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百年,油公司在世界各地經歷過不同的法律挑戰,發展出一套極嚴格的溝通守則,競委會要成功搜證,並提出檢控,繼而入罪,又談何容易? 

壹擋專政

競委會的政治任務( 2015/1/1)

Ads by Google

有記者來電,問我對來年施政報告在民生議題的預測。

 

「有兩個議題,應該避免不了。第一是樓價租金,第二是物價。但似乎在樓價方面,香港不少後生仔女,已經暫時放棄了置業的打算,租金反而是民眾更關心的議題。可是,剛發表的房屋長策報告,已經表明政府暫時不會考慮租管,而新增房屋供應,也只會在未來十年,額外再多一萬間。我想,施政報告中應該會提及發展局對發展綠化帶的所謂研究。城市的長遠規劃,動輒要十多年時間,遠水不能救近火,我相信梁特首很有可能會將問題推卸到社會的政治化;而在場邊的啦啦隊,很可能會在未來的兩星期發動輿論,指建制中的公務員不夠齊心,不肯配合特首。」我不是特首肚裡的蟲,又怎會知道一男子的想法是什麼?這些都是我嘗試將自己代入他的身份,憑其一貫行事作風和心態,猜想出來的可能。
至於民生的另一個議題,也就是物價,我有理由相信,特首會將競委會放在鎂光燈前。畢竟,這個新的衙門名義上是針對反競爭行為,可是在實際操作上,至少有七成的所謂客觀事實,都是針對營商者有否直接或間接提高價錢。遠的不說,今年第四季國際原油價格大幅下跌,已經有人急不及待施加政治壓力,要規管油公司。我不相信競委會可以完全摒除政治考量,否則這個新衙門難免令人覺得是無牙老虎。畢竟,衙門要交出政績,是常識吧。
政治和政策,是密不可分的雙胞胎;競爭法雖然包裝成技術上的經濟規管,但實質上是最政治主導的行政手段。百多年前,美國訂立反壟斷法,背景也是個體戶煉油廠在媒體上對洛克菲勒家族發動輿論戰,然後政客就像見血的鯊魚般搶佔道德高地。

 

事實上,在洛克菲勒家族發跡的最初廿年,無論是能源價格抑或其他的普遍物價,都大幅下跌。假如以今天的競爭法標準,對洛克菲勒家族的反競爭指控,都不能成立。不過,政客官僚要對大企業開刀,永遠都可以找到新的理由;由當年的反壟斷法到今天的競爭法,可以說是政府經濟干預搬龍門的歷史。發展至今,無論是價格太高抑或太低,甚至是價值一致,都可以是經濟官僚對企業的指控理由。
回到香港汽車用燃油市場的問題,客觀而言,油站的位置,政府規劃決定的,而且,是政府在批地時,已經刻意將不同的經營者放在鄰近的地方。換言之,在地域競爭上,已經很難說油公司有操控市場的能力。至於合謀訂價的指控,也不易成立;過去百年,油公司在世界各地經歷過不同的法律挑戰,發展出一套極嚴格的溝通守則,競委會要成功搜證,並提出檢控,繼而入罪,又談何容易?
不過,搜證、檢控到罪成,是三個不同的步驟。搜證和檢控,並非司法程序,競委會以及政治演員,大有機會借其手上之權力,在這兩個階段履行其政治任務。究竟競委會在這兩個環節,權力有多大,下篇續談。
(反競爭政府的競爭法系列之二)

 

李兆富
公共事務顧問及時事評論員,自由市場智庫獅子山學會創會成員。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