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恨這個城市的二流權貴,只知欺上瞞下,一方面奉承京城最高指示,另一方面以笨拙的手法,硬銷膚淺的民族民粹,交差了事。插圖:詹震寰 

壹擋專政

由抗共淪落到迎共的港式政治( 2015/1/29)

Ads by Google

《基本法》第一句就宣稱,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部分;這句也可以概括地解釋一切北京對香港的政策。
法理上將香港的每寸土地都歸屬於共和國,是否就符合了基本法的最低要求?當年香港人,不少都天真地以為,這就是中國收回香港主權的模式;鄧小平說的什麼港人治港,五十年不夠就一百年,什麼一國兩制,都讓人產生了一種遐想,就是地方歸大陸,香港人則繼續做香港人。

 

黑社會爭奪地盤,也會去搶有經濟價值的空間。清帝國在十九世紀將香港這鳥不生蛋的地方割讓出來,半點可惜的感覺都沒有。百多年過去了,不同的人為了不同的原因,一步一腳印地將這個地方建立起來。
香港,不只是一片土地,最重要是這片土地上,什麼人可以做什麼事,建立一個怎樣的社會。滿清放棄了一個落後的漁村,共和國卻得到的是一個世界第一流的國際大都會,歷史公案已有明確定論:香港本來無一物,條件亦未必盡善盡美,但勝在制度上與大陸割離,就這一點差別,已經在歷史的偶然中,創造可一不可再的奇跡。
北京的統治者和它在這個城市中的代理人,如今視港獨為最大管治危機,我認為這取態是捉錯用神。可恨這個城市的二流權貴,只知欺上瞞下,一方面奉承京城最高指示,另一方面以笨拙的手法,硬銷膚淺的民族民粹,交差了事。
香港,本來就是由移民用腳投票組成的社會,最大管治危機,不是國土安全,而是城市的精神變異;當外來人不再想在這裡定居,在這裡居住的人卻渴望離開,這就是香港淪落的徵兆。其實自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已經漸漸出現這個現象,今天民心背向更清晰分明。

 

正因這份過客情意結,港獨不可能成功。但與此同時,要香港人認祖歸宗,放棄做香港人,一樣不可能。香港人信民主抗共,至今這個概念,仍然是進步政治陣營最主力的核心精神。不過,單憑民主普選,儘其量也只是減慢香港的淪落,將借來的時空再擴大一點。
可惜,香港的進步政治陣營,視民主普選為手段,將其他政治主張捆綁在一起,認為踏上烏托邦的不歸路就功德圓滿。回歸十八年,香港人愈來愈依賴政府,特區政府也大條道理變得更依賴北京。他們不知道,大政府的趨勢,正是令香港愈來愈似大陸的最大原因。特區政府不介意香港人依賴,甚至乎希望香港人由生到死,事無大小讓政府包辦,因為這樣的社會易控制。
共產主義的對立面,本來就是法治、資本主義和審慎理財小政府。民主政制,也不應背離這些良好管治原則,否則便就淪為民粹。可惜,香港一直以來太依賴政客去推銷政治理念,結果未建立民主香港之前,政客已經慷慨地斷送香港獨特的優勢來換取議席。
社會既然由個人組成,深耕細作也應該由個人層面開始,建立香港人對自己的信心和希望,抗拒依賴心態,唯有這樣,自由自主的底線,才不會輕易被出賣。

 

李兆富
公共事務顧問及時事評論員,自由市場智庫獅子山學會創會成員。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