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鋪的外觀用一格格裝修,配合餐廳的名字「九宮格」。老闆張權來港讀書,曾因文化差異及思鄉,情緒受困擾,現在開了餐廳,集合不少同路人,才提起勁來。 

壹盤生意

思鄉「港漂」 賣麻辣月賺$10萬

Ads by Google

香港每年有上萬個「港漂」(泛指留港的內地畢業生),二十六歲的張權是其中一個。三年前,他從浙江來到香港,人生路不熟,言語不通,為融入同學間,聽不明的笑話,也要扮懂乾笑兩聲。每個星期最放鬆的時間,就是和幾個港漂上深圳吃麻辣、紓解思鄉的心情。畢業後,嚮往香港言論自由的他,想留在這裡:「既然香港有市場,為何自己不開一家?」
去年十二月,他在尖沙咀開了一間「十二味麻辣香鍋」,主打麻辣小菜。賺到錢,今年他再在紅磡開「十二味烤魚九宮格」,主打麻辣火鍋及烤魚。他的目標客戶,就是「港漂」。他要讓客人在這裡吃到家鄉的感覺:辣,要辣到流鼻涕;火鍋料,有黑毛肚及豬腦;宣傳,靠的是微信。有的港漂一星期來一、兩次,張權每月賺十多萬元。

 


九宮格火鍋,湯底用十二種香料整成,包括花椒、八角等。老闆張權說:「這些辣椒我特意從大陸空運來,特別辣,這才夠過癮!」而九格可放不同受熱程度的食物。 

說起當初開鋪,因文化差異及「仇內」帶來的困難,張權還歷歷在目。首先是給裝修師傅多次欺騙,「換個電燈泡一百元、開一下鎖一千元。他說幫我買新桌子,但桌子拿回來是高低腳,要再花三萬元買新的!」新裝上的冷氣機亦漏水,他為了不再做「水魚」,把與裝修師傅談判的責任交給其中一名廚師,「廚師是香港人,與香港人講話好一點,也會知道行情。」
裝修搞完,輪到大廚「起義」,「他見生意好,每星期要加薪一次。」為留人,阿權曾求他:「求求你,不要走!」兩星期內,大廚人工由萬八加至二萬四。到了第三個星期,大廚再開口,阿權說:「我不能再被別人牽着鼻子走,這個廚師品性有問題,不能留。」沒有大廚,阿權要把鋪頭關門三天,每天忙於從網上及登報紙請人,「但來應聘的不是退休伯伯,就是完全不會做菜的。」阿權託朋友,才找到一個廚師;這時又缺洗碗工,「現在只有一個人洗碗,繁忙時間或者阿姐放假,只有自己洗,洗完三百件碗筷,連腰也直不起來了!」

火鍋料有內地風味

阿權三年前從浙江嵊州來港,在理工讀市場學。他的性格,和家鄉出產的紹興酒一樣,溫和中帶點衝勁。講到做生意,內地人可以比香港人去得更盡。阿權一早已決定做香港沒有的麻辣香鍋,即以麻辣炒田雞、午餐肉及豆卜等「大雜燴」;而今年開的九宮格火鍋店亦是香港少有,九宮格的九個格,由於受熱不同,配合放不同的火鍋料;店內也賣正宗內地烤魚。他做生意,也很有內地「風味」;要做起這盤生意,阿權就由自己圈子開始,內地興「請客」,他為讓朋友們都知道有他這間鋪,開始時經常給予半價,或不收錢。最初幾個月,一直只做到收支平衡,「有時我不在,有朋友來直接跟侍應說認識老闆,就拿到優惠。但我知道長此下去不是辦法,當大家已經認識我們,就改發八、九折的折扣卡。」他指,有少數的朋友因為少了優惠,即和他斷絕來往,「算吧,當看清楚他們!」
不過,要長遠發展,還是從食物口味着手。他知道「港漂」渴望吃到家鄉風味,除了一般材料外,他從街市買入內地人愛吃的豬腦、豬喉嚨和黑毛肚(未經加工的黑色牛百葉)做火鍋料,還有田雞做小菜。記者觀察,每晚廿多個位不時爆滿,每晚做到三轉客,當中大約八成客都是「港漂」。來自廣東的 Jerry每星期最少來兩次,他說:「老闆和我們都說普通話,來到已感到家鄉的味道,而火鍋料最好就是有黑毛肚!」來自四川的小舞說:「我吃過香港其他的麻辣火鍋,但就是不夠辣,要辣到流鼻涕和淚水才叫過癮!這裡還有家鄉的豬喉嚨,很爽口,我最愛吃。」阿權說,辣椒和香料都是每個月從大陸空運送過來,每一味菜客人可選小辣、中辣和大辣,不過甚少客人選小辣。


記者觀察,大約有八成的客人都是港漂。有很多熟客最後都和老闆阿權(站立者)做了朋友,港漂 Jerry(右)說:「每星期至少有兩次會在此聚腳,以解思鄉之苦。」 

餐廳在紅磡黃埔新邨附近,日間人流不算太多,但晚上能做三轉客。 

We Chat聯繫「港漂」客

「港漂」人數雖多,但圈子卻很小。食物只要好吃,就很快傳開去。他為自己鋪頭開了微博,有什麼新菜式都立刻上載,至今已經有十八萬粉絲。能夠累積這麼多粉絲,因在未正式開鋪前,阿權已開了一個微博叫「吃喝玩樂港漂圈」,專門向「港漂」介紹香港的美食和玩樂地方,到他公布自己開了一間餐廳做「火鍋」蒲點時,「大家就瘋狂起來了,第一天開業就來了兩百人啊!」為了讓大家同聲同氣,所以大部分侍應,都請內地人。內地人比較浮誇,他把三格火鍋名字叫做「平治」、四格火鍋改做「寶馬」,「 Logo不是很似嗎?」他笑說。
上個月開始,阿權搞了個「第一屆十二味吃辣挑戰賽」,他用 We Chat通知熟客,每位報名費一百元,最後竟有百多人報名參加。阿權指,冠軍可以獲一千二百元的現金券和折扣卡。這個比賽分多場進行,上週五的最後一場初賽,記者在場參與,氣氛高漲,該場共有十多名參賽者,要鬥快吃完一碟大辣的麻辣乾鍋,有參賽者說:「我擔心吃不完多過怕辣。」阿權亦預備一盤白飯,讓大家打底,不至胃痛。當晚冠軍是來自天津的阿偉,用了三分多鐘就把整碟麻辣吃掉,他招積地說:「你唔好睇我流晒眼淚鼻水,其實都不是很辣。」阿權為了讓香港人也認識這間鋪,當晚也搞了一場港區賽,有十多人參加。他指這個活動不但達到了宣傳的作用,也賺了一筆收入。
又可宣傳、又有錢賺,都不是第一次。阿權透露他的微博間中會收到廣告收入,包括餐廳廣告,甚至中移動及中國旅行社等,「其實每個廣告都是賺幾百元﹗」最近,他還利用餐廳的地理位置,開了淘寶的快遞代收服務,再賺一筆,「哈哈,因為這裡離理工大學比較近,方便同學來我這裡取貨,順便也可以在這裡吃個飯!」


在上星期五的吃辣比賽中,其中香港區比賽,參與者共有十人,大家在鏡頭前都不顧儀態拼命地吃,最後香港組冠軍以四分二十三秒勝出。 

上星期五吃辣比賽準決賽冠軍是來自天津的韓盛偉,以三分四十四秒吃完整碗麻辣乾鍋,他吃罷久久未能說話。記者也試過味,食完一個豆卜後已經辣到胃痛。 

因隔膜而失落

這一年做生意找到成功感,令阿權本已失去的朝氣再回來。阿權初來香港時,發現與內地是兩個世界,把他狠狠打沉。「我以為放學後可以和朋友去玩,但就是融入不到大家,只好自己一人在圖書館泡。」他嘗試參加學校的活動,「可能是文化差異,大家的笑點不一樣,他們笑的時候,我只能乾笑,但我根本不明白他們說什麼。」畢業後,阿權去找工作又碰釘,「我喜歡十二星座的東西,我知道麗星郵輪都是以星座做主題,以為大家理念一樣,於是去應聘人事部工作,面試時和他們說我怎麼把十二星座和麗星郵輪聯繫起來,但他們只在乎我有沒有工作經驗,無理我的概念。」
他想過回內地,但當初來港,就是喜歡香港有言論自由,渴望成為香港人。他說:「在香港要說什麼也可以,城市規劃比大陸好,去哪裡也方便。不怕地溝油、不怕大頭奶粉。」不打工,他想做生意,讀書時已發現香港缺少一間像他這類港漂聚頭的地方,於是問內地做生意的父親,借來七十萬元,開了第一間麻辣餐館,並找來廿個內地同學,每人夾數萬元做小股東。「我把計劃說出來,原來很多港漂朋友都想參與,就讓大家一齊賺錢吧!」他已為自己定了下一個目標,「每年開兩間餐廳,下一間想開新疆烤羊肉串。」


九宮格火鍋,最受歡迎的材料之一是豬腦,定價$48。 

做烤魚需要先醃再炸,之後烤完再煮,最後把香辣醬汁淋在烤魚上,工序繁複,定價$250起。現時的廚師曾往深圳學習烤魚的做法。 

桂花冰釀,味道似酒釀丸子,店員說:「用來解辣就最好啦!」

營業資料( 10/14)*

營業額:$700,000
租金:$150,000
入貨:$250,000
人工:$200,000*
盈利:$100,000
*營業資料屬紅磡店,尖沙咀店淨賺約$5萬
#八個員工,包括老闆人工

開業資料( 12/13)

營業額:$1,500,000
租金:$500,000^
入貨:$300,000
人工:$200,000
總計:$2,500,000
^三按一上

博客試食

KC Koo
寫飲食專欄,最近於觀塘開設明廚教室,是 Now《食 Guide》主持,出版過《港九飲食全攻略》等的飲食書籍。他覺得九宮格火鍋雖然新奇有趣,但卻不夠一個大鍋來得過癮;而對烤魚就大讚好味。

1.烤魚十分入味,食得出是新鮮魚,「桂花魚本身冇咩味,比較淡,但經過醃製,炸過之後,反而令魚的邊邊位好好食!」但是價錢偏貴,他說:「雖然有三種魚類可以揀,由二百幾蚊至三百幾蚊,有咗價錢對比,大家都會覺得三百幾蚊一條魚係偏貴。」他建議可以只用同一種魚類,價錢維持在$250左右比較適合,「始終紅磡的價錢需要大眾化。」

2.正常人會期望九宮格每個格子有不同的湯料,如果只有一個湯底的話,店員可主動向客人解釋一下不同格的用途, KC說:「好似牛肉,就放喺最中間個格仔;而慢熟的可以放在旁邊嗰格,有需要可以寫喺菜單火鍋料旁邊,方便客人,不然大家會覺得九個格仔冇咩分別!」


撰文:葉碧汶
攝影:關永浩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