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大病,黃宏勝幾乎因肝衰竭失去生命,病發期間,他慶幸做文員的女友 Jessie不離不棄,為他奔走求助。他成功換肝,逐漸康復,已重返電梯維修員的工作崗位,決定執起這位共過生死的女友之手走下去。 

壹些事壹些情

三手肝奇跡續命

Ads by Google

肝臟移植並不是新奇事,但用一個曾移植過的肝臟再移植,在香港就是首宗。有幸迎接這生命之棒的,是去年奪得香港健美先生亞軍的黃宏勝。手術在去年十月於瑪麗醫院進行,這個「三手肝」令他死過翻生,黃宏勝成了它的第三個主人,亦成就本港換肝史上另一個傳奇。
離開病床已三個多月,昔日的健美男,不再迷戀外表。為了不浪費這個來之不易的肝,他不想再辜負身邊所有人,生活和性情都有大改變,最重要的,是要給身邊那位與他共患難的女友一個承諾,做她的依靠,坦言「好想結婚」。

 

過去一年,黃宏勝恍如坐過山車,由高峰直插谷底,又由谷底爬了上來。
去年暑假,他參加每年一度的香港健美先生比賽,為了賽事,他用了一年時間去準備,比賽前數天更不停催谷,戒吃澱粉質食物,連水也不喝,每天只吃數十隻蛋白,不斷做帶氧運動,非常瘋狂,結果他贏了亞軍,卻輸了身體。

瘋狂催谷傷肝


黃宏勝二十一歲時只有一百磅,有感於自己太孱弱,開始玩健身,當時都在唐樓鐵館(健身院)玩,笑言:「喺嗰度玩嘅,都係比賽嘅人。」成就了他成為健美先生之路。 

比賽不久後,就發現眼白、指甲發黃,容易疲累。黃宏勝是慢性乙肝帶菌者,以往曾有過類似情況,以為這次跟以往一樣,住幾日院,食幾日藥就無事,直到醫生把他由大埔那打素醫院轉往瑪麗醫院肝臟移植科,他才知道事情嚴重了。
原來他肝酵素較正常高出五十倍,是急性肝衰竭跡象,要在短時間內換肝才可以保命。短短兩星期,病情急轉直下,手腳無力、神志不清、漏口、不自覺流口水,簡單動作如電話開鎖也開不到,「猛捽個屏幕都捽唔到。」
看到男友的情況,女友焦急無助,唯有求助傳媒,最意料不到的,是找到了十年來都不相往來的弟弟黃宏坦。黃說細佬很早就搬出去住,完全沒有聯絡,也不知他是生是死。豈料細佬一見報紙,知道二哥出事,馬上到醫院看能否捐肝,可惜他同樣是乙肝帶菌者,不能捐肝。黃宏勝看到年老父母、兄弟、未婚妻和朋友為他四出奔波,心中暗忖要不好起來,要不快點離去,不要成為負累。他把自己銀行戶口密碼和資產分配等,都如交代後事般交託家人。
他回憶時仍心有餘悸:「當時知道自己身體愈來愈差,嗰種感覺好難受,絕對絕望。同一個病房,好多人等咗好多年都未有機會做呢個手術,點會咁好彩?」

捐贈者遺大愛


回想起男友病情愈來愈差時, Jessie天天都收到有心人電話想捐肝,她飲泣說:「可惜每次都係失望,就會諗係咪真係冇呢,但又唔想放棄。」黃馬上安慰女友,叫「傻妹」唔好喊。 

幸而一踏入十月,上天就給他開了一扇窗,奇跡地找到了捐肝者蘇先生。任職教育機構校長的蘇先生,因腦中風死亡,血型與黃啓合,巧合地,蘇先生十一年前也接受過肝臟移植手術,當年的捐贈者,是六十七歲的方先生。蘇先生長女坦言明白重生感覺是怎樣,所以想也不想就捐出父親的肝臟,「好感恩當時爸爸生命得以延續,十一年來爸爸同我哋一齊見證好多嘢,見到個女結婚同生小朋友,希望這份大愛可以延續。」
香港過去未曾做過二手肝移植手術,港大外科系系主任盧寵茂教授也要親自操刀,直言這不是常規情況:「特殊情況做特殊嘢,總之個肝仲用得到,就可以救多一條命。」雖然所捐贈的肝齡已有七十八歲,但盧指肝臟再生能力強,「肝唔會老,所以黃生唔使擔心。」黃笑言:「冇擔心,最擔心嘅時候已經過咗。」
今次歷史性的移植,最大難題在於如何摘取一個移植過的肝臟,盧教授說因十一年前將肝臟放入蘇先生體內後,肝臟周圍的血管會自然癒合,形成黏連(即類似疤痕),手術後身體自動出現一定程度的排斥及發炎,黏連範圍會更大,切割時比正常肝困難很多。
負責切割手術的港大肝臟移植組助理教授黃楚琳坦言壓力不小:「重點係要個肝拎番出嚟冇損傷,要保存靜脈、緩靜脈、肝動脈及膽管,如果血管有披口,都接駁唔到去黃生體內。」這位新進換肝女醫生不負眾望,用了近四小時,成功把蘇先生的肝取下來,保留了完整的血管,順利放入黃宏勝體內,黃直言:「無佢哋無我。」

一個肝三個人用

1.方先生
03年 8月腦死亡捐出肝臟,並捐予蘇先生,過身時 67歲。

 

2.蘇先生
49歲的蘇先生因乙型肝炎引發肝硬化、肝昏迷、肝腎綜合症等病症,需要換肝,得到方先生捐贈屍肝,多活了 11年至 2014年 10月因腦中風死亡,再捐出肝臟、腎臟及眼角膜,過身時六十歲。

 

3.黃宏勝
慢性乙型肝炎患者,去年九月出現急性肝衰竭,需要換肝,十月得到蘇先生捐出的「二手」肝臟,得以續命。

所捐贈肝齡: 67+ 11= 78歲

成功保留血管

珍惜二字,很少人比黃宏勝有更深體會,三十七歲的他慨嘆自己以往想事情很理所當然,但經歷這次換肝前後,明白很多事非必然,活在當下有另一番體會,就是不要愛得太遲:「而家想多啲陪屋企人,以前返屋企見到阿爸阿媽,都成日見喇,使乜搵佢食餐飯呀,女朋友一個禮拜都見幾次,使乜諗去邊度玩。」
他說出事前做事很急進,也易與身邊人起爭執:「以前我覺得件事係啱嘅,半步都唔願退讓。」說時不忘與身邊女友相視一笑, Jessie甜笑道:「佢以前一睇到有咩唔順眼,大家就會鬧唔停,互相頂頸,而家有時都會鬧交,但一兩句後大家就會停。」


黃宏勝每兩、三個星期就要回瑪麗醫院覆診,服用抗排斥藥及抗肝炎藥,且要持續驗血檢查,目前病情受到控制。 

捐肝者蘇先生也曾經歷過肝臟移植,其長女蘇小姐(右)坦言父親也是器官捐贈受惠者,所以想也不想就捐出父親的肝臟,延續這份大愛。(翁少陽攝) 

決心拉埋天窗


黃宏勝非常感謝港大換肝團隊的幫助,盧寵茂(右二)則多謝他願意向人分享其經歷,是比名人叫座力更佳的器官移植代言人。左一為負責將屍肝移植到黃體內的移植科顧問醫生張丹圖,右一為負責摘取屍肝的助理教授黃楚琳。 

日久見人心,他感激拍拖七年的女友在他患病時不離不棄,「我覺得係一種責任,佢真係喺我身邊咁耐,我本身都諗住拖吓拖吓,而家就好有結婚的念頭,隔多半年,等身體好番啲,真係去籌備結婚。」
新的身體除了令他心態上有改變,日常起居飲食也起了大變化,去到邊他都會自備樽裝水,飲品也一定要點熱飲,以往他很愛吃生冷食物,牛肉食六、七成熟,刺身、生蠔、海膽均是他的至愛,現在怕感染細菌不能再掂,連炒蛋、午餐肉等煎炸罐頭食物也不敢試,他說:「初初唔慣,而家慢慢適應,如果我無病無痛,真係會諗使乜咁挑剔呀?但知道自己有病,就謹慎好多。如果而家發燒入院,要打抗生素一個禮拜,你屋企人都要陪你一個禮拜,根本就罰埋屋企人。」
從鬼門關走出來的黃宏勝,開始領略到,人生在世不單是為自己而活,還要顧及別人。現在細佬有時也回家吃飯,探探父母,黃笑說:「成件事最開心係兩老,大仔執番條命,又可以見番個細仔。」


撰文:林丹霞
攝影:羅國輝
mailto:news@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