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g一家三口由大埔走路到梅窩,儼如長征。 

綠色生活

走路是一種修行。

Ads by Google

身上不帶一毛錢,由大埔出發到梅窩,可行麼?
這個儼如天方夜譚的狂想,有人真的實踐了──
去年尾聖誕假期, Ling和外籍丈夫 Tomas,抱着八個月大的女兒 Julia,就這麼由大埔林村的家作起點,只帶手機、少量清水跟食物,單靠步行和搭順風車,不費分文地抵達梅窩!

 


步行過程中,經過山中小路,乾脆赤足走。 

這個近乎行為藝術的生活實驗,最後平安無恙地完成,但過程也有點波折:平安夜當天早上九時,三口子先由林村走到梧桐寨,然後登上大帽山,一直沿山路行到城門水塘,步行整整七個小時,才由大埔走到荃灣鄉郊。
光是想像這段山路,已經揑一把冷汗……
「沒甚麼,我們放輕鬆地走,慢慢的,在山上還不時把鞋脫掉,赤腳行哩。」 Ling說來輕描淡寫。

 

真正要命的考驗,無關體力,反而是截順風車:
接近黃昏時分,他們來到城門水塘,開始體力不支,決定搭便車出市區,然後噩夢來了──
在和宜合道馬路邊伸手截車,等了超過兩小時,數之不盡的私家車飆過,卻無一位司機停下。
當時路上不少行山客,有人以為 Ling一家鬧着玩,更多人向他們投以奇異眼光:
巴士站不就在隔籬,幹嗎截順風車?!
亦有好心人以為他們人生路不熟,禁不住開口:
「香港唔興 hitchhike(截順風車)喎!」
但她依然沉住氣,繼續站在路邊伸手,豎起拇指。

最終,一輛的士駛過來。
「上車後惟有跟司機解釋,我們正在冒險,身上沒錢,要到碼頭坐船入梅窩。」本來打定輸數的 Ling,結果大吃一驚:
「司機爽快地說:我要交更,不能直接載到碼頭,但可以帶你們去地鐵站!」


沿路風景,就是最佳調劑。 

路上,走過菜田,也走過荒屋。 

 

下車前,他掏出一疊廿元鈔票塞給 Ling;「待會坐船也得付錢啊。」
就這樣,一家人完成創舉,由林村來到相隔老遠的梅窩。
到埗後,繼續貫徹不花錢遊歷:
出發前於網上找到招待背包客的「沙發旅行」
(couch surfing)宿主,免費寄居對方家中,在島上遊玩幾天才返家。

你大概好奇:這樣步行遠征為了甚麼?難道純粹冒險?
觸發 Ling進行走路實驗的,是一位知名的印度社運先鋒
Dr. Satish Kumar,以及他為人津津樂道的傳奇:
六十年代,僅得 20歲的 Kumar,為表達反核訴求,孑然上路,由印度步行超過 12,000公里,跨過幾大洲,到達莫斯科、巴黎、倫敦及華盛頓,將一袋袋「和平茶包」送給四個城市的領袖;請求當權者在發展核武前,先喝一杯茶,考慮清楚對生靈的破壞。


印度知名學者 Satish Kumar,在上世紀的冷戰年代,曾以苦行展開反核運動。 

 

Ling補充,當年 Kumar博士的毅行非常嚴厲,「他不但沒帶金錢,亦堅持單靠陌生人提供的蔬菜水果當糧食,全程不坐車,完全是苦行啊。」

半個世紀前, Kumar因為追求和平,踏遍地球;今日 Ling跟丈夫女兒嘗試效法,目的沒那麼巨大,而是回歸一種關乎人、關乎自然的修行。
「我想用這方法告訴人們:支持生命的不是金錢,而是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和關愛。」
今次經歷,直讓她大為鼓舞,對這城有了新的看法:
「大家都說香港人冷漠,但沿路上主動幫忙,甚至願意給我們金錢資助的人也不少;反而有些看來思想開明的外國人,狠罵我們這樣無聊和危險。」
而這短短的旅程,只屬一次練習和預演;終極目標是到內地去,步行走訪不同生態村和少數民族,用雙腳去認識世界。


旅程中除了步行,還有甚麼活動?「唱歌、休息、跟大自然溝通。」 Ling說。 

來自捷克的 Tomas,教接待家庭玩樂器。 

在梅窩「沙發旅行」的幾天,兩夫婦四出拜會島民。

 

倘若時光倒流,五年前的 Ling,大概怎也猜不透,有天會脫下鞋子,以走路去回應世界。
她在廣州出生和長大,就像一般少女,有一點憂鬱,總覺跟別人格格不入,卻說不出由來。
直到二十歲那年,離鄉別井到法國讀書,馬上得到解放;課餘遊歷歐洲各地,並到非洲烏干達當義工,照料野生動物,發覺自己愛煞大自然,不願待在鋼筋城市。

影響她最深遠的,是大學畢業後
到英國報讀 Holistic Science(全人科學):
探討身心靈價值、環境可持續發展等議題,全球只得舒馬克學院( Schumacher College)開辦。
那是一所自然學校,有自家農場和各種設施,校園就如小社區,同學老師下課後,會分工合作洗衫做菜;而創校人之一,正是當年苦行反核的印度學者 Satish Kumar。


林村一帶的迂迴小徑,兩夫婦走得熟稔。 

人在山野,慢慢走,自能留神路上的美麗。 

 

Ling記得,發現這課程時心情激動,不顧一切寫信給學院負責人:
我沒錢交學費,但實在很想很想來讀書!
未幾學院給她回覆:我們跟香港一家環保組織時有合作,你要不要試試申請他們的獎學金?
結果,她順利取得入學資格,幾乎每一課也打開眼界和腦袋;意外收穫是遇上來自捷克、在學院當義工的年輕廚子 Tomas,並結為夫婦。

去年初 Ling修畢課程,本計劃離開英國,仿效 Kumar博士,跟丈夫到內地展開漫長的步行之旅──可是未幾發現懷有身孕,碰巧同時獲香港一家環保機構聘用,有機會來港工作;思前想後,二人決定暫時擱置遠行,生下女兒 Julia再作打算。

來港生活後, Ling搬進大埔林村,每星期也走入山區,或露營或散步,大大訝異於香港郊野的「天然」:
「以前常在英國登山,去的都是國家公園,卻從沒見過像這裏的,野生動物這麼多,城門水塘令我想起非洲!」
Tomas點點頭:「就算在捷克鄉郊,也不易動輒看見野豬、水牛和猴子,還有大量小鳥蟲子,都是非常珍貴的禮物。」


Satish Kumar參與創辦的舒馬克學院,環境優美,教授生態議題和身心靈價值。 

在英國舒馬克學院上課的日子,徹底改變 Ling對自然的看法。 

Ling曾到非洲烏干達當義工,照顧野生動物。

 

漸漸地,「步行」成為一家三口的日常,因為兩夫婦相信,走路如生命,從不停頓,永遠流動:「步行時一面向前,一面感受到陽光、風吹,周遭的景色也是活的。」
而每走一回,總有新鮮發現:
誰家婆婆自己種菜,哪處有可口豆花,日落時哪裏遍地暖黃好漂亮……最經典例子,是有一回兩口子吵架, Tomas一氣之下離家,在林村附近樹林亂逛一通,入夜後氣消了,卻發覺迷路。
由於生怕遇上蛇,他整夜躲在大石上,不敢亂動:
「後來天全黑,開始有螢火蟲飛過來,那場面很奇幻,像童話!
我頓時感到無比安全,慢慢更睡着了。
這就是大自然的威力。」


夫婦倆常穿著這款「五指鞋」:一種專為跑步、爬山和野外步行而設的護趾鞋,預備將來赤足行走。 

兩夫婦相信在家分娩最是自然,結果 Julia順利在林村誕生。 

 


林村的山溪,成為一家人的清涼遊樂場。 

Ling坦言,現時雖有穩定工作和收入,但每天困在辦公室,只覺窒息;她希望盡快完成工作,回內地長期步行──
因為沒了金錢隨身,就不會受世俗價值捆綁,可以好好的活在當下,跟這世界一起流動。

「尤其當你赤腳的走,身體直接在親吻土地,同時被土地親吻。」
他們正習慣穿著一種特製的「五指鞋」,為將來赤足走路作好準備:「這樣踏足大地,那些瘀塞了的感官,就會慢慢打開。」
如此一個廿五歲女孩,由廣州、英國到香港,轉眼就要回到中國,去體驗更多未知的可能。
這旅程本身,已是一場靈巧而精彩的流動。

 

步行分享會
Ling將在林村舉行分享會,訴說去年末步行到梅窩的經驗,以及作為環保媽媽的生活態度。
日期:二月(日子待定)
地點:大埔林村
查詢及報名電郵: mailto:vivian-libg@hotmail.com


撰文:陳俊傑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