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慶夜中,蔣志光與眾男藝員化上濃妝扮女人,跳肯肯舞,完事後一句︰「我係專業演員蔣志光。」搶盡風頭。 

摘星錄

豪傑也許本瘋子

Ads by Google

上期寫張繼聰的時候我在想,是不是應該先寫蔣志光?娛樂圈最講 timing,他唱〈愛是永恒〉已有朋友在 facebook廣傳,他跟韋綺姍的〈相逢何必曾相識〉一出豈不更多人瘋傳?後來還是那家「沒關係唱片公司」點醒了我,只要是有實力的人,時間遲早真的沒關係。

 


蔣志光雖然在劇中都是綠葉角色,但有他在一定恰如其份,好戲的人每每能讓主角錦上添花。 

以前還會唱 K的時候很少唱〈相逢何必曾相識〉,因為韋綺姍個 key頗高,夾硬降 key又影響男聲,所以還是選擇藏拙。後來《家有囍事》的「阿諾豬華生力啤」把這首歌用閩南話發揚光大,漸漸已淡忘了兩位原唱者。九十後不認識韋綺姍不出奇,但原來很多都不知道朝見口晚見面的蔣志光是會唱歌的。大家瘋傳,因為驚喜,卧虎藏龍原來一直在身邊。
戲如人生,電視劇裏那個在廟街扮林子祥的潦倒歌手,根本就是蔣志光的前半生。為何是林子祥?聲線腔口似,是必定的了,但更有可能是,兩人皆有〈真的漢子〉那種傲氣與風骨。歌手轉型演員,歷年來大有人在,很多人額頭總是鑿着「懷才不遇」幾隻字,鬱着一口悶氣,戲演來演去老樣子。蔣志光不同,他沒懷緬過去常陶醉,歌手生涯既然不知如何走下去,他就離開。他甚至一直覺得當年他寫的「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兩句根本唔啱音,不過大家鍾意,冇計而已。早在他決定當演員那天開始,他已很清醒。

 


蔣志光與韋綺姍合唱的〈相逢何必曾相識〉,近日成為 K場 hit歌,其實這首歌當年也紅過好一陣子。《 FACE》圖片 

我真正開始留意蔣志光,是大概十年前左右的台慶夜,其中一個表演節目是由一班男藝員化上濃妝,扮女人跳類似肯肯舞。男藝員大多是備受力捧的一群,印象中有吳卓羲和馬國明;也有明顯是用來「湊夠數」的二線,如蔣志光。整個表演其實吃力不討好,男藝員個個牛高馬大,又要顧舞步,又要扮嬌艷,跳的看的都辛苦。跳完一刻個個大汗淋漓,妝都脫了一半,鏡頭由右至左 pan過去,逐一報上名來。可能是太過入戲,十居其九說時不忘 chok個嫵媚靚樣和嬌嗲女聲:「哈佬大家好呀,我係 xxx呀!」說罷再對鏡頭附上香吻,慌死觀眾沒看見自己扮女人。唯獨去到最後那個蔣志光,他沒有跟隊,只用字正腔圓的硬朗男聲說:「我係專業演員蔣志光。」這九個字像有無窮威力,四分之一秒的 dead air後竟是哄堂掌聲。仍站在台上的人面面相覷,明明扭盡六壬鬥搶鏡,竟不及一把男聲換來掌聲多,真是千算萬算都算不到。
只有尊重自己,才能演到好戲。縱使蔣志光從來不是男主角,但總會是主角身旁恰如其份最具智慧那個。現實裏他是個獨來獨往的逍遙快活人,富有在心中,不需要你俾面,你也別期望他埋堆賣帳。如今歌聲一夜再爆紅, facebook也有群組支持他復出當歌手,可是只是觀眾乾焦急,他依舊平靜淡然。不錯,白金歌手他早已當過,後知後覺的是一班新生代,假若這樣便飄飄然,也愧對「蔣老師」這個尊稱,他才不蹚這渾水。
蔣志光是個一流人物,帶着豪傑也許本瘋子的大智若愚。我沒有真真正正坐下來跟他做過六版專訪,一直是個遺憾。但我感激他收過我卡片後不但沒有棄掉,之後還兩次先 WhatsApp後來電,解釋不能接受訪問的原因,是不認同我從事那本雜誌的作風,請我體諒。我當然明白,我們聊了一會,不算是甚麼訪問,但不知為何比很多做過的訪問更印象深刻。可能,因為他是個神級對手。

 

林蕾,前人物專訪作者,遊走娛樂圈多年,見盡藝人百態。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