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分 

私口味

狂野行

Ads by Google

《狂野行》( Wild)的劇情其實一句就講晒:有條女,死老母,好傷心,自暴自棄,頂唔順,走去喪行山,行足九十日,重新做人。咁都拍到套戲,咁行山過程一定好驚險,遇見大風暴或者火山爆發分分鐘俾半獸人追殺啦?無,最驚險只係著錯一對唔啱 size的鞋,忘記了攜帶白電油同埋以為自己會俾人強姦。

 

《續命梟雄》( Dallas Buyer Club)的導演 Jean-Marc Vallee上一次幫 Matthew McConaughey脫胎換骨,方法是叫個靚仔整到自己人唔似人鬼唔似鬼,上癮了,今次的目標轉去 Reese Witherspoon。大約十年前, Reese Witherspoon還是《律政可人兒》( Legally Blonde),跟 Joaquin Phoenix拍了齣《弦途有你》( Walk The Line),莫名其妙地贏了奧斯卡影后,比 Jennifer Lawrence更詭秘。今次由頭孭到尾,又要素顏又要脫又要爛身爛勢,獲提名也好像名正言順。只是,論年資論同情分論累積提名次數論角色悲慘度,又好像輪都輪到 Julianne Moore。世事邊有公平吖!
係呀,角色唔夠慘要扣分㗎! Julianne Moore演一個患有腦退化症嘅語言學家,堅慘。 Reese Witherspoon這個我行我素的任性中女,拍馬都追唔上。在我所認知的世界內,訴苦是有罪的,因為散播負能量會毒死人,博取別人投放同情更加是別有用心。所以,即使你好唔開心,都要向世人扮出一臉歡欣,好多好多正能量,才合情合理。阿媽四十幾歲患癌過身?傷心一晚好啦,第二朝,親朋戚友已經期望你成功振作,但係到喪禮一日,又會排住隊循例地勸你節哀順變。搵人傾訴就俾人批評悲觀,自己單拖走去吸毒走去濫交又被世俗唾罵,無路可逃,咁多人一個人去行山去跑步去瘋狂踩單車,有原因的。
在悲慘沒有市場的世代,在悲慘需要盡快被消滅的氣候,《狂野行》最難令人動容的,可能係女主角的遭遇未夠慘。阿媽死了,係好慘,但你想搵人搞嘢,一定立即搵到,俾九十幾頂綠帽老公戴,老公仲會客客氣氣地同你和平分手,你知道有幾幸福嗎?你知道幾多人除埋衫出埋錢租埋房都會俾人一手推開嗎?凡事積極地面對,積極點看,《狂野行》很適合政府高層參考,看完電影,仍然堅持在郊野公園發展住宅區,搞到香港人連行山的空間都無埋的話,唔該,請同一時間撥大量資源去開設精神病院。(假設政府真關心市民)。


方俊傑
mailto:hotpot@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