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人訪

大家有心 劉心悠

Ads by Google

世界上有一件事,是比遭人談論更糟的,就是沒人談論你。
尤其你的職業是「藝人」。

感情狀況,是劉心悠每個訪問的必答題。
我不知道她會否覺得煩,但換轉是我,都會覺得:「你班友年年月月日日都問這問題。」
她的答案亦一如過往,驚喜欠奉:「 status係 single。」
再附加一句:「這陣子每天都有人問我,都慣啦。」

其實,你我她都聽慣問慣答慣。
她只好將大家的「關心」,得體地轉化作大家都有心。

愛情,對劉心悠來說不是必需品,可有可無;婚姻,卻是她一扇最不敢觸碰的門,「是童年陰影,就算結婚,都覺得很易分離。」

你定義它,其實就是對自己的限制。
愛自己,才是畢生浪漫的開端。

太監急

坦白說,有考慮過問不問劉心悠的感情生活,只因答案可以預測,準確度達百分之九十九,但這是一個非問不可的問題。好吧,就問吧,說不定會有驚喜呢?
「 status係 single、未婚。」
是我多心、還是太期望有驚喜?總覺得這個答案有點「蠱惑」。
她接着說:「 single多久不重要,重要是這一刻我是 single,大家都慣了啦,下個月問我答案也是一樣啊。」
劉心悠的緋聞一向很少,底子乾淨,乾淨的程度令你很難相信屬於一個已經在圈內浸淫十年的藝人。有緋聞會說你花心;沒緋聞便是你性格有問題,人性就是這麼醜惡。有時,沒有緋聞也是一種罪。
「有想過為甚麼自己沒有緋聞,都是我的問題。因為自己比較內向,很難接受一些新的人和事。」
每當夜闌人靜、又或者生病時,總會覺得寂寞、難熬吧。劉心悠說多得父母自小把她送到加拿大讀書,那時開始早已鍛煉出獨立性格。
「我不會寂寞呀,我很忙的。加上我是獨女,由讀書開始,已經是自己一個人生活。現在不用開工的時間,我會爭取時間跟家人相處,這是很難得。

 


電影《小姐誘心》中,劉心悠跟周柏豪飾演一對性生活不協調的夫妻,她認為 sex在兩性關係中是需要的。 

「我真的一點不急着識男生,我覺得身邊的人比我還要急。現在有人追,但真的沒時間,所以很需要找到一個很體諒你 schedule的人,我想除了好朋友、家人,真的很難找。」
「沒時間拍拖」這理由老土點吧,還是那句,時間就像乳溝,硬要擠還是會有一點。要是真的喜歡的話。
「這可能需要作出一些抉擇,我不想因為拍拖而改變甚麼,我曾盡量作出一些妥協性安排,但還是有難度。我不知道對方是否仍鍥而不捨,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 schedule,我覺得時間方面不 ok,便不會讓人家幻想有甚麼機會。」

未必結婚


四歲的心悠 BB。 

拖都未有得拍,更遑論結婚?但在這個甚麼都要快、甚麼價值觀也被扭曲的年代,三十三歲的她,也被編進「中女」行列。
「結婚又是另一課題,因為結婚跟兩個人屋企的 combine有很大關係,亦是一個很大的 commitment(承諾)。我未必會想結婚。
「我覺得結婚通常都係為了自己父母、或者嫲嫲、公公那代人而做,大部分原因是出於尊重老人家。」
在劉心悠心中,結婚只是俗世的繁文縟節。
「『結婚』就是去登記,它不會是一個很 grand的婚禮、一個 party,我覺得這樣很累人。如果有一天我真的結婚,除非是我阿媽、或是對方的阿媽堅持『唔得!一定要搞!』,否則我會 prefer just very very simple。」
對婚姻不存幻想、甚至不敢觸碰,全是童年經歷所致。
劉心悠父母廿多歲便結婚,婚後不久她便出世。由於父母都很年輕,不太懂得夫妻相處之道,於是吵架當食飯。在她出世前,父母已經協議離婚,但為了她才勉強復合,但沒幾年,父母最後還是分開。在女兒的眼中,婚姻是兒戲的。

 


劉心悠曾與郭富城、張智霖、余文樂等合作,卻緋聞欠奉。直至一一年拍攝大陸劇《步步驚心》,終於傳出個鄭嘉穎。 

「見到他們這樣,令我對婚姻有陰影。我覺得就算結婚,都很容易分離,尤其是現在的社會。小時候見過他們吵架,但記憶不是太清楚,也不知道他們在吵甚麼,只有一些零碎的畫面。其實我年紀很小便離開他們。去外國讀書時,他們中間發生甚麼事,不會每一件都講給我知,但我 get到的印象是他們不開心。
「陰影是我覺得『婚姻』這扇門不可以輕易去打開,除非你準備好。並非覺得婚姻是負面,但需要很多方面 ready之後才可以開那扇門,例如心情,我現在連說這兩個字都有困難呢。」
一直以來,劉心悠都仇視父親,因為從小到大,父親身邊圍着不同的女伴,如走馬燈般。但人愈大,對父親的仇恨也逐漸放下,覺得父親只是想開心而已。現在,她與父母關係不錯。
「因為屋企得我一個,小時候跟媽咪比較 close,長大後覺得同 daddy比較傾到偈,譬如可以說一些現在發生的事。我想是因為 daddy做生意,資訊方面比較 update,所以會有多點 topic去傾,或者會跟他一起做運動,媽咪則比較內向。」

身份錯亂

劉心悠在台灣出世,十四歲到加拿大讀書,大學修讀工業設計。大學一年級暑假回台灣拍廣告賺學費,第二年暑假回台時遇上香港電影《阿嫂》選女主角,她被選中,○五年簽約星皓。入行九年,今年年中,她自立門戶開公司,由從前的演員,多加了一個老闆身份。
一直住在香港的劉心悠,擁有香港身份證,拿的是台灣及加拿大護照。在香港,人們視她為台灣人;在台灣,人們當她大陸人;在大陸,則被當作香港人。她說佔中,對她及公司暫時未有影響。
「我的身份好奇怪,總之就係『不是人』,哈哈。我在 facebook看過一張大陸封殺香港藝人的名單,我不知道有沒有被封殺,如果大陸真是 block了我的話,我都不會知,因為接下來半年的工作都是香港電影,所以未有影響。但我覺得佔中對交通則很有影響,譬如我去中環開工,就很麻煩。
「我覺得民主是有需要,但需要一個過程。我贊成民主,台灣人有投票權就如呼吸一樣,但我好 shame for一件事,是我從來都不珍惜這個機會,我沒有投過票!所以我覺得我沒有資格去跟大家說應該怎樣做。」
我好奇再問:「你會說自己是甚麼人?」
她笑着說:「那要看看我在甚麼地方,現在是地球人。」良久再說:「我自己都很 confuse,我覺得自己是加拿大人,加拿大是我屋企,我想將來會在那裏養老。」


劉心悠(右四)第一部電影《阿嫂》便當女主角,其他演員除了有出道幾年的林嘉欣(左三),還有黃秋生(左)、任達華(右三)及曾志偉(右)等影帝級人馬。 

除了「『鵝』要健康、『鵝』要『燒豬』」,每年「渣馬」都會見到劉心悠。 

斷背山

每個人心入面都有一座斷背山。
唔好誤會,呢度嘅「斷背山」並非「 hehe」,只係秘密。
內文提到雖然心悠BB「底子」乾淨,但難免有污點。
我說:「其實不需要驚訝,陳年舊聞一樁。拍攝大陸劇《步步驚心》時傳你經常進出鄭嘉穎房間……」
聽着聽着,阿心悠BB一雙眼睛瞪得勁大。
最後才放下心頭大石。
「呀,你唔可以形容呢個係『污點』,嗰個係美麗嘅誤會嚟㗎。同佢合作感覺良好,我唔覺得係污點呀,千祈唔好咁講……(下刪唔知幾多字)」
我承認我是主觀,當下覺得她露出一絲緊張的神情。
不知道她是緊張個底花咗,還是說中瘙癢處? hehe。


撰文:王健美 
攝影:周義安 
協力、錄像:蔡政峰 
化妝: Jan Chan@Annie G.ChanMake-up Centre 
髮型: Eric Chow@Xenter 
服裝: ESCADA 
造型: Bryan@The Flaming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