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語錄

影子傳說 李影

Ads by Google

李影名字真好,那份簡潔、素淡,以至當年有個爛 gag——為什麼她不喜歡影相?因為你影,佢唔影。
港視找李影是找對人了,弱台鬥大台並非不可能,她所代表的麗的和早期亞視便切切實實做到過,收視三七開等如有賺,足以喚醒觀眾對電視台大戰的懷念。李影自嘲:「我像影子飄過。」她永遠雲淡風輕的。
多年來低調卻非完全歸隱,花旦的女兒去選港姐(沈穎婷)亦唔覺得貪做星媽,不徐不疾不造作,換來眼前風采依然。
當筆者正聯想着這藝名的好處,冷不防李影一句:「是真名,爸爸就希望我咁簡潔。」
影子,可以不只傳說。

紀律


因為你有競爭力,對手才會尊重你。 

預料到前輩通常準時,李影乘的士(加燦回流不自駕了),落錯位,徒步前來影樓,仍比化妝小姐早抵達;回程 call不到車,李影索性登上敝刊廠巴。前輩不擺架子,擺的是功架——換好衫,鄰家婦人馬上回復風華自信,寶刀未老,依然利落得𠝹手。
功架,當然包括古裝劇。那年代的女星舉手投足一個個像從《紅樓夢》走出來,李影說:「我們很自覺,一踏進片場便提自己陰聲細氣斯斯文文, eye shadow不敢搽藍色,古代人濃妝不合理嘛;哪像現在的, smoky eye都不卸下,貼個頭套便算,睫毛咁長唔似喎,哦唔拆得,因為植上去嘅……咁囉。」
這是紀律,多年短髮也是一種紀律。李影摸摸後頸自嘲:「我怕熱,夏天一日洗兩次頭,吹頭會阻住大家。」角色要梳髻時她便留長,一切為了演出,李影是真演員。

悲情

短髮與薄唇,還令人聯想到倔強,李影搖頭說:「係我少說話啫。」真正 cool的人不會認 cool的,當年未流行揚眉女子,於是李影最首本是悲劇,睇到揪心揪肺那種。
「係,苦情戲。」她又自嘲了:「苦情戲要講配合,舊時的人比較有文藝修養,上溯他們的童年,誰未曾捱過苦呢?加上些背景音樂,便較容易投入。其實我不明白,為什麼現在大家一聽見哀傷調子就笑嘅?」
這是一個不宜古裝劇(因為不認真)不宜文藝片(因為怕承擔)的世代,但現在果然爽快乾脆嗎?李影一九七三年報讀麗的訓練班,收視大戰打得眼花繚亂,那才是唔鬱悶、充滿活力的電視創世紀。
「人生好奇妙,眼前又趕上新媒體降臨,我從那班後生仔身上,睇番見行業草創期的拼勁,逼出嚟嘅,咁多障礙,人反而會為啖氣,做得演藝台前幕後,原來真不只為了錢。
「我是不相信有惡性競爭的。舉個例,我初考到車牌,你知麗的和無綫就在廣播道隔籬,掘路地盤多,一不小心,車陷入了泥氹,無綫的人見到便來幫我,因為認為是行家,因為你有競爭力,對手才會尊重你。
「我大部分時間做麗的,再過渡至早期亞視,眼見亞視近年近乎零製作,電視人這才叫慘,多啲嘢播出來俾人鬧都好,才感覺受尊重。
「我也做過無綫,沒考慮什麼忠誠,我本身也是個喜歡㩒㩒吓的觀眾,咦怎麼香港比加拿大更少台㩒嘅?有人請,便選擇去做。」


髮型萬變不離其短。 

古典仕女來自紀律。 

自主

李影不用「復出」字眼,她說言重了。的確,移民後,早在九四年已替無綫《親恩情未了》復出過,到○八年客串亞視《法網群英》,同樣神龍見首不見尾,在溫哥華她還與姜大衞等老友搞話劇——成名藝人的復出大計不會如此,應該更有鋪排有章法才對。
「因為我喜歡的是演戲本身,要成日計住時機很辛苦的。」
計時機,最應該配合○四年大女兒沈穎婷參選港姐,母女檔亮相,點都會炒得熱些。
「唏,那時細女仲讀緊書嘛,我要留在加拿大照顧。我是個有主見的人,主見不是這樣用,我希望女兒也要有主見。說出來你不信,我完全冇為佢接觸過 TVB,合約也沒幫過眼。」
沈穎婷的演藝路算是無疾而終了,沒埋怨媽媽「懶」嗎?
「她計劃明年七月結婚了,慶幸女兒入過這圈也沒學壞,有什麼不可以從頭做起?」


移居加國,李影與娛樂圈保持聯繫,包括接待與溫兆倫拍拖的郭羨妮。 

與商人沈海鍵婚姻只維持了幾年。 

獨身


他未有足夠時間睇我發揮。 

李影一句「女兒沒學壞」,說得淡淡然,其實媽媽不容易。
八四年結婚,結婚便息影是正途。「 Gigi(黃淑儀)教我移民,未辦成便懷了孕,我不想人家以為我為生育,便停了,到辦成沒幾年,我又離婚了。一個人在外地人生路不熟,但我想,我在香港本也親戚不多,既然離婚要適應,倒不如一切由頭適應,冇話唔得嘅,而且,小朋友在那邊的成長環境冇香港咁複雜。」
在溫哥華沒買屋,有數得計,離婚時才三字頭,就沒想過再婚麼?
「帶住兩個女,太忙。家庭主婦,煮煮吓餸可以熨熨衫先,又可以改變主意淋淋花,也是一種自主呀。」
自幼睇得李影舊戲多,她果然賢妻良母?
李影笑道:「良母我做到了;賢妻呢……他未有足夠時間睇我發揮。」
所以說李影倔強。

轉台

新劇叫《選戰》,手持加籍、身處乜都選一餐的溫哥華,李影參與過嗎?
「冇喎,次次錯過咗時間。」幾符合師奶作風,但不忘補充:
「我 make sure有投票權。」
羨煞港蟻,大道之行也,唔知道當政者是誰都冇問題,知道有權揀就得。李影說:「什麼廣播政策我是不懂的,最緊要㩒㩒吓。」
你未必是電視迷,更不是政治迷,但遙控器只能校大細聲,會就咁算嗎?



HKTV以新媒體姿態出現,但《選戰》的卡士,其實新舊共融。 

撰文:余家強
攝影:胡春輝
髮型、化妝: Tiffany Tau
服裝協力: Momoko Ng
mailto:nextb@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