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生活

用照片 為土地發聲

Ads by Google

上水塱原金黃色的稻田裏,不見農夫俯身忙碌,卻出現一幕疑幻疑真的景象。
數個上班族立在田中,白恤衫黑西褲黑領呔,戴上純白面具,目無表情的,手上高舉投標號碼牌,場面有點詭異。

 

這戲劇性畫面,是 29歲攝影師鄭啟文(Kevin)最新藝術展的作品之一。
照片中,蒙面人手執「大富翁」遊戲的酒店、房子模型,把房子「種」在泥土,口袋中的鈔票愈來愈脹滿;相中人在田邊澆水,但瓜棚不見瓜果,反而種滿「售樓書」,樓盤名字金碧輝煌的,設計奢華,諷刺意味不言而喻。

鏡頭一轉,另一輯相訴說一段迥然不同的故事。
背景由青葱農田,換上銅鑼灣時代廣場,戴草帽的農夫腳踏人字拖,身穿白背心,站在華麗櫥窗外,顯得格格不入。
他牽着三隻吹氣鴨子,來回穿梭商場電梯,紙醉金迷,卻找不到出路;到過 Apple store外賣蘋果,也到過商場外種花,還在路邊溝渠種菜,最後終於還是換上西裝,繫上領帶,放棄農耕生活,別無選擇地。

這展覽名為《遺城系列:城市•農夫藝術展》,除了近廿張相片,還有短片及裝置藝術。拍攝的並不是農夫日常生活,而是加入藝術想像後的影像,叫人反思,當土地不再用來栽種糧食,反而被出售圖利,後果如何。


把植物大把砍伐等同割脈,沒有它們提供氧氣與糧食,人類生存也受威脅。 

土地一旦過度發展,污染嚴重,食物如在污渠上成長。 

 

當中常出現的戴面具人,象徵地產經紀。「地產商剷平土地建豪宅,卻以周圍綠化作賣點,包裝成歐陸風情,但真正的綠地卻已消失。農夫種瓜得瓜,種菜得菜,有糧食回饋社會,可是地產商種下高樓,社會獲得的又是甚麼?」 Kevin悻悻然道。

照片叫人不禁想起電影《竊聽風雲 3》的一句對白:「土地是用來種植,不是用來買賣的!」
這控訴味道強烈的展覽,由兩年前開始籌備。當時新界東北發展計劃鬧得熱哄哄, Kevin走進受發展影響的粉嶺馬屎埔村,參加馬寶寶社區農場舉行的夜間導賞,驚覺晚間的農田,除了一閃一閃的螢火蟲,還有樹蛙,精彩得很。
不過最叫他感動的,是村民對土地那份熱愛。尤其已在村內耕作三代的非原居民,即使只屬租客,卻較任何人更重視腳下農地。


山水一色,出賣後還剩下甚麼? 

即使熱愛自耕自足,但土地政策卻迫農人穿上西裝,當個上班族。 

瓜棚上沒結果,倒種出售樓書來。

 

以農地作拍攝題材,除因為景致美麗,亦基於不少城市人對鄉郊仍然陌生。
最直接例子,莫過於當他告訴家人,要到塱原拍攝稻田,他們紛紛驚訝道:「原來香港仍有人種稻?」
「很多香港人專程飛去台灣宜蘭、台東取景,花費不菲拍攝結婚照,其實香港也有一片稻田,尤其每年春秋兩造,更是美麗。」
他自己的結婚照,便特地到塱原拍攝,讓更多人知道田野之美。
加上近年政府不斷打農地及郊野公園主意,令他決定以自己擅長的攝影,為大自然發聲。


Kevin嘗試以麻雀的角度,看塱原稻田。 

在又一城外拍攝這照片時,吸引一對父女駐足觀看,開始一段關於城鄉共生的討論。 

生於亂世 攝影師有種責任

細看 Kevin的照片,畫面具故事性之餘,同時突顯農田的懾人風景。
然而美麗背後,看不見的都是心血,因為每一張成品都得來不易。
他患有先天「季助發育不足」,屬侏儒病的一種,自小脊椎發育受影響,日常生活離不開輪椅。
可以想像,體力有局限的他,每次走進田野拍攝也不輕鬆,田間小路顛簸狹窄,出入困難,加上他坐的是電動輪椅,一般的士難以收納,每次都要租用小型客貨車,請數位朋友幫忙上落,搬運拍攝道具,同時當模特兒。


儘管坐在輪椅上,行動不便,仍無阻 Kevin把鄉郊之美展現。 

Legoman系列作品,掛上相同笑容的 Legoman,可以是任何一個為運動付出過努力的人。 

 

那年他還在大專修讀攝影,正值皇后碼頭清拆,馬上帶着相機到前線拍攝。後來跟發展有關的社會運動愈來愈多,天星碼頭、菜園村、衙前圍村、觀塘重建區,近至新界東北,作為自由身攝影師的他,工餘一直抽空參與,一面為發展步伐之快吃驚,因為這個月拍下的,下個月再來可能已不復見。

「回歸以後,特區政府急於把前朝遺址清拆,就好像你旅行後回家,發現家中傢俬被人全換掉,好得人驚。」他認為沒有了根,就會沒有了家的歸屬感,連帶影響的,是價值觀遭到扭曲。

照片除了在鄉郊拍攝,還有部分在金鐘政府總部取景。照片中,幾棵樹給橙色膠帶圍封,「城市中的樹木,總是給石屎包圍,樹根難以向泥土伸延,自然無法支撑樹身,引致多宗塌樹意外。」


夜半時分,油麻地果欄最熱鬧,運貨工人為明日上市的生果衝刺。 

鏡頭沒遺忘城市中被邊緣化的基層。 

雨傘運動期間, Kevin幾乎每日留守佔領區,記錄每個重要時刻。

 

若發展新界東北田地,後果更是無可逆轉,「水道改變、泥土中養分流失,住在裏頭的昆蟲、動物也一併消失,之後想救也救不回。」 Kevin說。
尤其去年女兒出世,他更擔心 BB長大後,連在草地跑的機會也沒有,說蘋果只知道手機,認識食物原貌亦只能透過電腦屏幕。
當舊建築物和郊區用來建豪宅商場,人們生活只剩下消費,再容不下別種生活方式。

身為攝影師,他自覺有種責任,「攝影不只是畫面美麗就了事,我希望觀眾看完照片,有所得着。」
今次展覽取名「遺城」,就是指被遺忘的城市與人,農夫與基層都是被邊緣的人物;這亦與他自身經歷不無關係:由小到大,因為先天缺陷,受過不少奇異眼光,那份孤立感覺,更令他決心為處於弱勢的人說話。

芸芸作品中,如果要他挑最深刻的,反而不是照片,而是一個由他設計和製作的裝置藝術:墓冢上放有農夫的草帽、衣服和農具,旁邊有一大袋泥土,觀眾隨手執起一把泥,撒在墓上,寓意每個城市人,其實都有份參與本地農業之死亡。
這種反思,刻不容緩。就像近年流行集體回憶,每當某建築清拆,某小店結業,人們才一窩蜂去拍照追捧,「突然保育」起來,「真正的保育,好應該融入生活,例如多走進郊外了解農夫生活,就會知道新界東北有多重要,別待剷平時才後悔莫及。」 Kevin說。


若未來城市只有石屎森林,我們或許要隨身攜帶一個氧氣瓶。 

觀塘裕民坊清拆前,老街坊和店主就在店外合奏,日常但美好。 

將來孩子對蘋果的認識與想像,也許止於手機。

 

《遺城系列:「城市•農夫」藝術展》
日期及時間:即日至 28日( 11am-6pm); 1月 29日( 11am-3pm)(逢星期一休館)
地點:石硤尾白田街 30號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2樓平台及 L2-10光影作坊

藝術家分享會
日期: 1月 17日
時間: 3:30pm
地點:同上


撰文:陳詠恩
攝影:謝致中
鳴謝:部分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