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二十八日警方施放的八十七枚催淚彈,終於把沉默的香港人都逼上街頭。(王偉洪攝) 

壹號專題

2014抗爭待續

Ads by Google

很多人說 2014年只有一宗新聞,雨傘、絲帶和催淚彈都深印腦海。細心翻閱今年其他新聞,更驚覺大部分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對建制的抗爭。
更多人說 2014年特別深刻,市民以往只是旁觀者,但今年可能曾踏足佔領區,看過香港電視的節目,體會媒體的巨變。由特首被爆收錢到律師會選戰,以至東北發展的鐵馬衝擊,原來抗爭也有很多方式。
無論你是否願意,時代選中了活在 2014的港人,抗爭序幕剛過,來年是喜是悲, 2015將陸續揭曉。

戴耀廷:太多意料之外


訪問當日毛毛細雨,戴耀廷撐起港大的墨綠色雨傘,「本來有把黃色,佔領時我擺咗喺營入面,點知俾人拎咗。」佔領首一個月,他都在金鐘佔領區與示威者同食同住。(郭永強攝) 

佔領運動結束,佔中發起人戴耀廷終於露出久違的笑容,「心情好咗,做到(朱耀明)牧師真係要做嘅嘢,大家平平安安返屋企。」歷時七十九日的雨傘革命,太多意料之外。
佔中三子一三年初醞釀佔領中環運動,經過逾一年的民主商討、毅行爭普選以至近八十萬市民投票,終選出心儀政改方案。即使八月三十一日人大連落三閘,到九月底學生罷課,戴耀廷一直以為,佔中會按劇本進行。
劇本原定十月一日在中環遮打道靜坐抗命,最終學聯及學民思潮臨場「爆肚」,九月廿六日晚衝入公民廣場,三子惟有提前宣布正式佔中,但萬料不到替運動加溫的,卻是警方施放八十七枚催淚彈,佔領區由金鐘,延伸至旺角及銅鑼灣。
戴耀廷透露,首次考慮退場是佔領首一星期,傳出政府將以橡膠子彈鎮壓,「去到嗰時我哋覺得已經要退,但學生話要對話,咁好啦,促成對話,流血機會細咗。對話促成咗,中間又有旺角黑社會事件推遲咗;但對話之後又達成唔到一啲實質結果可以退場,嗰時去傾會唔會有共同行動,就係辭職公投。」

慶幸靜坐抗命告終


「昭明公主」表示從沒後悔鼓吹衝擊,佔領區被清場後,仍會繼續抗爭。 

三子、學生及泛民議員原本就公投達成協議,但其間政黨有猶豫,「村民」拆大台的聲音愈來愈強,學生亦慢慢跟隨村民路線,跟三子愈走愈遠,辭職公投一直膠着。但令雙方徹底決裂的導火線,則是十一月底,警方乘法庭頒下禁制令順道暴力清場,學生決定背水一戰,呼籲示威者帶齊裝備包圍政總。「佢哋(學生) address緊啲群眾係佔領者為主,而佔領者係唔會走,如果要走就已經走咗。所以你問佔領者,就永遠都走唔到。(學生驚噓聲?)現場啲人嘅反應係影響到佢哋做判斷。」
不過他認為「無畏無懼」的示威者戴頭盔、持盾牌向警察推進,卻自詡堅守和平非暴力原則,屬邏輯不通,「佢哋搞錯咗力量源頭,你幾時見過長毛戴頭盔?當年甘地就係咁樣。(學生唔信呢一套?)係,但去到尾清場,咪又係返番去原劇本。」
七十九日的雨傘革命結束,九百多人涉嫌干犯與佔領有關的各種罪行而被捕,但雨傘革命已喚醒數個世代的香港人,抗爭的種子已發芽,民間自發不合作運動、登記做選民甚至參選區議會。至於已告「解散」的和平佔中,戶口尚餘數十萬元捐款,戴耀廷說,假如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符合國際標準,餘款將用作第二次全民公投。

佔旺靈魂不滅

佔領運動持續逾兩個月,最令三子意想不到的,相信是旺角佔領區的出現。佔旺者大部分是來自基層的青年,他們一度被視為烏合之眾,甚至有人擔心他們玷污運動本質。
面對古惑仔踩場、藍絲帶街頭狂罵,以至毆打佔領者,上萬名網民及佔旺者自有一套抗爭文化,他們不在乎佔領,只着重攻防,部分人甚至以全副打 war game裝備出現,與警方大打巷戰,並自稱「勇武」。
被稱為旺角國師的陳雲,便是勇武抗爭的幕後推動者,其弟子昭明公主,更曾發動「十二時光復彌敦道」,最後造成大量示威者被警察打至頭破血流。今年廿三歲、男扮女裝的昭明公主接受本刊訪問時表示,從沒後悔鼓吹衝擊,即使後來被警方控以涉嫌管有槍械等罪名,仍會繼續抗爭︰「佔領區清場那一天,當然有感覺到可惜,但不會覺得這是運動的結束,反而是一種形式的轉化。」
佔領區被清場後,市民轉為「鳩嗚」抗爭,以購物為名在旺角四處游走,示威者不再與警察硬碰,務求不被警方拘捕,延續抗爭壽命。由佔領到鳩嗚,佔旺幽靈持續縈迴旺角不會消失,直至抗爭最後成功。

港視廚師回巢:執咗亞視!

香港電視發牌風波歷時逾年,曾撰文「鬧爆」王維基的廚師林健豐(豐哥)今年二月獲重新聘用,原以為「今鋪掂啦!」,豈料通訊局以播放制式可能違反《廣播條例》為由阻撓,港視終在十一月改以網絡傳送方式啟播。
豐哥留守港視廚房至今,見證王維基由意氣風發變成沉穩內斂,「以前佢做嘢,俾我嘅感覺就係『事先張揚』、『呢鋪掂㗎啦』咁樣,而家收收埋埋,籌備好晒先講。」老闆更從此在公司「失蹤」,「以前一個禮拜有三、四日喺(公司餐廳)度食,而家一個禮拜都未必有一日。我諗係出去傾(購物平台)嘢,周圍忙啦。」即使在公司,王維基也習慣吩咐秘書叫外賣送上辦公室,始終未變的是口味,多菜少肉,加杯奶茶。
豐哥回巢後仍埋首炮製無味精平價飯,公司卻已人面全非,「好多嘢唔同咗囉。以前公司諗住拍劇、做電視,而家變咗主力擺喺購物平台,好多拍開劇、做幕後嗰啲(員工)唔見晒囉。」
與公司歷盡幾許風雨,豐哥未曾言悔,即使曾有公司挖角,也因打算「幫咗公司先」而推卻,太太對此略有微言,「我喺出面人工高啲嘛,十幾廿個 percentage度啦,但呢度多啲假期,可以陪吓屋企。」待遇依舊,轉變的卻是心態,對政府、政治的觀感早已因「一男子」帶來翻天覆地的改變,「以前你問我咩民建聯、泛民,我都唔知邊個打邊個,但而家唔會,會好清楚佢哋做緊啲咩嘢。以前我唔會投票,嚟緊一定會去投。」至於新一年新願望?豐哥笑着說:「執咗亞視先啦!我哋(港視申請免費電視牌照)機會又大咗。」
港視開台個多月,收視較首週啟播時低,但每星期仍有三十多萬直播及點播收看人次,平均收看時間亦愈來愈長。發言人指,港視將視乎觀眾反應而調整製作方向,最快明年二月恢復製作節目。


港視廚師豐哥回巢後留守廚房,見證公司轉型成功,卻驚覺人面全非。(曾春南攝) 

在「一男子」打壓下,王維基曾召開記招還擊,力數政府諸多阻撓,終帶領港視開台,為港人帶來失去已久的轉台權利。 

吳靄儀監察《立場新聞》

「我恐懼、我誤判、我愧疚」,《主場新聞》老闆兼佔中十壯士之一的蔡東豪,在七月二十六日宣布結束網站,雨傘革命甫結束,蔡東豪突然宣布東山再起,成立《立場新聞》並於十二月三十日正式面世,但從未就關閉《主場》解畫,亦沒有回覆本刊的訪問,回應傳媒的任務由《立場新聞》董事吳靄儀頂上。
她勇敢、她樂觀、她厚道,縱使《主場》光環不再,學聯常委司徒子朗公開鬧爆蔡東豪是「撈油水」,網民成立了 N個「 X場」新聞諷刺《主場》無限復活,但吳靄儀仍為《立場》說盡好話。
「有負面、唔信任,我覺得人哋提出呢啲睇法又唔出奇,都唔係冇道理。但無論點都好,最重要係將來個媒體會點運作、係咪可以令人信服。讀者冇損失喎,又唔使俾錢買。但如果做得好,對新聞自由、資訊流通係有幫助,而且有咁多人開頭對佢抱有懷疑眼光,我覺得係好事,要醒定做人。」
為《立場》把個人名譽押上,吳靄儀也不是盲目跟風,坦言會公事公辦,監察《立場》運作,如《立場》對批評屢勸不改,吳亦會以辭職明志,「如果我同你意見唔夾、你唔睬我,我辭職,我係絕對有權咁做,呢個係對佢有殺傷力嘅一步。」
《主場》以往由政治、財經新聞,到生活、文化甚至小眾議題都一一涵蓋,吳靄儀相信《立場》亦會走同一路向。不過原來她沒問過蔡東豪《立場》名字的由來,「呢個名有啲古怪,我形住佢唔想用番《主場》,又希望接近啲。(點睇有立場嘅新聞?)我覺得冇問題,最緊要係立場清楚,我覺得話自己中立嘅,其實一啲都唔中立,呢啲我反而難以接受,最憎啲人好虛偽咁話不談政治,話係中立。」


《立場新聞》董事吳靄儀認為,香港的新聞自由愈見收窄,走傳媒路相當辛苦,溫馨提醒《立場》員工要有心理準備。(莫智謙攝) 

今年七月底,《主場新聞》創辦人、佔中十壯士之一蔡東豪(後右四)突然將《主場》結束,令人猜測背後是否備受政治壓力甚至威脅到人身安全。 

劉進圖遇襲後變感性

二月遇襲被斬六刀的《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七月中在新的工作崗位世華網絡營運總裁重新出發,現時仍要進行物理治療。他的香港大學法律系大學同學張達明及伍兆榮表示,看到劉進圖變得更感性,對信仰更虔誠。「睇到佢喺信仰上有改變,過去冇乜信仰觀,今次講多咗領受感恩。」張達明說。「 Kevin(劉進圖)也透過文章表達自己,過去少講,可能以前係記者身份,現在會透過《感言》(劉的專欄)表達自己。」
跟劉進圖工作多年的人,也未必察覺他是基督徒,但遇襲事件後,他在文章中經常分享信仰,流露更多個人感情。「以前唔需要咁 tough,有才華的人唔需要太大難度處理工作。一直以來老闆好睇住佢,而家佢也擔任管理層一個重要角色。」伍兆榮說:「佢係一個才子形象,唔係話日日要做運動,過啲咁有紀律的生活,但事發後過比較有紀律的生活,先復元咁快。」
這些舊朋友成立劉進圖關注組,並籌得三百多萬元作懸紅尋找兇手。雖然涉案兩名被告葉劍華及黃志華已落網,被控有意圖傷人及偷竊罪,案件排期於一五年七月在高院開審,但張達明指兇手動機至今未明,「事件拖了一段時間,會淡化原先令人憤慨情緒,希望港人唔好因為(劉進圖)康復,忘記最初暴力對待新聞工作,要繼續捍衞新聞自由。」張說。
砍進劉進圖身體的刀傷,還砍入香港人腦海中,張達明認為事件喚醒香港人,「正面看到香港,重視新聞自由。當睇到新聞安全受威脅時,會一呼百應。希望香港人也要保持警覺,唔好以為新聞自由是 take it for granted(理所當然)。」


「 They can't kill us all」,一群傳媒工作者向暴力說不,同時寄語港人要守護新聞自由。(羅國輝攝) 

劉進圖遇襲後,七月撐着柺杖重返《明報》工作,現時仍要接受物理治療。 

「倒林」律師

創下香港律師會一百零八年歷史,首次成功向會長提出不信任動議,終令林新強自動辭職,「倒林」發起人之一的任建峰稱,此後「生命好似被反轉」,他亦萬料不到,抗爭只是剛剛開始,之後便發生歷時兩個多月的雨傘革命,任建峰見不少義務律師走到前線提供協助,更感自己微不足道,「我哋喺度講法治講司法獨立,佢哋喺度實踐。」
律師會會長現時已改由熊運信擔任,但經歷倒林一役,律師會面對佔領運動卻甚少表態,「警察打人又唔出聲,人大落閘就算做定好多草稿都唔出聲。」但任建峰認為此舉反而喚醒不少年輕律師,決心落區散播民主及司法獨立等重要訊息。
任建峰透露,這班年輕律師暫時希望保持低調,計劃先透過文字發表意見,短期目標則是到學校或社區中心舉辦講座,大家均認同佔領道路不如佔領人心。但任建峰坦言無意出選,只會以顧問角色協調,確保民主聲音不會被滅聲,首站是到他居住超過十年的美孚社區宣傳。「大組織未必能顧及小地區嘅獨特性,例如邊個位企得,業主之間嘅關係,都係街坊最了解。」
回顧二○一四年,任形容是充滿奇跡,當初面對理事會強大的後台,倒林一方一直不被看好,他憶述當天「無諗過會有呢個結果」,最後動議意外獲得通過,任喜極而泣,「律師終於能為這行業而感到自豪。」他認為倒林事件和雨傘革命都不在乎爭取了什麼,而是呼喚了不同世代的香港人挺身而出推動民主。


「倒林」發起人之一的任建峰坦言過去一年「生命好似被反轉」,但他仍會勿忘初衷,更計劃到自己居住多年的美孚區辦講座,力保香港的核心價值。(羅國輝攝) 

前律師會主席林新強辭任,意味着二千多名事務律師對司法獨立的堅持及《一國兩制白皮書》的執着,更激發一眾後起之秀決心走進人群,散播民主種子。 

梁振英收五千萬之謎未解

市民發起「不合作運動」將稅項拆細並用支票寄出,近日更發起一人一信行動,要求稅局交代,特首梁振英隱瞞收取澳洲公司 UGL的四百萬英鎊(約五千萬港元)是否瞞稅。公眾要求梁振英為事件「找數」,香港重組及清盤學院執行委員伍兆榮律師坦言:「企業管治大趨勢係要有透明度,做法要盡量公平,此事睇到唔係咁透明的地方。」但他也指出:「法律上睇唔到有咩可做,不合作運動可以自己諗。
「呢件事喺十月初爆發,嗰個零禮拜期間,訊息唔係咁清晰,前後的報導有矛盾,例如戴德梁行董事局知道幾多嘢?皇家蘇格蘭銀行( RBS)知幾多嘢? EY(安永會計師樓)清盤人角色係點樣?
「初初睇單新聞好奇怪,點解梁振英收四百萬鎊的條款冇喺當初文件裡面披露?因為呢個係企業拯救 package裡面其中一個重要條款。」伍解釋,英國法庭批准拯救方案時,清盤人安永有責任向法庭披露所有資料。法庭文件也顯示,安永未有披露詳情。
「但呢單企業拯救有一個特點,條款最終影響最大是皇家蘇格蘭銀行( RBS),因為它是有抵押債權人,當 DTZ賣俾澳洲財團 UGL所得的錢,係唔足以清還 RBS的債,仲差好遠,就算四百萬鎊放埋入去,影響唔係咁交關,唯一的受害人你可以話係 RBS。」至於其他債權人同股東,無論梁振英是否交出四百萬鎊,他們也不會取得一分錢。伍律師的專業分析是 RBS在賬面上損失最大。但在公眾角度,付更大代價者是梁振英,因為全港市民也記下他這筆賬。


曾任戴德梁行 DTZ董事的梁振英收受澳洲財團四百萬英鎊,至今仍有多個謎團未解,立法會多次提出成立委員會追查不果,民間接力繼續追討下去。(鄒潔珊攝) 

伍兆榮律師認為梁振英收款事件,顯示欠缺企業管治的透明度。(李啟華攝) 

新界東北戰幔再開

一三年六月,一群社運人士曾帶領新界東北村民佔領立法會,與泛民議員內外夾擊,成功拖延東北規劃前期撥款申請,惟最終因財委會主席吳亮星粗暴剪布,撥款申請獲得通過。何潔泓( Willis)等十多名反對東北發展示威者事後被控參與非法集結等罪名,本月廿二日在東區裁判法院預審,獲准繼續保釋至一五年二月底進行第二次預審。
Willis憶述在衝擊發生前,他們已經舉辦三次集會,人數卻未如理想,「我哋就開始諗,有無辦法可以令多啲人了解,東北(發展)其實係同議會不公有關,同埋關乎香港土地規劃問題呢?」他們遂決定於當日衝入立法會,成功引起輿論關注及大批市民聲援。
事後有不少市民親身落村參與組織工作,明顯較以往更能接受較激進的行動,「多咗好多我唔係太認識嘅人,入村影相、拍片、寫故事或者開會,而呢啲人其實係喺集會之後,我哋留 contact(聯絡),留番落嚟嘅人,唔係完咗衝擊就完,而係要將佢哋帶入條村。」
但 Willis坦言不認同盲目以暴力衝擊,主事者事後應承擔刑責並向傳媒及公眾解釋,才有望成功爭取「中間派」市民的支持。「(六月十三日有人)用鐵馬車落(立法會)個玻璃嗰度,其實我認為佢哋做完之後,應該要出嚟解釋點解要咁做,嘗試說服電視機前面嘅市民。」
東北保衞戰尚未結束,戰場由立法會轉到城規會,他們計劃以車輪戰形式到城規會發表意見, Willis無懼手握巨大資源的建制派政黨或政府,但卻擔心一眾媒體趨向親中及親建制,若要爭取民意支持,她認為最難打的其實是輿論戰。


今年六月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力阻東北前期撥款申請,對比雨傘革命期間,警方表現尚算克制,至少未見亂棍飛舞的場面。(王偉洪攝) 

新界東北保衞戰未完,儘管官司纏身,但社運人 Willis仍未言退,並預言將會重返立法會示威區,「唔會因為佢封咗,就唔再返嚟。」(羅國輝攝) 

生還團友 放下傷痛

經歷三年零八個月的傷痛,菲律賓就人質慘劇表達「 sorrowful regret」,生還者終獲解脫,重過常人生活。一直竭力為胞弟殉職領隊謝廷駿爭取公義的謝志堅,十二月初與家人為其弟弟謝志恒之子舉行「百日宴」慶祝,生還團友易小玲、李瀅銓及協助他們的立法會議員涂謹申等亦有到賀,謝志堅婉拒本刊訪問,希望低調地繼續自己的人生。至於經歷逾三十次手術失敗的易小玲,剛過去的平安夜終在台灣完成植牙手術,易小玲坦言進展意想不到。「一年前仲好痛,食唔到嘢,而家已經乜都可以食。」她回想今年上半年仍與菲方及威爾斯親王醫院多番周旋,「真係好辛苦,心情轉變好大,但終於完結,我覺得好安慰。」
香港與菲方達成協議後,黑色外遊警示隨即取消,不過港人對曾是旅遊熱點的菲律賓仍然卻步,本港大型旅行社之中,目前只有新華旅遊仍組團前往,但報團人數大不如前。「人質事件當日,我哋同出事嘅康泰團係坐同一班國泰機,原定係同機去同機返,我哋個領隊仲同佢哋個領隊(謝廷駿)一齊食消夜……」新華旅遊助理總經理蘇子楊慨嘆人生變幻無常,曾經平絕東南亞的菲律賓暑假團就此停住,雖然今年九月重開,但馬尼拉頓成港人心中禁區,新華遂只辦宿霧、長灘島等外島團,宣傳時更連「菲律賓」三個字都盡量不提,「始終有心理陰影,想啲客知道宿霧呢啲大型旅遊區其實係同馬尼拉分開的,治安一直無乜問題。馬尼拉就無搞啦,香港人好難放低件事。」
為吸引港客回流,宿霧團團費比慘劇發生前平一半,但現時每週只有二十多人出發,同樣比出事前下跌逾一半,團費稍高的長灘島,四個月來則只有三團,但蘇子楊對前景仍然樂觀,「而家香港人心中的陰影係未回復,係要時間去淡化。」


經歷逾三十次手術失敗,易小玲終於成功植牙,近四年來首次開心「鋸扒」慶祝。 

新華復辦菲律賓宿霧旅行團,但助理總經理蘇子楊(小圖)表示港人仍有陰影,公司宣傳時亦刻意避用「菲律賓」三字,以免勾起港人不安情緒。(鄒潔珊攝) 

Liddy拒演 啟晴槍擊案

九龍灣啟晴邨五月尾發生離奇槍擊案,槍手李德仁涉槍殺鄰居後吞槍自殺,有電視台計劃將真人真事搬上熒幕,並由李德仁的女兒、𡃁模李悅彤( Liddy)演回槍手女兒的角色,卻被她一口拒絕。本刊記者致電要求訪問, Liddy留言說:「沒其他補充了。」
記者曾到青衣公屋尋訪 Liddy及其母,街坊表示案發後未見她們返回單位。 Liddy早前接受本刊訪問時曾談及父親李德仁,「我想同佢講對唔住,但已經太遲喇,好多時只顧住媽咪感受,但其實佢都係咁辛苦。」她又承認已跟導演彭順分手,因對方對她不聞不問:「當第一件事(介入李心潔及彭順的婚姻)出現時,佢頭都唔回咁走啦!到發生第二件事(槍擊案),佢一個慰問都冇,咁我搵佢做乜?」她更自爆曾割脈自殺,幸家人及時制止。
一四年五月三十一日,加班後夜歸的四十三歲冷氣技工廖啟中,懷疑因一袋垃圾跟人結怨,結果在樂晴樓寓所走廊被人連開三槍轟斃。翌日警方與居住在十樓的李德仁槍戰,飛虎隊攻入李的單位,最後李吞槍自殺。李德仁的單位至今未有新租客搬入。仲女士今年八月搬至同一樓層,她表示完全不介意:「我喺取屋前已獲悉此案件,冇所謂,我係基督徒,不相信神怪……起初都有少少擔心,後來我生咗個女,入住後我唔察覺異樣。」
廖啟中的單位今年十月則來了新租客楊先生,當他得悉獲派此單位時,曾認為房署刻意給他安排凶宅,但親人參觀單位時感到沒有問題,家人也無恐懼,便決定搬進上址:「如果死者死於屋內,自己和家人未必能接受,咁真正先算係凶宅,但上手租客喺屋外遇害……」


被警方包圍時,槍手李德仁忽然間從公屋單位窗口爬出,並以槍指頭及向外大聲叫嚷,之後返回屋內吞槍自殺。 

十月 Liddy接受本刊訪問時,哭訴感情路上及家庭生活的種種不幸,對她打擊十分大。 

凱晴案大婆夫婦和好

六個月大的俞凱晴被母親吳天恩棄屍後近一年,凱晴父親俞志偉並無到監獄探望謊稱女兒被人拐走的同居女友,「要做的我也全部做齊了。」
對於案發後街坊見他多了回到牛頭角公屋單位,並與妻子和好如初,俞志偉接受本刊電話訪問,反問記者從何得知:「我不想再講,對任何一方都不公平,事件應就此了結。」俞的聲線沒有悲傷,反而表現得不耐煩,怪記者阻他打麻雀。
記者上週再探訪俞太,碰到她跟女兒返家,一名補習老師剛從單位離開。俞太坦言不願受訪,並稱自己是普通人,不值得報導。記者見單位內有一嬰兒床,遂祝福俞太再度懷孕,她卻極力否認,原來這個六個月大的嬰孩,是俞長子的嬰兒,若凱晴還在生,她僅較風流父親的初生孫年長一點。
一三年末吳天恩虛報女兒凱晴遭拐走,警方其後展開大規模搜索,全城加入尋 B行列。案件於八月開審,案情指身為二奶的吳天恩,與已婚男友俞志偉是同居關係,吳承認阻止合法埋葬屍體及妨礙司法公正兩項罪名,法官慨嘆「女嬰嘅死亡真相永遠都無人知」,吳天恩被重囚五年。記者曾寄信至獄中的凱晴媽要求訪問,但一直未獲回覆。


案發後,警方翻看大廈閉路電視影片,發覺吳天恩於案發前,雖然如常推 BB車出入,但一直鬼祟地將 BB車上蓋全拉下,此舉引起了警方懷疑,卒偵破她報假案。 

上週六下午,俞志偉正印太太回牛頭角公屋單位時,表示不願受訪,但有街坊指,案發後不久,俞已搬回來與大婆及三名兒女一起住。 

撰文:時事組
mailto:news@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