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入 2015未有真普選,香港人的前路一片灰暗,不少中產近日正積極鋪後路,為下一代遠走高飛,移民成為茶餘飯後話題。 

壹號頭條

2015我要移民

Ads by Google

踏入二○一五年,不少年過三十的香港人,願望是兩個字:移民。移民是近日中產圈熱話。一些有家室的中年人,當日在佔領區都不敢衝太前,內心原來有張底牌:「萬一攞唔到良民證,無得走,咁就大鑊。」正當年輕人奮力撐起雨傘背水一戰,三十歲以上的人卻選擇為自己和下一代搵後路。本刊翻查多個國家的官方記錄,發現加拿大、澳洲、台灣的最新港人移民數字,較二○一一年梁振英做特首前,急升一成半至三成。本刊訪問三名近日正密鑼緊鼓鋪路離港的個案,他們盡訴部署移民的貼士,還有那份不得不走的決心。

 

每逢假日,香港地到處可見移民、升學、海外樓盤展銷會。記者以顧客身份向多間移民中介查詢,近期政局動盪反而有助其生意,其中一間的職員回應:「最近三個月,生意額就超出正常五成,電話查詢多咗好多,連公司會議室都爆滿要先預約。」
一間在中環及尖沙咀均設有辦公室的移民中介公司,當記者致電預約時,原本安排在中環總公司見面,但最後因客滿,要臨時轉往尖沙咀辦公室。姓楊職員甫坐下即說,傳統的英、美、加、澳港人熱門選擇,近年因強國人加入競爭,投資移民門檻不斷增高,而且置業要徵重稅,會向客人推介較平的新興國家。
「近來興申請葡萄牙、台灣,以及一啲冷門國家,好似塞浦路斯同匈牙利,都有人查詢。」這些國家經歷過債務危機,正希望透過投資移民吸納外來資金。
兩個月前,葡萄牙就有十名移民官員,因涉批居留權時貪腐被捕。楊稱,葡國移民手續的確簡便,去年十月更調低投資移民入場門檻至五十萬歐元,每年只須入境停留七天。由於幾近不用「坐移民監」,所以對忙碌的港人具吸引力。
他又力銷:「擁有葡籍、用歐盟國民身份申請去歐洲各國大學讀書有着數,好似香港人鍾意去英國,劍橋大學普通科學士一年學費約一萬六千英鎊,歐盟學生就只係九千鎊一年。」他又稱,擁有歐籍另一着數,是不用與仰慕名校的亞洲人直接競爭學位。
收費方面,移民公司一般向每個申請人收五萬元,另外還要支付職員陪同到當地辦手續或睇樓費用,以及律師文件費等,有移民顧問表示,一家三口的中介費,最終可能要五、六十萬元埋單,非常「食水」。

新興移民歐洲,阿玲(化名)就睇中意大利,即將正式入紙申請。她三十六歲,已婚有一個半歲兒子,現為大專藝術系導師,丈夫做生意,家庭月入約十一萬元,每月花費六萬多元。
她從小便「崇洋」,愛麥當勞多過燒味飯、莎士比亞多過曹雪芹,細細個就幻想出走到大西洋。直至大學畢業,她在沙士前終於有機會到英、法兩地留學,自此愛上歐洲的自由氣息,但家還是香港。
一二年狼豬之爭,「那時候我天真地支持梁振英,覺得佢有心做嘢,直到反國教時我都未死心,但去到香港電視發牌被拒真係忍唔到,因為我發現已經唔係一、兩個人嘅問題,而係成個政府同制度都有問題。」眼見她教出來的學生一個個失業,她知道這地方無希望,決心為自己鋪後路。


近日多個教育機構舉辦海外升學展,座無虛席,家長都想將仔女送到外國,遠離填鴨式教育。 

港人移民走勢 

個案一 情迷翡冷翠


古都佛羅倫斯到處都是古建築,阿玲在當地購買的房產「古董」,就有三百四十多年樓齡。 

移民監吸引
話移民,阿玲講得出做得到,去年起做了大量資料搜集,並搵多間移民中介,「歐洲英國最貴,幾千萬先至得,就連中介費都至少收二十萬。」
為慳錢,她於是跑到各國領事館查問,最後睇中意大利。「意大利經歷金融風暴後,更改了移民政策,只需要買一間三十萬歐元(約二百九十萬港元)的住宅,就可以取得居留權,然後每年在意大利逗留十四日、持續坐十年移民監,就可以申請入籍。」領事館的資料亦提及,申請人必須證明年收入有三萬一千歐元(近三十萬港元),配偶按此加百分之二十、每名子女加百分之五,「最吸引是移民監,每年只須返去十四日便行,十年後,才決定是否真正落地生根吧。」
領事館給她一份律師名單,隨便找一個就辦妥一切,律師費只是數萬元。
「選意大利不單因為它的門檻較英、美、加、澳低,還因為情意結。我老公是天主教徒,而我又真的很喜歡歐洲。」
她最愛文藝復興發源地、又名「翡冷翠」的佛羅倫斯,已在當地睇中一個近二千呎三房單位,售港幣一千萬元。「買樓可造按揭,我哋應該都會按一半,預期供五至十年,其間放租應可收番三、四萬港元一個月。我現時在港租樓住,只係將在港的買樓計劃,轉移到意大利。」她笑言,在佛羅倫斯買的是古董,於一六六六年建成。

 

學修甲開鋪
阿玲除了 Santa Lucia之外就唔識其他意大利文,「我之前想報港大 SPACE的課程,但唔夠人無開班。」搵咗一輪終找到意大利人肯上門補習,收費一千元一個鐘,實行全家進修。
她唔識意大利文但無有怕,因她不打算打工,計劃開鋪頭做老闆,「我打算開一間修甲店,依家學緊,歐洲好多女士都鍾意整指甲,但呢啲工作無咩歐洲人肯做,做一個客可收成六十至一百歐元,喺香港做一次最平五、六十蚊就有,頂盡都係三百幾蚊搞得掂。」她笑指,將來開了鋪後,一班姊妹好友也可來跟她搵食。阿玲的丈夫代理法國紅酒,已開始研究意大利酒市場,「唔會餓死嘅,應該維持到香港的生活水平。」
她有個半歲兒子,正部署將他送入香港的國際學校,「希望十萬元一年搞得掂,如果唔得就入普通天主教學校,希望學好英文,另外我比較擔心他學中文。去到意大利,再按情況送佢入國際學校。」
意大利只有古堡名牌沒有唐人街,不像美國加拿大,但阿玲不覺得文化差異是大問題,「我老公掙扎多些,他喜歡奶茶雲吞麵。但因為我堅決要買個保險,他便由得我去搞。」
「你走上街問吓香港人,想唔想移民,肯定好多人話想,但實際又有幾多人準備緊,咁真係要問吓自己:移民,你可以去到幾盡。」
她說得瀟灑,香港,始終是自己的家啊。
她搖搖頭,「我在哪,哪裡就是我的家。香港,住不下去了。」
「走,不單為下一代,也為我自己——為了自由。我,肯定要走。」
「今時今日做香港人,總要有後着。」

台灣九合一選舉中,年輕選民打着「票投國民黨,台灣變香港」的口號,一夜之間用真普選翻盤變綠營,網民笑稱「真的是綠島小夜曲」。一海之隔的香港人只有羨慕。三十六歲的阿忠(化名),九六年到台灣讀大學、○一年回港,其間目睹台灣第一次總統直選,見證民主在台灣落地生根,反之香港真普選無期,他已準備好二○一五年移民台灣。
阿忠是傳媒人、月入二萬多元養太太和一對仔女。「香港政治環境同氣氛都好差,由梁振英上台、反國教、香港電視,唔係一單兩單,係全部加埋我都覺得香港完全無希望,所以好想走。」
仔女教育也是他的重要考慮,「香港填鴨式教育,好高壓,完全唔係我想要的。我上網得知台灣公立學校有華德福教育,好人性化,香港只有私校先有,收費要過萬元一個月。」所謂華德福教育,小學重點發展藝術、創意和分析理解能力,中學則重視批判思維和培育理想。整個理念強調想像力的重要,並將價值觀融入學術和生活,以人為本。

個案二 綠島小夜曲


決心移民台灣的阿忠說,雨傘運動曾帶給他一絲希望,但回家看到仔女天真的臉孔,想像到十年後的香港大概面目全非,便決心在另一個自由土壤落地生根。

台灣租樓平
阿忠原本計劃一三年赴台,但太太懷了第三胎,故計劃二○一五年孩子出世後,八月左右起行。由於他曾在台灣留學,只須到金鐘的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填一張表,一個月後就可用僑生身份返台,住滿一年即可申請入籍,其間不能離開台灣超過一個月,再無其他附帶條件。
他已睇中學校,並按校網選定了先在新竹或雲林縣租樓住,「台灣租樓好平,我哋唔想買樓,因為台灣樓唔太值得投資,加上仔女升學可能要按校網搬屋。」他在網上的台灣物業網看過,目標鎖定月租台幣一萬五千至二萬元(即港幣三千到五千元)的兩房或三房單位。
阿忠會把現居的元朗七百呎村屋加按,套現一百萬港元,用作第一年生活費,再將香港的樓租給朋友。他不愁仔女的教育費,因入籍後可免費讀公立學校,而首年五歲大女入讀私立小學,大約五千港元一個月(他的次子只有兩歲未入學)。
新竹和雲林都是台灣的鄉下地方,外地人要找工作不易,阿忠打算用首年時間先安置好家人生活,同步擴展在台灣的人脈。「我有幾個計劃,第一,開間快餐店賣便當,我兩公婆整嘢食都幾叻;第二,雲林是農產地,想做一些農產品的外銷生意;第三就係做老本行,搞網上媒體,幫香港公司來台拍攝,我做了十幾年傳媒有人脈。」
他至今仍未公開計劃,只有父母及少數朋友知道,「我阿媽原本唔太想我走,但我帶佢去咗一次台北,然後俾佢試上網跟在香港的孫溝通,阿媽知道仲可以見到幾個孫,改變咗睇法。」說到最後,阿忠對「移民」一詞也有疑惑,「算唔算移民呢,其實可能將來做工都會港台兩地走,一個鐘飛機咁近,台灣對我來講,好似由元朗去柴灣一樣。」阿忠有感,移民已不再是「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式」的訣別。

個案三 跳入袋鼠國


在另一個國家宣誓入籍,對不少人來說是個艱難決定,但對飄泊的香港人,由八十年代至今都一樣:心在哪、根在哪。(法新社圖片) 

他至今仍未公開計劃,只有父母及少數朋友知道,「我阿媽原本唔太想我走,但我帶佢去咗一次台北,然後俾佢試上網跟在香港的孫溝通,阿媽知道仲可以見到幾個孫,改變咗睇法。」說到最後,阿忠對「移民」一詞也有疑惑,「算唔算移民呢,其實可能將來做工都會港台兩地走,一個鐘飛機咁近,台灣對我來講,好似由元朗去柴灣一樣。」阿忠有感,移民已不再是「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式」的訣別。

同樣為仔女教育,四十一歲的邱先生(化名),一三年已取得袋鼠國入場券,申請澳洲技術移民獲批,他和太太、一對七歲及五歲的仔女隨時走得,「我為咗下一代,只諗教育一樣嘢,想佢哋多條出路,多個選擇。」
邱生在大公司做會計,年薪過百萬財政無壓力,但安排仔女的教育,卻教他苦惱。「在香港,要報一間好學校好麻煩,要定時定候去攞表格、遲咗又無得讀、學校職員態度又差、仲要求個個十項全能,邊有可能。
「我自問自己做唔到怪獸家長,逼唔到班細路,我細個喺墨爾本讀過七年書,好熟當地,所以打算送佢哋去。」他說自己「政治中立」,移民與近日的政治氣候無關。
同樣為節省中介費,邱生自行上澳洲移民局的網頁搵資料,最後他選定了技術移民,「它屬計分制,看條件加上去,至少要六十分,我有七十幾,達到分數佢一定批俾你,計埋驗身取良民證之類,幾個月就搞好,用咗幾萬蚊就得。」他在去年底獲批五年居留,其間要坐三年移民監,五年後要再申請入籍。

 

買三間樓花
由一二年按制申請的一刻,邱生已坐定粒六夠分獲批,於是他便同步物色澳洲物業,「我已買咗三間樓花,都係七百呎左右,兩間用來放租、一間自住。」
他的物業每間約五十萬澳幣(約三百多萬港元),「澳洲買樓好特別,買的時候俾一成,收樓時再俾多一成,當地人可按八成,但非本地人就只能按六到七成,租金回報可以達六到七釐。」
移民是希望仔女讀好書,邱生在墨爾本揀樓,最重要是貼近名校網。「希望仔女可讀到好的澳洲公立學校(免學費),現在讀英基都係訓練英文,班細路喺屋企都係講英文,將來易適應。」他說,已睇中幾間學校,一旦起行就會立即申請。
萬事俱備,但邱生卻未拖喼起行,其中一個原因,是捨不得過百萬年薪,「去到澳洲做會計,入細行打工應該無問題,但交完稅份糧肯定無一大截,但無話生活唔到嘅,睇吓自己想要咩生活,賺少啲可以得閒啲,睇吓到時自己想要啲咩。」
「如果到時仔女上中學有困難,咁應該太太同班細路會過去先,我或者繼續喺香港做多陣。」
墨爾本是他熟悉的地方,也有他的家人朋友,故適應無難度:「現在上網咁方便,睇吓 facebook都知香港發生咩事。」就連未曾在外國長住過的邱太也信心十足,「現在網上有好多澳洲華人媽媽群組,我都加入晒,有咩唔識唔明即問。」為熟習當地,一家人早前去了澳洲旅行,邱太說,兒子去到後不願回港:「佢話想永遠喺嗰度。」


澳洲樓盤近日在港被力谷,假日不少人到展銷會問價。 

邱先生(中)難忘年少在墨爾本留學,呼吸自由空氣,希望女兒也能遠離香港的畸形教育,在澳洲無憂無慮成長。 

各國最平投資移民計劃

 


撰文:葉天佑、吳國強
攝影:高仲明、鄭樹清、胡智堅 
資料:陳雅欣、鄭詠欣 
插圖:朱桂葉、王健威
mailto:news@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