笑,「我給你的,一定多於此數目。」據知港女代孕,酬勞可高達幾十萬,視乎港女的學歷和質素。而一般找港女代孕的大陸客,多是已超生的富翁或官員,或有其他原因,想下一代成為香港人。
當記者佯裝要考慮及想離去時,劉還從銀包拿出三百元人民幣給記者,說是車馬費報酬,他疏爽的態度,難怪內地代孕網站收費不菲;之前網站內顯示,找港女做代母,收費要六十萬,上週記者透過 QQ與網站聯絡,收費已加至一百萬,還說港女代母難求,因剛完成了一宗生意,新客即使幫襯也要排期。
記者就這種現象查詢過入境處,該處亦剛知代母是國內人來港產子的最新途徑,但代母等問題非該處管轄範圍,難以進一步評論。據知代母應受「人類生殖科技條例」規範,屬警方調查範圍,但因中港兩地搜證困難,警方甚少主動追查。

剷陸軍裝的代孕網負責人劉總,指報酬不止八萬,並催促記者盡快簽約。

 

落閘後雙非衝關數字上升
2012年政府落閘禁止雙非孕婦來港產子,但這數年間,每年仍有數千名沒有得到本地醫院預約分娩的內地孕婦,數目逐年上升。她們都是企圖「搏大霧」衝關入境香港,但都被當局按照入境條例,拒絕她們入境及遣返內地。
肥婆七人車闖關
內地人來港產子,可謂無所不用其極,且豐儉由人,由一百萬代母 A餐,至十多萬假結婚 B餐任供選擇外,還有一種更便宜的,花數千元的 C餐,此招是坐七人車入境,有雙非孕婦會租用中港車牌的七人車,偷偷「闖關」入境香港。
由於深圳灣及落馬洲口岸,乘客坐在車內便可辦理過關手續,有集團便僱用七人車司機及兩名大肥婆,來掩護坐在後排的內地孕婦闖關,然後等臨盆再衝入急症室。「以前最高鋒時,單單皇崗口岸就有五十架七人車,專門運送雙非孕婦入境。」中港七人車司機阿榮說。
至於 ABC餐都付不起的,則選擇最低成本的「直接衝關」,據入境處的資料顯示,過去三年,每年平均都有五千大陸孕婦硬闖,而被入境處查獲拒絕入境。不過,也有僥幸的漏網之魚,去年便有二百多名孕婦成功突破封鎖線過境,再走入公立醫院急症室生下嬰兒,最後取得「獎品」,即是一張香港身份證。

雙非兒童和單非兒童,與本地出世的兒童一起爭學位。(《蘋果日報》圖片)

內地婦來港產子,招數多多,其中一招是坐過境七人車,以肥婆遮掩單擋的手法,破解入境處職員的檢查。

撰文:艾馬、程志康
攝影:王晴、金文、田俊
news@nextmedia.co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