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人訪

如水 孫佳君

Ads by Google

《紅樓夢》中,賈寶玉說:
「女人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
解讀方法有很多,當然,我不打算在這裏作文學討論。

孫佳君的命,似乎都離不開男人。
除了過去式的男友、最近又有新聞又關男人事,早前她被雜誌拍得與現在式的
法籍三星米芝蓮大廚男友 Olivier在餐廳伸脷舐耳摸肉髀。
提起男友,孫佳君說:「現在的感情生活非常之開心。」
她與前富商男友所生的,是兒子,也就是男人吧,仲要係兩個。
說到兒子,孫佳君笑着吐苦水:「有時真的激到你彈起!
但他們都很 sweet。」

女人是水做,一生用眼淚償還;男人是泥做,都是混濁不堪。
女人要解放自己,最後靠的還是女人自己。

解放

印象中的孫佳君,永遠都是騷勁十足。加上早前被拍得與老外男友上演的一幕真人騷,冬天也看到人㷫烚烚。我再自行性幻想,認定孫佳君應該是很有「態度」、並非甚麼善男信女的一類,看着當天架着一副水銀鏡面黑超的她來到拍攝現場,心內暗暗叫了一聲不妙。
坐下來訪問,首先問了句:「近排忙甚麼?」她說電影《消失的兇手》剛剛煞科。雖然我有點沒禮貌,但忍不住中途打斷,「不是忙拍拖嗎?」冷不防她答得爽快:「都忙拍拖的。」然後放聲大笑起來。
「 update吓感情生活,非常之精彩、非常之開心。我們拍拖兩個多月,是朋友介紹認識。」
她的開心,當然並非讀者們看到他們歡愉的一刻。應該是她以後拍拖再不用偷偷摸摸,得到真正的解放,感覺到她是由心笑出來。
「我覺得外籍人士,在思想方面都比較 free和 open。譬如這次的新聞,他完全不介意,反而對我說:『咦?輕鬆咗呀,咁仲好,每個人都知道我哋拍拖。咁就唔會有咁多男仔約你去街啦!我又唔會成日咁多女仔問我攞電話號碼啦!』
「其實對我自己來說,都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我不用再很避忌似的,甚麼都要很小心,經常要望望身後有沒有人跟蹤?有沒有人在偷拍?這樣很辛苦。現在這樣很好,這方面我們很夾。」
思想上,二人也接近,雖然今年四十歲的孫佳君比男友大五年。
「大他少少而已。我覺得很奇怪,如果男仔年齡比女仔大,人們不會說他們是『兄妹戀』,但如果女仔大過男仔,就變成『姊弟戀』。為甚麼會這樣好笑的呢?他跟我說他不喜歡年紀比他小的女生,哈哈哈。其實我覺得年紀並非那麼重要,大點便大點,小點便小點,最重要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夾不夾,不夾的話,就算大家一樣年紀也是合不來。」
「我很喜歡一些 domestic(家庭)類型的人,他很 domestic。而且法國人都比較浪漫、比較 passion(熱情)。人的生活應該有 passion,沒有 passion你的 life就沒有意思。」

養仔容易

鍾情 domestic類型男士,大概跟她的成長背景、經歷有關。
孫佳君兩歲時,父母因交通意外過身,大她兩年的姐姐跟外婆住,她跟了嫲嫲生活,姊妹感情淡薄,家庭概念模糊。○三年,以為富商劉貴喬是一個可以跟她展開人生另一頁的人,雖然沒有結婚,但孫佳君仍為他誕下兩名兒子。○九年,因為家暴,孫佳君告上法庭,二人最終分手,兩名兒子跟隨孫佳君生活。
「對『母親』的角色其實沒有甚麼 concept,可能因為媽咪在我很小的時候便過身。不過 maternal instinct(母性)是一樣很 natural的事情,不需要人辦示範。
「其實跟他(劉貴喬)有一段時間很不開心,做人最重要有勇氣重新開始。就算之前受到某些挫折,或者不愉快的事,都不要令自己有 negative effect(負面影響),應該要繼續 go ahead。永遠生活在過去的話,你沒有辦法 move on。」
所以,她視男友為長期發展的目標,但不代表結婚。
「一直以來我都不是一個特別對婚姻有信心的人。我見得太多人離婚,身邊九成以上朋友都離婚,有些就算不離婚,大家互相遷就得很辛苦,都是不開心。當然希望每一段感情或愛情,都可以永久。」
她說男友很遷就她、很錫她。那麼對她的一對分別十歲及六歲的兒子呢?
「錫我最緊要囉,哈哈。當然錫我的小朋友都好緊要!他們相處很融洽,玩埋一嚿,因為男朋友都是一個大細路,成日玩得很開心。」
有愛情滋潤當然能填補精神上的滿足,但畢竟是單親母親,孫佳君坦言:「單親很辛苦!」最難是教他們怎樣與人相處、融入社會。搵錢養家對於她來說,反而是 easy job。
「經常聽人說要出去搵錢養小朋友。其實我覺得這 part是最容易!唔係講笑!我喜歡出去工作,因為我也需要自己空間、需要自己事業。
「我會教他們 sharing、要互相愛錫。因為他們經常打架,哈哈哈。兩個一見面,五分鐘內是沒事的,但五分鐘後立即開始吵架、打架。但有時唔見一刻,大仔就會問:『佢(細佬)幾點鐘返嚟呀?佢去咗邊度呀?點解仲唔返呀?』哈哈哈,待細佬返到來,五分鐘後又開始打架!唉!日日如是。」
除了打架、吵架,有時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也激到孫佳君生蝦咁跳。
「有時真的激到彈起。譬如不做功課,十份功課都沒有交,大仔經常如是。他們一定有事情可以激到你,又例如忘記拿東西、或者不知怎樣丟失了褸。」
小朋友就是這樣,給你吃完一啖屎,之後又會給你砂糖,就是沒辦法生氣下去。
「兩個仔都好 sweet,他們會寫 card給我,或者行街的時候會拖着我的手、錫我的手、走過來攬着我。細仔經常見到花就會摘給我,我說:『你唔好成日喺街摘花俾我啦。』因為花朵全都給他摘掉,哈哈哈。」


因為母兼父職,孫佳君對待兩個兒子的態度、說話語氣都比較強、惡一點。 

與孫佳君在一起的男性,非富則貴,「很老實的說,這是一個很正確的方向,如果你沒有經濟基礎,拍拖時會有難處、辛苦、會有壓力。」說得坦白。圖為前富商男友劉貴喬。 

跟羅兆輝拍過三年拖的孫佳君說,羅兆輝是她一個好好的朋友,很欣賞他永遠對朋友好好,是很珍惜朋友的一個人。

never say never

孫佳君是新加坡人,十六歲到加拿大讀書,大學修讀英國文學。中三時被星探發掘當上 model,九四年她所屬的 model公司叫她報名參加選美,最後贏得新加坡小姐冠軍。九五年,向華強夫婦帶她入行。
「那時是想讀完書後, hea兩年嘆吓先,完全沒有想過畢業後做甚麼工作,也沒有想過入行。選美後在新加坡電視台做過幾個月電視節目,我覺得這不是我想要的東西。後來遇到向生向太,他們問我有沒有興趣到香港發展,於是我便來了。」
來到香港,第一部便拍周星馳的電影《百變星君》,那時候的周星馳已經拍過《賭聖》、《逃學威龍》等賣座電影,孫佳君丁點兒的驚、壓力都沒有。
「我一向都不會驚。最記得拍完第一個 shot,他便『唔……』然後啪手指,說『 ok!得!』好似幾滿意。我覺得他是一個要求比較高的演員,他這個反應即是接受、收貨,所以我很開心。現場我沒有見到他鬧人,我只可以說他很認真,不像在 camera前嘻嘻哈哈。」

 

那些年,女藝人大可不必懂得演戲,夠靚就可以,如果有身材,絕對是錦上添花。當時的孫佳君大概也屬於這類型,直至九七年的電影《黑金》。不看資料的話,怎麼也想不到她與金像獎扯上關係。那一年,她被提名金像獎最佳女主角。
「初拍電影,不知是怎麼樣的一回事,領悟力不高。到《黑金》時,我發覺真的愛上演戲。對手是梁家輝,當你跟一個很懂得演戲的人合作時,便會開始了解到是甚麼一回事。加上,我沒有出來拍戲的那段時間,我很 miss這事情。我很喜歡研究怎樣去演一個角色,拍到一個 good shot,滿足感很大。又例如看到一部戲其中一個角色,我便會想:『呢場戲我唔會咁做,我會點做……』我沒辦法用言語解釋,總之就是很喜歡。」
再次出來拍戲,因為覺得自己的事業應該還未結束,希望有代表作。
「代表作不止一部,多少部都可以。如果有必要,都可以考慮性感。全裸嘛……很難說,我從來都沒有給自己任何底線,不要將自己困在框架中,要 open mind,或者有這樣的 possibility, never say never, you know?看看劇本,如果真的有這個需要,再決定囉。」


《百變星君》是孫佳君的第一部電影,雖然是同周星馳合作,但她一點也沒有怯場。 

電影《黑金》令孫佳君真正開竅,同時亦有份提名金像獎最佳女主角。 

無嘢好講

眼前的孫佳君,身形竟是如此的……
手腳纖幼、 pat pat也是小小的,腰是腰、腳是腳。生咗兩件? Sorry,邊忽似?

換上這套衫前,我暗地裏是激讚的。
再看看她帶來的這套衫,我是失望的。
我問她為甚麼帶這套衫來拍照?
她說:「因為我很喜歡間條,而且現在很流行 crop top嘛。」

Well,其實我潛台詞係:我係隨波逐流,仲停留喺你嘅性感形象,我思想唔進步,諗住應該有件 one piece或者 tube dress㗎嘛……

失望,說得太早。
換過衫後,六嚿腹肌+兩條馬甲線。

我無話可說。


撰文:王健美
攝影:周義安
協力、錄像:蔡政峰
場地: The AIR( The One)、 Harlan's( The One)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