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jpg


楊賜梅  Jenny 

封面故事

山寨偷襲正印 珍妮曲奇 10億保衞戰

Ads by Google

十年前,隨丈夫來港定居的馬來西亞華僑 Jenny Yong(楊賜梅),因兒子長大賦閒在家,埋首鑽研出牛油味香濃的獨門曲奇秘方,吃得家人朋友流晒口水獲鼓勵創業。 Jenny於是找來一個個可愛熊仔罐,盛載她親手焗出香噴噴的珍妮曲奇,隨即風靡全港。近年,珍妮曲奇成為訪港強國人必買手信,其兩間門市日日大排長龍的奇景,更吸引日本韓國等東南亞遊客慕名而至,十年間在國際打響名堂,成為香港代表美食。
珍妮曲奇本是一個女人手作式自家創業故事——沒有大開分店、沒放超市寄賣、沒有刊登廣告,更原來沒有及早註冊中文商標。 Jenny在龍蛇混雜的尖沙咀美麗都大廈開門市,同時建立另類散貨渠道,批發予附近小店的「熟客仔」帶返大陸銷售,至今已發展成一個年度營業額高達二億元的傳奇王國。
Jenny的非一般銷售模式,卻令她惹上美麗都大廈的勢力人士,擺明車馬同樣用熊仔罐,搞了個山寨版跟她對撼。與此同時,也有人在高檔商場 iSQUARE,欲借另一個熊仔罐發財,更在去年 Jenny漏招時,搶閘註冊「珍妮曲奇」商標。 Jenny被人踩上心口,今次她不再低調,一旦估值高達十億元的金漆招牌誤落他人之手,她向本刊表明誓必打官司到底,保衞這個由她一手創辦的香港品牌:「我已經交晒俾律師啦。」

 

去年底,珍妮曲奇被一百八十七萬強國人,在內地「小紅書」旅遊網站投票選為「全球最受歡迎零食第三位」,僅次於日本 Royce朱古力及法國 Ladurée馬卡龍。珍妮這「最火手信」有個門市以外的地下銷售網絡,本刊去年三月揭發,每日有數百至上千罐曲奇,由柴灣工場直送到水貨客手上再帶返大陸,經淘寶網出售。與此同時,尖沙咀重慶站商場、海防道的街邊檔,都能夠經特別渠道,以較門市高一倍的價錢銷售珍妮曲奇,吸引不欲排長龍的遊客。
事隔將近一年,珍妮兩間門市(尖沙咀美麗都大廈、上環永和街地鋪)每日依然大排長龍。年近歲晚,尖沙咀門市下午二時,取籌後要等四十分鐘才能入店,更由一年前每人限買五罐減至兩罐。至於地下銷售依然活躍,上週四下午兩時左右,記者目睹近十名水貨客照舊在加拿分道,等候從工場出發的客貨車,到達後熟手地取出一袋袋用粉紅色膠袋載着的珍妮曲奇,再放入拖喼準備北上發財。
登入淘寶網,卻發現近月充斥形形色色的熊仔罐曲奇,有的聲稱是珍妮正貨,但有些卻寫着「 Auntie K's Bakery Cookies(或稱 J's Bakery)」、「 Jini Bakery」,它們兩者原來正在尖沙咀,以不同手法搶奪曲奇市場。


陳志勵 

蔣佑明 


賓館大王搞 Auntie K

珍妮曲奇老闆 Jenny,二○一二年十一月,透過公司以二千二百萬元,購入尖沙咀美麗都大廈地下一個三百五十呎鋪位。美麗都被喻為第二個「重慶森林」,大廈內有多間賓館、冒牌手錶手袋店、無牌食物工場,是有勢力及南亞人的搵食地頭。 Jenny以此作為銷售大本營,結果惹來麻煩。
半年前起,美麗都珍妮門市對出的走廊,行大約十步便發現一間「 Auntie K」、中文名「小熊寶寶曲奇」,裝潢以橙色為主,三十呎鋪位放滿一個個圓形熊仔罐,還有售蛋卷、牛軋糖、茶葉等,比燈光昏暗、以紫色為主調的珍妮更搶眼。
五十七歲的老闆陳志勵,身材瘦削,目光斜視,人稱「單眼陳」。他穿衞衣接受本刊訪問時,土豪金 iPhone 6不離手,談吐和步姿都看得出跑慣江湖。「我細個讀航海學校,後生時去過法國走水貨,賣香水、時裝,四、五億經我手都試過,自己落袋都有一億,又有幾層樓揸手。」但他目前沒持物業。他稱在美麗都開賓館多年,「九七前,我係廿二間賓館的老闆。」金融風暴令他生意大跌,現在和拍檔在美麗都經營「百合賓館集團」八間賓館,但不是業主,「啲客主要來自日本、韓國及東南亞,一個月賺十幾萬。」
陳老闆唔識整餅,講明搞 Auntie K原來要向 Jenny報仇。話說兩年前,跟他有合作的旅行社,託他購買珍妮曲奇,免旅客排長龍。他聲言,曾相約 Jenny在美麗都管理處見面,「當日佢好快應承,唯一要求係唔准炒賣。」他稱,只是按原價買入再賣出,而每次拿貨給旅客,都有珍妮員工在旁拍照作實。
每晚七時,陳老闆先跟旅行社確認貨量後便致電珍妮店員,約定翌日在旅遊巴上交收。如此周到的服務亦吸引其他旅行社,託他代勞買貨,由每次攞四十多罐,到後來接近三百罐,「初時無乜問題,但到咗舊年三月,就突然反面。」


陳志勵(左)與拍檔,在美麗都經營八間賓館,也有貨倉擺放 Auntie K曲奇。(高仲明攝) 

加拿分道窄巷出現「珍妮 K’ s小熊餅」櫃位,賣的多是 Auntie K曲奇。(高仲明攝) 

珍妮曲奇尖沙咀美麗都大廈總店,日日大排長龍。年近歲晚取不到籌的人,只能在店外聚集一睹它的風采,人群中不乏在大廈打躉的南亞裔人。(高仲明攝)

「她令我失信於人」

「三月尾有日,我本來落咗二百九十七罐柯打,但珍妮職員打嚟,話 Jenny不滿我炒賣唔批貨俾我。大佬我點俾啲客呀,就臨時買三百罐藍罐曲奇和金莎送去機場,但啲日本客好嬲,成盒餅乾掟落我拍檔身上。」日本客回家後更就此事投訴,旅行社跟陳老闆的賓館斬纜,他每月因而失去近六萬元生意。「以前佢哋會分一成嘅旅客嚟我度住,佔我賓館生意兩成,但而家佢哋覺得我信用破產唔再同我合作。」說起此事他仍怒氣沖沖:「生意唔做唔緊要,但你令我失信於人,呢啖氣點都吞唔落。」
陳老闆一副大佬格話,事件令他無晒面,又不忿曾被珍妮員工奚落:「佢哋話:『唔俾餅你,你做得啲咩啫。』喂!我乞餅咩,我冇賺過你哋一蚊。」他於是醒起,十幾歲的世姪女上網睇食譜就識得整曲奇,決定自己搞一檔 Auntie K,擺明車馬在美麗都對撼珍妮,「我老婆姓郭,又係 Auntie嘅年紀,咪叫 Auntie K囉。」之後十一月,他卻易名叫 J's Bakery,「因為我叫阿 Joe。」又 K又 J非常混淆。
Auntie K和珍妮一樣都用熊仔罐,陳老闆說:「當初我有考慮過用蝴蝶、豬仔,但我仔女知道 Jenny咁對我,佢哋就好堅持要用番熊仔。我梗係覺得我哋隻熊唔同 Jenny嗰隻啦。」
味道又點?「尖沙咀嘅餅,我買嚟試過晒。我喺荃灣搵咗個整餅工場幫我生產,我唔需要理珍妮咩味,我有自己一套。」他聲稱用紐西蘭金罐牛油、低筋麵粉、澳洲牛奶、蜂糖等。記者試食發現,他的曲奇口感較硬,而且沒有珍妮的殺食賣點——濃濃的牛油香味。


珍妮曲奇的客貨車,將柴灣工場生產的曲奇運抵尖沙咀後,再按不同顏色的膠袋,分給「熟客」散貨。(李育明攝) 

陳志勵的百合賓館,有不少強國旅客入住,他們亦能以優惠價購買 Auntie K曲奇,一條龍服務。(胡智堅攝) 

警方知悉開餅店

有網民在微博寫道:「山寨小熊寶寶曲奇就開在珍妮旁邊,各位切勿購買。」陳稱:「從來無人話我哋抄佢,只有一兩次,有人報警話我誤導佢。我無講過自己係珍妮,我賠錢俾你無問題,但我成個招牌 Auntie K喺度,你點可能會喺我度買珍妮嘅貨。」記者曾以顧客身份光顧 Auntie K,表明想買小熊曲奇,店員指:「這兒便是。」當問到是否珍妮曲奇,店員雖然否認,但就話:「我哋賣的曲奇,味道與珍妮其實差唔多。」有來自台灣的遊客,指珍妮人龍過長,索性幫襯唔使排隊的 Auntie K,「這裡的熊也差不多吧。」
Auntie K的價錢跟珍妮大同小異,四味裝大小同為一百三十元及七十元;最貴的六味裝賣二百三十元,比珍妮最貴的八味裝一百九十元還要昂貴。陳老闆好 high咁話:「啲人買珍妮因為個名;買我哋,因為我哋啲罐靚,啲餅好食。」
記者一月中觀察,下午二時高峰期珍妮門外人龍不斷,而當日上午 Auntie K卻只做了四百多元生意。但陳老闆聲稱,現時每日平均賣一百二十罐,當中只有三十至五十罐自門市出售,其餘過半數,則以比零售價低約十元,批發給重慶站商場的小店,小店再向零售客賣貴二十至三十元獲利。
他透露,每罐曲奇利潤約十三至二十元,十二月旺季賺了兩萬元,但未有透露營業額,只說投資了一百六十萬元。相比珍妮日賣約五千罐, Auntie K要追得上仍有一段距離。
陳說:「坦白講,鬥氣一定有,錢係其次,我要嘅係佢一世唔安樂。我好憎 Jenny,有人踩你塊面落地,你諗吓你會唔會反擊?我唔會退,唔會收手。」
講嘢咁有霸氣,知情人士透露,陳老闆原來在美麗都甚有勢力,亦是警方的關注人物。專責監察大廈的警方特遣隊,也知道他開曲奇店,卻得悉另一個版本——有人問過 Jenny取一隻貨櫃量的曲奇,欲到日本銷售但被拒絕,於是創業還擊。警方正密切留意,有人可是希望藉着賣曲奇,增加在美麗都的勢力籌碼。消息指:「有人之前對競選業主立案法團蠢蠢欲動。尖沙咀一些大廈的法團,被有勢力人士操控後,維修保安等變成社團生意。」據悉,尖沙咀區內銷售珍妮及 Auntie K等品牌曲奇的小店拆家,當中也有具背景人士分一杯羮。

Jini「官方特許店」

美麗都上演「 Auntie曲奇復仇戰」之際,隔一條彌敦道的高檔商場 iSQUARE七樓,就有一間「古法烘焙」餅店,聲稱是「小熊餅乾官方特許專賣店」,又名 Jini Bakery,售賣的曲奇同樣又用熊仔罐。這檔 Jini曲奇只有四味版,細盒賣六十五元、大盒一百二十元,比珍妮便宜五至十元,也有賣蛋卷等中式小食,有強國網民稱它為「積尼曲奇」。
老闆蔣佑明三十八歲,○三年在加拿大麥基爾大學( McGill University)管理信息系統科畢業後回流返港,他向本刊指:「當時科網泡沫爆破找不到工作,爸爸經營的日式餐廳亦做唔掂執笠,我就在荃灣賣雞蛋仔。」他曾跟已故的大坑「雞蛋仔伯伯」吳旭輝學師。
點解叫 Jini,他說:「有冇玩高達?我好鍾意嗰個角色叫基利,《基利之野望》呀,基利咪係 Jini。」(編按:基利英文名是 Gihren)。咁熊仔罐呢,「熊仔個個都用啦,好似月餅咁,個個都有嫦娥,冇理由用路福西嘛。」他否認抄襲珍妮,聲言曲奇全是香港製造,但拒絕透露廠房地址,非常神秘。
這個有大學學位、轉數快的生意人,有感街邊賣雞蛋仔難賺大錢,兩年前投資百多萬元轉走高檔路線,先後在荃新天地及 iSQUARE開門市,去年開始賣曲奇,近期更在報章賣半版廣告,力銷其熊仔罐「人氣曲奇」。他聲稱兩間店現時日賣六至七千罐,倘若屬實銷情直逼珍妮,但記者在假日觀察,卻未見有長龍。


Jini在 iSQUARE商場的店鋪,寫着「小熊餅乾官方特許專賣店」,力銷熊仔罐。(胡智堅攝) 

Jini老闆蔣佑明,拒絕透露餅房地址,只在網站貼相。他多番指,曲奇是「香港製造」。 

「試吓註冊無得解」

蔣佑明亦非常進取精叻。原來, Jenny開業十年來,都沒有將多個中文商標註冊,蔣佑明去年四至五月就出手,將「小熊餅乾」及「珍妮曲奇」兩大商標註冊,商標註冊處已審查其申請但未正式批核。
記者問蔣佑明為何要註冊「珍妮曲奇」,他初時否認之後改口話:「我嘗試吓囉,睇吓註唔註冊到。點解?試吓得唔得囉,無得解。」他聲稱:「如果申請到,梗係俾番人,因為唔係我㗎嘛。呢個係其中一個 option,咁有好多 option嘅。」那是否代表屆時他會向 Jenny索價?「無諗過。」本刊向蔣佑明查問後,他就登廣告,聲言有轉賣商將其產品冒充其他品牌作炒賣銷售。
蔣佑明指,不認識 Jenny和 Auntie K老闆陳志勵,記者翻查他的 Jini Bakery店鋪商業登記,發現東主叫葉家豪,登記地址是重慶站商場一間小店。記者以顧客身份到該處,發現除了有珍妮外,還有 Auntie K和 Jini出售,店員則落力推銷 Jini:「我哋間鋪攞咗呢隻代理權,少啲油,客人多數揀呢隻,上過報紙㗎。」又指着珍妮說:「呢隻多油,食完會涸喉。」細盒 Jini在這小店的賣價,較蔣佑明的正店貴十五元,但店員沒落力推銷 Auntie K。
一名姓葉的經理其後現身,記者追查發現,這位葉經理,與尖沙咀一帶多間賣曲奇的小店有來往,更熟悉珍妮的地下銷售。去年,記者曾目睹他在珍妮曲奇關門後,於正店前擺摺枱,公然獲准售賣珍妮。換言之,這個有特別渠道取貨的「摺枱男」,如今繼續賣珍妮的同時,更升呢拍住 Jini。記者問摺枱男有幾好賺,他拒絕透露,但很明顯他沾手這個由珍妮帶動的地下市場,已具一定規模,連 Jini和 Auntie K都不放過也要進攻。


Jenny商標珍妮曲奇開業十年, Jenny○九年只註冊一個英文商標「 Jenny Bakery cookies since 2005」(右一)。去年中被人搶閘後,才註冊「珍妮小熊餅店創于 2005」(右二至四)等共十一個商標,同樣正待審批。 

Jini商標蔣佑明去年四至五月,向商標註冊處申請註冊「小熊餅乾」和「珍妮曲奇」兩個商標,申請已審查正待批。 

Jenny:「無諗到咁受歡迎」

至於漏招失策的正印珍妮曲奇創辦人 Jenny,商標註冊處記錄顯示,原來她只曾在○九年註冊「 Jenny Bakery cookies since 2005」一個商標。去年六月,即蔣佑明搶閘註冊「珍妮曲奇」一個月後, Jenny才亡羊補牢,提交「珍妮小熊餅店創于 2005」的中文商標註冊申請,並成立珍妮曲奇小熊餅干有限公司,兩個月後她以公司名義,再提交十個商標的註冊申請,正待審批。
記者上週向曲奇保衞戰主角 Jenny查問,她直言,想不到有人註冊她的寶號「珍妮曲奇」:「初初無諗到我哋個中文名咁受歡迎,我哋係遲佢一步,希望可以駁番。」她又指已交由律師跟進,問她假若一手創辦的金漆招牌落入他人之手,會否以法律途徑追討,她斬釘截鐵說:「梗係會啦!」
Jenny說,她不認識蔣佑明,但知道 Jini同樣在尖沙咀靠隻熊搵食,「佢係 Jini,我係 Jenny,你睇吓佢所有做法,曲奇個樣,同埋個罐,令人覺得呢間即係嗰間。自己可以做自己產品,唔需要打擊人引人誤會。」
至於 Auntie K,她稱不知負責人是誰。對於陳志勵提及的恩怨, Jenny說:「我就唔會同人哋有仇。」記者出示陳的照片給 Jenny看,她說不認得他,但記得美麗都的確曾有人向她取貨,「幾罐幫吓手無問題,但你要貨愈來愈多,我真係做唔到。」
Jenny亦承認,每日有預留曲奇給在加拿分道取貨的客人,「嗰啲係我啲舊客仔,我未出名時佢哋已經攞開,唔能夠話我紅咗就唔俾貨。我唔知佢哋會拎去邊,我淨係知佢哋喺香港拎貨,佔發貨量嘅一成,全部都係原價賣出。」
五十八歲的 Jenny承認,現時每日大約賣五千至六千罐曲奇,以每罐平均價一百二十元估算, Jenny每月營業額高達一千八百萬元、年度營業額達二億元。中文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莊太量估算,珍妮一年或可賺五千萬元,其商標估值有可能高達十億元。
賣曲奇咁和味,加上成為香港美食代表,難怪引來群魔亂舞流晒口水,曲奇大戰還有連場好戲。


尖沙咀重慶站商場是曲奇地下市場,有人在街舉牌吸引遊客。小店賣的不單有珍妮,也有 Auntie K和 Jini,三者的賣價,較各自門市貴兩成至一倍不等。(鄭樹清攝) 

一年前,本刊目睹這位「摺枱男」,開摺枱賣珍妮,如今他變成「葉經理」,他的小店也是 Jini Bakery商業登記地址。(胡智堅攝) 

「唔想搞大佢」


Jenny十年前創業,沒想過自家曲奇會變成傳奇王國。如今,她誓要保衞自己辛苦創立的心血,不容他人奪取金漆招牌。(《蘋果日報》圖片) 

五十八歲的 Jenny Yong(楊賜梅)是馬來西亞華僑,八九年隨丈夫來港做製衣生意,沙士後小本創業,先在赤柱家附近的小商場開鋪,不久客似雲來日日大排長龍,一年內在銅鑼灣開分店,至○八年連同中環、油麻地共有四店。珍妮曲奇近年深受強國旅客歡迎,但其分店不增反減至兩鋪,尖沙咀及上環店都由楊賜梅的公司持有,分別在一二年及一三年,以二千二百三十萬元及三千三百八十萬元買入。家住赤柱、有司機車出車入的 Jenny,近年買入多個地鋪和工廈單位,估算她持有物業總市值高達三億元。
滙豐、摩根士丹利等銀行大班,還有名人何佐芝(已故)、蘇施黃、方逸華胞妹、「十姑娘」何婉琪、湯顯明等,都是她的捧場客。開業之初, Jenny的司機會駕駛平治、寶馬和她一同送貨上門給銀行大班,開業一年已月賺十萬元。
○六年她說過:「唔想搞大佢」、「不少人話侵股搞大佢,我唔想影響品質,始終 homemade才好食。」、「不知道客人何時食厭,擴充也難以保持質素。」 Jenny一直深知其生意利弊,因而出現其獨有的特別散貨渠道。

曲奇海鮮價

珍妮曲奇的地下散貨模式曝光後,曾引來專欄作家以經濟學角度分析此高招,認為珍妮門市及坊間小店,吸引不同顧客,願意出相差一倍的價錢,購買同一款式曲奇,反映珍妮品牌具獨特的吸引力,實踐經濟學理論中的「價格歧視」( price discrimination),不單珍妮,就連相關供應鏈的拆家,都能夠賺到盡。如今更帶動山寨版也出現「海鮮價」,加大地下市場規模。
中文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莊太量分析,珍妮曲奇的獨特之處在於它是標榜 homemade的自家製食品,有三個賣點:味道、新鮮、限量供應,也是它與大型食品生產商,將貨品放入超市隨處有得賣,最與別不同之處。
莊太量指,隨着時間過去,自家製食品的新鮮感一般會削減,繼而銷量下挫。但如今珍妮生意反而愈做愈大,非常特殊,其中一個原因,是它成功做到香港代表手信。他認為,珍妮如此受追捧,出現山寨版無可避免,但如 Jenny把握機會打輿論及宣傳戰,便可乘勢利用山寨貨,凸顯其真貨的價值,或能再更上一層樓。


撰文:莫志樑 
資料:鄭詠欣
mailto:news@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