礦洞離地百米深,入洞腳踏碎石陡坡,命懸一線,盡見當年礦工辛酸。 

圖片故事

馬鞍山下

Ads by Google

獅子山代表香港精神,但獅子右邊的那個馬鞍,卻總是被人遺忘。其實,馬鞍山一點也不面目模糊,比起獅子山,它的故事更有血有淚。

 

馬鞍山有個具百年歷史的礦場,國共內戰期間,逃難來港的國民黨老兵,聞風而至希望能在這兒搵啖飯食。剛巧一九四九年,台山人余榮金開設的大公洋行接手營運礦場後,與日本的釜石礦業合作進行大規模開採,再將礦石運到當時正大舉發展基建的日本銷售,為一班難民帶來曙光。
礦工生涯原是苦,用生命做米飯賭注,每日返工要用游繩深入斜達三十度、距離礦洞入口過百米的礦坑,不見天日掘啊掘。高峰期的五、六十年代,共有六千名工人在馬鞍山礦場開工,他們和老婆仔女就住在附近的馬鞍山村,村落曾有過萬人聚居。
「我爸爸係礦工,朝早太陽升起就出門,天黑回家成個人黑晒,全身都係灰塵,好累啊!」礦工後人、六十三歲的何春蓮憶起老父,感恩爸爸用血汗錢養大她和七兄弟姊妹,但她卻不知礦洞內有乜東東,原來村民迷信不讓女性走進,唯獨一次——六二年戰後最強颱風溫黛襲港,何春蓮與鄰居逃到礦洞避風雨,翌日村落千瘡百孔,幸得礦洞保住她的性命。
同是礦工二代、年屆七旬的波叔記得:「我以前細個有入去礦洞捉魚玩,但現在唔敢入去啦。以前班礦工去晒邊?天堂啊!」


礦洞日久失修,部分路段倒塌且積水深至膝頭,探險者須浭水而行。 

礦洞內有七十年代的《早報》風月版碎片,礦洞會變,但男人這回事則從來沒變,這個「六慾七情」專欄,起題「願與玲姐心相印」,當年礦工聚首討論的歡樂畫面,似乎歷歷在目。 

當年的名牌,一面紅色另一面綠色。礦工入洞前,會在洞口展示紅色的一面,安全出洞後便將之翻轉綠色。工頭如發現有紅牌長期展示,便會警剔。 

礦洞內有數個豎井,水極深,望着清澈井水如身處電影《盜墓者羅拉》場景,極有衝動想跳入井潛水看個究竟。 

 

礦工出外搵食各散東西,村內學校不久荒廢。馬鞍山村至今只剩下幾戶人家。村內由信義會四十年前開辦的禮拜堂與小學,用了一年半時間修復後,將提供馬鞍山村的導賞服務,讓下一代重拾礦村歷史。學校鐘聲再次響起歸家的信號,數十師生村民早前重遊老地。
何春蓮帶着九十多歲的母親,還有她的女兒,三代人重拾她兒時美好時光:「好似無咩變過咁,以前喺教堂上堂嘅畫面返晒來。」童年簡單純樸,「無咩嘢玩,去河邊洗衫囉,每日最精彩就係返學,仲要孭住細佬妹啊。」
七十五歲的裘渝珠,二十出頭花樣年華時,曾在這村校教音樂。執教前她滿腔熱血,開學卻晴天霹靂落淚:「學校連鋼琴都無部。」
然而,快樂其實很簡單,沒有樂器,她教學生清唱《杜鵑花》,學生卻一直記在心,今天見面仍會哼唱。唱着舊日校歌,即使重聚再短,兒時真摯的笑容從來沒變,即使沒有「歲月神偷」把他們帶回童年,但那段鞍山歲月,此生銘記。


礦洞內結構複雜,後人畫圖解說內有四層,礦車圍繞洞內穿插,車軌長達二千多米,用了近五萬公斤炸藥開成。 

信義會禮拜堂小學,是當年馬鞍山村內唯一學校,隨着礦洞停產、礦工遷離而關閉,去年起修復活化,日後將舉辦導賞團。 

昔日居於馬鞍山村的何老太,年過九十只能用輪椅代步,這天她和女兒何春蓮(左)重回老地,親手拉響當年兒女放學的鐘聲,成長往事隨即湧上心頭。

昔日的村童早已成家立室,帶着兒女看自己的童年,將馬鞍山人的歷史,一代代傳承下去。 

國共內戰時,國民黨老兵逃到馬鞍山卻難忘老家,據說以往每年雙十節,整條村都掛滿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在礦洞出口,至今仍見孔夫子德訓。 

攝影:高仲明、鄭樹清、李育明
撰文:葉天佑
mailto:news@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