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jpg


王征入主亞視後,曾揚言要打造成為「亞洲 CNN」,今日卻把亞視推向面臨結業的絕境。 

封面故事

王征索價 17億 嚇走買家 亞視失救

Ads by Google

由麗的呼聲年代跌跌撞撞走過來,不斷易手也令無數人損手的亞洲電視,營運五十七年後快將步進歷史。
亞視主要投資者王征一四年被另一股東蔡衍明告上法庭,官司進入尾聲之際,員工一直被拖欠薪金,公司東拼西湊,本週二才發放十一月份一半薪金。法庭委派進入亞視的德勤會計師表示,兩、三個月內努力尋找白武士,員工只能繼續白做望天打卦。
其實,操控亞視近五年的王征,去年底開始洽售手上股權,不少投資者感興趣,王維基、呂志和、楊受成等人曾討價還價,但王征一直企硬六億作價,這些潛在買家更被亞視欠下王征的近十一億債務嚇怕,購入亞視意味要掏出十七億,結果全部打退堂鼓。
亞視管理層及員工以為北京最終一定出手相助,但一個月前這座大靠山決定放棄為亞視拉線找尋買家,更默許梁振英政府以「正常」態度處理亞視續牌問題。 689希望新一年行政會議復會前亞視「自然死亡」,不用港府出手蓋棺。

 


葉家寶與一眾管理層週二下午會見員工時,強調有十多個買家有興趣洽購亞視,聲稱已見到曙光。(羅國輝攝) 

本週二,亞視管理層召開記者會交代公司最新狀況,眾人齊叫口號:「發揮亞視精神,迎難而上,堅持不放棄。」執行董事葉家寶聲線響亮地說:「有十幾個白武士,包括香港、海外、內地、基金。」不過,真命天子其實尚未出現。
管理層努力表現出會留守下去,但隱隱然滲出不明朗的情緒,助理副總裁譚健深稱:「入亞視二十年,今次最 worst, worst得好緊要。」助理副總裁趙汝強稱:「服務由第一屆到二十六屆亞姐,咁多個朝代,現在是最危險的時候,相信亞視迎難而上。」下週一,亞視推出新製作《亞視我們這一家》,是亞視困境真人騷,可謂苦中作樂。
記者會前,管理層與三百多名員工開大會,有出席者稱:「氣氛死寂,不設員工問答,只有管理層不斷動之以情叫大家留守。但有啲同事已經決定返埋明天(十二月三十一日),我哋約埋食一餐歡送。」有員工表示,經過週一跟獲委任亞視經理人的德勤代表、勞工處官員開會,有與會者聽到德勤稱兩個月才有望找到買家,即時激動起來,「同事問點等到兩個月,我哋私下都話,如果要符合勞工法例,公司欠糧一個月當自動解僱,最遲下週一(一月四日)就要交信證明,當自動解僱。」
亞視危如累卵,最大問題是北京對亞視已採取放棄態度,不再協助尋找金主。據悉,亞視高層近日曾再尋求北京發功,以求擺平王征,讓亞視順利易手。然而,知情人士指王征態度一直強硬,至本週一仍然堅持「玩嘢玩到底」,並無轉圜餘地,「佢覺得愈接近最後階段,叫價反而可以仲高,啲債係 ATV孭囉!」

北京撒手不管

亞視股權轉讓及續牌問題已發酵一段時間,其間北京曾協助拉線,希望愛國愛港富豪入主,惟亞視賬目混亂,以及王征叫價太高,令交易一直未能成事。消息稱,北京大約一個月前已表明撒手不管,任由亞視自生自滅,並指示港府依法處理亞視續牌。
向來以北京為馬首是瞻、並在港視發牌風波中偏袒亞視的梁振英,今次亦跟隨中央旨意,沒有向亞視伸出援手。通訊事務管理局一四年底向行政會議提交亞視的續牌申請建議,「一男子」遲遲不在行會討論,行會最快一月六日才復會, 689最希望亞視「自然死亡」,令政府毋須親手把亞視送上斷頭台。
「(行會成員)李慧琼上星期公開講亞視唔續牌,係剝削市民看電視選擇,好多人解讀為政府想批亞視續牌,但政府只係想用『拖字訣』。政府高層其實有咗共識,就係亞視死咗,咪唔使決定發唔發牌,唔死先至係最煩。」官場耳語更謂, 689亦有盤算,皆因港視一役「搬龍門」,已引起軒然大波;加上早前被揭發其擁有的 BVI公司持有日本戴德梁行股份,亞視股東之一查懋聲乃日本戴德梁行的客戶,故 689汲取上一次教訓後,未敢再輕舉妄動,索性以拖待變。

向富豪叩門不果


亞視近年極少拍攝劇集,所謂本地製作節目,絕大部分只是超低成本清談式節目,如《高志森微博》。(《蘋果日報》圖片) 

無論北京和特區政府對亞視取態如何,商界預期,亞視找到白武士的機會相當微,這幾個月來只要是有點身家的,亞視都已叩門。早於一四年五月,已傳出英皇主席楊受成有意以五億元洽購亞視,其後臨門因壓價而告吹。其後王征多次向財經界中人敲門,包括嘉華主席呂志和、麗新主席林建岳,及現時賭壇紅人、太陽娛樂集團老闆周焯華(洗米華)。不過知情者透露,林建岳一口拒絕,數簿都無睇;洗米華亦耍手擰頭,「兩個月前亞視主動搵洗米華睇廠,但最終唔成事,洗米華咁聰明嘅人,點會買呀?」知情人士說。
一名曾睇廠睇數的富豪指,亞視有四大問題令人卻步,「第一,入到廠望,啲機器好殘舊,殘到好似上世紀嘅嘢咁!」有亞視新聞部前員工亦說,當全世界已經數碼化,用電腦剪片時,亞視現時仍沿用剪片機及一盒盒的錄音帶。「第二,政府對續牌的資金有要求,即係要再揼錢投資。第三,現時股東不和,我入去都唔代表同另兩個股東(蔡衍明及查懋聲等)傾得埋,隨時入到去都發展唔到。」其中最大問題,他指是一筆由王征借予亞視、金額達十一億的債項。「呢一秒我同王征係買家賣家關係,但入主後就變債主債仔,要先向王征還十幾億債務!」他明言是王征這筆債拖死亞視;以亞視值六億計,加上王征的十一億欠款,即索價起碼十七億。再加上翻新機器及續牌的開支,埋單至少要四十億元。「其實每個月俾一千幾百萬人工,唔係大數;但你話入到去企企理理、即刻有錢賺就話啫,而家係掟幾十億都未必有回報,無人咁傻去做,有錢唔好去投塊地?」

法庭揭王征混賬

睇廠富豪確實心水清,根據另一名主要股東蔡衍明控告亞視及王征等人的官司,法官一四年十二月頒下判辭顯示,王征原來十一月透過律師向亞視發出法定要求償債書,要追回十億三千五百萬欠款,意味新買家同時承擔債務。
事實上,王征入主亞視近五年,一直將盤數「收收埋埋」,直至被人告上法庭,部分財政狀況才曝光。財政報告顯示,亞視一二年及一三年的收入為二億五千七百萬及一億六千八百萬,下跌三成四;虧損由一二年的三億四千萬,增至一三年的三億七千八百萬。
法庭更披露了王征另一筆混亂賬,今年六月亞視向一間 BVI公司 Treasure Ridge借貸二億九千萬,以還款給查懋聲,當時查氏指不還錢便將亞視清盤。掛名大股東、王征親戚黃炳均在證人台被連番追問,才透露該公司是一間財務公司,負責人是王杰,借貸協議竟然是讓王杰成為亞視董事。
對於這些糊塗賬,蔡衍明委派入亞視擔任董事的黃寶慧表示一概不知情:「我不知道,蔡老闆也是什麼都不知道。現在卻要他出錢救王征玩殘的亞視,豈有此理!」


王征無股但有權 

王征為反對政府增發免費電視牌,聯同亞視員工在政府總部外大跳騎馬舞反對。(羅國輝攝) 

蔡衍明輸清光


屬亞視股東的的蔡衍明,對亞視欠薪問題拒施援手,只因不滿王征及黃炳均把他趕出董事局。(《蘋果日報》圖片) 

有專責財務融資的上市公司主席指出,王征不肯減債,亞視好難有人買,「 TVB企企理理都係賣得八十幾億之嘛,你亞視千瘡百孔,仲叫到個價咁高?」他指,解決方法是減價削債,「如果開價只係四億,王征又肯削債一半或債轉股(即發行可換股債券),就有人諗,否則無得傾。」他指,王征經常反價,對賣盤根本無幫助,最終就只有清盤變賣資產一路。但亞視只得一項物業,就是位於大埔工業邨的廠房,「員工係優先債權人,王征墊資出糧嗰啲債,都係優先債,收得番,嗰度應該都有三億元,反而蔡衍明最蝕底,一個仙都無。」○五年八月亞視以一億八千萬買入大埔廠房,雖然土地註冊處未有顯示廠房被抵押,但有亞視高層坦言,王征派親信管賬,透明度低,廠房是否仍然由亞視管有,也有待法庭委派的會計師查賬才清楚。
該名上市公司主席認為亞視生與死,關鍵在於王征,「無王征,亞視就會翻生!佢唔捨得放手之嘛。搞呢壇嘢幾過癮呀,佢成日用電視台嚟招呼人客,個個以為佢好有錢。佢亦有返大陸搞地產,但佢喺大陸嘅地產項目,現時趴街咁滯!」王征以大陸地產發迹史作生招牌,不過一四年內房業務發展有阻滯,而在深圳上市的榮豐控股,八月底被交易所發出處分決定,指王與其他董事違規,沒有向外披露業務資料。
據知,被王征拉入亞視做股東的黃炳均很後悔,「佢呻話自己每日推咗一架 Benz落海!佢信錯王征,以為入主兩年可以上到市,而家都後悔莫及。」有知情人士指,黃炳均已打定輸數,不會再注資,寧願讓亞視清盤,而會否有白武士打救,已非他能掌握。

詹培忠:執笠係解脫


王征曾部署利用廣告式節目吸取贊助,包括《亞姐睇樓》,惜失敗而回。 

前立法會議員、亞視節目《香江怒看》嘉賓主持詹培忠亦對亞視前景悲觀,因為亞視存在五大困難,「第一無資金;第二無人才;第三佢哋設備好落後,有你阿爺咁大年紀;第四竟然無廣告,好似我個節目好受歡迎竟然可以無廣告;第五,呢個電視行業已經日漸式微。要成功搵到白武士我覺得唔容易。」他指,唯一解決方法是政治壓力,或者政治訴求,令有人或者中央肯出來揼心口,但也不容易,「我睇就唔樂觀,執笠對觀眾都係個解脫,整到唔湯唔水都無意思啦!」

王征入主衰足五年


成立五十七年的亞視正走進歷史,為人熟悉的電視台標誌或快將成為過去式。(羅國輝攝) 

一○年九月,通訊局宣布批准黃炳均擔任亞視股東,正式揭開紅色商人王征操控亞視五年的一章。一位九○年代加入亞視,出入多次的幕後人員黑仔(化名)揭露,王征將大陸一套營運模式搬到香港。「佢(王征)捉晒我哋入 CEO房,鄺凱迎(高級副總裁)喺隔籬,佢就講鴻圖宏願,講自己喺北京做過地產節目一年賺八百萬,點解香港唔得呢,佢話主力做兩個節目,一個係《亞姐睇樓》,一個係《走進上市公司》。」王征續稱:「十五分鐘廣告時段,一分鐘收三萬,(我們搵廣告)有佣收,額外打個折俾我哋兩萬二,每個都係 sales。佢話一個地產節目,每年可以搵三千萬廣告費。」他指製作人員甚為不屑,「講真,大家做咗咁多年電視,唔好玩啦。導演組話我搵到錢,就唔會做導演,做 sales啦。」
王征除了推出「人人做 sales」,還制訂「有贊助才有節目」方針,「所有電視節目都縮皮,如果冇贊助,就唔會開節目。」找不到贊助節目又如何?電視台總不能長期播放《魚樂無窮》,「所以搵高志森、胡恩威嚟吹吓……佢做啲冇效益嘅節目,冇錢賺,因為搵唔到廣告,但幕後所需人手冇少過。」
他還踢爆亞視尚未百分百達到「高清」拍攝及播放要求,「現在只係半高清,部機唔達標未做到。」他又指亞視窮得連維修攝影器材的錢也付不起,「 Sony話唔願意再賒數,要俾現金至肯修理,現在堆埋好多損壞嘅攝影機。」他稱日後有人願意收拾亞視這爛攤子,也要花二、三千萬元添置器材及裝備,才可以真正營運。

員工不滿新聞部


亞視窮途末路,員工於大埔總部的日子,亦踏入倒數階段。(羅國輝攝) 

亞視拖糧多時,奇怪的是七百名員工未出現逃亡潮。黑仔說:「過去幾年有唔少同事去 now、有線或者港視,走得就走,留低的都係有年資,外邊搵唔番同一個收入。」他坦言,「過年前難搵工,所以留低多一陣。」他又表示對找到白武士拯救亞視感樂觀,「我信共產黨急過我。現在王征玩嘢,共產黨照多佢幾次肺就會賣。」「亞視嘅情況唔係今日發生嘅事,以前咁多個老細,封小平、查懋聲、王征,每次換老細都會炒人,幾個月之後唔夠人做嘢又請番,不過今次最強烈,冇糧出,被佢(王征)玩到咁。」他稱:「全公司冇人鍾意王征,大陸人唔識做電視,注定死亡,但冇諗過咁賴皮。」
亞視眾多部門中,暫時只有新聞部公開表態不滿拖糧,但有新聞部員工稱面對其他部門的壓力,「有人會覺得如果新聞部停工,就會牴觸《廣播條例》,變成害死亞視的兇手。」而最大機會全面停工的英文新聞部,近日也傾向低調處理。

大氣電波最搶手


now現時有不少自行製作節目播出,如由梁思浩主持的《娛樂審死官》,若能爭取以大氣電波傳送節目,將增加免費電視市場的競爭。 

若亞視結束營運,最大的公眾資產是大氣電波頻譜,政府收回大氣電波頻譜,便要考慮如何重新分配。一三年獲批免費電視牌照的電盈旗下香港電視娛樂及有線寬頻的奇妙電視,一四年便頻頻發功,向政府申請使用大氣電波頻譜。
有線寬頻的消息人士稱,有線及電盈開辦免費電視台,都要透過機頂盒輸送到住戶的電視機,「但無綫及亞視用大氣電波,住戶一開電視就睇得到,而亞視連頻道都用唔晒,要俾 CCTV。」他坦言如果政府重新安排推出大氣電波頻譜供外界申請,應優先考慮兩個免費牌照持有人。電盈發言人表示,一直要求政府開放大氣電波,並深信這是最佳及最有效率的傳送模式。
一四年四月再申請免費電視牌照的香港電視,發言人指申請是透過光纖網絡傳送訊號,並非大氣電波。據悉,港視也不傾向競爭大氣電波,因為預料 now及有線從中作梗,並可能要花一筆費用進行額外工程。

亞視員工 點追欠薪?

專做公司重組及清盤的伍兆榮律師表示,任何債權人,包括員工、供應商,無論亞視欠他們一千元或一萬元,都可以申請亞視清盤,方法有兩個,其一是向法庭申請一份法定要求償債書( statutory demand),如果發出索償書二十一日內亞視不還款,債權人就可以申請清盤;其二是債權人控告亞視欠債,如果法庭判債權人勝訴,他們便能變賣亞視的資產,屆時由執達吏到亞視點算可變賣的資產,然後登報章公開拍賣日期。
伍兆榮指出,即使王征表示已借出逾十億元給亞視,員工仍有優先權取回欠薪。債權人分有資產抵押及沒有資產抵押,前者首先可討回欠債,員工及王征都屬後者,但員工較王征優先。另外,公司被清盤後,勞工處可以在破產欠薪保障基金撥出部分款項墊支作薪金。伍指拖糧本身觸犯勞工法例,可要求勞工處檢控亞視董事。


撰文:楊慕珠、陳健佳、黃偉超、馮普賢
資料:黃翠蓮、鄭靜、李寶瑜
插圖:朱桂葉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