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然早產令菲菲整體的發展都比同齡小朋友滯後,但性格開朗的她,為媽媽 Maggie注入不少正能量。 

頭號健康

早產小鬥士

Ads by Google

婦女懷胎十月,瓜熟蒂落,自不然產子,這是正常的生育過程。然而,本港每一百個嬰兒,約有八個不按這生命軌跡而行,他們選擇「搶閘」出世,殺父母一個措手不及。
Maggie今年三歲三個月大的女兒菲菲,正是一名早產嬰,她在母腹只短暫留宿了六個月便出世,出生時僅重一磅多; Natalie的女兒保恩就更誇張,兩年多前,她以二十三週的胎齡出世,經多番搶救,才能存活下來。
早產嬰的成長路,注定比其他孩子崎嶇,而早產嬰媽媽所背負的,亦比一般媽媽為多,聽聽她們的心聲吧!

 


菲菲是「六星妹」,出世時只重一磅四安士,身形細小得猶如老鼠仔。 

識行識走、識講話的菲菲,除了個子較矮小及要佩戴眼鏡外,外表跟一般小孩無異。但誰會想到,眼前這位小妹妹,原來是個生命小鬥士,多次跨越鬼門關。
菲菲是 Maggie生育計劃中的首胎,預產期原本是二○一二年一月尾,但「急性子」的菲菲,卻在二○一一年十月一日偷步跑到人間。
「菲菲出世前兩日,我先喺政府醫院做完產檢,一切正常,點知第二日,我下體就突然滲血絲,仲愈滲愈多,驚起上嚟咪就走去醫院囉。但當時,我只係懷孕六個月,完全無諗過就咁樣會生 BB。」毫無準備的 Maggie,入院不久後便穿羊水,醫生無計可施下,遂於翌日替她進行緊急剖腹生產,誕下只重五百七十五克的菲菲。

小得猶如老鼠仔


出生首六個月,菲菲都在醫院保溫箱度過,父母每星期都替她慶祝生日兼打氣。 

根據香港法例,只要胎兒超過二十四週出世,醫護人員就必須全力搶救,菲菲胎齡剛好是二十四週零一日,驚險取得被搶救的「入場券」,「第一眼見到菲菲,我真係好驚,覺得佢簡直唔似一個人,似一隻老鼠多啲!佢全身係透明紅色嘅,只係大過我手掌少少,但好彩佢總算有齊眼、耳、口、鼻、雙手、雙腳。」
菲菲雖然有齊「硬件」,但奈何她的器官未發育成熟,無法自行運作,要借助儀器維生,「佢心、肝、脾、肺、腎都有事,甚至腳都因為唔夠鈣而斷咗。菲菲出世後一直住保溫箱,養到佢有兩磅重,即係六十三日大時,做咗一次心臟手術;八十二日大時,就針對眼睛血管增生問題,做咗一次激光手術。」

未嘗歡欣滋味


受腦室曾經出血影響,菲菲的小肌肉發展欠佳, Maggie想盡辦法替愛女訓練,夾衣夾是其中一項遊戲,可鍛鍊菲菲手指肌肉的力量。 

首嘗當母親的滋味, Maggie並沒有預期中的喜悅,反倒每日憂心忡忡,「早產嬰每日嘅情況都好似坐過山車咁,今朝醫生可能仲讚佢好、情況樂觀,但可能幾個鐘之後,當我返到屋企,就會收到醫院電話,話 BB情況好嚴重,要快啲趕去醫院睇佢,所以,我當時心理壓力真係好大。」猶幸 Maggie是註冊社工,受過心理學訓練,加上有丈夫和信仰的支持,才能支撐得住,捱過女兒最關鍵的首六個月。
菲菲成功保住「命仔」、順利出院後,接着要做的,就是追落後。「其實菲菲已經好努力,由出院到而家,密密做物理治療、職業治療、言語治療,但可能始終太早產,佢而家嘅發展,仍然比同齡小朋友遲緩咗半年。」
說起愛女發展未如理想,再堅強的 Maggie,也忍不住哽咽,「我好內疚,我成日諗,佢出世前兩日,我係咪做錯咗一啲事,會唔會係行路太快?會唔會係工作太辛苦?所以搞到佢早產。係我害咗佢一生!」

飽受奇異目光


菲菲食量較同齡小朋友小,而且很容易嘔吐, Maggie唯有讓她少食多餐。 

為了彌補「過失」, Maggie唯有努力賺錢,讓菲菲接受最好的治療,「政府對早產嬰嘅支援好唔足夠,菲菲兩歲已經排政府嘅『早期教育及訓練中心』,但估計要排到四歲半先有位,到時『早期』訓練都變『晚期』訓練啦!所以,好多早產嬰媽媽都同我一樣,要自己帶小朋友去私人機構做訓練,但費用好貴,五十分鐘要七百幾蚊。」
做雙職媽媽辛苦,但途人的奇異目光,更令 Maggie難受,「我諗整個社會對早產嬰都無乜認識,正如我自己,以前都完全唔知有早產呢回事。所以,有時啲人見菲菲咁細粒又戴眼鏡,就會話我肯定好縱佢、唔逼佢食飯,又成日俾佢睇電視啦!最好笑,菲菲足齡兩歲去考學前班,好多家長誤會菲菲得一歲幾,就大大聲鬧我係怪獸家長,咁早逼個囡讀書;最慘連幼稚園老師都話唔敢收菲菲,怕難照顧,結果菲菲考咗十六間幼稚園,最終得一間肯收佢。」
被社會遺忘,一班早產嬰家長唯有互相支援,並在 facebook成立「早產 BB會」, Maggie更擔當專頁管理員,並因而與 Natalie結緣。跟 Maggie一樣, Natalie亦非高齡產婦,也沒有長期病患,但同樣有一段驚心動魄的產女經歷。
一直恨做媽媽的 Natalie,結婚六年終於有喜,雀躍的心情可想而知。她原以為懷孕三個月後,胎兒便會穩定下來,正計劃去旅行之際,卻在孕期二十一週零一日那天出事。

二十三週邊緣人


保恩出世時胎齡只有二十三週零一日,極度虛弱,但她意志力驚人,最終竟能活下來。 

「我去小便時發現有血絲,雖然唔係好多,但安全起見,我都去咗急症室,檢查後,竟然發現我子宮頸已經開咗一度,當時我真係好震驚。」面對 Natalie有早產危機,醫護人員都愛莫能助,而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在醫院臥床休息,期望拖得一日得一日,至少可保到胎兒有二十四週,達至被搶救的門檻。
然而,事情未如 Natalie想像般發展,留院期間,她的子宮頸愈開愈大,醫生估計,她未必捱到二十四週,因此「救」與「不救」,一度成為她與醫生爭論的話題,「其實醫生同我解釋得好清楚,一個咁早產嘅 BB,日後可能會遇到乜嘢問題,但我堅持要救,係因為我覺得呢個係 BB應該有嘅權利,如果佢捱唔住,就自然會離開,而唔係由我哋話事去剝奪佢生存嘅權利。」
終於在孕期二十三週零一日那天, Natalie以順產的方式誕下女兒,醫護人員亦順應 Natalie的要求,全力搶救極度虛弱的保恩。

五臟六腑皆有事

一如所料,出生時只重五百零三克的保恩,五臟六腑無一樣是健全的,如何協助她呼吸及進食,一直是 Natalie的難題,「保恩早產,個肺非常弱,加埋佢天生裂顎,搞到連食奶嘅氣力都無,每次食奶,佢都好辛苦。雖然十七個月大時,保恩做咗修補裂顎手術,但可能係心理陰影,佢依然好抗拒食嘢,所以醫生最終幫佢開咗個『胃造口』,俾佢用嚟飲奶。」
講起「奶」, Natalie便滿腹牢騷,「好多時早產媽媽都有唔夠人奶嘅情況,香港又唔似台灣,有一個專門供應人奶俾早產嬰嘅『母乳庫』,而醫院姑娘亦唔會主動幫我哋呢批無 BB喺身邊嘅早產媽媽,好似覺得我哋無迫切需要,反而優先照顧嗰批有 BB喺身邊嘅媽媽。其實,比起足月 BB,早產 BB更加需要去吸取人奶嘅抗體,我真係希望醫院可以留意吓呢個問題。」
為了專心照顧保恩, Natalie辭掉工作,當全職媽媽,只靠丈夫一人賺錢養家。看着眼前這個已經兩歲三個月大,但仍然未識說話、未識走路且有深度聽障的女兒, Natalie縱然心傷,卻未言放棄,「醫生從來無否定過保恩將來可以行得到、照顧到自己嘅可能性,只係話唔到俾我知佢幾時可以,但我對保恩有信心。」


早產嬰保恩今年兩歲三個月大,未曉說話,未識走路,但媽媽 Natalie深信,女兒一定有好過來的一天。 

保恩的大、小肌肉發展都不達標,每星期都要到中心接受物理治療。 

話你知

美國世界健康基金會( Project HOPE)早前在香港成立了社交平台「早到同學會」,旨在提高公眾對早產問題的認識,以及加強早產嬰父母與醫護人員之間的溝通。基金會又推出了香港首本「早產兒居家照顧手冊」,歡迎有需要人士索取。詳情可瀏覽以下網址: http://www.facebook.com/SEAHongKong 

早產危機

準媽媽最擔心的往往是胎兒流產,相反,大家對早產危機卻認知不多。以下由仁安醫院兒科專科顧問醫生劉成志拆解種種有關早產的疑團︰

疑問一:早產的定義是什麼?是否只屬罕有事例?
答:孕婦在懷孕二十四週至三十六週期間分娩,便是早產。香港早產嬰的比率約為百分之七點五,並有上升趨勢。

疑問二:為什麼近年多了早產嬰?
答:主要是女性生育年齡上升了,出現妊娠高血壓機會亦增加,加上人工受孕趨普遍,多了孕婦懷雙胞胎,這些情況都可能對孕婦生命構成威脅,醫生多數會建議提早把嬰兒取出。

疑問三:還有其他原因會導致早產嗎?
答:醫學界暫時對早產原因未明,但發現,如孕婦有吸煙、飲酒、濫藥習慣,早產機會會提高;此外,如孕婦年紀太輕,不懂愛惜身體,亦會較易早產。

疑問四:早產嬰的存活率有多少?
答:在香港,如果嬰兒的胎齡有二十八週以上,存活率超過九成。

疑問五:早產嬰是否一定發展遲緩?
答:不一定,要視乎嬰兒的胎齡及併發症多寡。胎齡愈大的嬰兒,一般在發展上都不會有太大問題;但胎齡愈低的嬰兒,多數有較多併發症,如嬰兒曾不幸出現腦出血、腦積水、腦麻痺等情況,將來或會影響智力。

周身唔妥

愈早產的嬰兒,遇到的健康問題便愈多,他們的器官最常見有以下問題︰

腦部
因腦室基底膜組織脆弱或缺氧,導致顱內出血,並引致腦積水,影響日後神經發展。缺氧及血流量不足,令大腦白質出現凝固性壞死,嬰兒日後很大機會有運動障礙,少數甚至會影響智力。

心臟
較大機會有心血管畸形,例如動脈導管未閉合,可引致肺充血和心臟衰竭。

肺部
因肺膜發展未成熟,無分泌到足夠的蛋白,令肺部未能擴張,引發呼吸窘迫症。
呼吸窘迫症的嬰兒需要靠儀器協助呼吸,並往往未能在出生後二十八天內移除儀器,容易導致支氣管及肺部發育障礙,形成慢性肺病。

腹腔及腸胃
因腹腔與腹股溝的管道未關閉,形成疝氣(俗稱小腸氣)。
腸道血液循環欠佳,導致腸臟缺氧壞死,出現壞死性小腸結腸炎,嚴重時會危及生命。

眼睛
由於視網膜血管未發展成熟,有機會引致深度近視、斜視、弱視等問題。

資料來源︰仁安醫院兒科專科顧問醫生劉成志

話你知

呼吸道合胞病毒( RSV)被喻為早產嬰 SARS,殺傷力大,感染後可造成肺炎,足以奪命。現時有疫苗可減低 RSV感染率,但礙於費用昂貴,五針合共一萬美元,醫管局未有實施全民資助,「早到同學會」正積極向當局爭取。


撰文:沈雅詩
攝影:黃家活
mailto:features@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