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餅,玩具貴婦犬, 10歲。訪問過薯餅對佔領的看法,不過無回應。鑑於不是牠心裡條蟲,記者只能懷疑牠是中立,涉嫌是想跟主人去街街而已。Sheryl, 90後。佔領人士只記得她叫薯餅媽。佔領期間會替彌敦道中間花槽的植物淋水。 

寵物家

狗狗佔領日記

Ads by Google

最近的彌敦道,一時高空屎蜢,一時有人企跳,簡直令人精神緊張。不過彌敦道由車路變成人民藝區後,多了狗仔來散步,個個見到狗仔,立即笑番。
貴婦狗狗「薯餅」,跟主人一同留守三個星期,日日食玩瞓。牠不會在乎你的任何立場,只要對牠友善,牠就嗲你玩,為大家進行心靈治療。

獨留在家扭計

佔領四十多日, Sheryl差不多日日在彌敦道現場。初時,薯餅由朝到晚屈在家中,又悶又嬲,竟然咬爛被角、到處大小便以示不滿, Sheryl唯有將牠帶在身邊。「而家佢好開心,平時早晚出街散步都係得半個鐘,佢會覺得唔夠喉,而家一出就成日,玩到攰,返家途中已經瞓着。」途人罵她不顧狗狗安全,仲話本來撐佔領都變成反對。「我有考慮過佔領區情況先帶薯餅嚟,頭兩星期旺角形勢緊張,我當然無帶,『光復彌敦道』後平靜啲先帶佢嚟。」
其實薯餅平日常跟 Sheryl來旺角上班,不過從未試過「腳踏實地」,「旺角人多擠逼,地下污糟,每次都要手抱。加上旺角連寵物公園都冇,點放狗?」有養大型犬的狗主亦指,一般不敢在旺角晚上十一時前帶狗散步,因為途人會對狗狗投來討厭目光。


薯餅好似狗明星,途人見到都不停影相。 

薯餅平時好少接觸其他狗,在佔領區反而日日都遇到新朋友。 

留守時間長, Sheryl帶備毛梳、洗耳水,幫薯餅 keep住造型。 

有晚通宵留守,薯餅和 Sheryl都瞓得好沉。 

無牌狗醫生

薯餅多數在信和中心前打躉,常來佔領區的人都認得牠,「薯餅、薯餅」聲不絕。薯餅喜歡接觸人,可以任摸任抱,更有人問牠是否金鐘那隻狗醫生。「佢將歡樂帶俾大家,大家亦帶歡樂俾佢,不過佢並唔係狗醫生㗎。」有人會買零食請薯餅食、又有人會替薯餅按摩,當知道薯餅下星期又要做剝牙手術,變無牙狗,大家都為牠擔心。多人疼薯餅, Sheryl話照顧狗狗的重擔頓時輕鬆了,不過有時也會怕薯餅被人弄傷,「有些行徑較為古怪的人,會好熱情好用力咁提起薯餅前腿,我驚會拉傷佢。唯有睇緊啲,提醒佢哋細力啲,但我唔會阻止任何人同薯餅玩,大人細路、露宿者都可以,唔應該將人分類別嘛。」




佔領區還有其他狗一同留守,呢隻直情當呢度係屋企,瞓到反肚。 

拍攝當日,巧遇毛姨姨。 

撰文:吳韻菁
攝影:譚俊軒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