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哥話自己跑步好似上了癮,有時參加半馬,賽事完了都覺未夠喉,要跑足全馬才覺爽。 

話你知

跑上癮!

Ads by Google

Profile
邱國棠(棠哥), 59歲。 16年前開始跑步,便參加馬拉松比賽。全馬他已參加了 64個,且獲獎無數,單是獎盃已近百個,還未計算獎牌和獎狀。他曾到過俄羅斯貝加爾湖、法國、德國、荷蘭、英國、韓國等參賽。現籌備 4月出征撒哈拉沙漠的 6天比賽,跑 250公里,是正常全馬的 6倍。

 

近 60歲人想參加沙漠賽,係想見識下,喺四、五十度高溫跑步係點?仲要喺大溫差的情況下瞓帳幕,真係無乜機會試,算是人生一種體驗。
我 43歲轉做巴士司機後才開始跑步,在公司認識到班愛跑步的同事,於是一齊跑。我以前無乜做運動,但同事都讚我跑得快,於是更加愛上跑。
未做巴士司機前,我喺製衣廠做裁衫近廿年。教我裁衫的師傅工作時唔准我哋打牙骹,否則會用間尺掌嘴。所以我前半生都好沉默,亦冇乜消遣,只是偶然行吓山。返工放工,回家也不愛講話。就算去太太外家亦唔愛出聲,入屋坐嗰張椅,走時都係嗰張,只是偶然去下廁所,所以朋友家人親戚都覺得我好 cool。
但開始跑步後,太太話我個人轉變咗,多咗好多嘢講。可能因為我跑步時認識咗好多新朋友。我又愛出國比賽,見識多咗,眼界開咗,胸襟亦闊咗,覺得睇嘢都遠啲,唔似以前只係困住喺間廠,困喺香港。


他的獎盃多到梳化都放滿,而獎牌、獎狀更是隨便開個櫃桶都係。 

太太受佢影響,亦曾參加 10公里賽。 

 

依家我有機會都爭取出國比賽,台灣、法國、德國、荷蘭,都去咗十多個地方。記得有次喺俄羅斯得我一個中國人,連當地電視台都搵我做訪問。翌年我再去,零下 20度跑冰湖,全港 10多人去,我係第一個過終點,雖然攞唔到第一,但已經好開心。
我得一個仔,太太又退休,我出年都要退休,無乜負擔。省吃省用,儲到錢就出國,幾乎每年出去兩、三次。我唔煙唔酒唔打麻雀,但跑步卻跑上癮,放工就跑兩、三個鐘,才回家吃晚飯。
事實跑步令我身體變好,最近做身體檢查,醫生話我心率慢,這是跑步的關係。有時見到同齡的人都患重病,感覺跑步對我真的有好處。跟太太外家都多了話題,姨仔知我跑步都送我裝備,我比賽又嚟打氣。太太同仔仔都受我影響跑埋一份,仔仔更有參加比賽㖭。
而我最開心係能攞獎,不管是第幾名,有獎攞我就好開心,證明自己做得到。就算無獎攞我都唔氣餒,會下次再嚟過。現在人到 60歲,慶幸自己搵到興趣,咁都算是有個豐盛人生。


他說揸巴士看盡人生百態,遇着唔開心事只要放工去跑兩、三小時步,就能忘憂。而佢覺跑步能磨練意志和耐力。 

零下廿度喺冰湖跑步,係棠哥( 54號)最難忘。 

撰文:馮淑玲 
攝影:劉玉梅
錄像:蔡政峰、李梓軒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