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語錄

在森林和原野 龔慈恩

Ads by Google

我並非狗仔隊,但那個下午,我在西貢叢林幽徑遠遠尾隨着龔慈恩,只得兩人的腳步聲聲聲入耳,足足十分鐘。她未認識我,我卻知道她所為何來,套用她經理人公司(杜琪峯)戲名,想起《跟蹤》。
那是龔慈恩幼子小學外展訓練最後一日,她來接出營的,而且比預定時間早得多,由小巴下車(我便是和她同車),還要步行這一段長路,天氣酷熱,龔慈恩漸漸香汗淋漓。
間中傳來狗吠,又多蚊,她害怕嗎?抑或已發現後面我這陌生男子?我隱隱覺得龔慈恩頻頻想回頭望卻不敢。廿幾年前人見人愛的「公仔」、近作爐火純青的演技,都幫不到她了,她只是個無助小婦人,硬着頭皮走下去。
此情此景,即使變態佬也應該收手(或提早郁手)吧,但我沒有。
因為,路只得一條……

 


演戲,是 more than技術的事情。 

(承上文)因為,我都係家長。
喂,藝人可以是小學家長,記者也可以是呀。我放假,我並非狗仔隊,甚至本日唔算記者,純粹偶遇,料不到唯有我和龔慈恩咁早來接,素不相識怎打招呼呢?
與此同時,前方的龔慈恩停在一道矮閘前卻步,我再也忍不住走上去——一邊提防萬一她拔出防狼噴霧,一邊說:「龔小姐、林太,我都係家長,兒子是林卓毅的同學。」龔慈恩這才展顏一笑,我推開鐵閘說:「閘嘅嘢,主要用來防狗,看,沒上鎖的。」
於是,我為她開路,沿途談起彼此寶貝仔讀邊班,龔慈恩總算放心了。
若配背景音樂,應該係呢首歌:
在森林和原野,是多麼的逍遙,親愛的朋友,你在想什麼?
但也僅此而已,都人父人母了,難道還上演英雄救美嗎?嗯,八十年代電視汁撈飯,我的確迷過「公仔」……

幕啟


昔日小花,藍潔瑛冒起最快,鄧萃雯後勁最佳,但幸福,我寧願做龔慈恩。 

然後這天,透過經理人公司約「龔姐」,相認,她掩嘴大笑:「原來你做《壹週刊》,哎吔!一個傻婆蕩失路,都俾你睇晒。」我搖頭道:「不,我看到是一個勇敢媽媽的背影——咁徬徨,嗰日你又去?」
龔慈恩說:「愷鈴(她女兒畢業於同一小學)叮囑我一定要接,否則弟弟嬲死,他第一次離開屋企生活咁多日,好大件事。
「當天拍港台劇,告幾個鐘假,我沒揸車,又唔熟路。小朋友成長每一片段都獨一無二,不容錯過。」
丈夫林煒(台灣藝人)長期在外搞製作公司,這是一間強調家校合作的小學,事事要參與,在外展營之前我見過她幾次,龔慈恩小婦人心態,一方面不好意思自居明星,一方面逢到必早,她甚至自告奮勇做圖書館義工。
「人家笑我哋怪獸家長,其實我哋竭盡所能送入去,為的就是讓小孩子少啲升學壓力,多啲發揮空間。」這是一間中學附屬小學,龔慈恩隨口噏得出數學科三年級學分數、六年級學百分率……
霎時明白她新作何以突飛猛進,尤其慈母角色,不只是演技。
經理人公司事先問我有沒有敏感話題,唉,形同家長聚會了,我們談些不敏感但更入心入肺的。

Episode


秋月春風等閒度,「公仔」變師奶。 

係,大家都說, TVB時代唔覺龔慈恩咁好戲。早年暱稱「公仔」,是公仔不是花瓶,花瓶尚懂得拋媚弄眼,公仔嘛……當事人倒坦白:「就係一嚿飯。」
照計,大台日以繼夜,後生女一眼關七睇三機機位,技術理應那時最 fit。她笑說:「演戲,是 more than技術的事情。電影和 HKTV單機拍攝,反而更考心機。人生經歷豐富了,對角色容易共鳴,以前拍拖、婚姻、心情起伏,加埋都唔及兒女對我改變咁大。」
那些風花雪月,原來只不過漫長前奏曲。
「觀音大士龔慈恩……」
你記得《西遊記》這句 NG對白嗎?出自孫悟空張衞健玩嘢或者口快快,原句大概是「觀音大士大慈大恩」吧,總之噏錯咗都唔覺,扮演者龔慈恩真頗具觀音相,據說,生成觀音相的人左右臉對稱、五官比例適中,看似普通,芸芸眾生偏偏難以達到此平衡祥和。龔慈恩說:「撇開信仰(她全家基督教),樣子生得慈祥總值得高興的。」何況座下她也有金童玉女。
傳媒影到她幫襯街邊檔,一方面讚她平民視后,一方面笑佢捱快餐。龔說兩樣都 think too much了,她早已搣甩昔日花旦思維。「做了媽媽,飲食習慣都跟埋小朋友,唔知點解細路咁鍾意公仔麵,還有媽咪麵——真是窩心的名字,明知熱氣都要買。」

高潮


將來的事不應該由我決定,應該希望仔女比我有主見。 

由公仔——麵,到媽咪——麵,再來一包童星麵,林愷鈴會變童星嗎?
是這樣的,近日龔慈恩帶讀中三的女兒出席公開活動,娛樂版慣性寫法,少不免女兒十足餅印、疊埋心水做星媽云云。
龔慈恩搖頭說:「我自小怕事,坐小巴唔敢嗌有落,寧願白白過站,至今聲線也不響亮。我不想仔女像我。女兒要選科了,關連到將來升大學,她喜歡設計和布置,我便帶她周圍去見識,她講得出每項活動是怎樣表達出主題的呢。」
新劇《來生不做香港人》,有來生嗎?倒不如諗諗讓不讓下一代做香港人,潮流興移民台灣,龔一家早佔先機,她赴台拍劇認識夫婿,女兒便在彼岸出生。

 


訪問這天適逢亞視員工讀聲明,談起想大搞卻備受打壓的港視,佛如龔慈恩都有火。 

「想過在那邊生根,愷鈴三歲時,老爺和我爸爸都患病,舉家回港照顧,感謝天父安排,住下來又不錯。將來的事不應該由我決定,應該希望仔女比我有主見。」
迎接女兒的童星夢,不如迎接自己工作新高潮吧。一個女人,年輕時似 Barbie,中間相夫教子,尾段還反彈證明本業實力,裡裡外外不欠缺了。
龔慈恩倒淡淡說,離開無綫後,她在台灣、大陸以至馬來西亞搵過真錢,但那時資訊不發達,人走茶涼,紅遍中港台實際上是不存在的。「現在,紅遍亞洲都大有人在,只是,又輪不到香港藝人。」

心心相印

出自龔爸爸手筆,意指天父的慈愛與恩典。不難理解,背負如此名字,後生女會嫌老土。有段時間,龔慈恩藝名龔施茜,怪怪的。
「南紅姐話,慈和恩都從心部首,雙心諧音傷心。我以為改了名,可以抹走煩惱。
「劇集賣埠,我問:『明明我是女主角,怎麼排名咁後?』公司話:『外地邊個識龔施茜?』連香港也愈來愈少人識。
「原來,爸爸永遠是對的,名字簡簡單單、親切感便好。」
西安大雁塔本名慈恩塔,唐朝皇帝興建以紀念母后。養兒方知,慈恩,是用來傳承的。「雙心」?傻啦,心心相印都得啫。


撰文:余家強
攝影:劉家銘
髮型、化妝: Wendy Lee
服裝鳴謝: Phase Eight
mailto:nextb@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