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生活

留種 留下一田 盼望

Ads by Google

一株株淡粉紅色小花,在菜田裏開得正茂,它們是潺菜的花,刻意開到荼䕷也不收割,非為留來欣賞,而是待花開結子,把自家種子留下。
留種,在耕作過程中非常重要,雖然很費工夫,但有農夫為了不同原因,卻願花心神去做,將農作物的優良基因延續下去。

他們留種,是為了...

來哥 秋葵
「自家留種,作物特別壯。」

「高山名菜有機農場」的曾天來,常笑說秋葵是自己的招牌貨,鮮嫩膠質重,不會吃得一口渣,每次到農墟擺檔,總是賣得特別快。
如此優質,因為他的秋葵都是自己留種,平日一個星期就要採收,他則挑選第一造長得肥壯的,長至約4個星期才收割。
把老秋葵剪下,整支曬乾,待裏頭種子由淡黃轉為黑色,就用玻璃瓶密封,放進雪櫃待用。
來哥說:「留種,可讓種子漸漸適應田地水土,這就長得格外強壯,才有好收成。」

高山名菜有機農場@港島東農墟/鰂魚涌太古坊糖廠街/逢星期日/ 11am-5:30pm



曬乾後的秋葵,一剝開就會見到烏黑種子。 

有機秋葵$50/磅

 

Wing 闊葉通菜
「留種,可在市場上先拔頭籌。」

黃如榮(Wing)種的闊葉通菜,味道特別鮮甜,因為那是 50年代,由父母親從鄉下帶來,一直傳至他這一代。
不過,兩代人的留種方法,也反映出時代變化:當年父親作物種類不多,會留一塊通菜田不採收,只作留種,當白色喇叭形花兒結果後,剪下果實曬乾、篩走果衣,收集黑色種子;他的作物多元化,故不刻意劃分種子田,在同一塊地採收幼嫩葉菜來賣,其餘通通留種。
這方法既省地方,二來農夫收割時,可順便檢查狀況,不必走來走去。
阿 Wing表示,在市場角度,留種對農夫十分緊要,「有時種子鋪會缺貨,自家留種可快人一步種出早水作物,人無我有,賣得更好價錢。」

歐羅有機農場@美孚有機農墟/葵涌道架空道路下(美孚段)/逢星期日/11am-5pm



闊葉通菜開出白花,待其白色種子乾硬後就可採收。 

 

子盛 青皮冬瓜
「種子,是家傳之寶。」

假日農場 O-Farm的主人葉子盛,每年也種青皮冬瓜,因為種子是父親留給他的「家傳寶物」,有一份特別意義。
「小時候,每逢新年上山割草,曬乾後給冬瓜苗護根,還跳上乾草堆當彈床;老爸退休前最後一次出菜,就是我陪他用車仔把冬瓜推出去。」子盛說。
老爸自家留種的冬瓜,等閒種到 50斤一隻,碩大飽滿,剖開薄薄切下一片生吃,清甜爽口。
「青皮冬瓜要 30至 40來斤才算成熟,市面一般十斤便收,因為太大會增加運輸成本,而且就算切開亦難賣光。」
以往多是老一輩農夫,才能種出這樣巨大的青皮冬瓜,「可是他們隨年紀大逐一過世,愈來愈少人懂種,如果我不傳承,這本地品種恐怕會消失。」

O-Farm/新界粉嶺丹竹坑獅頭嶺 1182地段/ 2659 5326



將瓜囊上種子取下,浸洗後浮水的不留,只留下沉底的,用砂布擦去表面潺滑黏液,風乾後就可儲起來。 

 

Ivy 什錦種子
「見證種子發芽,關心食物生產。」

陳嘉儀(Ivy)是天台農夫,認為留種是耕種必修課。
她把種子袋掏出來,裏面起碼有三十幾包不同種子,洛神花、芥蘭、九層塔,甚至連粉葛也有,盡是向不同有機農夫取得,種出收成後繼續自家留種。
「坊間買的種子,部分經過基因改造,不符合有機種植要求,但有機農夫培育的種子就沒這問題。」
透過留種,她見識到萬物的奇妙,單是一個洛神花花托,已藏了廿多顆種子,所以她愛將種子送人,鼓勵身邊人耕作,反思食物生產。
「香港農業自給率只有 1.8%,連新加坡也有 8%,如果沒有本地農業,只能依賴進口食物,這生存基本條件也要受人控制,沒有選擇。」 Ivy說。

習慣 X自然/石硤尾白田街 30號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天台/開放時間• 10am-6pm



粉葛、洛神花和九層塔種子,都是天台農場繁殖出來。 

九層塔留種很容易,待開花結果,剪下其果實取出種子就可。

在地生產 本土好種子

農夫們為了不同理由,多年來努力自家留種,留住優良血脈。鮮為人知的是,原來香港還有一間種子公司,默默地培育本地種子。
它的名字是「高華種子有限公司」,早在 1929年成立,隱身香港仔壽臣山一列豪宅之間。老闆謝天佑是位 60來歲的先生,西裝筆挺,每日都會落田,檢查作物情況。
作風低調的他,表明不願上鏡,但提到留種,卻滔滔不絕。他的爸爸開設花種批發公司,在自家農場種花留種;謝生自言自小便受父親影響,熱愛種植; 70年代,他於美國修讀植物生理學博士,回港後接手家族生意,並將其轉型為菜種生產,在香港和內地設有生產田。


青瓜種子,農場的招牌貨之一。 

田裏種了十多種小棠菜,有些是從內地及外國購買代理,都會先在田中試種,比較各品種的品質。 

 

不過,香港種子業一向是潮州人天下,謝生是開平人,難免被排擠,其出產的種子無法打進本地菜種鋪,主要批發到內地、東南亞等,多年來惟獨上水老字號「馬振興」菜種行有引入少量發售。
隨着香港農業式微,本地菜種公司買少見少,僅存的也只專心一致做種子代理,謝生反而更進一步,約十年前把農場變成實驗室,專門培育優質的本地種子。

謝生解釋,種子公司的角色十分緊要,雖然部分農夫也會自家留種,可是小農受制於氣候條件,留種時往往面對不少困難,「白菜、菜心、蘿蔔在春天結子,可是春季天氣不穩定,一場雨足以令作物無法授粉,而且蟲害嚴重,農民要冒頗大風險。」


種子由培育到破土而出,經過多少工夫。 

番茄雜交實驗要在網屋內進行,以免受外來花粉影響。 

 

更大問題是,香港農場普遍面積細小,難以為不同作物徹底分隔;同一塊田裏,同科農產容易雜交授粉,影響種子純正度;相反種子公司不用生產蔬菜,有較大空間種植,也就確保種子不含「雜質」。
「種子分為兩種,一種是自花授粉,例如水稻、小麥、豆類等,傳統以來都是由農夫自家留種,較為容易成功;但另一種是異花授粉,例如茄科、葉菜等,需要農夫親自幫忙繁殖,沒那麼容易成功留種,最好由種子公司代勞。」謝生說,如單靠農民自己留種,由於欠缺技術支援,亦有機會令種子一代比一代變差;種子公司正好擔任把關角色,保住優良種子。

話說回頭,有時候種子公司為了改善瓜菜種子發芽率、作物外形、收成量、味道,甚至抗病及抗蟲能力,也會刻意為某些農產研究雜交品種;例如一種半野生番茄的抗病力較好,但打果量少,另一種番茄則打果量多,但外觀一般,只要將前者的雌蕊和後者的雄蕊,進行人工授粉,就會得出新的雜交品種,變得更健康和茁壯。


除了實驗室測試,菜種還需下土培苗,測試發芽率。 

除了菜種,農場也有培育花種,這紅噹噹的是雞冠花。 

 

謝生相信,種子不光是農夫的事,「以前英國人建立殖民地,都會劃分植物公園,不但讓人郊遊,也可在不同地方收集種子,好好利用當地作物,例如把巴西的橡膠樹種子,拿去馬來西亞種植;中國的茶葉種子,就拿去印度種植,賺取實際利益。」
種子對一個地方的經濟如此重要,不少農業大國都有自己的種子銀行,台灣亦有政府設立的農業試驗所,收藏儲存及記錄在地種子,以免失傳,可是香港卻一直落後於人。
「根本整個政策都不利農業發展,漁農署最大的工作是收地發展,摧殘本地農業,那會成立種子庫,協助農民保留原生品種。」謝生悻悻然道。
一粒小小的種子,關乎農夫生計,是人們糧食來源,也是生命源頭的所在。


研究人員會將一盒盒的種子,放進培育櫃,嚴格控制日照、溫度和濕度,模擬戶外種植環境種植,記錄發芽率。 

認識種子真面目

 


絲瓜 


茄子


紅菜頭 


小棠菜 

 

高華種子有限公司/香港仔壽山村新圍村地段 91-104/ 2873 6306
馬振興菜種鋪/上水巡撫街 9號地下/ 2670 0989


撰文:陳詠恩
攝影:謝致中、李日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