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貨城寨寨主之一白頭佬(白衫),將四支紅酒賣給水貨客帶回深圳。 

城市打游擊

水貨寨主發惡 斬死你

Ads by Google

年近歲晚,水貨客再度迅速攻陷新界各區,情況比以前更嚴重,除了屯門區巴士變水貨客運貨車,元朗新田村變水貨城外,「重災區」上水石湖墟更已淪為水貨城寨。
記者目擊這一帶橫街窄巷,日夜都是水貨集團散貨天堂,大量水貨客出出入入,現場環境污糟擠塞,不但對上址居民及商戶構成滋擾,有水貨集團更當正自己是寨主,一方面聘用內地黑工幫手散貨,另方面在水貨鋪內公然長期擺了麻雀枱,實行開賭。
遇有陌生人行過看多兩眼,水貨寨主即喊打喊殺!

 


白頭佬喊打喊殺指罵記者,而他旁邊操不純正廣東話的女士,亦由麻雀聲傳出來的房間衝出,加入指罵記者。 

上水居民紛紛投訴,指石湖墟早已淪為水貨城寨,對他們日常生活造成莫大困擾。
新康街一帶橫街窄巷,更是水貨集團散貨重災區,記者走進去,已見巷內人逼人,地上貨挨貨,高空電線亂布,味道奇臭無比,還以為回到九龍城城寨時代。
窄巷中不時有近百名水貨客在入貨,或將水貨打包放入行李喼待運,這樣阻塞居民出入之餘,萬一發生火警時,必定引致災難發生。有居民表示已向當局投訴過無數次,但一直未見改善,近月更見不少內地人在上址出入及返工,懷疑有水貨集團聘用黑工。
另外一間水貨鋪更長期有麻雀耍樂聲傳出,至深夜仍有人在打麻雀,懷疑水貨集團實行賺到盡,走水貨還開賭雙向發展,記者上週到上址採訪,但一入水貨城寨不久,即遭惡死寨主發現是生面口,揚言威嚇要拿刀追斬記者,無王管程度叫人驚嘆香港法治已淪陷。

自認每日過百萬生意


水貨城寨內逼狹,但水貨客卻一於懶理,慢條斯理蹲下來入貨及打包貨物,不顧阻塞通道。 

記者暗中觀察,每日早上九時開始,一批批拖着行李箱、操普通話口音的水貨客,便在上水石湖墟新康街,排隊進入一條名叫民生街的地方。民生街內有幾條小巷,有二十多個鋪位,原本都是做生活用品和雜貨生意,但大半年前開始,陸續被水貨集團入侵,現在九成九鋪位都被劏成小鋪,再變成供貨給水貨客的專門店。
內裡的鋪位全是由鐵皮木板臨時搭建而成,地面不平且布滿積水及污物,而電線又四處外露及交加亂插,再加上鋪了天花遮擋陽光的帆布,令上址長期陰陰暗暗,似足上世紀的九龍城寨。
本刊記者上週五再到「城寨」採訪時,發現該處的水貨活動十分誇張,幾乎每間鋪都逼滿水貨客,他們取完貨後,便即時放入行李箱,令原本狹窄的小巷,更加水洩不通。

斬死你冇命賠


不少水貨客帶同小孩到水貨城寨入貨,走一罐奶粉可賺三十六元。 

突然,一名滿頭白髮的男子發現記者拍攝,於是衝前粗暴喝罵:「呢度係私家地方,唔可以影相。」公共街道變成他私家地方,未待辯駁,他已高聲說要追斬記者,四周大漢也圍了過來。記者急忙報警,警員到場後向白頭佬解釋,上址是公眾地方,記者有權拍照云云,白頭佬聽完警員解釋,仍不滿意地發爛渣:「我間鋪每日過百萬生意上落,有乜事邊個負責?」
一間水貨鋪竟然每日有過百萬營業額,實在難以置信。本週一,記者再「拚死」去訪問白頭佬,希望了解他如何每日做過百萬生意上落。
甫見記者他即發火狂鬧,更欲上前動手,命仔緊要,記者唯有離開。據附近街坊表示,白頭佬在「城寨」內出名惡,「有街坊企喺佢門口傾偈,都俾佢鬧,話阻住佢做生意。」

每月賺二百萬


大量水貨客到水貨城寨,弄致上水的士站人龍長存,交警要不時在上址維持秩序。 

資深水貨客阿成透露,別小看這些水貨鋪門面簡陋,每天絕對可以做過百萬生意額。阿成說,現在上水有十多個水貨集團,而每個水貨集團,每天都有幾十至二百多個水貨客替他們帶貨,看集團規模而定。
例如白頭佬旗下有一百個水貨客,每個水貨客每次可以帶五千元貨物到深圳,一百個水貨客便五十萬,每人走兩轉就是一百萬,「所以佢哋真係禾稈冚珍珠,一個月走私幾千萬貨到大陸,瞞好多稅,而且呢啲城寨鋪都唔會正式攞商業登記及向稅局報稅,真係發達無人知。」
另外,阿成說水貨集團的利潤相當驚人,根據現時行規,每一轉貨都有 15%利潤,換言之每日利潤接近十五萬,拆去四成給水貨客後,仍袋九萬,每個月差不多二百多萬收入,扣除燈油火蠟,仍是十分和味。
由於利潤高,水貨鋪在上水開完一間又一間。阿成又說,開地鋪做水貨生意,還有其他好處,「以前水貨客去貨倉攞貨,係人都知做黑工賺錢,但現在去水貨鋪攞貨,可以話自己是購物,入境處都無你符。」
雖然好搵,但不是人人可入行。阿成說,做水貨鋪的人,一定要和深圳的庄家打好關係,有人肯收你的貨。另外,還要確保有一班幾十人的水貨兵團,每天都會幫手帶貨,「如果得幾個人幫你跑,有鬼用咩。」所以水貨集團成員多是有背景人士,外人難以進入水貨城寨分一杯羮。


撰文:程志康
攝影:王晴、張飛揚、田俊
mailto:news@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